晉城這個地方的興衰,原來和這四大家族有關?


在澤州縣與高平市、陵川縣交界處的北義城鄉境內,有一個民居典雅,古建精美的古村落——西黃石。

該村毗鄰晉長高速公路,距晉城市區36公裏。長期以來,由於地處偏僻山區,交通閉塞,這些民居古建珍品一直“藏在深閨無人識”。直到上世紀90年代後,隨著晉長二級路和高速公路的先後開通,才給當地與外界的相互交往帶來了便捷。同時,也使這個當初隻在方圓鄰近聞名的古村逐步被世人所知。

西黃石古村自建村至今,已有八百多年的曆史。曆史是由人來書寫的,可以說西黃石村的曆史發展與村中幾大家族的興衰命運緊密地聯係在一起,家族的興盛促進了西黃石村的興盛,家族衰敗也預示了西黃石村的衰敗,古村中的幾大家族共同締造了西黃石村的曆史,使其成、杜、趙、王四大家族則起到了關鍵的作用。

西黃石村雖然地域偏僻,但卻是個不小的村子,街巷縱橫,古房連片。原來西黃石村古名叫金玉村,始建於唐代。

 現村內的成姓家族祖上,是金玉村最早的建莊者。由此可以推算,成家祖先早於1000多年前就在此開荒墾田,世代繁衍。

到後來,又有趙、張和杜姓等家族陸續從外地遷來,人口漸多,山莊漸大,至明末才形成了規模較大的村落。在村內的四大家族中,成姓由於資格最老,發跡也最早,其家族和親屬不僅在村種田做買賣,而且還有讀書步入官場者。但清初以來,發跡最快,競爭最強,是最後遷入金玉村的杜氏家族。

據村內現存的史料記載,杜家先祖原籍為河南輝縣人氏,明末遷至山西,最初居住在高平的永寧寨(當地俗稱“寨上”),後又遷到金玉村。由於杜家先祖掌握一手磨製豆腐的傳統工藝,所做的豆腐質鮮味美,在村周小有名氣。

幾年之間,杜家的豆腐坊就由小變大,並在附近的村子開設分鋪,還辦了數處雜貨店。傳說杜家之所以能夠迅速發家,主要是由於永寧寨的張百萬家有一年失了大火,房屋被毀,損失慘重。張家迫於生計,誤把廢墟中燒得變形變黑的白銀當作廢鐵賣給了杜家,從而使杜家有了雄厚的經濟實力,把買賣越做越大。

到杜霞英時,杜家的店鋪由山西一直開到河南的周口,而且沿途每60裏就設一個客棧,既做買賣,又可留宿。杜家發展鼎盛時,在當地、晉城黃華街及豫北共有72家字號,成為名噪一時的大財主。

杜家像所有的晉商一樣,發家致富後的頭等大事,就是修建宅院、祠堂或寺廟,以圖光宗耀祖。為此,杜家不惜花費巨資,請來能工巧匠們精心施工,雕梁畫棟。

從清康熙初年始,先後建造大院宅房、亭台樓閣共48處,幾乎使金玉村變成了人間天堂。但杜家的日盛,卻引起了成家人的忌妒和不服,於是憑借親朋官勢,上告杜家想謀位,為此成家還編了四句順口溜寫在狀紙上:“龍頂山霧氣騰騰,金玉村勝過北京,杜霞英真龍天子,馮氏女朝陽正宮。”皇上聞聽龍顏大怒,旨令官府派兵抄了杜家,還燒毀了多處院落和建築。並於此後,又將金玉村更名為黃石村,取“金”為黃,“玉”為石之意。後來又因村中的昌溝河經常夏季發洪水,河床變寬,將黃石村逐漸分成兩個村落,故河東側叫東黃石,河西側叫西黃石。

西黃石村現存的清代民居,規模最大的是杜家大院。這些建築基本集中在村中的東、西兩條胡同中,其中西胡同保存下來的民居院落最多。據說杜家在西胡同的臨街口,當年還建有高大雄偉的石築牌樓,胡同裏的南北,分別緊依著座座門庭高大、院牆厚實的清代民居。現保存最完整,建築最考究的有典型的四合頭院、繡樓院、廳房院等民居建築。

臨街的東胡同是杜家有名的“義和大院”。大門開在正南,通天石柱門樓。院內建築布局合理,形製規整,院落寬敞,樓房高大。其樓簷下的鬥拱和樓麵木構件做工細膩,雕刻精美,令人歎為觀止。

“義和院”的東南,是氣勢宏偉、形若城廓的成家大院。其院牆高約10餘米,兩個一進三院並排連在一起,與周圍低矮的民居形成了明顯的對比。進入高大聳立的石柱門樓,立刻就會使人感悟到它悠悠的古韻。

