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州小說創作狀況及閩南鄉土小說突圍——泉州小說60年劄記


泉州小說創作狀況及閩南鄉土小說突圍

——泉州小說60年劄記


泉州是處於廈、漳、泉閩南金三角的重要地區,無論是經濟、文化,都帶有自身鮮明的個性與特點。可以毫不誇張地說,相對於廈門、漳州,泉州的文化要來得更加深厚與悠久,泉州的經濟尤其是民營經濟要來得更加的雄厚和活躍。就是這麼一個作家、文化工作者普遍看好的地區,就是這麼一個被到過此地的記者普遍認為是一個出新聞的地區,它的小說創作發韌早,但並不看好。帶著這麼一個困惑,我開始了對泉州小說創作60年來基本情況的總體搜索,以期能夠追溯到它問題的起點和突破的關鍵。當然,理論的探討什麼時候都代替不了藝術的實踐,灰色的理論隻有得到廣大文化藝術界的領導和作家的重視與認識,也隻有讓他們真正的意識到問題的症結所在和努力的探索實踐,泉州的小說創作包括其它門類的創作才能走出困惑的重圍,抵達藝術創作開闊的新天地!

一、60年泉州小說創作的基本狀況:

1999年由洪輝煌主編的《1949-1999泉州文學作品選(小說卷)》,對1949-1999泉州的小說創作有一個基本的搜集和評估。該選本輯錄了1949年以來不同時期的29位作家的29篇小說作品,他們是黃遠的《羅漢飛車》、曾文景的《王小平》、公叔沫的《懺悔》、吳瑞騁的《洗衣橋邊》、王再習的《賽牛會》、陳廷基的《“鴨司令”》、周儀揚的《海上九日》、陸昭環的《琵琶與玫瑰》、林鼎安的《趕墟》、莊東賢的《慈母心》、王毓欣的《“活寶”阿樂伯》、吳天增的《禮品》、王爾堅的《葉笛又吹響了》、薑解平的《紅泥》、盧希德的《最後一次探親》、黃良的《石雕像》、蘇天才的《“野葬”》、鄭養正的《老樹、七奶奶和雕花小煙筒》、陳武的《活法》、吳國才的《石牛村軼事》、潘高鵬的《獵戶之行》、戴冠青的《夢幻咖啡屋》、鄭金勤的《欲望街的一天》、梁燕麗的《白癡》、蔣維新的《血濯中秋》、杜成維的《比鄰若天涯》、林文榮的《千島事件》、瀟琴的《鬥士、紅綢與牛》、曾世超的《打稻》等短篇小說。中篇小說與長篇小說隻能在附錄中加以篇目介紹,它們是:長篇小說司馬文森的《風雨桐江》、黃遠的《總有一天》、陸昭環的《烈女哀鴻》、魏獻宗的《閩南魂》、王欽之的《龍虎風雲》、瀟琴的《袈裟情緣》、《綠蘋果》,李樹砥的《赤腳宰相李光地》、邱婷婷的《殘夢》、許謀清的《世紀預言》、陳謙的《舀海歲月》、莊東賢的《樂城紀事》、許言的《黑白誘惑》、郭少青的《人間正道》;中篇存目的有:李樹砥的《山林的兒子》;莊東賢的《虔誠的姑娘》、《番客嬸》、《因禍得福》、《你心中明白》、《作孽》、《情到深處人孤獨》;杜成維的《緝私隊長》、《靜靜的海灣》、《我和香港表哥》、《雙印山下》、《孤島》、《路轉溪橋忽見》、《歌台春秋》、《古屋深閨》《又見那一雙眼睛》、《留一半清高》、《淚灑平安橋》、《有情的情敵》;陸昭環的《雙鐲》、《胭脂碧》;史賦的《編外小護士》;陳廷基的《姑嫂塔》;黃良的《石頭記》;吳文的《騎士榮譽勳章被盜》、《張瑞圖裝瘋》;陳謙的《石獅女》、《淘海歲月》;瀟琴的《愛情無童話》、《金龍老板》、《俗緣好了》;梁燕麗的《天行健》;粘良圖的《俞大猷蒙難記》;蘇宏濤的《芥菜糊》等。近十年來的創作有:瀟琴的《城市插圖》、《青蘋果》、《大欲之魂》;曾廣太的《永生之愛》;蘇宏濤的《悲欣物語》;胡若凡的《“壞精”王大就的快樂時光》;裴光輝的《李卓吾·塵網》;王煒煒的《漂亮不等式》;昆洛的《南洋淚》;郭翔宇的《西遊物語》;鄭君平的《墨線》;李建民的《殤》;雷智華的《留給我的眼睛給你看世界》;高寒的《大洋樓》、《田園風光》;陳惠國的《神顯靈》、《到城市去》;鄭養正的《僑鄉三女》;蘇天才的《最後一個撤走》、《兵妹》;鄭應的《鄉情》、《出軌》;杜成維的《懸案》;賴小皮的《青白》;淼泉《走過水木年華》;林筱玲的《致命六合彩》、《嫁給女人的男人》等。基本的脈絡和特征是這樣的:


