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陽一個死刑犯寫給母親的信,價值上億!


德陽一位死刑犯寫給母親的信


媽媽:


您的兒子明天就要奔赴刑場了。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走到今天這一步,隻能任由一幕幕往事浮現眼前……


3歲那年,我跑得太快被石頭摔倒。您趕忙把我扶起來,一邊安慰一邊往石頭上踢了兩腳,“寶寶不哭。臭石頭!看把我們寶寶磕的。”聽了這話,本來想忍著眼淚的我在您懷裏委屈地哭了半個多小時。是您讓我知道原來我摔倒錯在石頭,可我不知道您隻是為了哄著我不再哭。


4歲那年,我因為看電視不想吃晚飯,您就把飯端到身邊喂我吃。是您讓我知道原來生活可以這麼享受,可我不知道您隻是怕我把飯灑在衣服上還得麻煩自己去洗。


6歲那年,您帶我到玩具店買聖誕禮物,說好隻能買一樣。可買了變形金剛我還想要模型飛機,您不同意我就躺在地上哭,直到您乖乖付了錢。是您讓我知道原來用這招對付您屢試不爽,可我不知道您隻是為了不想讓自己在別人麵前丟臉。


8歲那年,我想試著洗襪子,您怕我洗不幹淨;我想學著刷碗,您怕我把碗碰碎了;我想自己盛飯,您怕我燙著了。是您讓我知道原來生活裏有這麼多我不能麵對的困難和危險,可我不知道您隻是為了不想讓自己把我幹的事再返工一遍。


10歲那年,您給我報了3個輔導班和2個興趣班,當我被折磨得疲憊不堪時,您說不吃苦中苦怎為人上人。是您讓我知道原來學習和上興趣班是這麼痛苦的事情,可我不知道您隻是想讓我有朝一日在親友麵前一鳴驚人。


13歲那年,我踢球打爛了鄰居家的窗戶,您賠了錢後讓我跟鄰居道歉。是您讓我知道原來闖禍後一句“對不起”就沒事了,可我不知道您心裏正在抱怨鄰居訛了我們不少錢。


15歲那年,我說想學鋼琴,您借錢給我買了一架,可一個月後我就再也沒碰過它。是您讓我知道原來沒錢也可以很任性,可我不知道您用了三年才還清債務。


19歲那年,我報誌願,您說當律師不但賺錢多還有地位,一定要讓我學法律。是您讓我知道原來隻要照著您劃好的路走就行了,可我不知道您隻是想通過我彌補您未能當律師的遺憾。


20歲那年,我想換部新手機,跟您說這樣就能常聯係您。您二話不說給我卡上打了3000元。可除了天天給女朋友煲電話外,我一年也沒給您打過幾次。是您讓我知道原來您是我隨取隨用的提款機,可我不知道您有多少次過生日時盼著我給您打個電話。


24歲那年,我畢業後您花錢把我弄到事業單位。是您讓我知道原來大學混得一塌糊塗也能抱個鐵飯碗,可我不知道您背後求了多少人。


27歲那年,看著我談了好多對象都處不長,女孩們都說我沒責任心,還是個沒長大的孩子。您說是姻緣未到,是她們配不上我。是您讓我以為錯過我是那些女孩們的損失,可我不知道您背著我去了多少次相親角。


32歲那年,我欠下高額賭債,您氣得大病一場,可最後還是幫我還清債務。是您讓我知道原來無論我做什麼事都有您幫我兜著,可我不知道我榨幹了您準備養老的錢。


35歲這一年,我再也不能從您那裏索取一分錢時,我因為搶劫殺了人。聽到死刑判決那一刻,您哭著罵老天爺對您不公平,自己苦了一輩子卻換來這種結果。


我終於知道,是您一直以愛的名義一次次奪走了我成長的機會,一次次扼殺了我生存的能力,一次次剝奪了我為自己的人生負責的權利;原來到臨死這一刻,我根本就沒有長大過;原來用錯誤的方式為孩子付出,收獲的是兩代人的痛苦;原來教育沒有重來一次的機會;原來是您親手把我送上了斷頭台;原來……


媽媽,您自己保重!我明天就要走了。希望在另一個世界,我能學會為自己負責,找到屬於自己的幸福。


不知該恨您還是愛您的兒子上




一個CEO給母親的信


媽媽:


