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施有個家族興旺的“秘密”,就藏在這座百年祠堂裏(70412期)


位於鹹豐縣唐崖鎮大水坪村的“嚴家祠堂”,是鹹豐縣嚴氏家族保存完好的姓氏宗祠建築,至今已有130多年的曆史。這裏既是土家建築文化發展的百年見證,還藏著一個家族興旺的“秘密”……


不久前,再次踏訪嚴家祠堂,依然心生感動。

嚴家祠堂是怎麼建起來的?

位於鹹豐縣唐崖鎮大水坪村的嚴家祠堂,距世界文化遺產唐崖土司遺址10公裏,是當地嚴氏家族的宗祠建築。

從唐崖集鎮到嚴家祠堂的公路雖然不是很寬,但完全由水泥澆築,沿途古樹參天,各種風格的吊腳樓不時從車窗向後隱退,路遇幾處陡坡和急彎也是安全經過,總算有驚無險。

祠堂坐落在民居之中,其黑白輝映的馬頭牆在陽光照耀下格外顯眼。

                                                    防火牆。

臨近祠堂的公路邊上,有一尊一米見方的石刻招牌,上書“湖北省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嚴家祠堂”,落款是“湖北省人民政府”,時間為一九九二年十二月十六日。

我們到達的時候,當地嚴氏族人正在祠堂的外圍種植一種長青樹。

年近八旬的退休幹部嚴峻,對鹹豐嚴氏的起源與發展頗有研究。嚴峻告訴我們:

清乾隆年間,從貴州印江縣峨嶺寨遷入鹹豐的嚴啟智的父親嚴琅有四個兒子,嚴啟智是長子,有文化並擅長尋找適宜居住之地,遵父命入鹹尋找居地。


由黔入鄂一路尋找下來,先是來到鹹豐的二仙岩高山平原,見這裏土地肥沃,且人煙稀少,就選了一個叫白衣袖的地方落腳,並將父母和三個弟弟啟彥、啟能、啟榮接來共同創業。其時嚴琅年事已高,冬天受不了高山風寒,又命嚴啟智另尋新居。


嚴啟智利用給人家看地理的機會,下山尋找新的居址,最後看中大水坪龍洞這塊寶地,就以教書為業,在福山腳下搭棚立學課徒,並逐步購置田產,漸漸在龍洞立住腳跟,並把全家移居龍洞,發展成鹹豐龍洞嚴氏一支。


據傳,嚴啟智有兩個兒子,長子嚴大道膝下七子,其七房嚴修達夫婦勤儉創業,逐漸掙下了一份豐厚的家產,不幸的是他們的幾個兒子均早逝,抱養的侄子及其後人也不幸早故。


嚴修達之妻被族人稱為七老婆婆。眼見後繼無人,七老婆婆臨終之前深謀遠慮,在其時任族長的堂侄嚴道美的主持下,決定將宅基和家產捐出用於修建嚴家祠堂,既能避免族中財產之爭,又為族中做一善事,也便有了今天我們看到的古跡。

                                                                       俯瞰。

修建祠堂時嚴氏家族已經在鹹豐定居了120多年,從嚴琅算起,當時已經繁衍了七代人。族中就以七房捐出的宅基和財產為基礎,派人到貴州參照印江嚴氏宗祠為藍本,以宅基的實際地形精心設計了祠堂的建築格式,並由族中集資彌補資金的缺口。

祠堂正廳上方橫梁上,一行用墨和珠紅書寫的楷體文字:

“欽賜花翎鹽提舉司貴州即補直隸州夢簡監,光緒元年小陽月二十五日監立。石匠楊勝錫,梓匠徐登甲。”

記錄了當時修建祠堂的相關信息。清光緒元年即公元1875年,距今140多年,其墨跡依然清晰可辨,而且在橫梁的正中還有一圓形圖案,內環為太極八卦,外環為一行漢字,形似一枚公章。

這座建築究竟有多壯觀?

嚴家祠堂是一棟磚木結構、坐南朝北的四合院,祠堂主體建築分為門廳、庭院、正殿三個部分,總建築麵積約736平方米,外麵高牆環圍,內部亭台樓閣,雕梁畫棟,古樸莊嚴。

當走近掩映在青山翠竹中的嚴家祠堂時,你不能不感歎,在這偏遠的小山村,竟隱藏有如此壯觀的古代建築。

                                           蒼鬆翠竹掩映下的嚴家祠堂。

懸掛在祠堂正麵大門上方的“湖北省高校人文社科重點研究基地”“湖北民族學院南方少數民族研究中心田野工作站”的匾牌熠熠生輝,無疑對祠堂的多重價值給予了肯定。

                                                 雄偉的正廳。

門廳是木質結構,共有三個大間,高約6米,正中是六扇鏤空雕花木門,據說隻有族人中了進士或者族人中出了大官與重大祭祀活動才能打開,平常隻能從側廳大門進出。

過了門廳即長方形天井,正中是八塊大石板圍成的菱形放生池,池內經年不幹,兼有消防功能,其外壁上雕刻有宗規十六條,四條壓頂條石精雕雲紋。

在放生池與亭院相接處斜置一石雕藝術珍品——鏤空雕刻盤龍石,盤龍石下端雕的鯉魚跳龍門,上端刻的三龍戲水,龍魚交錯,龍龍相盤,體態矯健,龍爪雄勁,奔騰在雲海波濤之中,活脫欲出,形象生動,刀法精細。將青石鏤空雕刻出這等精致逼真的畫卷,其工藝水平之高,令後人稱奇。