司馬文森的《風雨桐江》是第一部寫泉州的長篇小說,1964年出版後即引起風動。它與《小城春秋》一起成為福建革命曆史題材長篇小說中並峙的雙峰。

內容簡介:一九三五年春,刺州發生一次大逮捕。先是中共刺州特支委員劉某被捕,叛了黨。而後全城大戒嚴,國民黨刺州專區司令部分兵包圍了特支書記陳鴻、赤色工會黨支部負責人宋日升的家。陳鴻越牆逃跑時被殺。中共地下黨員宋日升、陳天保等二十多人同時被捕,隻有另一特支委員德昌因信所不明,挽於難。國民黨反動派戒嚴三天,搜捕德昌,但遍搜全城毫無所得,隻得暫且作罷。

司馬文森

作者介紹:司馬文森(1916-1968),福建泉州人。原名何應泉,筆名林娜。1932年參加革命,1935年參加中國左翼作家聯盟,1941年創辦《文藝生活》月刊。曾任第一屆全國政協委員,共同綱領草案整理委員會委員,香港《文彙報》總主筆,中共港澳工委委員,華南分局文委委員,中南軍政委員會文教委員,中國駐印度尼西亞、法國大使館文化參讚,中國對外文化聯絡委員會司長等職。1931年開始發表作品。著有長篇小說《風雨桐江》、《南洋淘金記》、《雨季》,中篇小說《尚仲衣教授》、《折翼鳥》,報告文學《新中國的十月》,電影劇本《火鳳凰》等。

《小城春秋》寫1930年代的海島小城廈門,一群知識界的熱血青年在黨的領導下組成了“廈聯社”,開展反封建、反殖民主義的宣傳鬥爭。他們演戲、寫文章、辦夜校、與國民黨特務、地痞惡霸、不法奸商展開針鋒相對的鬥爭,在殘酷的對敵鬥爭中不斷成熟的劍平在為解放全人類大目標的感召下,與共產黨組織的領導人李悅化解了世仇,也在工作中對活潑美麗的愛國青年學生秀葦產生了戀情。由於鬥爭的複雜,劍平暫時轉移到內地工作。當他幾年後回到廈門時,卻發覺自己心儀已久的秀葦對上級派來的黨組織成員四敏情有獨衷。於是,陷入了深深的痛苦之中……欲愛不能的劍平如何麵對工作和情感的雙重考驗,欲哭無淚的四敏又怎樣處理這無法接受的情感,純情可愛的秀葦又真的沒有讀懂這其間的奧妙嗎……由於叛徒的出賣,四敏、劍平、吳堅等先後被捕入獄,於是,麵對敵人偵緝處處長趙雄、偵緝隊隊長金鱷的威逼利誘展開了一場鬥智鬥勇的較量。為了營救獄中的同誌,李悅和秀葦領導的黨團員組織在好漢吳七以及打入敵人內部的國民黨管獄長老姚等人的幫助下,裏應外合,舉行暴動,一舉攻破了敵人的監獄,與大部分隊勝利會師。著名作家高雲覽創作的長篇小說《小城春秋》曾在國內引起極大的轟動,被人們譽為北有《青春之歌》,南有《小城春秋》。後來,兩部作品都曾改編成了電影。 在1988年之前,福建電影製片廠還是一家岌岌無名的小廠,沒有自己的導演,處於虧損狀態。1988年,在北京多年的文藝界名人陳劍雨被借調到福影廠。當時,福建電影製片廠有幾部福建題材的電影在醞釀中,其中就有根據泉州籍作家司馬文森的小說《風雨桐江》改編的劇本《歡樂英雄》(上)、《陰陽界》(下)。劇本是由司馬文森的女兒司馬小加改編的。此劇主要描繪閩南泉州一帶的地下革命鬥爭。身為泉州人的陳劍雨對故鄉題材的《歡樂英雄》、《陰陽界》情有獨鍾,“感覺特別親切,特別高興”,感情籌碼立馬向這邊傾斜。況且陳劍雨與司馬小加的丈夫、著名導演吳子牛關係挺好,吳子牛算是泉州女婿,也是泉州的有緣人,陳劍雨覺得由吳子牛導演會“比較有把握”。陳劍雨來福建電影製片廠考察了一番,覺得這個廠除了沒有自己的導演外,攝影、美工等都還是相當不錯的。陳劍雨希望通過投拍這部片子,一改福影廠麵貌,如果把它拍成一部在全國有影響的片子,最好還能拿個全國獎項什麼的,也好證明福影廠的實力。身為廠長,《歡樂英雄》、《陰陽界》的投拍,陳劍雨在其中所起的作用舉足輕重。1998年,由福建電影製片廠投資的《歡樂英雄》、《陰陽界》順利在福建開拍,本來導演想在泉州尋找泉州20世紀三十年代的景觀,結果希望落空,後來,他們在泉州的永春取了一部分景,可惜最後也沒用上。最後,劇組在仙遊的榜頭鎮搭了個泉州1930年代的景點,也在漳浦六鼇取景。但主景還是榜頭鎮。《歡樂英雄》、《陰陽界》1988年開始投拍,當年的8、9月份即完成全部拍攝,進展順利。這部表現閩南泉州的電影作品得到了許多獎項,拿到了第九屆金雞獎的最佳導演獎、最佳男女主角獎和百花獎最佳男配角獎等,而福影廠也因為此部電影,扭轉了虧損局麵,還小賺了一把。陳劍雨記得,當年他們在北京領獎時,當時的廣電部對此片甚為推崇,北京的報紙登載的評論文章不少,陳劍雨說,當時中青報還從經營的角度登了篇文章《船小好掉頭》,評說福建電影製片廠扭虧為盈的事。影片曾在泉州舉行首映式,影片的主演陶澤如、申軍誼等一幫當時很紅的電影演員都前來參加。