您的兒子就要開新工廠了。能走到今天這一步,源於您教給我的一項重要品格——為自己負責。懷著一顆感恩的心,一幕幕往事浮現眼前……


3歲那年,我跑得太快被石頭摔倒。您讓我自己爬起來,又朝我屁股上打了兩巴掌,“下次摔倒打四巴掌!”是您教會我要為自己的魯莽負責。


4歲那年,我因為看電視不想吃晚飯,您說如果現在不吃就要餓到第二天早飯。我說好,以為您隻是說說而已。誰知夜裏我爬起來到廚房竟然連半塊饅頭也沒找到。是您教會我要為自己的任性負責。


6歲那年,您帶我到玩具店買聖誕禮物,說好隻能買一樣。可買了變形金剛我還想要模型飛機,您不同意我就躺在地上哭。誰知您轉身就往外麵走,我隻好一邊擦幹眼淚一邊爬起來乖乖跟上去。是您教會我要為自己的選擇負責。


8歲那年,我想試著洗襪子,您教我怎樣才能洗幹淨;我想學著刷碗,您教我怎樣避免把碗碰碎;我想自己盛飯,您教我怎樣不會被燙著。是您教會我要為自己的生活負責。


10歲那年,看著同學們的課餘生活被輔導班和興趣班擠滿,您說上課學好,課餘玩好,剩下的時間多看點書比啥都強。是您教會我要為自己的興趣負責。


13歲那年,我踢球打爛了鄰居家的窗戶,您帶著我到市場上買來玻璃、膩子和釘子,讓我幫您一起把玻璃安好,又扣了我當月一大半零花錢。是您教會我要為自己的過錯負責。


15歲那年,我說想學鋼琴,您給我買了個口琴。您說我能把口琴吹出個樣再說鋼琴的事。口琴一直吹到現在,可我早沒了學鋼琴的念頭。是您教會我要為自己的堅持負責。


19歲那年,我報誌願,您幫我係統地分析了我感興趣的幾個專業後,讓我多問幾遍自己的心來決定。是您教會我要為自己的未來負責。


20歲那年,我想換部新手機,您說舊手機沒壞就不要換,一定要換就勤工儉學自己去買。當我用做家教掙來的錢買到新手機時,成就感帶來的喜悅遠超手機本身。是您教會我要為自己的欲望負責。


24歲那年,我畢業後想自己創業。您建議我不要急,先在喜歡的領域從基礎做起,有了經驗再說。兩年後我決定開公司時,您說如果最壞的結果都能承受,就大膽用心去做。您給我十萬塊錢,要求我四年內歸還。我拍著胸脯說,不但錢會還,將來還會孝敬您一套房子。是您教會我要為自己的事業負責。


27歲那年,我帶著聰明漂亮的女朋友見您,您當著她的麵少見地把我誇了個夠。還得意地說,一個人隻有自己優秀才能吸引同樣優秀的人。還說我的愛情由我決定,隻要我們真心相愛,您就為我們開心。是您教會我要為自己的幸福負責。


32歲那年,我把給您買的房子鑰匙交到您手中時,您收下後馬上轉過了身。看著您抖動的肩膀,我知道您正在被幸福的淚水淹沒。是您教會我要為自己的承諾負責。


35歲這一年,我的公司擴大生產,要建新工廠了。那些一直責怪您狠心的人們終於無話可說了。同時,我也在教育我的孩子學會為自己負責,我相信他以後會比我更優秀。


愛您的兒子上




延伸閱讀:

一位母親要求公開的一封信:獻給她那不懂事的孩子



兒子,今天你又裝作若無其事地暗示媽媽,說市中心的房價又在飆升,如果再不行動,或許以後你和女友連一間棲息的小屋都沒有。我淡淡地看你一眼,終於沒有像你希望的那樣,說出“媽媽給你們買”這樣的話來。而你,也在尷尬的沉默裏,隨即氣嘟嘟地放下碗筷,甩門出去。我從窗戶裏看著你遠去的背影,瘦削,懶散,有一點任性,你還是賴在父母懷裏,始終不肯獨立。


  可是,親愛的兒子,你已經25歲了,有一份穩定的工作,有一個需要嗬護的女友,還有兩位日益老去、需要你照顧的父母,難道這些還不足以讓你成熟、讓你徹底地離開父母的羽翼、放下啃老的惰性、獨自去承擔一個成人應該承擔的責任嗎?


