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饒文脈4


上饒文脈4

信州:一城山色半城水


 

信州區為上饒市市本級主城區。

上饒城,是一座山水城市。靈山峙於北,城中彙三江;一脈南屏山,逶迤連三江。這正是一城山色半城秀水。北宋遊僧釋覺範遊遍天下山水,遊到上饒就不走了。他在《信州天寧寺記》中評價上饒山水說:“江南山水冠天下,上饒山水又冠江南。”

 


山環水繞

 

  玉山水西流至沙溪鎮,進入信州區境。在靈溪彙集饒北河,在三江口彙集豐溪為信江,至龍潭彙集櫧溪。櫧溪以西為上饒縣境。北岸一帶山脈,東起沙溪飯甑山,綿延西至北門吉陽山。北岸這帶山脈以東、以北和以西,分別為玉山和上饒縣境。南岸一帶山脈,東起秦峰黃尖山——朝陽青金山,向綿延西越過豐溪河是象鼻山——茅家嶺的鬆關嶺(古有入閩大道的鬆關。今嶺西有上分公路,嶺南有三清山機場);其中,黃尖山海拔594.3米,為區境中最高的山峰。南岸這帶山脈以東、以南和以西,分別為廣豐縣和上饒縣境。因此,信州區的地理形勢為:山水東西走向,南北是山脈相連,中間是河穀平畈,75%為山丘,25%為河穀平畈。


上饒城鳥瞰


  《上饒市(縣級上饒市)誌》記載:“北枕靈山,中帶信江,東挹琅琊(三清山),西瞻山獻(龜峰),南舉武夷。”這是概括性地說明了上饒市的地理形勢。


上饒城三江口


  《上饒地區誌》記載:“玉山水流至上饒城南郊,與源出仙霞嶺西麓的豐溪彙合後稱信江。”《中國江河全記錄》記載:“發源於浙贛兩省交界的懷玉山南的玉山水和武夷山北麓的豐溪水,在上饒彙合後始稱信江。”上饒選擇這樣一個三江交彙、四麵青山之地設城,始於漢唐。 

  上饒最早置縣(上饒縣)城,始於東漢建安元年至建安年(196205年)間。唐乾元元年(758年),再築城設江南東道信州,此後,為曆代州、府治所。


雲碧峰下的信江晨曦


  因為城區山環水繞,上饒是全國13個空氣和水質最好的城市之一。難聖釋覺範到了上饒就不走了。

   

南屏秀色

   

  上饒城區信江南岸的一脈青山,望之蔚然而深秀,自古稱為南屏山。


華燈初上的上饒城


這脈南屏青山,東起東瓦窯村鬆樹山、阿裏山,沿玉山水連綿逶迤至豐溪河畔,麵積為4494畝,森林覆蓋率在85%以上。其中,雲碧峰森林公園麵積為1952畝,尚未劃入森林公園管理的阿裏山、道觀山、黃金山、鳳凰山等山的臨河麵,2001年被列為國家公益林,麵積為2542畝。


雲碧峰森林公園


這脈青山,東高西低,山嶺起伏較大,坡度在2545度之間,蔚為壯觀;而高密度的森林植被,又使這片青山成為上饒城南的一道天然翠屏。這道天然翠屏中,有香樟、羅漢鬆等近400種植物和貓頭鷹、雉、野豬等多種野生動物,有楓林、桂花凹、翠竹塢、杜鵑排、茶花崗、含笑園等特色林帶。

南屏山中


       1959年,江西省人民政府批準成立上饒專區林科所,把信江南岸的1萬畝山地劃給林科所管理。上饒專區林科所成立後,第一代林科所的科研人員和職工在所屬山地栽種了大量的淨化空氣、涵養水土、調節氣溫的林木和各種珍稀樹木,才有了今天城南這片鬱鬱蔥蔥的青山。上個世紀六、七十年代,上饒市民因為熱愛這片林木茂盛、空氣潔淨、景色如畫、四季宜人的青山,親切地稱之為“小廬山”和“空氣維生素生產基地”(散發的“芬多精”和負氧離子濃度高)。後來,由於種種原因,這片青山由原上饒專區林科所所屬的1萬畝林地縮小到1952畝了,並連續十數年遭到違章建房的破壞。   


上饒城信江南岸東嶽


    青山綠水,是一座城市的“眼睛”。因此,我們要善待這一城山水。

 

人文勝跡

   