1956-1964年,出生於泉州的革命作家司馬文森,完成了具有裏程碑意義的長篇小說《風雨桐江》(38.6萬字)。小說描寫1935年紅軍長征後,東南沿海人民對敵鬥爭的事跡。《風雨桐江》裏戰鬥場麵特別多,既有革命武裝與反革命軍隊之間的鬥爭,又有各處地主豪紳和土匪勢力之間的狗咬式的火拚,還有一些落後群眾受到挑撥而發生的械鬥。發揮了司馬文森獨有的文風:氣魄大,節奏快,情節曲折緊張,人物多樣化等特點。

司馬文森的另一部長篇小說是《南洋淘金記》(23.7萬字),發表於1986年8月,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這是一部自傳體小說,小說的主人公何章平實際就是司馬文森自己,他的原名就叫“何應泉”。這部小說應該說是閩南鄉土小說的開山之作,它與《風雨桐江》和《小城春秋》有著本質性的差異。司馬文森在《南洋淘金記》題記:“我寫這作品,自己有過這麼一個打算,想寫得通俗,有趣一點,以便‘爭取’小市民讀者。小市民讀者需要什麼樣小說呢?在我當時的看法,是地方色彩要濃,情節要曲折,生活和他們接近,主題要嚴肅,然而必須通過這些傳導給他們。”

