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四川方言,分析的太地道了,你家怎麼說?



同樣是四川人

但是語言卻千差萬別

小編帶你來欣賞一下

各地的方言美


成都

川A



成都話屬西南官話,為川劇標準音。帶很多梅花音,語音柔和文靜。女娃子喜歡說:“好煩(fei)哦”。



重慶
渝A


重慶話隸屬西南官話,抗戰期間由於大量移民湧入,重慶方言融合各家方言之長,於風趣幽默裏見智慧。重慶話兒化音多,語音麻辣火爆。喜歡說“逗是嫩個”。

綿陽
川B


綿陽話是漢語官話方言的一種代表性方言,屬於四川話的一種。綿陽附近縣市的綿陽話也略有不同,比如三台話,常常把“肥皂”說成“回皂”,“不會”說成“不費”,“回去”說成“肥切”;鹽亭話是綿陽話中口音最重的方言。

自貢
川C


全四川就數自貢話最難學,外地人很難流利地說自貢話。自貢話區別於其他西南官話的一大特征是有卷舌音,與普通話基本一致。

攀枝花
川D


攀枝花市是典型的移民城市,走在攀枝花的大街上,你很快會發現一個特殊的現象,無論你來自哪裏,講何種方言,這裏的人都無法判斷你是本地人還是外地人。

瀘州
川E


瀘州方言很重,音節清晰不含混,但沒有輕聲。比如說“看見”一詞,普通話讀‘見’字的時候是輕聲,但瀘州人說話就是重重的,“看見嘍”。兒化音能表示親切喜愛等感情色彩,而瀘州兒化音還可以表示帶有輕慢、鄙夷的色彩,如 “逗腳兒”、 “妖豔兒”、 “鼓眼兒”、“莽漢兒”、“老姑娘兒”等。

德陽
川F


德陽方言跟成都方言相差不大,但也有獨特的地方。德陽最有代表的就是中江話,它屬於西南官話區的地方話,通常h 與 f 不分。“發”說成 hua, “風”說成 hong,“芳”說成 huang, “飛”說成 hui。

廣元
川H


廣元有“川北門戶”之稱,廣元方言屬於北方話的西南官話區,歸入成渝片。廣元話的兒化音普遍,如“一點兒” 、“背心兒”、“小雞兒”、“瓜子兒”、“妹兒”等。

遂寧
川J


遂寧方言隸屬四川方言次方言區,主要語言操西南官話,各區縣的方言在語音、語彙、語法上稍有不同。經典土話:“裝瘋迷竅”、“菊清”、“厭兆”、“慢陣”、“一港港”等。

內江
川K


內江方言屬於西南官話灌赤片區仁富小片,隻有少數幾個整體認讀音節發卷舌音,如 zhi chi shi ri。張大千先生所說的是地道的內江話(據1972年《華府報道》采訪錄音)。

樂山
川L


樂山話是四川話中最難懂的一種,很多四川人聽樂山方言都很吃力。樂山話屬於西南官話灌赤片區岷江小片區,市中區語音與所屬的峨眉、夾江都有明顯差異,語音偏重、狠、急,通常“大聲舞氣”,說起很累。

資陽
川M


以“蠻斯”為代表的資陽方言屬於北方方言西南官話成渝片區。資陽方言中,在有韻母u或u介音的時候,“h”“f”是很容易混淆的。資陽方言受“川劇資陽河”的影響較大,發音更音樂化,口音柔和好聽。

宜賓
川Q


宜賓話是四川官話川南方言,保留了許多漢語古音,屬岷江小片地區,同時包含客家話方言點和湖南話方言點,與瀘州話近似。常用:未便(不一定),紅還、緊鬥(總是),踏削(貶低別人),這毛(兒)那毛(兒)(挑剔)等。

南充
川R


南充話屬於四川方言的成渝片,較之成都話的偏軟和重慶話的偏硬,南充話音調較為適中。域內的西充話(屬岷江小片)和長樂話(屬湖南方言)在南充構成了獨特的方言島。有“佴東西”、“矜佑”、“蔑娃兒”、“悄悄咪咪趖了”等方言。

達州
川S


達州話屬於西南官話成渝片,在巴蜀文化中屬於巴文化,因此與重慶話較近。達州話既是巴文化的傳承和發展同時也是西南官話的一種分支。達州話聽起幽默搞笑,吃飯叫“切飯” 非常不好吃叫“怪死難切”,傻瓜叫“哈兒”、 囂張叫“騷跳”,小孩叫“細崽兒”。

雅安
川T


雅安話是四川方言的一種旁支,與四川話唯一不同的地方是口音沒那麼重,特別是“安”的發言最為奇特。雅安話n、l不分,愛說:不得勒、喃裏哦、磨皮擦養、巴適得板 、日怪得很等。

甘孜州
川V


甘孜州方言以西南官話和藏語康巴方言為主。甘孜州集中了康巴文化的精萃,有標準的康方言(德格語),還有安多語、嘉絨語、紮壩語、梁茹語、木雅語、爾龔語等多種俗語。

涼山州
川W


涼山州有彝、漢、藏、回、蒙古、傈僳、納西等10多個民族。涼山州方言以彝語和四川官話為主。涼山彝語屬於北部方言,分為北部和南部兩個次方言,北部次方言包括什紮話和依諾話,南部次方言包括所地話和阿都話。什紮土語被確定為涼山彝語的標準語。

廣安
川X


廣安是曆史上移民從長江水路進入四川的“東大門”,各時、各地移民駐居廣安,將不同的方言帶入。廣安話屬漢語北方方言西南官話成渝片。廣安話主調為“四川話”,又似“重慶話”,兼收“客家話”、“吳語”、“永州腔”、“長沙話”、“江西話”,語言靈活多樣,詼諧幽默。

巴中
川Y


巴中方言具有四川話的一般特征,但由於受“湖廣”方言影響,“n”“ l”不分。把“拿”與“辣”,“奴”與“魯”等混讀為一個聲母。把“腦子”說成“老子”,把“男子”說成“籃子”。受粵方言影響把“剛才”說成“江才”,把“叫花子”讀作 “告花子”,把“街道”讀作“該道”,把“杏子”讀作“恨子”。

眉山
川Z


眉山是成(都)樂(山)黃金走廊的中段重點地區,與樂山話和成都話相近。迷山話(眉山話)常用語有:“不答你白了”“你到哪兒即?”“你在搞扭兒?”“灶門千”“顛顛上頭”“摘兒根”等。

重慶萬州區
渝F


萬州方言屬於西南官話中的川東方言,跟重慶主城區的語言差不多 ,語調上有一定的區別(如萬州話中沒有“了”,所有的了用“打”代替)。萬州人說話比較粗放,聲音大、語氣重、語速也快,吐字鏗鏘有力,有北方人說聽起來像吵架。






文章轉自網絡|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下一篇 : 湖南常德李先生外傷感染導致骨髓炎 中醫治療康複出院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