  在南屏山一片色秀中,更有掩映於秀色中的信江書院、東嶽廟、雲碧閣、辰鍾樓、毓秀台、金山樓等人文景觀。


信江書院


  曆朝曆代,信江北岸是州治府治。而信江南岸,黃金山泉流淙淙,道觀山林木深秀。這片山光水色,讓文人墨客在此留連往返,名人學士爭先建舍定居,唐有陸羽泉,宋有辛棄疾帶湖山莊和韓元吉南澗故園,明有婁諒理學舊第和芸閣書院、楊時喬天官府和夏言相府、白鷗園、寶澤樓等人文勝跡。早在唐代,道觀山就建有“含輝閣”、“溪山堂”等人文景觀建築,宋代有穀神道院、金仙院、雞應寺、普堂書院、一杯亭等勝跡。明清有信美亭、魁星閣、問月亭、一榻軒、鍾靈台等亭台樓閣。

上饒城南屏秀色中的晨鍾樓

  在上饒城南岸琅琊山中的東嶽廟,有一座鍾樓。鍾樓內安放著一口幾乎與樓亭一樣高大的銅鍾。這口重1萬斤的大銅鍾,全身披滿綠色銅鏽,頂部為雙龍掛首,從上部到中部呈飽滿狀圓桶形,下部分成多瓣呈倒蓮花形;造型優美,質地堅硬;用木撞擊,聲音宏亮。據上饒地方誌記載,這口巨大的銅鍾,為“五代十國”時期信州(當時是吳國屬地)剌使周本於吳順義三年(923年)鑄成。當時,鍾的重量隻有2400多斤,放在城東門外天寧寺前的鍾樓上,每日早晚由天寧寺僧撞鳴。南宋建炎元年(1127年),上饒城居民集資重鑄此鍾,加鑄重量至1萬斤,高3米,仍然放在天寧寺前的鍾樓上。1811年,上饒城市民集資在位於信江書院東側的雞應寺新建鍾樓,這口萬斤銅鍾被請過江,安放在雞應寺。後來,雞應寺被毀,銅鍾被遷至東嶽廟。文革期間,紅衛兵多次要把這口千年銅鍾砸爛。但每次砸銅鍾的隊伍到達之時,或晴天霹靂,或傾盆大雨,或掄錘者欲砸銅鍾卻先砸了自己的腳,銅鍾都每次躲過劫難而安然無恙地保存下來了。

張恨水公園

奎文塔

  上饒城信江北岸,有兩座風水古塔——奎文塔和五桂塔。這兩座風水塔,是上饒城地標性古建築,是曆史遺留給上饒城的厚重文物。雖曆經風雨剝蝕,但它們依然高高聳立在信江岸邊,敘述著饒城的曆史。20031月,有兩位旅居泰國的古稀老人重遊闊別50多年的鵝湖書院(50多年前,他倆在第三戰區鵝湖書院教導團任職)。在上饒火車站下火車後,他們是先找到奎文塔和五桂塔辨識鵝湖書院方向的。這兩位老人說,50多年來,信江岸邊的這兩座高高的古塔還深深地印在他們的記憶中。奎文塔俗稱龍潭塔,始建於明代萬曆年間,共七層,八角形,磚石結構,殘高42米(包括已損的塔刹共50米),圓周10米,塔下建有塔院數楹,還有純陽樓、惠濟夫人祠、蒼頡祠、惜字亭、觀水亭等人文建築。五桂山上的五桂塔是奎文塔的副塔,塔高17米,圓周4.8米,八角形,建築風格與奎文塔同。


  上饒古城西郊有兩座著名的園林。一座叫白鷗園,一座叫集勝園。白鷗園,是明嘉靖年間曾任內閣首輔的夏言告老還鄉定居上饒時所建。夏言的住宅有兩座,在古饒城西郊,一座叫丹桂堂,一座叫寶澤樓。夏言告老還鄉時,皇帝賜賞銀讓他回鄉建一座園林。當時,饒城護城河西岸有一個湖泊,叫八角塘。夏言就在他的住宅和八角塘之間建起了這座名為“白鷗園”的園林。集勝園,是夏言的外孫吳萊所建。吳萊曾任明朝光祿署丞,告官後也來到府治上饒定居。他在外公的白鷗園之北建了集勝園。這座園林與白鷗園風格不同,以山、洞、壑、池、橋、廊、石見奇,有“冰山雪洞”之稱。現在的慶豐公園,是當年集勝園的一部分。鬥轉星移,當年的白鷗園,如今是上饒著名的購物廣場;集勝園已改名為慶豐公園。

