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施山寨秋意濃,清江美如染!


       許多年以前我乘船溯江而上,船過宜昌就進入到長江三峽,“雲開巫峽千峰出,路轉巴江一字流”,波瀾壯闊的長江,在此進入到兩岸懸崖萬仞絕壁遮日的峽穀中,高山峽穀間的長江就變成了一條細細蜿蜒的小溪。那時,我就無數次地抬頭仰望峽穀的崖頂上雲翻霧卷的一線天空,無數次遐想:有人登上這萬仞絕壁的頂上嗎?這三峽崖頂的那邊又是什麼樣的世界?“蜀道難,難於上青天”指的就是這裏嗎?

       中華地理板塊上有個天然形成的坐標,長江是X軸,而長江南岸的武陵山脈與長江北岸的大巴山脈則是Y軸。“群山萬壑赴荊門”,巍峨延綿、虎跳龍奔的兩大山脈交彙在湖北恩施州的長江邊上戛然而止,這就是三峽。

       三峽的東邊是沃野千裏的長江中下遊平原,西邊是崇山峻嶺的中國西部,南麵是方圓10萬平方公裏的武陵山脈,包容黔、湘、渝、鄂部分地區,北麵則是延綿一千公裏的大巴山脈。這條劃分中華大地東西部的軸線從南到北把貴州梵淨山、湖南鳳凰、張家界、湖北恩施、巫山、神龍架、武當山、川陝的摩天嶺串起一條中華大地上美麗絕倫的風景線,湖北恩施州就是這條美麗風景線上的一塊最亮麗的翡翠。

       恩施州轄8縣市,是土家族、苗族、侗族、白族、羌族等多民族居住的地方,西鄰接重慶市,南接湖南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形成一山跨三省的邊緣地區,是古今入川的著名“蜀道”;如果把恩施形容成“藏在深山人未知”的美玉,那是再恰當不過了。李白在《蜀道難》中描寫“爾來四萬八千歲,不與秦塞通人煙”。

       由於這古蜀道天險的阻隔、邊緣化地區的疏漏、多民族文化交流的障礙,幾乎讓恩施地區成為華夏文明中遺失的美玉,直到1983年置“鄂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1993年4月改“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是中國最年輕的自治州。正是這一遲來的文明避開了人類文明進程中的失去理智的掠奪自然的行為,得以保存那份原始、那份純真、那份山青水秀的美、那份絲絲繾綣的情。

       當現代文明緩緩的掀開傳奇三峽雲遮霧蓋的麵紗,人們終於看到三峽崖頂那邊的世界,是古代巴文化發源地恩施古城。那連綿不絕的武陵源蒼山雲海,坪壩營滿山遍野的古柏蒼鬆,綠水如染的百裏清江,群峰如屏、雲霞如海的恩施大峽穀,雕梁畫棟、鱗次櫛比的土司城堡,掛滿杜鵑花山崖上的土家族吊腳樓,還有唐崖河的地心漂流、雲龍河的天坑地縫、梭布埡的石林、騰龍洞為首的世界最大的溶洞群等構成一幅幅千姿百態的美麗畫卷。

       還有那神龍溪纖夫裸露的身影,土家族吉慶的擺手舞蹈,浪漫豔遇的女兒會,清江邊多情的《龍船調》,耕耘時的薅草鑼鼓、葬禮時跳的撒爾荷等一個個千古流傳的動人故事,有造就了三峽崖頂那邊的生態恩施、山水恩施、風情恩施、傳奇恩施。

       恩施州土家族傳唱的山寨版《天路》唱著:清晨我站在大巴山上,看到鐵路修到我家鄉,一條條巨龍穿山越嶺,為土家兒女帶來安康。這是一條神奇的天路,為恩施各族送來吉祥……被恩施人成稱為“天路”的宜(昌)萬(州)鐵路於2010年12月22日通車,宜萬鐵路開創了中國鐵路史上數項之“最”。是中國施工難度最大的山區鐵路;平均每公裏造價6000多萬元,是中國單公裏造價最高的鐵路;總裏程377公裏,鐵路全線共有隧道、橋梁400餘座,占線路總長的74%,為世界之最。 