同一時期還有黃遠發表於人民文學的長篇小說《總有一天》(1956年7、8月號,1957年1月作家出版社出版單行本),李樹砥1956年於上海少年兒童出版社出版的中篇小說《山林的兒子》單行本,但總的來看,還沒有哪部作品超出司馬文森的這兩部長篇小說。黃遠的長篇小說《總有一天》描寫了四位青年教師在舊社會的命運,他們各有不幸的遭遇,最後都死於反動派之手。首先是一位姓餘的年輕老師,因與校長的女兒一見鍾情,後來遭到了既是校長又是惡霸的絕力反對,少女以死殉情,青年教師屈死在反動派手中。這事激起了其他三位老師的同情和義憤,但他們也先後遭到迫害致死。惡霸家中的丫環也因為同情他們而遭迫害致神經失常,解放後勇敢地站出來作證,使得惡霸受到了鎮壓。1950年代末,是還有兩位作家,他們是曾文景和公叔沫,他們於《閩中報》和《熱風》上發的短篇小說《王小平》和《懺悔》都已收入洪輝煌主編的《1949-1999泉州文學作品選小說卷》。《王小平》寫初中生王小平回鄉建設社會主義新農村的變化,基本上沿襲了圖解政治運動的新聞通訊構架;《懺悔》寫機關幹部陳明夫為了請假修養,用雞血瞞住同誌的信任而內心不安,後在其妻淑的幫助下向組織坦誠了錯誤,心靈得到了懺悔。顯然它比《王小平》的寫作上升了一個層次,膠和了較多的人物內心世界真實的鬥爭和轉變。朦朧中有一種蘇聯小說革命-心理-懺悔-轉變等比較複雜的變化,不是那麼一種簡單的解釋某種政治觀念或政策的圖解。1950年代末1960年代初,以吳瑞騁、陳廷機、陸昭環、王再習、周儀揚為代表的一批小說作者的出現,他們大多受過高等教育,有較紮實的基礎,與前一輩相比,思想有所放開,文學性也明顯加強。但他們更多的是在中短篇小說的寫作上做些嚐試。代表作品有吳瑞騁的《洗衣橋邊》、王再習的《賽牛會》、陳廷基的《“鴨司令”》、周儀揚的《海上九日——一個漁民的日記》等。它們和前麵幾位作家的作品比較完整地紀錄和反映我國從1950年代社會主義改造和建設到後來的大躍進、社會主義教育運動泉州地區政治與生活的曆史演變。如果說,黃遠的《羅漢飛車》寫了雜技藝人在新舊社會的對比中對新中國、新社會的深深禮讚,那麼曾文景的《王小平》則是真實地紀錄了社會主義農村新人的茁壯成長;公叔沫的《懺悔》從知識分子細微的思想變化,折射出他們對真理的追求以及對自己身上弱點的反思;吳瑞騁的《洗衣橋邊》讓人感受到閩南僑鄉人際關係的變化和風俗民情的變革;王再習的《賽牛會》、陳廷基的《“鴨司令”》、周儀揚的《海上九日》,表現出僑鄉農民、漁民在1960年代初期依然不減的社會主義建設的積極性,謳歌了他們戰天鬥地、熱愛家鄉和集體的可貴精神。當然,這些作品也從另一個方麵讓我們看到當時的天災人禍給人們帶來生活的磨難和精神的磨煉。發表於1979年第2期《福建文藝》上的陸昭環的《玫瑰與琵琶》,即是泉州小說界的“傷痕文學”。它既表現了新老兩代知識分子的赤膽忠心和忠貞愛情,又反映了十年動亂的遭遇悲情。如果說,王毓欣的《“活寶”阿樂伯》寫出了機智、幽默的中國農民在那個災難年代裏諷刺與調侃的反抗,那麼莊東賢的《慈母心》則是故土母親對遊子回歸的不盡思念。進入1980年代,泉州小說依然秉承該世紀五六十年代反映時代,貼近生活的特點,開始探討人生的複雜多變以及命運的轉折。吳天增的《禮品》、黃良的《石雕像》、蘇天才的《野葬》、鄭養正的《老樹、七奶奶和雕花小煙筒》、陳武的《活法》、戴冠青的《夢幻咖啡屋》、杜成維的《比鄰若天涯》、瀟琴的《鬥士、紅綢與牛》等便是這方麵的作品。在這裏我們要提到三個小說作者,許謀清、顏純均、鄭夢周。許謀清,福建晉江人,1968年畢業於北京大學。曆任房山縣竇店中學教師,北京房山縣文化館、北京東城文化館館員,人民美術出版社編輯,《中國作家》編輯部編輯。1975年開始發表作品。1992年加入中國作家協會。著有短篇小說集《海土》,報告文學集《晉江人》(合作),小說《填海》,報告文學《受傷的白天鵝》等。小說《孩子·大海·太陽》獲《芒種》文學獎、《土槍·牛虱子·吳先生》獲北京慶祝建國40周年文學獎、《填海》和《台風》均獲遼寧省首屆期刊委員會優秀作品獎、《海土:金雞盆的傳說》獲1990年《福建文學》佳作獎、《補丁》獲1990年《北京藝術》征文獎、《紅豆豆》獲《中國環境報》征文獎等。許謀清,“新鄉土小說”創作的開拓者之一,名噪1980年代中國文壇。1990年代後期,他以土茬茬的獨特語言,用現代派小說的結構,演繹和反思先富起來地區的翻天覆地的心態變化曆程。其小說和報告文學產生廣泛的影響。許謀清的散文和小小說透射出一種厚重情緒和求索的精神,即捭闔縱橫,以小寓大。顏純鉤的小說所傳達的內容,幾乎全是他赴港前後的經曆。不論是敘說知青生涯的《山路》、“文革”浩劫的《悲劇的定義》,還是入港後的惶惑與艱辛的《生死澄明》、《天譴》等篇什,都可以讀出作家清醒的社會批判意識和對人生困境與悖謬的痛徹感悟。“有學者認為,閩南不是一個擅長小說創作的地區。因為匆匆南來北往,跨海踏浪為生計打拚,沒有充裕的時間也不屑於耗費更多的精力去搞小說創作,溫軟的海風和幾乎磨去棱角的四季也很難鍛鑄一種糙礪而蒼涼的浩氣——這些對於小說創作來說是非常必要的,但隻是一個方麵。上引的幾位小說家的作品就能反證這一看法。因此說,小說的創作是古鎮的強項。李建東在《百年安海潮——讀安海百年文學作品選》說:“《文學選》中的小說,能夠反映一定社會內涵的當數鄭夢周、許謀清和顏純鉤。鄭夢周,養正中學早期學生,以其筆名“姚紫”發表的《秀子姑娘》、《窩浪拉裏》、《咖啡的誘惑》等中篇小說,或譯成外語,或搬上銀幕,曾風靡海內外。《秀子姑娘》被收入重慶出版社出版的《世界反法西斯文學書係》。他的作品不僅情節曲折多變,充盈著異域風情,且在作品中能夠將個人的情愛與國家的使命溶在一起,帶來的思考可以超越文本的層麵。”在這裏我想重點說一下長篇小說《世紀預言》這部泉州堪稱反映改革開放的力作。小說涉及了一個非常敏感的話題:富起來需要多長的時間?十年。作者以僑鄉人民十年富起來的奇跡,以紀實性極高的敘述,證明了這一世紀預言。小說具有獨特的政論性、思辨性和哲理性。



陸昭環

陸昭環,福建惠安人。中共黨員。1966年畢業於福建師範學院中文係。1970年後曆任中共惠安縣委會幹部,惠安縣文化館館長、文化局副局長,國立華僑大學校刊室主任、副處級調研員,晉江市政府黨組成員、市長助理。福建省作家協會第五屆理事。1962年開始發表作品。1988年加入中國作家協會。創作簡況:

長篇小說《末代江山》,《五十年私人日記》、《尋夢·紅葉》(共6部,600多萬字),《陸昭環小說集》(3卷),隨筆集《文事風塵錄》,詩集《如菊真言錄》,影視劇本專集《銀屏一勺錄》等。

《烈女哀鴻》長篇小說 (惠安)陸昭環著,鷺江出版社1985年11月出版。

《雙鐲》中短篇小說集 (惠安)陸昭環著,海峽文藝出版社1988年出版。

《胭脂碧》中短篇小說集 (惠安)陸昭環著,台灣風雲時代出版社1989年出版。

《女人的一半是男人》短篇小說集(惠安)陸昭環著,台灣風雲時代出版社1990年出版。

獲獎情況《雙鐲》(已改編為電影文學劇本並拍攝發行)獲1986年全國白玉蘭獎、福建省第三屆文學獎,《胭脂碧》獲福建省第四屆文學獎,散文《掘井記》獲1981年華東地區一等獎。

《烈女哀鴻》是一部反映清鹹豐三年,嶺南女子邱二娘領導的太平軍起義以及邱二娘被俘直至學染刺桐城。情節感人,人物性格突出,有濃厚的地方特色。

《雙鐲》簡介:

