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可是黔西南的非物質文化遺產啊!快快圍觀





外國友人參觀非物質文化遺產展示。 黔西南日報記者 袁豔 攝

  絢爛多彩的刺繡、風格獨特的銀飾、惟妙惟肖的泥哨……10月10日,首屆國際山地旅遊大會貴州非物質文化遺產精品展在興義市萬峰林國際會議中心開展,在展台前,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代表性傳承人在現場展示技藝,大家細細地觀摩,手裏的手機、相機一陣陣哢嚓哢嚓,還不時發出陣陣感歎。


  黔西南州布依族土布製作、苗族刺繡傳承人,黔東南苗族銀飾技藝、刺繡、蘆笙、泥哨傳承人,黔南水族馬尾繡傳承人在現場演示各自的技能,展示身手,技藝之精令人讚歎。


  布依族土布製作過程複雜,工序多,包括擀花抽線、挽線、染線、漿線、牽線、織布等環節。布依族土布紡織技藝是布依族農耕社會自給自足經濟下的一種產物,其紡織蘊藏著物理學與化學等科學依據,是前人實踐經驗的總結,而且在曆史的長河中由布依族婦女承載發展。其製作出來的土布作為一種民族文化符號,體現了布依民族的精神文化內涵和審美心理,是中國少數民族服飾文化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該展台得到眾多參會嘉賓的關注,他們認真詢問土布的紡織製作工序,還不時坐到織布機前,親自體驗一把織布的樂趣。在紡織機前,來自寶島台灣的著名旅遊節目主持人、貴州旅遊文化大使李秀媛,高興地跟正在紡紗的布依姑娘合影,她說:“能夠看到這些非物質文化遺產展示感到很榮幸,這種集中的展示我很喜歡,非常吸引眼球。”


  在黔東南展區,貴州名匠、泥哨傳承人陳應魁手裏一直在擺弄一堆泥,展台前擺放著許多栩栩如生的飛鳥走獸、蝶蟲蛙魚、家禽六畜。黃平泥哨又稱泥叫叫,是觀賞藝術和玩具於一體的泥塑藝術品,用白善泥和水後經反複摔打,直到土壤韌性適度,捏製成型,以製哨棒開哨,抹油定型、陰幹,最後穀殼漚燒24小時後取出,泥哨便變得堅硬黝黑,繪上五彩圖案,泥哨才算製作完成。泥哨造型注重動物頭部特征,強調神似形略,形成誇張變形的藝術風格。每個泥哨下部均留有一個吹氣孔和一個回氣孔,能吹出清脆悅耳的聲音。


  黔南水族馬尾繡是水族婦女世代傳承、最古老又最具民族特色、以馬尾作為重要原材料的一種特殊刺繡技藝。馬尾繡的製作過程繁瑣複雜,成品古色古香,華美精致,結實耐用。刺繡圖案古樸、典雅、抽象,並具有固定的框架和模式。馬尾繡用料考究且工藝繁雜,一般而言,刺繡一件成品需十來道工序,耗時一月之多。在形形色色的刺繡藝術品中,馬尾繡的獨特之處在於用馬尾刺繡,依然采用古老的亂針、紮針等刺繡技法。


  來自澳大利亞的嘉賓克雷格·鄧斯坦第一次來中國,看到這些少數民族的工藝品,他感到很驚訝:“太不可思議了!”


  很多嘉賓除了拍照留念,還紛紛購買自己喜歡的民間藝術精品、刺繡服飾用品,將這些難得一見的文化珍品帶回家作為紀念。一位姓馮的嘉賓買了一條純手工刺繡的領帶,他說:“相比很多現代工廠生產的產品,這些傳統製作更精美巧妙,有文化味道,值得購買。”


  此次展示會,嘉賓們不僅可以觀賞到異彩紛呈的精美實物,還能觀賞到創作工藝,了解創作流程,甚至有機會親自嚐試,體驗傳統技藝的精妙之處。每一種參展項目,都承載著中華民族大家庭的認同感和曆史感,顯現了中華民族文化的多樣性和中國人的勤勞與智慧。非物質文化遺產正以其自身獨特的魅力走進大眾視野。(文/黔西南日報記者 袁豔)