  記得從很小的時候,你就習慣有事找媽媽。你總是說:“媽媽,我的衣服髒了,你幫我洗洗。”“媽媽,明天我們去郊遊,你幫我收拾好要帶的行李。”“媽媽,女友想吃老醋茄子,記得下班後給她做。”


  一直以來,我也習慣了聽你這樣吩咐,總以為,對你的每一點好,你自會記得,且在將來我們老去時,可以得到你同樣細心的嗬護和照料。而我和你的父親,也節省下每一分錢,為你在銀行開立了單獨的賬戶,隻為某一天,你擁有了自己小家的時候,能取出那些錢來,給你一份切實的幫助。


  可是如今,我卻發現,這樣犧牲自己、全力為你的方式,並沒有培養出我們想要的那個懂得珍惜的孩子,卻反而造就了一個羽翼退化、意誌嚴重消磨的社會棄兒。我們越是愛你、縱容你對父母無休止的依賴和索取,你心底裏的自私和懶惰就越是無休止地滋長……


  你5歲那年,要媽媽幫你整理滿地的玩具;10歲的時候,看見同學腳上氣派的皮鞋,你就哭鬧著讓我也去買;15歲時,你寫情書給班裏的女孩子,說:“我媽媽認識很多人,誰要是欺負你,盡管告訴我”;20歲那年,你讀大學,每次打電話來總是抱怨,說食堂的飯菜如何糟糕。


  如今,你每天回家來蹭飯,還時常帶女友回來居住,我一邊工作,一邊還要為你們的一日三餐奔波勞累。這番忙碌,讓我連一絲的微笑也無法擠出。
  
  我終於承認,25年來,我對你無節製的寵愛,是一個多麼大的錯誤。

  

  親愛的孩子,我不得不殘忍地告訴你,今天之前你的生活與我息息相關,而你今後的道路,我將不再過問。


  也請你,像那些自立自強的人一樣,從父母的身邊搬走,用自己的薪水租房去住。我會給你鼓勵和勇氣,可是我不會再給你金錢上的幫助。


  孩子,媽媽很抱歉,不該這樣愛你。而你,也應該對你的所作所為感到愧疚。那麼,就讓我們彼此原諒,重新開始吧。




  “中國式母愛”到底出了什麼問題


  我相信,中國媽媽愛孩子在這個世界上是數一數二的。從孩子上幼兒園、上小學、上中學、上大學,到找工作、結婚、生孩子,媽媽無時無刻不在操心–即使為孩子把心操碎了,她們也毫無怨言。


  沙拉原來也是這樣。她是出生在上海的猶太人後裔,育有兩子一女。後來,沙拉離婚了,帶著三個孩子移居以色列。初到以色列時,沙拉靠賣春卷來維持全家的生活。


  那時的沙拉還是習慣地按照中國式媽媽的思路來想問題:再苦也不能苦孩子。於是,她每天送孩子們去讀書,然後自己開始做春卷、賣春卷。當孩子們回家後,她又一個人忙著做飯,孩子們則圍在暖洋洋的火爐旁等著媽媽把飯菜端上桌……她對孩子唯一的要求是:隻有能考上大學就行。


  這樣的情形維持了一段時間,終於有一位鄰居大嬸看不慣了。有一天,她過來對沙拉的大兒子說:“你已經是大孩子了,應該學會幫助你的母親,而不是看著你母親忙碌,自己就像廢物一樣。”然後這位大嬸又不滿地對沙拉喊道:“別以為生了孩子你就是母親,自己想怎麼溺愛就怎麼溺愛。你這樣不是在愛孩子,而是在害孩子!”


  沙拉後來發現,在以色列家庭裏,孩子無一例外都要參與家務勞動,而且越是富裕家庭的孩子越是被父母推出家門體驗艱苦生活。於是,沙拉誠懇地接受了這位鄰居大嬸的意見。


  為了培養孩子的生存技能,她以有償的方式讓孩子們幫忙賣春卷,賣掉一個春卷可以提成20%,而孩子們正是在賣春卷的過程中學會了和陌生人打交道。沙拉還畫了一張值日表,掛在家裏的牆上,值日表上規定了誰哪天洗衣服、做飯、打掃房間。經過“家庭會議”,大家一致決定設立“值班家長”,並且規定了“值班家長”的任務。


  沙拉的大兒子擔任“值班家長”的第一天,一大早就拖好了地板,並就近買來了麵包當早餐,還宣布當天的晚餐是炒白菜和煲一個湯。因為三個孩子輪流值日,所以每周日的早晨,沙拉都可以睡個懶覺,而當天負責值日的孩子會到冰箱裏取出酸奶、麵包,再煎個雞蛋,然後把早餐擺好。


  寵愛孩子人人都會,甚至連母雞也會,可是,學會這樣“狠心”地去愛孩子,就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到的了。如今,沙拉的兩個兒子都成了成功的鑽石經銷商。


  沙拉在她寫的一本書裏這樣總結猶太媽媽教育孩子的秘訣:“心軟是害,狠心是愛。誰溺愛孩子,誰總有一天會為孩子包紮傷口。”


下一篇 : 晉城市人民政府征集2017年為民辦實事項目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