       宜萬鐵路的通車宣布了傳唱千年的“蜀道難,難於上青天”成為永遠的曆史。從先輩們企盼蜀道變通途命名此地為“利川”開始,到如今真正實現“千裏江陵一日還”從1909年詹天佑在宜昌往秭歸修築了20公裏鐵路開始,到2010年宜萬鐵路正式通車,大山深處的土家、苗家兒女真正百年夢圓啊,恩施這塊神秘的土地,這塊遺失的美玉從此將同步於中華民族文明發展的腳步而大放光彩。 

       這次的西行不再是幾十年前在長江乘船而上的入川了,這次是乘火車沿著長江而上。 雖然是白天,但高速行進中的列車幾乎全部都是在漫長的連接不斷的山洞中穿行,偶爾穿出山洞也不過是十幾秒的光亮,車窗外所能見到的隻是一片白茫茫的雲霧和隱隱約約撲麵而來的一麵麵絕壁懸崖。

       下午時分,列車停在巴東車站,我心急下車探看個究竟。這一看,還真讓人震驚。小小的火車站就是建在高山頂上,三麵懸崖背靠大山,火車停在的所謂站台就是車站前從峽穀中淩空架起的高架橋上,列車前方是淩空的高架橋連著隧道,列車後方也是淩空的高架橋連著隧道,可能這種奇特的車站隻有在恩施才有,我不禁為中國鐵路建設的設計技術叫絕,難怪宜萬鐵路被稱作“中國鐵路橋梁隧道博物館”。

       在站台上,大著膽往鐵路橋的外麵看去,下麵是深不見底的懸崖,隻有一片片的白雲在橋下翻飛著自由的身軀;往遠方看去,千山萬壑絕壁如屏,高架在雲端的滬蓉高速公路在我的頭上方更宛如一條白練在蒼翠如筍的群山尖上環繞飄遠,又是一條天塹通途即將完工。 火車在山洞中穿行,汽車在雲端中飛馳,白雲在腳下漂浮,山歌在峽穀中回響。站台上不知是誰又唱起:“從此山不再高路不再漫長,幸福的歌兒傳遍四方。

       桔黃柿紅的時節,向恩施的大山深處走去,想必深秋的土家山寨一定是秋豔情濃的。汽車一路在高山上盤旋,好像這原始的武陵山總有無窮盡的高山密林,無論走到哪裏也無論翻過了多少高山,隻要往車窗外看去,就總是窗外是懸崖,村莊還在上麵,下麵是輕輕漂浮的白雲,梯田還在白雲的下麵,再遠望去,梯田並非是山腳,在梯田的下麵是蔥鬱濃密、深不見底的峽穀。

       汽車在山頂上不知走了多長時間,好像根本就沒有下山,司機就告訴我:謀道到了。我才知道這大山深處根本就沒有平地,村莊在山上,公路也在山上,隻有白雲是在山下。 

       謀道鎮是湖北利川與重慶萬州交界的邊陲古鎮;距今已有1700多年曆史。謀道境內名勝眾多,一條青石老街兩邊混雜著漢族商鋪和土家族、苗族的杆欄式吊腳樓,今天逢集,身著不同民族服飾的男女,有的身背著背簍,也有挑著擔子,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穿梭,非常熱鬧也非常好看。趕集的人大多是居住在山裏的人,他們把在山裏采摘的秋實拿到集上來換點零線,所以大多是板栗、柿子、橘子,還有香菇木耳黃花菜之多,這些絕對是純天然無汙染的綠色食品哦。真是靠山吃山啊,大自然恩賜與這些大山的兒女們山珍美味足以讓我們城裏人羨慕嫉妒恨了。

       謀道的境內古木參天,樹齡上100年的巨大杉樹有上千株,被譽為“天下第一杉”的一株樹齡近600年,古衫是世界上年齡最大、胸徑最粗的水杉母樹,被世界植物學界譽為“活化石”。據說,這株巨杉每年產的樹種都運往世界各地,而世界各地現存的水杉樹也都是這株巨杉的子子孫孫。像謀道這樣的珍稀物種在武陵山腹地比比皆是,這有得於蜀道艱險、人跡罕見、生態得以保護的結果。

