全國第一張草原經營權證書在錫林郭勒盟鑲黃旗發放



內蒙古廣播電視台新聞廣播記者綠原、額爾德尼報道:

8月28號,錫林郭勒盟鑲黃旗正式開始為全旗牧民頒發草原經營權證書。這是全區也是全國第一個發放草原經營權證書的旗縣。為什麼鑲黃旗能率先在全區發證?鑲黃旗草原確權工作對全區96個有草牧場的旗縣市區下一步草原確權工作有哪些借鑒?

鑲黃旗額力蘇太嘎查牧民烏力吉拿到《草原承包經營權證》以後特別開心。因為通過這次草原確權,他和鄰居家的草場界限終於劃清了。

烏力吉:牧民特別高興。就是牧民在草原上當家作主了。牧民都知道咱們到底草場有多少。

像烏力吉家這樣過去草場界限不清,草場被鄰居占用的情況在鑲黃旗非常普遍。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原白音塔拉鎮副鎮長德力格爾說,最主要的是1996年落實草原雙權一製那會兒,牧民都對草場不太重視。不像農民那樣,半壟地也要說清是該你種還是該我種。

德力格爾:那個時候草場分是分了,馬馬虎虎就這樣就過去了。不希罕。哎呀草場有沒有那麼回事吧。現在慢慢這個草場是了不得的東西,值錢的東西,又是生活來源。那牧民來說沒有草場就不行,怎麼生活?

在1996年第一輪分配草場之前,內蒙古全區各地草場都是公用。牧民們沒有私有的概念,所以誰家多幾畝草場,少幾畝草場沒有人在意。但是後來牧民們發現,草場多少直接關係到每戶家庭的生計。大家都開始在意了,漸漸每家每戶都用鐵絲網把自家的草場圍起來,稱之為草庫倫。圍草庫倫行動大規模開始的時候,牧民之間的草場糾紛就開始變多了。

塔裏烏蘇嘎查嘎查達達布希拉圖說,牧戶之間草場界限不清還有一個重要原因,就是當年劃分草場的時候,測量技術落後,用羅盤簡單地定一下方向,然後用米繩大概量一下,牧民互相指認一下,就算分好了,測量過程非常粗。

達布希拉圖:96年分草場的時候為什麼出偏差呢?一個是沒有草場補貼啥的,都不重視草場,就說你給我三百畝,他也不去量去,說嗬行,有這個草場就行了。重視程度不高。另一個來說當時測量技術確實不行。也沒有人監督。

1996年全區各地草場粗線條承包以後,各地農牧民大量進城務工。由於當時草場耕地都要交稅,很多農牧民都是棄地,棄草場外出打工。當2002年國家取消農牧業稅,農牧業補貼逐步增多以後,很多進城務工農牧民開始返鄉索要草場和耕地。而他們的草場和耕地已經被別人占用多年,這時候再想一畝不少地要回來就特別困難了。塔裏烏蘇嘎查牧民孟克2000年外出打工,2006年從城裏返回以後,800畝草場隻剩下了300畝。

記者:你家草場是少了?

孟克:對,少了。

記者:那少了多年這個事你找過沒?

孟克:找過。

記者:怎麼找的?

孟克:找的旗委政府和蘇木政府還有嘎查。

記者:找了多少次?

孟克:找了有六、七年吧。這問題也一下兩下解決不了。人家是說不通。有的是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有多少多的。不是一家兩家的事,整個咱們一個村的事。有的是兩個蘇木的事。

孟克說自己記不清這些年到政府找過多少次了,也曾經去過法院起訴,但是法院沒有立案。為什麼法院不給立案?鑲黃旗政法委執法監督室主任烏力吉說,不是法院不想立案,是法院以前判決過牧民間的草場糾紛,但是判決以後,也執行不了。

烏力吉:草場的官司沒法打,打了以後沒法執行,它涉及到執行難的問題。你就是拿定位定了,他確實占我草場,但是我本身我家裏是500畝,我這兒不多,但是我把這一二百畝讓給塔娜他們家了,我的誰給我?你動一家,是不是全旗半個旗的草場都得動。那你怎麼動?你沒法動。

