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銅仁】印象古村落——茶園山


  在銅仁的大山深處隱藏著一個遺世山莊,她遠離凡俗喧囂,以耕讀傳家,幾百年來,人才輩出,創造了罕見的家族文化傳奇。是什麼使這個鮮為人知的村莊,在蒼茫歲月之中,生生不息並散發出神秘的色彩?本期行走銅仁走進碧江區漾頭鎮茶園山,帶您一起去探索這個古山莊繁衍不息的秘密。

  茶園山既不是茶園,也不是茶山,而是隱匿在碧江區六龍山脈深處,海拔811米、繁衍了500餘年、以徐姓貫穿始終的一個小山莊。茶園山地處銅仁市碧江區漾頭鎮,距市區17公裏,欄目組驅車前往,途徑大明邊城、寨桂村,公路漸漸變得陡峭難行,沿著山勢盤旋而上,抬頭隻見奇峰聳立、絕壁如削。沿途茂林修竹、越行越感覺險峻奇幽,不禁讓人疑惑:為什麼會在這樣一個地勢險要、交通閉塞、人跡罕至的六龍山腹地建造一個山莊呢?而建造者又是何人呢?相傳,徐氏村民為秦朝徐福的後裔,輾轉遷徙至此,休養生息,為這座古老的小山莊更添了一份傳奇色彩。

  終於,在穿過一道道拐、一個個彎後,我們到達了目的地。眼前豁然開朗,一座青磚黛瓦的古山莊出現在眼前,整個山莊坐東朝西,阡陌交錯,古木參天。在不遠處,青山規則有序向後延伸。好一個恬靜優美的古村落。

  徐紹勇是茶園山莊村民,據曆代相傳的徐氏族譜記載,他是這座古山莊建造者的第17代子孫,同時也是徐福的第72代子孫,

  徐紹勇介紹,茶園山莊是由一位叫徐以暹的先人建造的。明嘉靖元年(1522)徐福後裔徐宰六自江西臨川草坪遷來銅仁,到銅仁後的第四代徐以暹,是南明抗清重臣,明亡後回歸銅仁,既不向清朝投降,也不向地方官自首,而是恃倚馬之才,以不卑不亢的名士風度出現。為躲避清兵的殺戮,1678年,徐以暹帶著族人避居到茶園山。因當年山莊左側山坡上種有大量茶樹,故而得名“茶園山”。過了幾代後,徐以暹的後人為紀念這位曾任南明按察使司副使的先祖,又以諧音稱呼為“察院山”。這也就是為什麼會在如此偏僻之地有著這樣一個世外桃源的原因。

  茶園山莊古建築群占地兩萬平方米以上,核心部分分為左、中、右三進院落。左邊是長房“東海堂”,中間是二房“景山第”,右邊是三房“南州第”。院牆是青磚泥心盒子牆,3米多高,簷下繪有花草獸魚。莊內房屋,或四合院、或三合院,依山就勢,高低有致;基石、台階全為細磚青石砌成;院壩、陽台皆由青石鋪成。

  這座有沐浴了400多年風雨的古老山莊,雖曆經大火的洗禮,朝代的更迭,仍頑強的保留下來,向世人展現她燦爛的文化魅力。

  茶園山的徐氏祖先來自於文化先進地區,受中原文化影響較深,思想開化,有理想,有抱負,祖祖輩輩養成了勤耕讀、重功名的思想。為此,他們世代尊師重教,請先生辦私塾,嚴格教育兒孫,鼓勵他們勤奮好學、積極向上。徐氏家族嗜書如命,以書為貴,藏書之多,為黔東之冠,遂成為遐邇馳名的書香門第。

  徐紹勇翻著珍藏的《徐氏家譜》向我們介紹,徐家人重視耕讀積澱和詩教傳承,在詩文上不僅有徐訚、徐奭雙峰並峙,更主要的是把徐宰六開啟耕讀詩教之風推向極至,從而孕育了一個詩化家族,還出現了徐韻蘭這位貴州曆史上最早有詩集刊行於世的女詩人。

  從詩中,我們可以看出,人與自然萬物相處得多麼和諧。即便是夏日,山中的綠樹鬆篁掩映,也像秋天似的爽涼。猿猴和白鶴竟追逐人一起嬉戲。此情此景,不由不使詩人追懷先祖以及祖父徐以暹當年開辟茶園山文化的艱辛。

  據史料記載,茶園山莊誕生了一百多位詩人,詩作近三萬首,這些詩作有著波瀾曲折的故事,有著人生的悲歡離合,蘊含著豐富的社會內容,也有形形色色的世態人情。從這些詩作中可以讀到崇高的人格、完善的人性,讀到人生的要義和生命的精神。這些詩人的詩集,散見於《清詩正音》、《黔南十三家詩鈔》、《黔詩記略》、《全黔詩萃》等詩集中。

  如此成就都得益於他們從不忘先祖遺風,不管在興盛時期,或是艱難時期都一如既往的堅持“敦孝悌、睦宗族、立品行、正風尚、課子弟、尊師道、崇節儉、息爭訟”的家訓,以及“耕讀為本、買書不惜價、書是吾家秀才脈”的良好傳統。

  自古以來,人傑與地靈都是不分家的,茶園山也不例外。我們跟著徐紹勇的腳步沿著山路去尋找茶園山的自然美景。走在蜿蜒曲折林間小路,修竹青翠、蘭花遍野,不時有鳥叫聲傳來,清風拂過,上山的路似乎也沒那麼艱難了。

  經過約半個小時的山路攀登後,我們到達目的地——金鼇峰。

  無限風光在險峰,站在金鼇峰上,遠處峰巒疊翠、白雲飄忽,銅仁市區盡收眼底,呈現出一幅令人神飛的“千嶂嵐光圖”徐氏詩人曾在此留下了“齋前矗立數千峰,曉起峰峰染欲濃,最愛山腰雲作帶,山頭齊現翠芙蓉”的優美詩句。

  順著“金鼇峰”往下,在峰腰的草原上仰頭遠觀,對麵的兩座山中間自然聳起一塊巨石,與左右山勢組成一隻展翅的神鷹。好想欲展翅高飛一般。山腳是一片肥沃良田,路邊成片的野花,悠閑吃草的老黃牛,辛勤耕作的農人組成了一幅美好悠閑田園美景,讓久居城市的人油然而生向往之感。

  幾百年來遠離人世的徐氏人家在茶園山過著自給自足的悠閑生活,來這裏享受一頓真正的農家飯是我今天最後的行程安排。既然是自給自足,那我肯定不能等著白吃啊,還是要擼起袖子幫忙幹活。

  在大姐的幫助下,我還是炒了一盤賣相不錯的農家臘肉上桌,味道好不好待會兒再說。陸陸續續地,一道道獨具農家特色的美食也上桌了。春芽炒蛋、清炒白芷尖、春筍炒肉……原材料要麼是村裏人自己養的,要麼是山上采摘的,新鮮美味就不一一說說,趕緊招呼著大家上桌開吃吧。




下一篇 : 昨晚,碧江、德江、沿河、鬆桃、印江…全銅仁都在傳這個自首的男人!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