少女惠花(陳德容)及秀姑(劉小慧)自小一起長大,情同姊妹。惠花因對鄉中的童婚製度及異性產生恐懼,不自覺將自己的感情傾注在秀姑身上。二人在媽祖廟內結為姐妹夫妻,互換手鐲為盟。秀以為是鬧著玩,花卻一心想與秀長相廝守。

秀出嫁,花對秀的戀慕更為沉迷,秀漸感不安。花被逼下嫁富戶大雄後,竟向丈夫提出離婚,逃回母家。而秀自婚後已逐漸適應婚姻生活,對丈夫阿光(郭晉安)產生情愫,表現日趨親昵。光申請外調特區工作獲準,擬偕秀同行;花竟欲刺死秀然後自殺,下手之際忽聞秀已有身孕。花如夢初醒,不再向對方下手,自己卻獨自走上不歸路。

中篇小說《胭脂碧》:

這是陸昭環繼中篇小說《雙鐲》之後寫於1987年4月的一部中篇小說,作品的主人公匡明和阿香已非《雙鐲》中花與秀年代的女性,他們帶有改革開放年代青年的特征。雖然,鎖在他們身上的封建殘餘的觀念還是那麼的重,但他們業已開始了自己的掙紮,並邁出了衝破現實的勇敢的一步。青梅竹馬的匡明與阿香是從小惠安“童婚”舊俗的受害者,但他們堅信自己的感情追求,他們以出軌的形式與現實抗爭。雖然小說的結尾沒能給我們一個滿意的答案,但業已暗示出一個時代終將結束,改革開放的時代陽光已經破曙!

藝術特色:

正如陸昭環在《雙鐲》小說集(國內版)後記所言:“惠女的命運,同部分服飾奇特的惠安東部女子的命運,確實有一定的差異。我的這兩部中篇小說所描寫的婚嫁陋習,雖然不能代表惠安女,但在心理層次上,反映了包括惠安女在內的整個中國婦女的傳統心態與改革開放、人性解放的矛盾和撞擊。在封建傳統如此頑厚深沉的這塊古老的土地上,這始終是作家必須關注的題材。……早婚、童婚、長住娘家這些特定的傳統陋習,集中反映了中國婦女普遍的悲哀。她們一直承受了外族和內在的雙重壓抑,這種壓抑的結果往往是自我幽閉和禁錮。《雙鐲》裏惠花的跳海,《胭脂碧》裏阿香的偷情,鬥士對傳統的一種抗爭。惠花的死是消極的,但也閃放著光彩;阿香的戲卻遠遠沒有唱完。”


莊東賢

莊東賢,男,1940年出生,福建惠安人。1963年畢業於福建師範大學中文係。曆任閩侯縣中學教師,閩侯縣文化館創作員,《福建文學》雜誌小說編輯,福建人民廣播電台泉州記者站記者,福建省文學院專業作家,石獅市市長助理,福建作家協會理事。1952年開始發表作品。1984年加入中國作家協會。 早在1978年,他發表在《福建文學》的小說《慈母心》,先經《小說月報》轉載,隨後又獲得省文學獎,迅速引起了文學界的矚目。接下來,大概是1981年前後,他的另一部中篇小說《番客嬸》,在《萌芽·增刊》發表,並由珠江電影製片廠拍成電視劇(上下集),搬上熒屏。這些成就,都為他日後成為省文學院的專業作家奠定了牢靠的基礎。 掛職回來,他專心致誌,埋頭創作,短短幾年中,出版了長篇小說《樂城記事》、中篇小說《情到深處》,長篇報告文學《作家眼中的石獅》,以及一部散文集。其中《樂城紀事》,被改編成20集電視連續劇,《情到深處》曾獲省文學獎。不僅如此,他掛職期間分管過公安工作,回來後參與寫作並主編了報告文學集《石獅神探》一書,隨後改編和拍成電視連續劇。

著有長篇小說《樂城紀事》,中短篇小說集《少女之死》,小說報告文學集《桃源風流》,小說集《感傷羅曼史》、《情到深處》,報告文學集《瀟灑》、《石獅檔案》,散文集《情係馬尼拉》,小說及散文集《作家眼中的石獅》,電視連續劇劇本《成夏多情》(18集,與季仲合作),電視係列劇劇本《獅城神探》(20集,與季仲合作)等。中短篇小說《情到深處人孤獨》、《二郎齋小說》均獲黃長鹹文學獎,短篇小說《慈母心》獲《福建文學》優秀作品獎、《閩南首富返鄉記》獲《福建文學》等刊物聯合征文一等獎。與張賢華合作報告文學集《風暴》,描寫了1999年查處廈門特大走私案紀實。此外還有中篇小說《活法》、《番客嬸》等。


