濟南大學生幫人反被賴追蹤 目擊者:小夥沒別摩托


28日,齊魯晚報報道了大學生小劉稱自己救人反被誣賴,發微博尋目擊證人一事。28日上午,小劉通過齊魯壹點滾動報道,成功找到目擊證人,就是小劉車後方的奧迪車內乘客王女士。中午12點,王女士同小劉一起在派出所做了筆錄,證明小劉確實是做好事,而非別倒了摩托車。

小劉稱,26日下午他下車幫一名騎摩托車摔倒的男子叫救護車,卻被男子反誣別了他的車,因此想通過微博尋找當時一起幫忙的奧迪和寶馬車主。經齊魯晚報28日報道後,當日,齊魯壹點一早又繼續進行接力報道,用戶不斷跟帖,報料評論。齊魯晚報記者根據用戶報料,持續尋找證人。

齊魯電視台記者看到網上轉發的齊魯壹點稿件後,聯想到27日自己同事發了一條朋友圈,內容是下車救護摔倒的摩托車主。便詢問同事王女士,確認其正是當日的目擊者之一。王女士是齊魯電視台的一名主持人。王女士說,當時她老公駕駛的奧迪車正好在小劉的麵包車後,兩人和傷者均不在同一個車道。

上午10點,小劉成功聯係上王女士,王女士願意站出來為小劉作證。

王女士稱,兩車道方向相反,中間還隔有護欄。因為堵車,奧迪車和小劉的麵包車都堵在路上不能動彈。王女士從副駕駛上也看到了傷者摔倒的過程。摩托車主摔倒時,小劉的車在護欄另一邊車道,完全沒有碰到他。小劉當時下車幫忙把摩托車熄了火,並叫了120。自己老公也下車,為傷者遞上濕巾。後來交通協管員趕到,老公和寶馬車主一起,在協管員的指引下,將傷者扶到路邊坐下。

“我們不知道小劉後來還返回過,且被摩托車主賴上。”王女士說,老公當時下車幫忙時,她還曾擔心過這點。自己抱著孩子沒法下車,就在車上幫老公錄了一段視頻。“回去後我還發朋友圈,說今天做了個好事。沒想到沒賴上我們,倒賴上返回的學生了。”王女士說。

記者也聯係到當天接傷者的急救車工作人員彭先生。彭先生介紹,傷者為頭外傷,傷口長約4厘米,寬約0.2厘米,後被送往山東省警官總醫院。“他的傷不算嚴重,估計拍一下CT做個檢查,然後縫好傷口,住院的可能性不大。”彭先生說。記者來到事發地,事發地確實為兩個相反方向車道,中間設有護欄。在摩托車摔倒處,護欄還有明顯移位,摩托車漏油痕跡還在。當時的交通協管員稱,現場沒有監控攝像頭。目前小劉已返校上課。“雖然摩托車主到現在沒有再來找我,但有目擊者出來幫我證明且備案,心裏放心多了。”小劉說。

律師:小劉無需自證清白

“扶人被賴”誣陷者很少被追究法律責任

28日中午,有人站出來為小劉證明清白。不少市民認為應該對相關的誣陷者也追究法律責任。但記者調查發現,全國多次出現的好人扶人被賴事件,相關誣陷者事後因難以界定很少被追究法律責任。據相關專家介紹,根據法律相關原則,小劉在此次事件中,無需自己取證力證自己清白。對此類事情的處理,最關鍵的因素還是把事實核查清楚。

1訛人者多是想要醫藥費

28日中午,曾和小劉一起下車為摩托車主擦血的奧迪車乘客王女士站了出來,證明小劉當時確實是在做好事,而非別倒了摩托車。小劉心裏的石頭算落了地。“扶人被賴”的事目前在全國並不鮮見,但是很多像小劉一樣的好人也都是靠著目擊者才得以解圍。小劉在擔心被“賴”上之後,也首先連發四條微博“尋人啟事”,尋找當時一起幫忙的奧迪和寶馬車主以及其他證人,力證清白。

2011年,發生在湖北武漢的“扶人被訛”事件有著相同之處。當年8月底,一名電動車主途經漢口合作路與鄱陽街交會路口時,扶起一名摔倒的八旬婆婆時,反被婆婆賴稱是被電動車撞倒的。電動車主為了息事寧人,準備賠點錢了事。最後也隻是依靠目擊者的作證才得以脫身。

2013年,四川達州一位老太摔倒,三小孩被指肇事,後來經過公安部門的調查,傷者蔣某某係自己摔倒,蔣某某、龔某某(蔣某某的兒子)屬於敲詐勒索。公安局的依據就是三市民作證“太婆為自己摔倒”。

