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湖州的抗日英雄【紀念抗戰勝利70周年】



【為紀念抗戰勝利70周年,本人收集並整理】


郎玉麟浙江省湖州市吳興區弁南鄉潘店村人。生於一九一一年三月,於二00六年十二月十七日逝世,享年九十五歲。

  一九三七年十二月參加革命同年加入中國共產黨。曆任吳興縣抗日遊擊大隊大隊長、縣自衛大隊大隊長、吳興縣新四軍第一任縣長兼吳興大隊支隊長、華東野戰軍一縱一旅三團付團長、特種兵縱隊供械部部長、華東軍區炮兵後勤部軍械處處長、軍委總後勤部助理員等職。一九五四年因蒙冤轉業,一九八0年平反恢複名譽,享受廳局級離休待遇。

  民國27年(1938)1月,在吳興縣南埠鄉成立,大隊長郎玉麟,政訓員王文林。當年8月,該大隊被國民黨吳興縣政府改編為吳興縣抗日自衛大隊,但仍由中共黨員領導。11月,該大隊與新四軍軍部取得聯係,新四軍派幹部充實了部隊的領導力量。次年2月,該大隊受中共浙西特委直接領導。

  “七七”事變後不久,日本侵略軍在攻占上海後,分兵進攻南京、杭州,在這中間又向湖州進發。當時,國民黨軍隊節節敗退。在這危難時刻,在村裏辦學的郎玉麟和地下黨員彭林、王文林組織了40多名年輕人,辦起了抗戰訓練班,宣講抗日救國十大綱領,動員人們抗日。

  不久,郎玉麟就在彭、王的介紹下,加入了中國共產黨。1938年元旦,在南埠何家埠山上正式成立了以郎玉麟為隊長的吳興抗日遊擊大隊(即郎玉麟部隊,簡稱郎部)。成立之後,遊擊大隊夜襲南埠村日偽駐地,初戰告捷。之後,他們又主動打擊外出掃蕩的小股日偽軍,多次成功伏擊日軍軍車,聲威大振,部隊迅速發展到百人、數十條槍,成為當時湖州地區一支影響較大的抗日武裝。



安瀾橋為三拱環石橋,至今巍然屹立,雄姿英發。

八月澄波分外寒,女郎踏月上安瀾。

晶宮不受妲娥妒,水色開光總一般。

這是清朝一位詩人詠安瀾橋的詩。詩描寫了中秋安瀾橋的秀色,表達了女郎對橋的眷戀。然而,在抗日戰爭期間,安瀾橋畔留下了郎部痛擊日寇一段可歌可泣的英勇事跡。

1939年8月的一天,彭林告訴郎玉麟:接到情報,早上鬼子在湖州附近河港裏集合汽艇,有侵犯路東跡象。又接到情報說:德清縣城的日寇正遭到國民黨六十二師的攻擊,日寇聯隊長命令駐湖州的日軍火速從水路趕往馳援,現在日軍汽艇隊正在向菱湖鎮開來。於是,彭林、郎玉麟率100餘名戰士在安瀾橋迎頭痛擊日軍,伏擊了汽艇5艘,戰鬥持續了一個多鍾頭。安瀾橋戰鬥是“郎部”自成立以來殺傷敵人最多的一次戰鬥,斃傷日寇數十人,打沉敵人汽艇多艘,戰果輝煌。《民族日報》專發《郎部大戰安瀾橋》的戰地消息,並配發《向郎部學習》的社論。

(關於這次伏擊戰,我爺爺(1912-2006)有更詳細的描述:收到情報,郎玉麟等人研究作戰計劃,確定鬼子必經之路是菱湖安瀾橋河道前往德清,於是去那裏埋伏,鬼子8艘汽艇,都架著機關槍,進入伏擊圈戰鬥就打響了,爺爺說,戰鬥持續一小時左右,擊沉日軍汽艇5艘,跑了3艘,打死幾十鬼子,沒死的也都全部打死,怕湖州鬼子增援,於是快速撤出......)



1938年春夏,在浙西一帶各式各樣的遊擊隊、自衛隊蜂擁而起的同時,打著“治匪抗日”或“治匪安民”旗號的“紅槍會”應運而生。紅槍會的主要頭目費冠英,是勾結日寇的漢奸。有一天深夜,紅槍會近千人從四麵八方包圍了吳興西鄉楂樹塢村,當時王文林為了掩護其他隊員,挺身而出與紅槍會員對話,希望他們不要做出親者痛仇者快的事情,我們的共同敵人是日本鬼子。但是已經勾結日寇的紅槍會壇主下令:“郎部隊是土匪部隊,戳死他們!”一群紅槍會的會徒用紅纓槍戳向王文林,最後被最凶惡的紅槍會頭頭戳死,時年僅25歲。王文林慘遭紅槍會殺害的噩耗,激起了“郎部”全體指戰員的無比悲痛和極大的憤慨,紛紛要求為王政訓員報仇。

郎玉麟和彭林召集陳學明、周少蘭、溫永之、許斐文、許斐然等開會。大家認為:根據已有的情報,下莊、薛家兜等村的紅槍會確實已同日寇勾結一起與我抗日部隊為敵。打擊的方法是政治瓦解與軍事進攻雙管齊下,主要打擊紅槍會頭目費冠英。費賊不敢回西鄉,隻身來到東鄉擺小攤,為日寇搜集情報。郎玉麟通過在長超部隊的李泉生捉拿首犯費冠英。