門洞上方為精致的眺閣,下為寬闊的通道,院內的主側樓房層次分明。青石墊基,水磨青磚砌牆,院與院之間有出簷過門相通,全院建築布局嚴謹,莊嚴典雅。尤其大院的南樓,其木雕工藝極為精細。屋簷下設五鋪鬥拱,柱頭為華麗的八卦形雀替,樓欄門窗作工細膩。梁枋間雕刻著麒麟、梅花鹿、三羊、鳳凰等吉祥鳥獸,刀法嫻熟,形態逼真,匠心獨運,工藝非凡。

在西黃石星羅棋布的古代民居建築群中,還有數處經典廟宇點綴其間。這幾處廟宇最有名的是村中的三官廟和村西側的玉皇廟。

三官廟為五開間大殿,建築宏偉壯觀,其規模在周邊村的三官廟中首屈一指。玉皇廟當地俗稱西廟,創修於金貞祜元年,最初為佛堂,明正德七年改建成玉皇廟,清道光五年重修。該廟最具文物價值的是正殿檁梁上的木雕彩繪和左右牆上的精美壁畫。尤其四根大梁上的木雕貼金飛龍,生靈活現,栩栩如生,雖然至今已有二百多年的曆史,但看上去仍顏色如新,熠熠生輝。

這些具有地方特色的古建築,集中反映了明、清兩代布局嚴謹、氣勢雄偉、層樓迭閣、錯落有致、工藝精湛、功能齊全的建築風格與工藝水平,既具北方民居高大雄渾之氣勢,又有南國園林玲瓏秀雅之風韻,堪稱北方漢民族城堡式建築群中的一枝絢麗的奇葩。2010年,獲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國家文物局授予第五批“中國曆史文化名村”榮譽稱號。

曆史對於我們今天的人來說早已遠去,留下來的這些遺跡對今天的人來說那隻是些破磚爛瓦,腐花朽木。逝去的都已成為曆史,殘存的有幸讓我們飽了眼福。走在這些古街小巷中,常常讓我浮想聯翩,有時總試著讓自己回到那個年代,長袍馬褂,手拿一扇,喝酒作詩,那是多麼有情調的事情啊!可是總是擺脫不了這個世俗的社會了,怎麼也逃脫不出去。隻有在這古街小巷,才能勾起那些曾經逝去的歲月,那些早已不屬於自己的年代。常常感歎古人那種對生活的期望是多麼的雅致,多麼的奢華又不外顯。

回望整個村莊,新舊房屋間雜,鱗次櫛比,街巷整潔,新房漂亮偉岸,老民居牆裂簷壞,滿目瘡痍!隻叫人五味陳雜,感慨萬端,滄桑之感不自禁!

來源:澤州旅遊

澤州美食:閑說餄餎


餄餎,在晉城人生活是再普通不過了,普通的就像空氣和水似的。如果說我們晉城人是吃著餄餎長大的,估計沒有人會反對。一生中,誰沒吃過幾百頓餄餎啊?

與拉麵相比,餄餎更勁道,更爽口。

與壓麵相比,餄餎更貼心,更暖胃。

與剔尖兒、貓耳朵甚至抿圪鬥等麵食相比,餄餎更軟和,更有對牙齒的照顧。

……

總之,餄餎的好處數不清。


你看,晉城那些老字號的麵食店,賣得最好的、生存時間最久的,一般都是餄餎店。

誰讓咱晉城人好這一口呢?

餄餎有幾種吃法?

從形式上來講,餄餎大概有四種吃法吧?一是澆菜的,二是炒的,三是清湯餄餎,四是砂鍋餄餎。

澆菜的種類就多了。火鍋餄餎,花菜餄餎,酸菜肉絲餄餎,金瓜餄餎,豆角餄餎,雜醬餄餎,酸菜餄餎,燴菜餄餎……總之,能做出什麼臊子(澆頭),就能喊出多少種餄餎。那麼,到底有多少種呢?誰能說得清?

炒餄餎大概分兩種,一種是肉炒(葷的),一種是素炒(素的)。但是,要按葷素食材的不同,可能又會不斷地分下去,無窮無盡了吧?


清湯餄餎呢?是以湯代替臊子,是由湯來判定的。比如牛肉湯、羊肉湯、豬肉湯……湯湯水水間,還真是沒考慮過這“清湯”到底是什麼湯呢?