1凡間絕響 天籟之音:布依八音坐唱



  八音坐唱又叫“布依八音”,是布依族世代相傳的一種民間曲藝說唱形式。千百年來,它一直在南北盤江流域的布依村寨傳承延續。“八音”旋律古樸、流暢、悠美、悅耳,常演奏於民族節日、婚喪嫁娶、建房、祝壽等場合,深受當地各族人民群眾喜愛。布依八音是以牛骨胡、葫蘆等8種樂器演奏而得名。八音從北宋時期流入民族地區迄今己千餘年。元明代時期,八音坐唱內容加入了民俗、喜慶內容。清代,“八音以彈唱為營業的一種,所唱生、旦、淨、醜諸戲曲,不化妝……”(《清稗類鈔》載)。至此,八音己發展成曲藝說唱形式。


  所謂“八音”,通常有笛子、蕭筒(無膜笛)、牛骨(馬骨)胡、葫蘆琴、月琴、鼓、包包鑼、小馬鑼、鑔等樂器。元明以後,由於布依族民族審美意識的作用,逐漸發展為以絲竹樂器為主伴奏表演的曲藝形式。據有關資料記載,明清時期,布依八音曾一度盛行。在盤江流域布依族村寨普遍開設有教樂坊“八音堂”,專門傳授布依八音技藝,演出八音坐唱的八音隊多時達到三百餘支。清乾隆以前,布依八音就在興義巴結的王姓土司家族中活躍了。據史料記載,當時的“土戲”(布依戲)還吸收了八音曲牌13個,豐富自己的聲腔。


  八音表演以第一人稱的“跳入”唱敘故事,以第三人稱的“跳出”解說故事,也有加入勒浪、勒尤、木葉等布依族樂器進行伴奏的情形。演唱時,男藝人多采用高八度,女子則在原調上進行演唱,這樣不僅可以產生強烈的音高和音色對比,還能增加演唱的情趣。


  八音坐唱的唱腔曲調主要為“正調”,其他曲調統稱為“閑調”。最具代表性的傳統節目有《布依婚俗》《賀喜堂》《胡喜與南祥》《迎客調》《唱王玉蓮傳》《敬酒歌》《梁山伯與祝英台》等四十餘個。


  八音坐唱是布依族人民在長期的生產與生活實踐中逐步創造形成的,它深深紮根於布依族群眾之中,具有鮮明的布依族特色和廣泛的群眾基礎。八音坐唱既是布依族人民智慧的結晶,又是中國曲藝寶庫中的瑰寶並載入《中國民族曲藝》史冊。


  1991年6月,興義巴結八音隊應繳參加“中國·雲南·東方文化藝術村”成立演出,曾獲組委會頒發了“特別展示獎”,1992年,由黔西南州民族歌舞團根據布依八音創作演出的《賀喜堂》,曾在意大利舉辦的國際民間藝術節上,展示了她獨特的風采。2002年9月,由巴結農民組成的萬峰林景點“萬峰第一觀”的八音表演隊在南京《中國名勝區旅遊產品展示交易會》上奪得了“景區民風民俗及形象展示獎”第一名,被譽為“凡間絕響,天籟之音”。曾在“多彩貴州”歌唱大賽中榮獲銀瀑獎。



2東方踢踏舞:阿妹戚托



  彝族女子群舞《阿妹戚托》,以令人震撼的藝術魅力和“以足傳情”的特殊表現形式,被人們讚譽為“東方踢踏舞”。在2007年多彩貴州舞蹈大賽中榮獲銀瀑獎。


  《阿妹戚托》意為“姑娘出嫁舞”,是晴隆縣三寶彝族鄉及相鄰的彝族聚居村寨中的一種無音樂伴奏的彝族婚俗舞蹈。新婚姑娘臨出嫁時,寨中及鄰寨女伴紛紛前來為新娘送行,表達女伴們依依難舍的心情,同時告誡新娘到夫家之後,要勤儉持家、孝敬公婆、相夫教子、尊重寨鄰;祝福新娘與丈夫全家和睦相處、興旺發達。


  《阿妹戚托》係女子群舞,舞蹈分為十二小節,即:傘踏(歡送出嫁)、西踏非踏母(勤儉持家)、含各勾梁(送鐮刀)、其蘭朵(送粑粑)、密幾包(喂狗飯)、其摩羅(播種)、哄的(插秧)、節根間(幸福靠勞動)、美液朵(薅秧)、機堵(耕作)、吉踏吉摩踏(勞動快樂)、其醒然(祝新娘終身幸福)。


  《阿妹戚托》具有獨特的人文景觀,體現了彝族古老的曆史文化信息和彝族本土文化。其表演形式由六人或者八人或者十二人一組手拉手,在無伴奏的情況下起舞,主要由髖關節、膝關節、踝關節的運動變化來表現整個舞蹈,完全憑借“腳下功夫”:前點步、踏步、勾步、踢步、提膝甩腳等,變幻多樣、豐富細膩。