李泉生抓住費冠英,宣布其罪狀後就地槍決,為王文林報了仇,為人民除了害。

“王文林個子修長,一頭長發,戴著近視眼鏡,言談舉止文質彬彬,是一個很有素養的知識分子。他處處以身作則、嚴於律己、關心他人、善於做思想工作,體現了共產黨人堅強的黨性。”郎玉麟重複說。

郎玉麟對王文林感情很深,是王文林讓他走上了紅色人生之路。他在回憶錄中記下了《王文林同誌的犧牲》,文中這樣寫道:“王文林同誌是我的入黨介紹人,是我平生最崇敬的戰友之一。我們相處雖剛滿半年,但在戰鬥生活中結下的友情,卻可比高山,可比大海。他有民族氣節,有共產黨人寬大的胸懷,有政治家的謀略和遠見,是一個很有領導才能的優秀的黨的工作者。他為了民族的複興和人民的解放,轉戰南北,至死我們還不知道他的真實姓名和家庭情況。這樣的好同誌,好戰友犧牲了,我們全體戰士都無限悲痛。後來,我們把他的遺體運回潘店,安葬在‘郎部公墓’,並立碑紀念。”


  在艱苦的抗日鬥爭中,最令郎玉麟痛心的是戰友周少蘭的犧牲。周少蘭與郎玉麟曾是同學、同事,抗戰後又成了戰友。當時的周少蘭在長興虹溪區署當區隊長,他提出要假意投降日寇,在日本軍隊裏組織一支偽軍,再拉出來進行抗日。遊擊隊裏另一名叫李謨焯的也堅決要求一起去。經過反複商量後,郎玉麟同意了他們的要求。他們倆連夜“投奔”了日寇。為了取信於日寇,郎玉麟還帶人燒了周家的房子,並故意抓他的家人。但日寇始終懷疑他們。三四個月過去了,組織偽軍的事仍無著落。

  當時,在湖州西門外還駐紮著一支汪偽的特務連,他們平時魚肉鄉裏,無惡不作。老百姓對這些偽軍恨之入骨。抗日大隊決定消滅這支偽軍。於是,周少蘭與李謨焯改變了“投降”對象,來到偽軍連裏,很快掌握了偽軍連詳細情報。

  1941年4月27日晚上,由周少蘭與李謨焯帶路,郎玉麟帶領40多人組成的短槍隊乘著黑夜,從西門橫渚塘橋與南門驛西橋之間秘密渡河後,橫穿公路,摸到偽軍附近,然後兵分兩路:李謨焯率10多人攻打公路大橋上的碉堡,郎玉麟率周少蘭等20多人攻打營房。

  短短的幾分鍾內,這支偽軍除了少數幾個跳窗逃走外,其餘都被殲滅了,還繳獲了輕機槍一挺,短槍六七支,步槍40多支,取得重大勝利。但這次戰鬥也付出了血的代價,周少蘭英勇犧牲了。

  “這麼好的同誌就這麼走了”,郎玉麟的眼睛濕潤了,“為了紀念他,我們開了隆重的追悼會,並為他在‘郎部公墓’立了紀念碑。”

  在湖州市郊10餘公裏之弁南鄉潘店村南,金鬥山麓。

  民國27年(1938)初,湖州淪陷後,浙江省立湖州初級中學附屬小學農村部主任郎玉麟在中共上海青浦縣委書記王文林、紅軍模範師政委彭林的協助下,建立廠浙西第一支黨領導的抗日群眾武裝——吳興縣抗日遊擊隊。郎玉麟任大隊長,王文林任政委,彭林任參謀。群眾稱這支部隊為“郎部”,在苕溪兩岸及宣長、京杭國道上打擊日偽軍。在與日偽軍奮戰以及後來的解放戰爭中,先後有23名指戰員為國捐軀。其中王文林犧牲時,年僅25歲。郎玉麟書“王文林同誌之墓”,並立墓碑,親自撰寫1000多字的碑文,記述其生平事跡。公墓中後又遷葬新四軍十六旅烈士1名,故為24名。在“文化大革命”中,公墓遭到破環。1986年弁南鄉政府重修,國防部長張愛萍題寫了墓名。



1954年郎玉麟被黨組織調查被迫專業到了西安,20年後平反回到了湖州,後居住嘉業陽光城安享晚年,研習書法,一位參加過抗日戰爭、解放戰爭,一生戎馬的老戰士,在95周歲辭世前對家人的最後囑咐是捐贈遺體。

2006年12月17日,郎玉麟因病醫治無效在湖逝世,按照老人生前的意願,其遺體次日捐贈於湖州師範學院醫學院。“我父親臨終前還念念不忘遺體捐贈的事,所以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趕到了學校,盡快完成父親‘將遺體捐贈用作醫學科研之用’的遺願。”郎玉麟的兒子郎民蘇介紹道。湖州師院醫學院執行院長張紅代表湖州師院醫學院接受了郎老遺體捐贈。

更沒想到,這位抗日英雄死後,是在山腳下繼續守護著郎部公墓。郎民蘇說:“父親身體好的時候我們每年都要陪他去郎部公墓好幾趟,他當時說自己不是烈士,沒資格和烈士們一起葬在公墓裏,但他希望死後能把自己的墳墓建在山腳下,繼續守護這個公墓。他還希望公墓能有人管理,打掃,受到應有的重視和保護。”

  





下一篇 : 安海西門90歲抗戰老兵 16歲參加長沙會戰 抗擊日本侵略者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