       車到魚木寨時已是黃昏,登上寨子的樓關往遠看去,殘陽如火、群山如黛,盡在咫尺的土家山寨那青瓦翠蓋的吊腳樓都沉浸在冉冉升起的暮靄和嫋嫋纏綿的炊煙之中。秋天的色彩在土家山寨的崇山峻嶺的中流動,沉甸甸的金色從那披著濃密綠陰的千山萬壑之巔傾流而下,給層層的梯田澆灌出春花秋實濃豔的金秋;豐收的喜悅,帶著土家人釀造的苞穀酒醇香馥鬱,帶著厚重、淳樸的鄉情在村村寨寨中漫延,在山邊牧童的歌謠中傳頌,在跳動奔跑的溪澗流淌。

       她像所有的大江大河一樣,養育著一個偉大的民族,她滋潤著這裏的土地,養育著這裏的土、苗世代兒女。她宛如一條藍色的飄帶,在崇山峻嶺中溫婉纏綿,串起一個個美麗的故事。她又像一條奔騰的巨龍,時而騰飛在高山峽穀之間,時而潛入溶洞地縫之中。她就是恩施四百多萬土、苗兒女的母親河,蜿蜒八百裏如詩如畫的清江。 我是第一次見到清江,就被她那明媚清純、洗去鉛華的明豔所吸引,又為她那阿娜多姿、宛如天仙的身姿所震撼。乘著一葉扁舟泛遊清江,仿佛是用手徐徐展開的一軸山水長卷,小船如在明鏡中滑行,群山無處不在畫境中。儼然一幅中國傳統山水畫柔美地凝固在天地之間,刹那間讓我有了一種人在畫中的錯覺。 秋天的清江也就像位睡美人帶著一份成熟,帶著一份醇香,帶著一份寧靜躺臥在武陵山的崇山峻嶺之中。 

       那山,群峰屏列,逶迤嵯峨,飛瀑如練,孤峰如筍,大自然的天道滄桑、鬼斧神工造化了清江兩岸八百裏如詩如畫的山水畫廊,融入了土家人的醇厚風情,山水就有了人的性格和靈性。 那水,碧波清流,九曲縈回,綠得氤氳,柔的纖繾,拓山光鳥影於懷,納長天白雲在胸。山回水轉,水貫山行,可謂:崖盡疑無路,雲開別有天;秋水美如染,青山碧如簪。 那山水之間,風含情水含笑,在這仙境中世世代代演繹著五色的西蘭卡普編織著土家兒女生生息息的傳延。 晚霞飛上了兩岸的峰巒,給群峰鑲上一道美麗的金邊,高山峽穀之間的江水更顯得那麼碧綠,那麼深邃而安詳;白色的鷗鷺從水麵劃過,就在這凝綠如翡的湖麵上串起一圈一圈波紋,漣漪又帶著點點金光蕩漾開去。

       在回歸的途中,靜靜地閉上眼,什麼也不想,什麼也不說,讓那迷茫紛亂的思緒隨著這清清碧波遠去,讓那七彩紛紜的夢幻在這碧波中漾開;仿佛看到那清江邊舟自橫的野渡,鷺鷥撲騰,仿佛聽到那土家阿妹站在河邊高聲的吆喝:妹娃兒要過河,哪個來推我嘛...... 走下船,喝幾捧清澈如鏡的清江水,那甘甜早已讓我們直入心脾,如此恬靜幽美的聖地,真的讓人心境淨空,情鬱陶然,那人間的俗世在這清澈的江水中滌去了纖塵。遠離城市的喧囂,來這裏遊曆一番人間仙境,享受一份的獨特的恬靜,恍若隔世。在這炎炎夏日,你若不來享受這裏的一片清涼真的好遺憾。 清江千年流淌著土家人委婉多情的故事,如詩如歌的生活,水墨山水的畫卷。

圖文來自硒行者


下一篇 : 烏蘭察布市治療陽痿那個醫院好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