3南盤江奇葩:布依戲



  布依戲(布依語稱“穀藝”,也叫“土戲”)是流傳於南盤江沿岸布依山寨的少數民族戲曲劇種之一。


  布依戲起源於黔西南布依族的宗教祭祀,清雍正五年(1727年)改土歸流後,當地土司仍世襲亭目之職,族人就祭祀跳神中的唱段補充改編,加上情節和人物,形成“族中戲”,清光緒初期(1875年)已具備舞台演出形式。


  布依戲的劇目分傳統劇目、移植劇目和現代劇目三大類。


  傳統劇目是源於布依族宗教祭祀的經咒、儺儀故事,古歌和布依曲藝說唱藝術的“戈比戈問”(即(說唱))、民間傳統故事、民族神話故事等。其代表劇目有:《卜當》(即《窮姑爺》)《四妹夫》《看山穿》(即《一女嫁多夫》)《胡喜與南祥》《布壩德》《羅細杏》《六月六》《人財兩空》等。


  移植劇目是將其他劇種的劇本改編,移植上演的,也有根據三國、楊家將、說嶽以及曆史小說改編的劇目。這些劇目有《薛仁貴征東》《薛仁貴征西》《精忠傳》《武顯王鬧花燈》《陳世美不認前妻》《二下河東》《過五關斬六將》等。這些劇目經長期藝術實踐,已日趨民族化,形成布依戲移植劇目的特色。


  現代劇目是解放後各布依戲班(隊)創編的反映布依族人民的新生活、新思路、新風貌的戲劇作品,這些劇目有《三妹回娘家》《賭錢哥》《打草鞋》《光榮應征》《兄妹學文化》等。


  布依戲的音樂,起源於“摩公調”,在其發展的過程中,逐步吸收了南盤江流域的民歌、“浪哨腔”、“苦調”,繼而又吸收“八音坐唱”的一些曲牌,形成“起落調”“燈調”等。其伴奏樂器是具有民族特色的牛骨胡、葫蘆胡、月琴、竹笛、勒浪、木葉、嗩呐、包包鑼、丁鑼、刺鼓、鈸等。


  布依戲表演行當,分“三旦七生”即:小旦、老旦、武旦、小生、老生、文生、武生、大王、差官、醜角。

黔西南的布依戲,已收入《中國戲曲誌·民族戲曲》《中國少數民族戲劇》等書,並出版《貴州布依戲》一書。2006年,已列為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穀藝神袍》是首台原創現代布依戲,它用布依戲的形式講述現代布依族的傳奇故事,以現代審美視角對布依族文化藝術的豐富元素進行了整合表達,對我州首批列為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的布依戲的繼承創新,進行了有益的嚐試。



4人類的古老記憶:銅鼓十二則



  銅鼓是布依族的打擊樂器,千年祭祀都是用銅鼓。布依語叫“年”。


  銅鼓傳統套路有“銅鼓十二則”“十四則”“銅鼓十八則”“二十四則”等,有鼓譜傳承。興仁屯腳、貞豐等地布依族都保存有鼓譜。


  銅鼓平時不能輕易使用,隻用於祭祀、民族節日等重大活動。


  貞豐縣布依族銅鼓十二則主要分布在龍場鎮對門山村。據有關專家、學者多年來研究、考證,布依族是當今貴州使用“靈山型”銅鼓最普遍的一種少數民族。明清以來,貴州方誌中記述“仲家”(今布依族)使用的銅鼓比比皆是。“仲家”在明清時期,喜歡在銅鼓上刻字,托明(孔明)所造,籍以抬高身價。近年來根據最新資料表明,貞豐縣龍場鎮對門山村布依族使用的這一對銅鼓竟是貴州少數民族中唯一的屬兩廣類型的靈山型鼓,兩麵銅鼓有雌雄之分,有上千年曆史,其銅鼓十二則更為珍貴。