杜成維

杜成維是我省著名小說家,已發表作品300多萬字,出版了中短篇小說集《古屋深閨》、《留一半清高》等五本,長篇小說《曲終人何歸》、《懸案》,長篇紀實《天使與魔鬼》。長篇《懸案》2008年5月由長征出版社出版,全國新華書店發行。《懸案》並非寫破案,便覺得有點蹊蹺。這部長篇本來叫《黨外副官》,是出版社改了書名,大抵是考慮市場吧。如果叫《黨外副官》,那才令人拍案叫絕,肯定會更有市場。編輯實在缺少慧眼。《懸案》寫了這樣一件事:某縣知識分子成堆的聚賢苑,某夜莫名其妙死了兩位很有影響的人物,偏偏又是一男一女,又偏偏都是黨外人士,這就引起縣委的高度重視。長篇小說僅是以案件偵辦為線索,展開的卻是官場鬥爭。在廣闊的社會背景裏,精心刻畫了熱愛文化事業的社會事業局副局長梅文夫。這個黨外人士有領導能力,又敢於負責任,有專業才幹,又有親和力,許多幹部敬佩他,許多美女傾慕他,但他卻死了。他的死因版本很多,但恐怕不僅僅是死於某個人之手;他更主要的是死於一種文化,死於古老而又現代的官場文化。小說因此也就寫得比一般描寫官場鬥爭的作品深刻而新穎,它直指人們尤其是知識分文化心態的重建。杜成維寫了不少官場作品。他當了十年文化局長,十年文聯主席,以後又到過最有民主氛圍的市政協幹過常委、副秘書長。各式官場人物寫來都栩栩如生,加上灰諧幽默的語言,讓人感到既好看,又耐讀。


魏獻宗《南蠻魂》

魏獻宗的《南蠻魂》:

1986年之後的幾年中,他創作了中篇小說《百鳥歸巢》、《誘惑》、長篇小說《南蠻魂》,以及《女人島》等十幾個短篇小說。1986年,他寫下以南音琵琶譜《百鳥歸巢》為中篇小說後,14萬多字的《南蠻魂》又脫穎而出。作品采取雙線並行結構,其中浮雕式的人物形象,濃鬱的音樂氛圍,綺麗的民情風俗和山水名勝,把對根的歸附,對祖的崇尚,對鄉土的禮讚一並傾入哀絲豪竹、慷慨悲歌的故事裏。曆史文化的積澱和商品經濟的兩大背景,使得魏獻宗創作出像中篇小說《誘惑》和短篇小說《女人島》這一的作品。他塑造的一係列人物形象——起先窮困潦倒瞎混於市後來成為企業家的畫匠,在古舊的“紅磚瓦屋”裏生活又把企業當成第二生命來追求的寡婦,以及《女人島》中象征著烈火狂浪般的思戀的卡蘭香,以豪爽剛毅的性格注入綿綿無盡的鄉土之情的泉州商人夏漢等等。這些人物,已不是曆史文化和貨殖經商兩種原色渲染勾勒出來的典型形象。

魏獻宗作品的一個重要藝術特色是神秘的象征。“女人島”彌漫著神秘而撩人魂魄的煙靄;《南蠻魂》操曲退虎,吳誌醉譜《八駿馬》的超凡神力所呈現的神秘征體,都與閩南這片神秘的土地不無相關。魏獻宗是地道的泉州人。

故事描寫了清康熙皇帝六十壽時,泉州南音五高手晉京獻藝,及其後南音曆盡艱辛,廣為流傳的過程。

1998年6月,泉州市總工會《百源》刊物,刊登了魏獻宗反映回族和伊斯蘭教的小說《八麵金錢經》,引起社會較大爭議。



黃一泓

黃一泓(泉籍菲華女作家)

菲華女作家黃一泓於1992年出版第一部短篇小說集《海祭》,當時我曾為其寫過一篇評論,題為《窘迫人生的調侃》。時間過得很快,一晃過去15個年頭,黃一泓也由青年步入中年。期間的變化是很大的:不僅她的由國內到國外的生活產生了變化,整個小說接觸到的人物語境,也有了一種新質的介入。更值得稱讚的是,以往那種或多或少的政治概念在這時已經得到徹底的解脫,從精神到寫作,作者都獲得身心的一種前所未有的自信、自然、自由!

《海祭》的黃一泓正如我在《窘迫人生的調侃》一文評論中寫到的:“與黃一泓閑侃,侃人生、侃憧憬……她作品的再生世界便爍閃出其內心世界對生活和人生的某種灼見。……一泓又和我談論自我幽默,自我調侃,她說她經常幽默幽默自己,調侃一下自己的幼稚。我以為對現實的窘迫,這種幽默無疑是一種智慧和曠達,以曠世老人的態度聽驕橫撒謊,以幽默的情趣超越生之艱難,遊戲精神和玩笑精神給予的便是一種寬宏的心態。”15年過去,我不清楚15年前我竟能如此準確而清晰地描摹出一位曆經風波,莞爾一笑的少女無奈中的坦然與微笑?!幾分蹙眉,幾分酸楚!而今天重讀一泓輾轉給我寄來的兩篇小說《殺手》、《mr.喬伊》,雖說這還是她幾年前的習作,但另一種風格風貌以及不刻意的自由構想,則把我的閱讀帶入一種全新的理解和境界!這種自由首先是脫離一切政治評判的自由,從題材的選擇和人物的刻畫,以及社會文化背景、環境的營造,都遠遠地擺脫政治的羈絆而真正地進入人性與寫作的狀態,這是目前中國大陸作家大多難以做到的!這種自由的法度是心境的全然鬆弛,是擔憂的全然解脫,是一切的觀念判斷服膺於活脫脫的生活,直指社會的隱秘和底層。服膺於社會最基本的質子經濟社會和生存發展,從而避免一切原先的慨念和假大空的敘述,美醜也回到生活的初始和原真。這也是我們一切經典作家勤勉致力和孜孜以求的!不管《mr.喬伊》也好,《殺手》也好,黃一虹筆下的小說人物都來自社會底層,而且是底層中帶有某種缺陷的人物。



