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婚登記路上莫名鬧分手 南充男子新郎夢碎



嘉陵江生活

一對準新人,在去民政局辦理結婚登記的路上,女方突然說分手。男方要求女方退還8000元彩禮及金戒指等物品,兩人為此鬧得不可開交。昨(27)日,記者從高坪區司法局獲悉,經司法人員悉心調解,雙方最終和平分手。

  登記路上女方鬧分手 男方索要彩禮引發糾紛

  2015年春節期間,高坪區長樂鎮的男青年李春與女青年王晶瑞經他人介紹相識,建立了戀愛關係。4月底,雙方依照農村習俗, 在各自父母及媒人的見證下舉行了訂婚儀式。

  經過一段時間交往後,6月19日,李春找到王晶瑞,兩人相約前往高坪區長樂鎮民政所登記結婚。可二人走在半路上,王晶瑞突然表示不願意與李春結婚了,經李春再三詢問,她卻始終不肯說明原因,兩人隨即不歡而散。

  做著新郎夢的李春感到在親友麵前抬不起頭來,此後他多次聯係王晶瑞,給她說盡了好話,試圖讓她回心轉意,但結果均告無效,王晶瑞鐵心與他分道揚鑣。為此,李春及家人都覺得上當受騙, 幾次到王晶瑞家交涉,給他們兩個選擇,要麼兩人結婚,要麼王晶瑞家退回李春家的8000元彩禮以及金戒指等物。麵對男方來“討說法”,王晶瑞家卻不予理會, 雙方甚至幾次都差點動了手。

  司法人員悉心調解 當事雙方和平分手

  李春無奈之下, 聽到一位朋友支招說,可以求助司法調解。9月9日下午,還沒到上班時間, 李春急匆匆來到高坪區司法局長樂司法所, 向工作人員講述了他同王晶瑞的糾紛, 並希望幫助他從王晶瑞手中索回8000元彩禮及金項鏈和金戒指。

  司法所工作人員做好李春的心理疏導工作,並聯係了王晶瑞及家人。但王晶瑞家人認為他們的做法沒有違法, 沒必要進行調解。

  工作人員並沒有放棄, 聯係了王晶瑞所在村的調解員, 對王晶瑞及家人做了耐心細致的思想工作, 王晶瑞和家人終於答應接受調解。

  在次日上午的調解過程中, 工作人員了解到兩人戀愛時間短、感情基礎薄弱,雖對解除婚約無異議, 但在彩禮返還金額上始終沒有達成一致。男方堅持認為,既然是女方變心, 就應全額返還彩禮和金戒指等物, 而女方則堅持要把彩禮作為她的青春損失費,不予退還。工作人員指出,所謂“青春損失費”在法律上不獲得支持。

  經過工作人員勸說,女方最終鬆了口,表示可以讓步。工作人員又接著對男方做工作,指出戀愛失敗,男方也有一定的責任,應照顧、保護女性作為弱勢的一方,不能要求女方全部返還彩禮,畢竟雙方相處了一段時間。 最終雙方達成了調解協議,一場因戀愛產生的財產糾紛在司法所工作人員努力下得到圓滿解決,王晶瑞及家人當場返還李春彩禮4000元及金項鏈和金戒指。 (文中人物均係化名)

  律師說法 什麼情形下返還彩禮

  律師雷震:我國現行《婚姻法》沒有規定彩禮, 但彩禮作為一種民間習俗是普遍存在的。《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婚姻法〉若幹問題的解釋(二)》第十條規定:“當事人請求返還按照習俗給付的彩禮的,如果查明屬於以下情形,人民法院應當予以支持:(一) 雙方未辦理結婚登記手續的;(二) 雙方辦理結婚登記手續但確未共同生活的;(三) 婚前給付並導致給付人生活困難的。 適用前款第(二)、(三)項的規定,應當以雙方離婚為條件。”

  雷震認為,彩禮是否應予返還,應以當事人是否締結婚姻關係為判斷依據。給付彩禮後沒有締結婚姻關係的, 原則上應返還彩禮;如果已經締結婚姻關係的,原則上彩禮不予返還,特殊情形除外;按照習俗舉辦了結婚儀式但沒有領取結婚證書的,解除同居時彩禮原則上不予返還。(李承浩 記者 何顯飛 實習生 雷繼紅)(來源:南充晚報)


編輯:爆炸的子彈


更多精彩,點擊下方“閱讀原文”查看。










下一篇 : 南充市2015年食品安全事故(IV級)應急演練在儀隴舉行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