  貞豐縣龍場對門山保存的雌雄銅鼓,雌銅鼓高35.5厘米,麵徑55厘米,足徑57厘米,重23公斤,是粵式銅鼓中最小的。鼓身為三段式,胸、腰、足界線分明。鼓麵雙弦分暈、共四暈,暈間無紋。鼓心光體十二芒,鼓麵最外圈有四組蛙足痕。鼓麵伸於胸外、無垂簾。鼓身亦為雙弦分段,足部有四種雙弦紋耳為細辮扁耳。從鼓體的大小及紋飾已消退的情況來看,這麵鼓可能產生於唐代。雄銅鼓通高27厘米,麵徑47厘米,足徑49厘米,重16公斤,鼓身為三段式,胸、足、腰界線分明,鼓麵雙弦分暈,共四暈,暈間有紋並有象形圖案。鼓麵為宮、商、角三音,鼓圈為徵、羽兩音,組成了民族五音調,調子有快板、慢快板,快板擊而高亢,慢板悠揚如歌,其音色純美,音質雄渾、厚重。


  布依族至今還流傳保留了節日、喪葬使用銅鼓這一傳統習俗。敲擊銅鼓真是“銅鼓之聲,怒而擊則武,憂而擊則悲,喜而擊則樂。其意變,其聲則變之”。銅鼓十二則內容有兩種說法:“第一,古代打仗時進攻、收兵的信號;第二,農業生產十二個月中季節變化的記載”。



5戲劇活化石:啞麵



  布依族儀式性儺戲“啞麵”,是在布依族傳統喪事的繞棺儀式中表演的啞劇性質的儀式性儺戲,是一種非常古老的儺戲。它具有最為強烈和直接的巫術意識,它的表演本身就是一個讓死者重獲生命的巫術儀式性活動,這在儺戲中是非常罕見的。其表現的性意識也是目前所見的儺戲中最為直白的,而且其表現形式更為單一和純粹。它的麵具的形式更具樸陋特色。


  在傳統的喪事繞棺儀式中,三個頭戴麵具,身穿獸皮的另類“角色”表演了一個“人口生產”或稱之為生命誕生的全過程。這個表演與繞棺儀式同時進行,但他們雖然隨著摩公行進,卻處處顯現與正常葬禮間人與事的差異:筍殼麵具、獸皮衣、豎著擦眼淚、隻下不上的作揖、從神仙洞而來的傳說等等。


  關於神仙洞的傳說是這樣的:在很久以前,有一位何姓布依小夥,家裏十分貧窮沒有房子住,就住在一個溶洞裏,為了維持生計,他不得不下山到一位姓王的大戶人家當長工,王員外有3個女兒,大女兒和二女兒都外嫁到門當戶對的人家,有錢有威望,唯獨小女兒還未出嫁,小女兒看上了在他家做長工的小何,兩人互生情愫,決定私定終身,王員外不同意,於是女兒隻好和小何到溶洞生活,幾年後得知王員外過世,二人立即下山祭父,見大姐、二姐兩家殺豬宰羊聲勢浩大,小何心裏不是滋味,由於羞愧加上怕讓妻子難堪,他們便帶起了麵具。“啞麵戲”由此改編而成。


  這是一場好像完全與摩公對死者靈魂進行安撫和關懷的儀式毫不相幹的儀式性儺戲,在“阿魯”從哥哥那裏得到了妹妹,並生下了小孩之後,也隨著摩公對死者的靈魂進行安撫和關懷的儀式的結束而結束了。從表演性質來看,這不是一種隨心所欲的無目的、無含意的“進入”,應該是一種與摩公對死者靈魂進行安撫和關懷的儀式並行的一種儀式,是一種使死者重新獲得生命的模擬巫術儀式。


  經有關專家研究認為:它是一種沒有任何外來影響的布依族的本土性的儀式性儺戲,在學術研究上具有很大價值。

  布依族的儀式性儺戲“啞麵”的存在,應該是貴州民族民間儺戲的一個另類的存在。這個存在對民族學、文化人類學、宗教學、布依族的巫文化、布依族的民族淵源和曆史,都有很大的研究價值。(文/圖 張合胤 黔西南日報記者楚生)


來源: 中國黔西南微信公眾號


黔西南日報社網絡(新媒體)中心 出品

微博:@中國黔西南

微信/易信:中國黔西南

APP:掌上黔西南

數字報:http://www.qxnrb.com

官網:http://www.zgqxn.com

郵箱:zgqxnw@163.com


聲明  凡“中國黔西南微信公眾號”刊發的原創內容,均保留版權,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黔西南微信公眾號(微信號:zgqxnw)”。

黔西南人必備的本地資訊“神器”

掃一掃上麵的二維碼,輕鬆關注中國黔西南微信公眾號、掌上黔西南APP。




下一篇 : 麗水家長們,這是你活得累的原因?看完就懂了!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