在鑲黃旗,全旗多年積累的各類上訪案件一共近2000件,其中1800多件都是草牧場糾紛。這種情況是鑲黃旗各級領導最大的心病。這也是為什麼鑲黃旗主動要做全區草原確權試點旗縣,全力以赴做好草原確權試點工作的主要原因。2014年10起,鑲黃旗正式開展草原確權工作。草監局根據1998年草原二輪承包證書上的畝數和界限,重新測量全旗所有草牧場,用GPS準確定位。通過這次測量,精確地測算出每戶牧民草場是多了還是少了。牧民額爾敦寶力格說,我家有2800畝草場,草監局沒有測量之前,我一直不知道自己家的草場少了。每年還要額外租點草場才夠用。是這次測量讓我省下一大筆租草場的錢。

牧民額爾敦寶力格:來了很多次,完了來了以後用GPS定位,測量以後才知道少了700畝。

對於鑲黃旗各級領導幹部來說,其實測量草場麵積是最簡單的事,但是把草場劃分清楚,特別是讓多占他人草場的牧民把多占的草場退出來就困難多了。

鑲黃旗執法監督室主任烏力吉:咱們是六月二十幾號,草監的、蘇木的、包扶的都來了,坐下來,大夥心平氣和地談唄!實實在在多出來,就給人家讓出去。做了很多工作,做了好幾年,這點活不好幹。因為往出一讓草場,就涉及到個人利益問題。

塔裏烏蘇嘎查嘎查達達布希拉圖多占了其它牧戶200畝草場。旗和蘇木幹部到村後就先做他的思想工作。

但是一開始都不願意給返還,他們司法局首先從法律角度給做一些思想工作,完了一步一步來,牧民思想慢慢就認識到這個了。這是違法的,你要是不返還的話這也是法律問題。這樣牧民就一點一點說通了。

當嘎查達達布希拉圖打開了自家的鐵絲網圍欄,歸還了多占的草場以後,全嘎查多占他人草場的牧民都一一返還了多占的草場,困撓鑲黃旗多年的死結終於化解了。

鑲黃旗生態環境保護監督管理局局長巴特爾:就是我們全旗也好,全盟來說,最大的問題就是草場糾紛。這樣抓了這項工作以後,徹底解決了。以前是哪疼醫哪兒,哪有問題去解決哪兒,現在這就從根本上徹底地把它梳理一遍。

黨委政府放下了多年的包袱,牧民高興草場界限終於弄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牧民孟克:要回屬於我的草場了,也非常高興。這對我有很大的幫助,對於我的生活來說。最起碼我年年不租草場,在自己的草場上養牧。

借鑒以前曾經有過的牧戶家庭成員之間的草原糾紛,在這次發放《草原經營權》證書的過程中鑲黃旗改良了過去的草原經營權證。

巴特爾:這個新證裏麵很明顯不同的地方,就是下麵有個共有人。這個是為什麼有這個共有人呢?因為咱們草場是以家庭形式承包的。你這個家庭的其它成員也就是這個草場的一個共有人。在以往,黃旗也出現過這種情況,共有人不知道的情況下牧戶代表抵押貸款,抵押貸款我不知道還不了,人家銀行領上法院的人來了,才知道,哎呀,老大貸款了。這就侵犯了其它成員的權利,所以通過這個完善,保護了家庭承包成員的合法權益。

過去一戶家庭草場承包人隻寫戶主一人,這次的經營權證把家庭所有成員都寫在上麵,當戶主在家庭內部劃分草場或者用草場做財產抵押時,都必須有家庭其他成員,也就是草場共有人的同意。既保護了家庭所有成員的利益,又減少了管理部門解決家庭內部矛盾的難題。

2014年中央一號文件要求,兩年之內要完成草原確權工作和基本草原劃定工作。內蒙古是全國草原麵積最大的地區,全區102個旗縣市區,有96個旗縣市區都有草場。如何在這樣大範圍的地區穩步推進草場確權工作,如何通過草原確權,保護好農牧民的權益,推動農牧民更好地保護草原,意義特別重大。