砂鍋餄餎,就是將餄餎放入砂鍋中煮熟,又根據口味的不同,分了很多種叫法。比如砂鍋排骨餄餎,砂鍋燉肉餄餎、砂鍋肉丸餄餎……


從內容上來講,根據餄餎的材質,又可分為白麵餄餎,三合麵餄餎,榆皮麵餄餎,玉米麵餄餎,蕎麥麵餄餎等等。

所以,即便是吃遍晉城美味的牛晉陽,即便是晉城酸菜肉絲餄餎的集大成者牛晉陽,餄餎到底有幾種吃法,他肯定說不上來。

花菜餄餎是晉城的“土著”餄餎


大概2009年的時候,和幾個朋友到山東遊走,一路走來,海鮮吃膩了,開始想念家鄉的麵食。到了青島的時候,就問導遊,你們這裏有什麼麵食?導遊就說,山西來的吧?想吃什麼麵食?朋友說,餄餎。我估計他說這話的時候,是帶著一點戲謔的心態去說的。餄餎可是我們太行山上的美食,你們青島人怎麼能知道呢?結果,導遊接話了,餄餎,有啊,我朋友開了一家。你朋友?餄餎?我們異口同聲質問。是啊!我朋友是晉城來的。和他老公開了一家餄餎店,生意好著呢。我們幾個,差點暈過去。為自己的狹隘,也為戀家的晉城人,終於可以背著一隻餄餎床,勇闖天涯了!好啊!

說實話,直到那時,包括我也以為,餄餎隻有我們晉東南才有。誰知,為了寫這篇文章,找度娘的時候,才知道,河南、河北、山西、陝西、甘肅、寧夏,甚至內蒙古,都有餄餎呢。

但是,要說餄餎品種之多,恐怕非晉城莫屬了吧?


晉城向來是個開放包容的地方,不排斥,能吸收。作為太行山的“孔道”“要塞”,南來北往的必經之所,幾百上千年來,各種餄餎在此彙集,形成了空前的“餄餎大家族”。

好比上世紀九十年代,曲沃的火鍋餄餎來到晉城以後,一下子就抓住了晉城人的味蕾。一個叫做“老朱火鍋餄餎”的店麵,從瑞豐路一個小平房裏開始,不斷拓展。現如今,一家雄踞太行路,一家霸占鳳台街,幾十年下來,已經牢牢控製了晉城人的胃。尤其是那些酒鬼們,喝多之後,第二天隻有吃碗火鍋餄餎,才能撫慰被酒精刺傷的胃。

但是,雖然品種繁多,但花菜餄餎才是晉城的“土著”餄餎。

紅蘿卜絲、土豆絲、綠豆芽組合成了“紅、黃、白”的色彩,再添加上醬色的肉絲和綠色的香菜(或者是綠色的豆角絲),五種顏色的搭配,“花禿嚕嚕”的,可不就是“花”菜嘛!

花菜餄餎即使是臨近的長治也很少見,應該是晉城人的“土著”餄餎。花紅柳綠間,傳遞著晉城人對美好生活的熱愛之情。


餄餎是軍人的發明

餄餎是一種古老的麵食。早在明朝,李時珍的《本草綱目》裏就寫過餄餎,不過,他老人家用的是“河漏”一詞。而李時珍講的餄餎又引自元代王禎的《農書·蕎麥》,“(蕎麥)北方多種。磨而為麵,作煎餅,配蒜食。或作湯餅,謂之河漏,以供常食,滑細如粉,亞於麥麵。”清代以前,餄餎都叫“河漏”,據說,餄餎一詞是康熙皇帝改的。

餄餎應當源自戰爭,是軍人發明的。據說,最早的餄餎是打仗時,負責軍隊供給的炊事班把牛角打好眼,和好麵以後放進去,用木杵子壓出來。這樣煮好的麵,既迅速,又禁饑,有利於戰士們迅速投入戰鬥。其功效與東周和大陽一帶流行的饌麵十分相像。

餄餎源於戰爭,這從食用餄餎的地理分界線可以看出來。凡是熱衷於餄餎的地方,多數位於西北沿線和山西、河南之間,是古代少數民族與漢族戰爭的“交鋒線”。當時,為了戰爭的需要,交戰雙方會拉來很多百姓負責後勤工作,戰爭結束後,這種叫做餄餎的麵食就在當地留了下來,成了百姓的日常飲食,一直到今天。


隨著實踐的不斷拓展,軍人們又發明了餄餎床這種工具,一次就可以壓出幾十甚至上百斤餄餎,足夠幾百人食用。至今,晉城農村辦紅白喜事,餄餎仍然是不二之選。

前些年,有人造出了一種簡單實用的家用餄餎床,銷量一下子看漲。於是,你看吧,那些天南海北的晉城人,在離開太行山的時候,行李中多了一個叫做餄餎床的物件。


不管走到天涯海角,餄餎床一架,故鄉就到了眼前,家的味道就進了胃裏。

來源:美哉晉城

每日一題

 昨日正確答案:我國最早的醫學專著是:《黃帝內經》


下一篇 : 銅仁幼兒師專2017年3月—6月普通話測試計劃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