                                                   盤龍石。

從天井兩側拾級而上直達正廳,可見“富春遺範”“敬宗收族”兩塊金字牌匾。內設三座供奉曆代祖先牌位的木質神龕,正中主神龕專用於供奉“嚴氏堂上曆代昭穆考妣神主位”主牌位,整體略高於兩旁神龕。

據年長者回憶,神龕柱外套有兩條活動的木龍,栩栩如生,可以繞柱上下移動。龕門正中上方雕有一大蜂窩,工蜂欲飛欲落,幼蜂踴動欲出,活靈活現,象征家族興旺發達。兩側神龕稍低於主神龕,做工精度稍次,但也不失精美,這是用來供奉當地嚴氏曆代較有名氣的已逝先輩的牌位,遺憾的是三座神龕已在文革中損毀。

正廳與天井間建有一飛簷翹角、氣勢高聳的亭閣,一活動長梯可達亭頂,亭頂有一小房間供族中族長、執事等商量議事。每當族中議事時梯子會被撤去,其他人不得入內,顯示了族中族長的威嚴和執事的莊重與神秘。

                           外牆和亭閣。

托住亭閣的柱礎是一對上等青石精雕細刻的公母二獅,左為雄獅滾繡球,其口中含有一活動石球,伸手入內可以任意撥動,但無論從哪個方向與任何角度都無法把石球取出;右為母獅乳幼獅,母獅形態慈祥,獅毛飄逸,幼獅頑皮可愛。獅座是方形,雕刻有孟宗哭竹、楊香打虎、轅門斬子、文王訪賢、單刀赴會等八幅忠孝仁義曆史典故圖案。

祠堂四圍風火牆緊圍,牆基用條石砌成,牆體由專製的祠堂青磚鑲砌,一鬥一眠,交替而上,錯落有致。牆脊是琉璃鑲嵌的彩色圖案,亭閣照麵的木枋上“槐蔭會”“七仙女送子”等木刻畫,刀法精巧洗練,線條自然清晰,形態栩栩如生。

這個家族興旺的“秘密”是什麼?

每一次走進嚴家祠堂,有意無意地觸摸或掃視祠堂內那些飽含曆史滄桑卻又有著深厚文化積澱的石頭或者木頭,無論是從藝術角度還是人文關懷,我都會在心中泛起漣漪,產生遐想:為七老婆婆的大義決絕,為時任族長的遠見公斷,為能工巧匠的超凡智慧,更為祠堂內的族規家訓……

嚴家祠堂的門廳裏側窗戶,鑲嵌著用木頭雕刻的“孝、悌、忠、信、禮、義、廉、恥”八個篆字。

祠堂的正廳兩側壁立著多塊石碑,分別題為“首士戒規六條”“增美獎章六條”“釋回懲章十二條”及“宗祠規序”等,這些族規、戒規、獎勵章程與放生池四圍雕刻的“宗規十六條”一起,儼然一個家族的“憲法”,讓家族治理有章可循,獎罰分明。這些圖文石刻有二十多處,不僅刀法精練,線條流暢,其內容大多向上向善。

                              挖掘整理雕刻在石碑上的族規家訓。

嚴家祠堂裏麵的“首士戒規六條”規定:

“值年首士除經始二人外,務要公正廉直,合族信服者為之,不得徇情私相推代。若無公正廉直之人,則於有力之人眾議當之,無力之人決不可任。”

這與我們常說的加強幹部隊伍建設,防止選人用人的不正之風如出一轍。

嚴家祠堂裏麵“釋回懲章十二條”規定:

“祠中公事辦事者不可從中圖利,違者議罰;祠內有犯十惡不赦者請國法議處;首士公直,族中忌妒或明行排擠,陰行陷害者歸族公議究辦。”

嚴家祠堂裏麵“增美獎章六條”規定:

“值年首士公而忘私者,詎可家食,當從重議獎;祠中公事認真辦理者,照事議獎;祠中子孫能光前裕後者,無論文武並亦量力補助,若能奮發有為者更亦從優給,亦毋得徇私增減;族中有盡致盡倫可為一族楷模者,富貴者當破格尊崇,貧窮者當破格周恤,以為一家表率。”

這與我們平時要求的建章立製,賞罰分明,又是何等的相似!

時隔130多年,祠堂內“鄉約當遵”“職業當勤”“節儉當從”“邪巫當禁”“勤則職業修,惰則職業惰”“務要公正廉直,不得挾私武斷,不許私行賄賂”“士者則須先德行,次文藝。切勿因讀書識字,舞弄文法,顛倒是非”“祠內人有嫖、賭、盜竊、包攬詞訟、會匪土豪,一切不務正業者,皆宜改過自新。如怙惡不悛,因而滋事者或國法或家法,家長與首士毋得姑貸”等條文,仍猶如一位德高望重的長者,諄諄教誨警醒著後人。

“追溯曆史,鹹豐嚴氏都是漢代名士嚴子陵的後裔。”嚴峻說,正是這些嚴厲的家訓,使得嚴氏家族人丁興旺。



 



下一篇 : 洛陽鬱金香1日遊 休閑度假的絕美勝地,全家人的歡聚樂園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