   

飯甑梵淨

   

  有一個好地方,距上饒城20分鍾車程。這個地方叫飯甑山,位於沙溪鎮北2公裏,車可直接開到山中黃岩寺,其境也幽。


飯甑山


  飯甑山海拔隻有168米,雖然不高,但山勢挺拔險峻,在方圓數十公裏的低矮山丘中,卻是“鶴立雞群”、“一枝獨秀”。登山極目而眺,南來北往和東進西去的兩條騎跨高速鐵路、311高速公路、320國道和玉山水,都在山之南之西如練如帶掠過,東北的三清山、西北的靈山和騎跨式上饒火車站、東北—西南的武夷山都在遠眺的視線之中,周圍的田園鄉村、人間煙火無不讓登山者盡收眼簾。


飯甑山上、下黃岩寺


  把海拔隻有168米的一座小山,說得如此風光無限,是不是太誇張了?不信,反正也不遠,你隨時可以去親曆一回,還說不定會萌生出“長作飯甑山人”的想法來呢!這是因為山中有個黃岩寺。該寺建於唐武宗年間,建築雄偉,布局精巧,山腰一個,山巔一個。山腰的,依山而建,氣勢恢弘;山巔的,懸空而造,奇巧險峻。兩個黃岩寺,從下而上,由兩個天然岩洞和一段曲徑連通。由下黃岩寺後入洞。洞高23米、寬13米不等;從南至北長300多米。走在洞中,但見洞北口一圈光亮,不見足下形勢。不管三七二十一,憑著直覺朝著那圈亮光前行,卻暢通無礙,隻是其境過幽而已。


飯甑山後山山洞口


  穿至洞北是後山。後山別有一番天地,林木蔥鬱,草茂花繁,鳥歌蟲鳴;有湖泊一個,水清見魚遊,湖岸水牛數頭,或臥或站,悠閑反芻,一隻臥著的水牛背脊還站著兩隻羽毛彩色的鳥兒。

  沿曲曲折折的山蔭道拾級而上,又見一洞門。由北而南幽行300步,即到上黃岩寺。上黃岩寺,是建在上洞洞穴口的懸空寺。寺下危崖,橫空生長的奇樹異草,隨風搖曳,婀娜多姿。寺上一觀音亭,聳立崖巔,秀逸超然。寺西是斷崖,壁立於湖岸之上,膽大者才敢俯瞰。寺東是飯甑山,168米極頂有一圓柱形觀景台——飯甑。拾級登台,天光水色,人間風景,盡收眼底。

  這個飯甑山怎麼樣?嵯峨峻峭(這個詞就這樣用吧),別致精巧;山奇石怪,鬼斧神工;水清林秀,秀色可餐。為何叫飯甑山?當地人說形似飯甑。遊人或說,不如叫“梵淨山”,取“梵天淨土”之意。以為如何?

   

虎岩古跡

   

  古岩寺,原叫虎岩寺,坐落在上饒城東靈溪的鬆山上,鬆山之東今有一地名叫老虎棚。寺依山岩而建,有叢林環繞,殿宇巍峨,氣勢宏偉,為上饒城東一處勝跡。



  唐德宗年間(742805年),鵝湖大義禪師聽說信州治東鬆山上有一岩洞,寧謐岑寂,冬暖夏涼。大義禪師來到鬆山,果見這裏有一岩洞,縱橫有十餘丈,格外寂靜幽雅,洞內果然冬暖夏涼。洞外鳴泉清澈,鬆林翠綠,別有天地,不勝欣喜,果真一處好淨地。原來,鬆山岩洞裏住有一隻老虎,附近農人以雞誘虎入陷阱,正好遇上大義禪師來到,救了老虎一命。從此,大義禪師住錫於此,設壇傳教,把募化來的食物分給老虎,給它誦經施食,老虎和附近居民相安無事。

據明《上饒縣誌》記載:“虎岩禪寺,內有石室,縱橫十餘丈,旁有鳴泉,四時清徹,前有大雄寶殿,氣勢罕偉,頗為壯觀。”清嘉慶年間,主持“妙機”重修寺宇,影響很大,盛極一時。

 

芸閣故事

 