為此,自治區政府2014年確定了十個試點旗,進行草原承包確權試點工作。而如今錫林郭勒盟鑲黃旗在全區10個試點旗縣中第一個完成了草原確權工作,第一家為牧民發放《草原承包經營權證》。當地的草原確權工作對我區有著怎樣的借鑒意義?我們繼續來聽記者的報道:

鑲黃旗草原確權工作推進速度快,質量高,不留後遺症,為全區96個有草原的旗縣市區做出了樣板。鑲黃旗做法值得借鑒的第一條就是領導重視。

鑲黃旗生態環境保護監督管理局局長巴特爾:旗黨委政府特別重視,一把手掛帥。我們書記是任組長,旗長任常務副組長,四大班子這些副處級領導都是成員,就光成立的各類小組,我初步統計就有88個,涉及的幹部投入這項工作就有630多。

鑲黃旗黨委政府能夠把草原確權工作做好的第二點是,鑲黃旗黨委政府敢於直麵問題。自治區草原監督管理局局長陳永泉:草場的四至不清、麵積不符大量存在,合同不規範的問題大量存在,然後證件不一致的情況也存在。有的是使用證,有的是承包經營權證,都不一樣,亂套。所以這次都把這些統一起來,規範起來。就是說能夠解決的,全部解決。

一次性解決全旗所有草場糾紛,鑲黃旗黨委政府用決心和行動,做好了服務牧民的所有工作,讓牧民實實在在看到政府的公平、公正,讓牧民的合法權益得到了保障。而在全區10個試點旗縣中,有一半旗縣因為不敢麵對牧民之間的草場糾紛,擔心解決不了問題,或者引發新矛盾,工作中縮手縮腳,才導致這些旗縣的草原確權工作進展緩慢。

提高重視、下定決心、直麵問題,接下來就是如何讓牧民接受了。而這一點最直接也是最好的方式就耐心細致做好牧民的思想工作。從曆史到現實對草場界限糾紛進行講解,從法律上為牧民剖析,從鄰裏感情上感化牧民。耐心細致的工作保證了劃分草場界限時沒有產生任何新矛盾。牧民孟克說,旗領導帶隊,蘇木政府、司法部門幹部,一次十幾個人下鄉,一家一戶地做思想工作。他已經記不清幹部們下鄉和牧民談了多少次了。

孟克:他們一個一個往下調,調兩個蘇木的,然後就是牧戶中間。然後就這麼調整,然後就成功了。

通過這次規範化法製化的草原確權,鑲黃旗牧民吃上了定心丸。一是自己的權力有了明確的界限,二是建立了電子檔案,可以不用在草場上堅守也不會丟掉一寸草場。這讓他們可以放心流轉,放心外出務工。

牧民額爾敦寶力格:已經GPS定位了,都在網上,電腦上都有,你就是打工多少年回來還是我的,所以就放心了。

同時,經過這次草原確權,牧民今後草牧場流轉會更有依據。

牧民辛巴雅爾:以前往外租的時候跟對方怎麼說呀?就這片草場,兩千、三千,那個時候便宜呀。五百塊還給過。現在十塊錢一畝。

辛巴雅爾說,過去自己向外租草場,就這一片,兩千一片,三千一片。也不知道自己是多少畝,對方願意租就租。現在確權以後,畝數精確到個位。現在草場租金論畝算,每畝十元。對租賃雙方權利都是一種保護。

可以說精確的草原確權,使草場成為牧民不動產的國家層麵改革在鑲黃旗率先落到了實處。也為我區其他地區草原確權工作的開展提供了有效的範例。

我區是全國草原麵積最大的地區,多年以來,草場糾紛是牧區主要的社會矛盾之一,草場是牧民生存的根本,做好草原確權工作有利於牧區的繁榮穩定,有利於草原生態保護,也有利於今後草場有序流轉。





下一篇 : 【在線就業】10月12日菏澤市及周邊地區最新招聘信息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