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樂老鄉】張掖風波(征文大賽今日推介文章)



“快樂老鄉”征文大賽

今日推介文章


  老王剛從張掖市某局裏退休下來那會兒,很不習慣無所事事的退休生活。所以當社區居委會劉主任找上門來,動員他競選社區業主委員會主任的時候,雖然老王對物業呀,業委會呀一竅不通,聽說主任隻要有一定組織能力和必要工作時間、熱心公益就夠資格,所以也沒有多推讓就慨然應允了。
  老王住的地方是張掖新開發的一個小區,交房時間不長,業委會咎待成立,好管理千頭萬緒的物業方麵事宜,有居委會介紹推薦,也就沒有人說二話。在經過一番操作之後,業委會的班子搭建起來了,老王順利地當選了主任。
  當了新的領導,老王的感覺是——“味道好極了”!別的不說,退休後就“人走茶涼”再不登門的小舅子,聽說老王又當了業委會主任,屁顛屁顛又提著禮物上門了,說是祝賀老王踏上新的征程,並表明來意,說是能不能推薦個物業公司來小區。老王一本正經,公事公辦地說:“這事恐怕不行,別說你不是搞物業的,就是我一個人說了也不算呀!”小舅子磨了半天,老王就是不鬆口,隻好先走了。晚上,老王的夫人給他吹起了“枕頭風”,勸老王考慮一下,你不幫他還有誰幫他呢?再說,你是業委會主任,還不是你一個人說了算嗎?這個馬屁拍到了老王的癢處,他領導的架子越發十足了。
  很快,老王在業委會中就強力推薦了小舅子介紹來的物業公司。既然老王發了話,其他人問了些情況,了解了一番,明麵上沒啥問題,也就同意了。於是,老王代表小區全體業主和物業公司的老板黑皮簽了服務協議,小區第一任物業公司算是成功引進來了。簽字的那天晚上,小舅子又喜滋滋地登門拜訪,走的時候留下一個厚厚的信封。
黑皮的物業公司開始的時候還像模像樣,可後來不知是不是摸準了小區業委會的脈,服務質量每況愈下,而且物業費還時不時地漲價,威脅業主不交錢就停水停電。老王不是不知道,他還是用當領導時的老一套,對居委會和房管局的領導畢恭畢敬,過節還送去禮品,沒人敢說他不稱職不勝任。
  花無百日好。最近社區暗流湧動,據說有人挑頭,說老王獨斷專行,不聽人言,收賄賂引進了個“黑物業”,拿業主的錢私下送禮,組織業委會成員旅遊等等,串聯業主聯名反老王。老王先沒在意,多年的經驗讓他首先感覺是“權力鬥爭”,你看,那個挑頭的不就是原來一個單位的老李頭嗎,哼,在單位就和我過不去,到現在還這樣?後來,業委會有人拿了本《物業管理條例》給他看,他這才知道還有“經20%以上的業主提議,業主委員會應當組織召開業主大會臨時會議”這一條,怪不得要串聯簽字,原來是想湊齊20%以上的業主開會罷免我呀。老王驚出一身冷汗,他連忙安排業委會成員一一拜訪業主,承諾改進物業服務,還讓黑皮適當收斂一些。黑皮也怕老王這個靠山倒了,還算積極配合。經過一番緊急地協調,“倒王”的人群終於沒有達到20%,老王的位置又坐穩了。
  這邊稍稍平穩,那邊黑皮又出了“妖蛾子”,他跟老王打了個招呼,居然把小區停車位出租給社會上的車輛,還把小區的通道等場所劃出停車位讓社會上的車輛停放,收取的停車費全塞進了自己的腰包。這下民怨沸騰,業主群起而攻之,老王如坐針氈,感覺不妙,沒過多久,法院法官送來了一紙訴狀,原告是老李頭,他告業委會老王侵占業主利益。房管局、居委會聽說也都來過問,讓老王作出解釋。老王焦頭爛額,多年的官員經驗告訴他,法律是嚴謹的,不是好玩的,這可糊弄不過去了。他把自己關在家裏,什麼人也不見,埋頭翻看幾本法律書,有《物權法》、《物業管理條例》等。越看越害怕,後悔沒早點吸收這些法律知識,完全是盲人瞎馬,在業委會主任的位置上不懂法,不守法,搞得自己很被動,就說老李頭告狀吧,明明條例上有規定,受侵害的業主有請求人民法院予以撤銷業委會決定的權利,可自己卻認為這是“權力鬥爭”的延續。他把自己一樁樁、一件件任職以來的事與法律相對照,越來越忐忑不安,汗如雨下……
  這天小區門口特別熱鬧,業主們一邊看著什麼,一邊指指點點,熱鬧地討論著。仔細一瞧,嘿,原來牆上貼著一份老王寫深刻檢查,內容是回顧了自己當主任以來的工作,檢討了自己不知法不懂法,還違法違規辦了些錯事,他已經改正過來了,比如退還紅包,自己出錢填補上不合理的費用支出,辭去黑皮物業公司等,他請求辭去業委會主任職務,但如果大家原諒他,他一定認真學習法律,改弦更張,以真正的公益之心來幹好工作……
  後來,小區新請來一家規範負責的物業公司,物業服務上了一層台階,價廉質優,業主非常滿意。老王因為誠懇認錯得到了大家的原諒,老李頭也撤了訴。從此,老王一改原來的官架子,變得勤政親民,每辦一件事,他開口閉口就談是否符合法律、法規、條例、規則的規定,幾乎成了小區管理的法律專家了,小區的法治建設上了一個新的台階。聽說,現在小區在業委會尤其是老王的管理和服務之下,越來越宜居了,前不久,老王還作為張掖市的“十佳業委會主任”受到表彰呢!



請點擊“閱讀原文”瀏覽更多精彩快樂老鄉投稿文章


下一篇 : 【舊上海房地產係列一】租界時代,上海房地產的幾種玩法,外國資本家全都嚐試過了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