上饒城水南街勞動路婁家巷30號,是一座三進兩天井的古建築。它是上饒城最老的房子,也是明代理學一代宗師婁諒和江南才女婁妃的故居。



上饒城水南街勞動路婁家巷30


如今,這座老宅雖然“理

學舊第”的門樓還在,但裏外已破敗不堪,讓人當心:一陣風起,就會灰飛煙滅。其景況冷冷清清、淒淒慘慘寂寂,清淒得讓人潸然淚下。

可當年,這理學舊第卻是名望顯赫,門庭若市,故事多多。

1422年,理學家、教育家婁諒就是出生這裏。

唐初,婁諒的先祖婁曜任上饒尉,築居州北(上饒城北)。婁曜子婁璜,樂山水,擇址於州東 40裏之坎石(沙溪毛昏村)置田築室。婁璜生子二,婁師德和婁師道。婁師德累官至禦史台中丞,為唐高宗、武則天的重臣。


沙溪毛昏村婁氏宗祠


兩宋,婁氏出過7位進士。到了明代,至婁諒,成偉器(成為儒學大家)。

少年婁諒閱群書,誌於聖學,四處求師,每觸至言格論,契合於心者,便吟誦不已,定要用朱筆圈點,未嚐有頃刻懈怠,讀書常常至深夜,才入寢。

四處求師回到上饒後,攜弟婁謙在“理學舊第”後山建“芸閣”,以讀書、講學為事,從者甚眾。常有遠道而來的拜訪者,請教各種問題,至於終日不忍離去。


金山樓(當年芸閣書院處)


明孝宗弘治二年(公元 1489年),18歲的王陽明(明大哲學家、教育家、政治家和軍事家),到南昌迎新婚妻子歸浙江餘姚,舟至上饒拜謁婁諒,便攜妻在“芸閣”從之問學。婁諒授之以宋儒格物之學,王陽明深契之。黃宗羲在《明儒學案》中說:“姚江之學(王陽明心學),先生(婁諒)為發端也。”

婁諒的兒子婁性、婁忱都是明代著名的理學家、教育家。婁性是婁諒長子,明代大學者,主講過廬山白鹿洞書院,任山長,平生著作有《野亭詩稿》、《皇明政要20卷》等。婁忱,傳父學,十數載不出芸閣,從遊者甚眾,學舍不能容,其弟子有架木為巢而讀書者。

婁諒長孫女嫁給寧王朱宸濠為妻,時人稱婁妃,是明代才女、詩人和書畫家。她不僅長相美麗,而且自幼秉性聰穎,少女時就以博學多才、善詩文、工書畫、通棋琴而聲名遠揚。朱宸濠結婚後,因十分欽佩婁妃的天資和才識,便花巨資在南昌百花洲為婁妃建了杏花樓,供婁妃棋琴詩畫歌賦。在蘇州的江南詩書畫三絕唐伯虎主動向寧王請纓願做婁妃的老師。在唐伯虎的指導下,婁妃的詩書畫藝術達到了很高的造詣,江南文人學士也都因傾慕婁妃的才藝而紛紛聚集到寧王府。一時間,南昌百花洲畔,文才薈萃,撫琴作畫,對弈吟詩,文風興盛。明末以來多部小說都以大大讚美的筆觸寫到婁妃,清代才子蔣士銓還專為婁妃創作了《一片石》和《第二碑》兩部傳奇(戲劇)讚美婁妃的才氣和大節。

 

何以信名

 

從東向西貫穿上饒的一條江為何叫信江?唐乾元元年(758),上饒從饒州劃出,設州,為何名信州?“江”和“州”,何以“信”而名?

明廣信知府談綱因感上饒“信美”,而在上饒城信江南岸建了一座“信美亭”,並撰亭序指出:“山、水、城廓、民風,皆信美也。彼其靈鎮嵯峨,聳七十二峰於天表,諸山環拱,若幹若矛,若旗鼓車馬屏帳之衛從;而白雲紅樹掩映其間,又若圖畫之揭碧落,山信美也。玉水、葛溪(豐溪)之水會合為江,匝郡而流,紆若帶環,瑩若冰皎,而山光樹色之涵照,風帆沙鳥之飛揚,若在鏡中,景象萬千,水信美也。”

清廣信知府王賡言對這個“信美”又有進一步的解釋。他作詩道:“此邦人情樸,硜硜(kēng kēng)多自守。無信民不立,有信交可久。然諾重千金,要期無所苟。肇賜此佳名,千古傳不朽。”詩中說,上饒人情樸實,民風守信,爽快而始終如一,與人交往講信用,應諾一句話,看重千金,互相有約,從不馬虎。這種守信的好民風,上饒人千古留傳。


下一篇 : 南京十大熱銷公寓曝光,四種公寓不能買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