為何一些人在摔倒後,會首先去找“肇事者”。據山東大學哲學與社會發展學院張洪英副教授介紹,“很多人被撞後立即會去找一個‘肇事者’。一般來說,一部分因為意識不清醒,一部分如果不是惡意碰瓷,背後便是處於經濟原因的考量,如擔心醫藥費的處理問題。”

2意識不清還是惡意誣陷難認定

近年來,類似的“扶老人”事件可以說是屢見不鮮,僅今年見諸報端的就有多起。不過記者瀏覽相關報道發現,除了四川達州訛人老太被處罰外,大多的誣陷者並未受到相關的進一步處罰。

相關的誣陷者為何很少遭受處罰?據山東舜啟律師事務所主任孟憲強介紹,這種扶人被賴的事件,一般發生在跌倒或發生意外的時候,“很多傷者意識不清,容易錯判。”事後,證明傷者記憶錯誤,很難鑒定傷者是意識不清還是惡意誣陷。

那麼一些惡意誣陷能被認定為敲詐勒索嗎?根據《刑法》規定,敲詐勒索罪是指以非法占有為目的,對被害人使用威脅或要挾的方法,強行索要公私財物的行為。“現在生活中惡意多次碰瓷的才屬於這種情況。”一般出現的扶人被賴的事件都屬於偶發事件,“而且即使為惡意敲詐,不采取威脅或要挾的辦法一般也很難界定為敲詐勒索罪。”

此次發生的扶人小夥被誣賴事件,“假如傷者有意誣陷,確實是一種違法行為。”不過最終的結果還是要靠警方的界定和調查後,作出相關決定。為了防止好心人遭誣陷現象,一些地方法規也力求從法律法規的角度出發,給予惡意誣陷者處罰。如《北京市院前醫療急救服務條例(草案)》第三十八條就提出,“患者及其家屬不得捏造事實向提供幫助的人惡意索賠,因惡意索賠侵害幫助人合法權益的,應當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

3事件處理要“誰主張誰舉證”

關於扶人被賴事件的處理,孟憲強介紹還是應該堅持民法原則,“誰主張誰舉證”。《民事訴訟法》明確規定:“當事人對自己提出的主張,有責任提供證據。”根據這個原則,在本次事件中,傷者和傷者的親朋家屬並不能隻依靠推理就來指責小劉,而是要提供證據,而小劉,則沒有必須自證清白的義務。否則,容易變成舉證倒置。

小劉是不是別了傷者的摩托車,要依靠警方的界定。直接處理此事的警方應該根據司法原則來作出判定,而不能讓小劉四處取證。

對“扶人被賴”事件的處理,孟憲強認為還是應該堅持從法律原則來處理,“其中最主要的就是對事實的認定。”而在全國多次引起轟動的“扶人被賴”事件,最關鍵的原因就是事實不清,“每個事件並不相同,要具體事件具體出發。”而事實的認定,則要依靠公安機關的偵查。

眾說紛紜

“應讓訛人者訛不起”

小夥遭遇“扶不扶”難題,尋找目擊證人,不少網友給齊魯晚報微博、壹點客戶端等留言發表觀點,僅壹點客戶端兩篇稿件評論數量已過百。現摘錄部分網友評論。

@黃偉民:從道德層麵上應該扶,但從時時出現被訛現象的現實情況來考慮,慎重行事是自我保護的本能。被訛的事誰也不願意攤上,但是一不小心控製不住自己做了好事,攤上個厚顏無恥的“受害人”,那麼真的會使你名聲掃地,迫使你破財了。

@徐衍東:人人都要帶行走記錄儀?

@壹點讀者7788:摩托車主至今沒有再賴小張,大家都寬容點,等他養好傷出來解釋下就好。

@台應新:扶你一把,還是好人多。“扶”前先拿手機錄像取證,萬一遭到誣陷,拿出證據讓他“服”。不過,有意誣陷好人的人還是極少的。

@宋歌:遇見摔倒的人應該幫扶。因有人摔倒無人扶而失去最佳治療時間甚至死亡的悲劇,現實中不是沒有。

@劉麗A:做好事怕被冤枉,不做良心上過不去。在糾結之下,大多數的人還是講道德良心的,訛人的畢竟是少數。@徐衍東:其實說穿了,還是醫療傷不起。

@李燕子:讓人扶得起,不能僅僅靠自覺,也不能僅僅靠自己找好證據。防止被訛,關鍵是法律要給力,讓訛人者訛不起。隻要訛人,就要使其付出法律代價,而不僅僅是教育了之。



下一篇 : 榆林的民歌戰鬥機 高琳 驚豔造型 驚豔歌喉 把評委震蒙了(榆林人的驕傲)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