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老是在談論的這個宣城人,究竟什麼來頭?


宣視頻 每周原創更新 歡迎提供素材

點擊題目下方藍字關注 宣城那點事兒


(溫馨提示:本文內容較長,閱讀完成大概需要8分鍾。)


在北大,他是學生會主席。一次西部支教,讓他闖進騎行世界,從山村一路騎回北京,隨後折騰出過百億的“共享”項目。他就是ofo小黃車創始人,戴威。

1991年,戴威出生於安徽宣城2009年,戴威考入北大光華金融係。)


騎行中找到快樂更找到夢想

戴威本科畢業於2013年,和所有年輕人不同,畢業後他並沒有就業或者繼續留在北大深造,而是選擇到祖國西部青海省大通縣東峽鎮當一名支教的數學老師。一年的支教時光清苦但是充實。由於東峽鎮地處偏遠,從那裏到縣城需要倒好幾次公共汽車,且山路崎嶇,每進一次城“骨頭就像散架一樣,非常痛苦。”

“後來我和支教的同事一起商量,在縣城買一輛山地車,既可以鍛煉身體,也可以算作便利的交通工具。這就像冥冥中的緣定,我一下子就愛上了騎行,基本每個周末都要騎車往返縣城和鎮裏,有時還會騎去更遠的地方,一年下來,我不僅教會了一群孩子代數和幾何的算法,還騎車看遍了青海大部分的壯美河山,這段經曆讓我難忘。”直到現在,戴威每每想起那段西部支教的經曆,仍然很激動。

也正因此,戴威成了重度騎行愛好者,在北京當年的騎行圈裏還成了小有名氣的領隊。從西部支教回來,戴威繼續在北大攻讀研究生,他一邊上學,一邊繼續著騎行,從開始自己騎,到三兩個朋友一起騎,最後發展成一個擁有四五十號人的騎行組織,那個時候,戴威便開始考慮創業,希望用一種共享、愉悅的方式“經營”好騎行旅遊,把綠色環保健康的騎行運動推廣給更多的人。

2014年,戴威的騎行旅遊組織得到了北大師兄的支持,拿到了第一筆天使投資,戴威“把愛好融入到事業裏”的願望終於得以實現。在一年的時間內,戴威成立了騎行領隊團,開拓出近10條騎行旅遊線路,發展騎行愛好者近兩千人,組織了環台灣島、環富士山、環濟州島、環海南島等多次大型騎行旅遊活動,戴威的騎行團在北京騎行組織裏算是領隊最專業、路線最豐富的戶外組織之一。

好景不長,騎行團運轉的第二年,戴威發現,盡管騎行愛好者很多,騎行戶外的市場發展很大,但是對於資金有限的騎行社團組織來說,低頻、小眾、收入來源無保障、戶外風險大等諸多不利因素依然嚴重束縛著其更好發展。專業領隊被更大的騎行組織挖走、路線拓展速度放緩、團員規模不穩定等問題頻頻爆發,讓剛剛成長起來的騎行旅遊團在“風雨中搖擺不定”,“那個時候,整個團的經費隻剩下400塊,留下的領隊們聚在一起,想想渺茫的前途幾乎崩潰。”戴威說,“好在我不是一個輕易說放棄的人,因為在我潛意識裏,在騎行這個行業裏一定可以誕生出更好的產業發展路徑,隻要再堅持一段時間就能找到。”

果不其然,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在關乎團隊生死的兩天兩夜裏,戴威和團隊終於找到了一個出口,看到了另一片世界。這個世界依然和自行車有關,依然和共享有關。


窮則變,變則通,把騎行換種方式去實現

“我們在讀書期間都會遇到一個問題,校園大、校區多,要想方便快速的進行校園穿行,騎自行車是最好的辦法,但騎車也有些煩惱,比如說我,我本科4年丟了四輛自行車,再加上平時有的時候會遇到車停在東門,我卻從西門回來了的情況,遇到急事,自行車卻不在身邊,想騎又騎不了,幹著急沒辦法。”戴威的幾個核心團員都是剛畢業或者在讀的大學生,有一日,大家繼續聚在一起探討社團未來的時候,聊起了這些學校裏的尷尬事,越來越興奮,越有共鳴。

“能不能借助移動互聯網通過一種共享自行車的方式,去解決這些校園代步的問題?”大家的頭腦風暴讓在場的戴威萌生了這樣的想法。

中國首個校園共享單車平台就在幾個年輕人的聊天中逐漸有了清晰的模型。

說幹就幹。在與大家頭腦風暴後,戴威隨即用了三個月的時間尋找創業夥伴,要懂技術的、要懂產品開發的、要懂運營的、要懂市場的……想要一下子找到合適的人才並非易事,戴威靠著執著的信念和三寸不爛之舌,最終還是打動了十幾位熱愛自行車又具備一些創業經驗的人。“ofo”共享平台衝破了“生死三個月”後終於成立了。