邱婷婷

邱婷婷(石獅祥芝人)

邱婷婷的12萬言長篇小說《殘夢》(湖南文藝出版社出版)好不容易與我們見麵了,作者在《後記》中說:她所要控訴的是“閩南自有僑史以來僑眷們的不幸和悲哀。”

對於我們這些終日為生計而疲命不息的人們來說,那些衣著華貴,不必勞作,整天賦閑的僑眷們過的該是一種世外桃源的生活了。然而,這僅僅是生活的表象。邱婷婷這位將風雨關在家門外,靠僑彙過日子的家庭婦女在《殘夢》裏告訴我們的是一段鮮為人知,長期以來真實地隱伏於僑眷心靈的慘劇。

揭開富麗堂皇、溫情款款的番客嬸們的婚紗,我們看到了這樣慘痛的情景:在除夕的溫柔之鄉,僑鄉淩凡村的一幢高級洋樓“靜苑”裏,美麗的少婦白嫻百無聊賴的痛苦與孤獨。婚後八年,她過的是物質的天堂、精神的地獄,是名存實亡的夫妻生活,是“比寡婦還要慘”的“活寡”生涯。遠在海外的丈夫郭守義荒淫無度,甚至將情婦帶回家鄉,當著白嫻盡情縱樂。而白嫻卻要時時防範同任何男人接觸,深居於門窗緊閉的“靜苑”,以保貞操的聲名,而這一切竟被鄉俗所默許。她的生活,既遊離於社會生活的正常軌道,連正常人的日子也沒法享受到,又承受著來自夫權和封建道德的種種桎梏,過著沒有保障的依附外彙的生活。豪華的“靜苑”分明是囚禁她的墳墓。

值得我們注意的是小說中顯示出來的女性意識,那細膩、湍湍流動的空間,人物的意識流動,自由聯想,夢幻,較好地描繪了主人公空虛而躁動著的內心世界。作者總是從女性的立場出發,偏愛女性,維護女性的權益,尤其是對女性生存狀貌和命運的觀照。由於較好地采用內視角,注重人物內心世界的挖掘,心靈的折射充滿了女性特征。

《殘夢》雖然在生活積累上有較充分的準備,但是在表現方式上,由於作者還未能真正將人物消溶在生活的本初狀態中,因而使筆下的人物形象多少缺乏自然和真實,流於人為狀態。

《殘夢》作為閩南僑鄉為數不多的女性長篇小說,作為石獅市的第一部長篇小說,這是值得閩南文壇注意的。



貝奇


貝奇(四川自貢市)

1984年《當代》發表《一個女性的遭遇》。

人民出版社出版的《石獅百人》。該書分上下兩冊,共100萬字,以紀實形式記敘了福建石獅現代百位僑人、僑領艱苦創業的曆程,折射出石獅發展的曆史,揭示了石獅人的“愛拚精神”。

貝奇1952年3月出生於自貢市自流井區,原名熊永清,現為中國作家協會、電視藝術家協會會員。1984年在《當代》上發表《一個女性的遭遇》而一舉成名。1996年5月開始創作《石獅百人》,1999年作為建國五十周年的賀禮出版發行。三十歲到五十歲,其實就是一瞬間,貝奇曾經這樣描述自己:

想想自己五十多年人生,我是這樣走過來的;

十歲以前,曾有過幸福的家庭,慈愛的雙親,無憂無慮的童年生活,少先隊大隊長,驕傲,自信,憧憬未來;

二十歲以前,獨自文革串聯,上山下鄉,母親重病,病退返城,落魄反叛,驕傲自信,憧憬未來;

三十歲以前,母親病故,棲居閩南僑鄉,摯愛大海,憧憬愛情,生育子女,挑燈夜讀,艱苦習作,頑強拚搏,一雙兒子,單親家庭,返回家鄉,人才引進,驕傲自信,向往北京,憧憬未來;

四十歲以前,北京讀研,中國旅遊,周遊世界,漫步紐約華盛頓,喜愛巴黎倫敦俄羅斯,向往非洲的青山,崇拜海明威,追逐外星人,驕傲自信,憧憬美好;

五十歲以前,周遊菲律賓香港東南亞,尋訪偉人名人平凡人,閉門造車,著書立說,心有所屬,憧憬愛情,向往建功立業,斥資回鄉辦學,失敗不氣餒,北京安家置業,依然驕傲自信,依然憧憬美好,憧憬未來。

年滿五十歲,我沒有人生過半的想法。2004年喜歡上心理學,回到曾經攻讀文藝學碩士的北京師範大學,繼續攻讀心理學博士。並非博士文憑而是這一門新的學科深深吸引了我。我隻相信,從事寫作的人如有時間和機會,一定不要放棄這一門學科的學習。三年苦讀,我的收獲是認識自我,助人自助。

今年我已經年滿五十六歲。

作為一個媒體記者,我已經退休靜享安逸。可是作為一個職業作家,我的工作才剛剛開始。我希望自己能在退休之年,寫出獻給家鄉的長篇著作《古鹽都自流井1850》。那是我家鄉自貢市的原風景,是千年古鹽都自貢市的“清明上河圖”。

