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源龍川--鶴市部隊撤離30年追憶



龍川縣東南部有一個地方,那兒地勢西北高東南低,中間丘陵平地相間,有“山區小平原”之稱。雅寄河、金魚河從它的南北部貫穿而過,太子壁、仙子嶂分別在它的東西麵傲然挺立,它就是——鶴市。


▲鶴市太子壁山腳下全景圖


鶴市總麵積52平方公裏,是龍川縣東南5鎮的地理位置、商貿、經濟、文化中心。




按照規劃、評估專家的說法:區域位置的優越程度僅次於老隆和佗城。優越的地理位置使鶴市除了小橋古巷相映成趣,還曾是軍事逐鹿之地。



▲鶴市師部全景


《龍川縣誌》裏記載,民國31年(1942)國民政府稅警團進駐龍川。同年,保五、保十三團和保四師直屬隊,分別駐佗城、老隆、附城、鶴市等地。



▲鶴市師部操場


解放後還留下不少鶴市人所說的“兵房”,其中當地兩所中學都是由以前兵房建校。鶴市的軍事氣息在建國前就可見一斑。



真正讓當地百姓領略到軍隊磅礴氣勢的,還是上世紀六十年代,廣州軍區陸軍部隊的進駐。



陸軍是人民解放軍的主要軍種,是人民解放軍各軍兵種中曆史最久,在新中國建立前後的曆次作戰中發揮最出色的,也是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和各種搶險救災中的中堅力量。




這些隊伍迅速在這裏勘探地界、安營紮寨。




沒等這些從未走出過大山的百姓緩過神來,那數千畝的山嶂,就被一道道鐵絲圈起來;那一片青山綠水間就多了一排排一棟棟的軍營。



▲鶴市師部營房



站在鐵絲網外往裏窺望,營區裏麵千軍萬馬,沸天盈地,“嘀嘀噠噠”的號聲此起彼伏。一個宏偉的軍隊赫然展現在人們的眼前。


▲鶴市師部全景


鶴市,從此有了人民解放軍的駐紮。



最大的師部駐守在鶴市翻頭崗,團部安置在河布村,營部屯紮在興背嶺、大佳。師(旅)、團、營、連、排、班總共1萬多人。




主要兵種有步兵、炮兵、騎兵,還有少量的防空兵、工程兵、坦克兵。自從有了解放軍的屯紮後,那嘹亮的歌聲、穿雲的口號,天天營繞在鶴市上空。




他們出操、訓練、學習,經常在空餘時間給群眾講革命故事。駐地周圍的小孩子們看在眼裏喜在心上。他們常常模仿解放軍和小夥伴們玩打仗遊戲。偶爾在後山拾到一枚子彈殼,會欣喜若狂好一陣。




那些從未見過解放軍的農民們,看見門口的衛兵總是挺立著鋼鐵般的脊梁守護在哨所,一副凜然不可侵犯的樣子,忍不住上前訥訥地問:“同誌,你不累嗎?”衛兵聽了,昂起倔強的頭顱答道:“保家衛國不怕累!”農民聽了,自己的脊梁不知不覺也剛直起來。



戰士們不僅撐起自己的脊梁,而且撐起了整個民族的脊梁。



▲部隊大禮堂



部隊帶給人們的震憾其實遠不止這些。一個炎炎夏日,農民們正在田裏收割稻穀,站在田裏就像站在火熱的烤爐上。一腳下去,就像伸進了烤爐裏,多想有一股山風吹過,多想有人能幫一把啊!



▲鶴市田野



就在這時,一支橄欖綠隊伍由遠到近踏步而來。沒等農民們回過神來,一抹抹橄欖綠迅速融入田野。渠堰上,地畔上站滿了解放軍人,他們笑逐顏開接過農民手中的鐮刀,手腳麻利割起了稻穀;爭先恐後把稻穗歸堆。



“解放軍同誌們可真是及時雨啊!”農民們幹燥的雙眼潤濕了,都在心裏默默感謝黨,感謝解放軍。數百戰士與農民一起肩並肩在稻浪起伏的田野上勞作,融彙成一個巨大的勞動場麵。




從那兒以後,村裏水塘整治、堰渠維護、造橋鋪路,總有解放軍戰士們魁梧的身影。




他們牢記黨旗下的誓言,心係百姓不辱使命。他們用一顆軍人的赤子之心溫暖了整個塵世,喚醒一個人文的鶴市。




1979年,越自衛反擊戰拉響了。這是距離中國人民最近的一場戰爭。中國軍隊派各軍區輪翻作戰,鶴市駐軍也迅速作出響應,積極參與攻打越南諒山的戰鬥。





中國人民解放軍在短時間內占領越南北部幾個重要城市,一個月之內便宣布勝利,撤出了越南。


▲當年攻打越南的士兵們帶回來的紀念品


當參戰的官兵們從越南榮耀歸來的時候,全部百姓在路口翹首以待,挾道歡迎。




1985年,中央軍委座談會在首都京西賓館會議廳召開。時任中央軍委主席的鄧小平在會議上向世界宣告:“中國人民解放軍減少員額一百萬!”說這句話的時候,他伸出了右手的食指,在空中點了幾下。一個手指,震動了一個地球!震動了各大軍區,震動了鶴市駐軍。


軍人們都對部隊難以割舍,軍營裏一片沉寂。



為了服從大局,在八十年代中期,戰士們陸陸續續撤離了。最後一批撤離是1994年。


▲通往部隊的路




人們很清楚的記得那天,幾十部軍車浩浩蕩蕩在柏油道上駛過,蕩起浩氣仰揚的歌聲:“向前!向前!向前! 我們的隊伍向太陽,腳踏著祖國的大地,背負著民族的希望,我們是一支不可戰勝的力量……”




鶴市曆史上,沒有任何一個時期像現在這樣容納著來自祖國各地的士兵。




如今部隊雖然撤離了這片土地,但是中國人民解放軍的光輝形象人們永遠不會忘記。



至今,部隊駐地周圍的百姓回憶起部隊仍然心馳神往:“那時每天清晨驚醒我們的不是雞鳴聲,而是軍號聲。每天早上小孫子都嚷嚷著長大了一定要當兵。”



鶴市街上的老人回憶起來,都情不自禁地說:部隊在的時候,鶴市街可暢旺了。



老人在鶴市街做木工活已經幾十年了,他見證著鶴市每一步的變化。他說:真的很懷念那些當兵的!



▲鶴市街



現在的部隊舊址已經是一個被時代遺忘的地方,它殘舊,荒涼。



▲鶴市大橋


20個年頭過去了,沒有了火紅的歲月,沒有了火紅的歌,這裏的一切又複歸初始的沉寂。



作者:黃濱娜 來源:魅力龍川





下一篇 : 永州市PVC防水卷材|批發|高鐵專用高分子自粘PVC防水卷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