“我們的第一個項目就是ofo共享單車,解決的是人們最後1-2公裏的出行問題。”在ofo共享單車整個項目孵化過程中,戴威和團隊走遍了北京近20所高校,對學生的出行以及自行車需求進行了詳細調研。隨後,他們研製了具有自主產權的智能車鎖,並購買和回收自行車,進行統一改造。戴威說,“我們通過將每一輛自行車裝上車牌以及共享硬件,就可以在校園裏實現隨取隨用,不用尋找固定的停車樁。通過移動終端使用也極大的方便了同學們的交通出行,並且價格非常低,比自己買車要便宜很多。”

這就是戴威由愛而生的自行車事業,隻不過他對自行車進行了“互聯網+”升級改造,成為“互聯網+自行車”模式,把共享的理念注入進這個古老的出行產品上。



ofo“共享+自行車”模式被稱為自行車裏的uber


項目成了,商業模式也就自然清晰。“ofo共享單車是一次創業,但是我更堅信這是一次偉大的嚐試,因為我們在做共享的經濟模型,比現在世界上任何的共享經濟模型都要複雜。”戴威認為,即使是共享經濟的鼻祖airbnb、優步,他們的整個交易過程中也是有人的參與,有房東有司機作為媒介的,而在ofo共享單車的交易過程中,是沒有人的參與的,一個用戶看到了一輛ofo共享單車,他隻需要打開手機、輸入車牌號、解鎖、騎車,到達目的地以後鎖車、支付,整個過程不需要第三方作為媒介搭橋,這套模式看似簡單,其實在這樣的共享經濟模式裏,如何能夠通過機製的設計,以及互聯網技術去解決效率和信任的問題,十分不容易。

“其實我們在整個ofo共享單車的機製設計,以及科技解決方案裏,都是在分析這樣的一個經濟模型,在做一個探索,分析在未來的世界裏,假如都是無人駕駛的汽車了,房子可能都不需要房東去開門了,那用戶能不能像現在一樣的遵守規則,能夠有彼此的信任,去完成每一次的交易。”戴威眼裏,ofo做的是未來模式的探索和嚐試,共享單車現在解決了校園出行的代步難題,也讓學生、老師們都參與到了共享平台上,共享他人的閑置資源以及提供自己的閑置資源,如果這一自循環能夠順利運轉起來,那麼將這種模式複製到其他項目就不是難事。

戴威介紹,目前ofo共享單車已在北京大學、中國人民大學、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北京師範大學、武漢大學等近40所全國高校運營,累計服務在校師生超500萬次,現有40餘萬的師生注冊用戶,校園普及率正在快速提升。不少人稱,ofo共享單車就是自行車中的uber,大家在這個模型中相互提供需求,形成了一個小生態。

共享經濟實際上就是將閑置的資源高效地利用起來,你的錢你的知識你的時間你的物品都可以算,你有它的「擁有權」而將「使用權」交給他人,從而獲得一部分「收益」。事實上這樣的模式在很久以前就已存在,但為什麼沒有像今天這般發展的如此迅速,那是因為共享經濟是一種雙邊發展的模式,一方麵他需要具備有需求的用戶,一方麵他需要提供資源的共享者;從前製約這種模式擴張的就是供需的用戶量以及快速的供需匹配,而今日的技術發展給共享經濟提供了一條便捷路徑,讓它在近幾年以非常快的速度擴張。我們相信,ofo在一群具備共享意識的90後創業者的帶領下,能夠擁有很長一段“騎”妙的發展旅程。


ofo最新消息

2017年春節,戴維高聲宣布“全國單車免費騎行”。2月又推出100%返現活動,“充20贈5塊,充50贈20塊,充100最高贈100塊”。

對於賴以發家的大學生,戴維更是用心嗬護。“騎行獎勵,發放紅包”,如果騎行次數多、路程長,還能領獎品,最高可得iPhone 7哦!

2017年3月1日,戴威宣布ofo完成4.5億美元D輪融資,估值已經超過百億。領投的可是俄羅斯大名鼎鼎的尤裏米爾納,要知道,Facebook、滴滴後麵可都是這位大佬在支撐。

如今,ofo擁有單車220萬輛,覆蓋全國43個城市,為超過3000萬用戶累計提供4億次出行服務。



微博 @宣城那點事兒

合作、轉載事宜請聯係微信號guweilin2014

投稿郵箱xcrbgwl@163.com


下一篇 : 烏蘭察布人都會跳的廣場舞《魅力集寧健康舞》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