記得1996年訪問菲律賓香港回國後,在福建石獅寫作100萬字長篇報告文學《石獅百人》之初,我曾對一位友人說過:選擇這麼一個題目、寫作這麼一本書是對我自己生命的一次重大的考驗——對自己個人體質、精神、能力和情感的一次整體測試。

現在也一樣。為家鄉寫作這麼一本書是對我自己生命的又一次重大的考驗——對自己個人體質、精神、能力和情感的又一次整體測試。

我不是那種人們所謂的“自賞”的人。

我不僅僅把寫作當成自我情感表達的形式,也許我更看重的是它作為一種影響周遭世界的存在方式由此而產生的積極的社會意義及其價值。


黃良

黃良

“他的兩個著名的小說我都拜讀了,一個是曾獲得省最高文學獎的《石頭記》,另一個就是《臨時工》,兩個小說都展現了臨時工的生活場景。讀罷後者,心底竟泛出酸楚來,無來由的,於是去歲曾萌生了寫《臨時工》的評論,題擬了,開頭也出來了,但終歸成半截文字段兒,落在塵埃裏。經曆的淺薄與理論的貧乏,心裏沒底,特怕這種創作心態,惟有作罷。黃良有過那樣的經曆——臨時工的經曆,打石、木作、油漆、養雞、文化館雜工……他還曾以“發家致富”為名,“千裏走單騎”,遊曆了神州大地。履曆是假不了的,它就像一個人的影子,與人相隨一生,甩都甩不開。文如其人,黃良這種複雜而坎坷的經曆,注定了他小說中的那一份從容恬淡,那一份洞察秋毫,那一份言猶未盡。黃良寧靜,不事喧嘩,但“寧靜致遠”,在今天漸漸茁壯的晉江文學陣營裏,這是少見的。無論偏居鄉村一隅,還是置身繁華街市,他都能枯坐板凳,數十載如一日,靜心寫出七八十萬字的作品來,“相信生活的本原是簡而又單的,由於欲望太多,才變得複雜起來,隻要悠然追求,便可少些煩惱”(《人生平台·〈平淡是真〉》。由濱海小鎮到青陽的幾年來,對晉江文學的後續陣營,黃良一直不遺餘力地關注與扶掖著,許順達、洪小衛、林誌鵬之輩皆在其列,即便對我,他也在不少的場合褒揚過。這樣說,黃良教父的樣子就漸次明朗了。”(鄭君語)

黃良的小說《石雕像》寫小學不曾畢業的36歲的莊宏圖一個人的孤寂生活,因了不知從哪裏冒出來的表弟(一個從礦區考上大學,來到莊圖居住的城市的大學生)和一座有著某種藝術氣息的石雕像而不得安寧。最後,不得已賤賣了石雕像(120元賣30元)而使生活恢複了原有的寧靜。小說充分體現了黃良小說那種淡定敘來,洞察力和幽默精神的藝術風格。具有莫泊桑小說敘述的某種特征,委婉而生動,恬淡而深刻。文化是不能裝的,把文化歸給文化人似乎是一種出路!



陳惠國

陳惠國,惠安人,發表文章的署名“惠國”。

黃良在《石獅有個陳惠國》一文稱:他“刻意地為讀者認識石獅再造一個小小的天地。咫尺之內展現著石獅的風采和詭秘、方寸之間洋溢著商業城市的眾生相。在日呈繁榮的以風俗和農村題材為流的閩南小說界,他的都市小說,即顯得別具一格,引人注目。”

“惠國一直渴望做城市的主人,他本是惠安農民的兒子。”

惠國竭盡全力把筆鋒觸入城市人的靈魂。作為一個從農村走出來的後生,惠國感受到進入城市本體的一種技術性的障礙。他自覺不自覺地與城市貌合神離。惠國像他筆下的老鄉,《南方水稻土》裏的包工頭晏飛一樣,企圖從精神上擺脫土地的羈絆。惠國對石獅的了解比外地人多得多,他潛心研究石獅生存環境的變異更迭,過著一種反差較大的生活。他對幽默有一種極好的體察與領悟。縱觀他的作品,《到城市去》、《倩玲小姐》等乃是他對城市鍥而不舍追求的結果。評論家朱水湧評價他的小說:在選取題材方麵,惠國是靈敏的,可是次要人物的形象,卻讓人有一種空落落的感覺。他還認為,駕馭不了全景式的人物,和配角形象有不夠豐滿,對每一個青年作者的成熟來說,那是一種必然的過程。


蔣維新(略)

林小玲(見後麵另文)

二、以寫作的題材看,長篇小說作品傾向於這麼幾個分類:

1.華僑題材(華僑及相關生活題材):它們是司馬文森的《南洋淘金記》、昆洛的《南洋淚》

2.曆史題材(革命史與曆史):他們是王欽之的《龍虎風雲》、陸昭環的《烈女哀鴻》、魏獻宗的《南蠻魂》、李樹砥的《赤腳宰相李光地》、瀟琴的《袈裟情緣》、裴光輝的《李卓吾·塵網》;蔣維新的《血濯中秋》、郭少青的《人間正道》、蘇天才的《最後一個撤走》、《兵妹》。

3.鄉土題材(農村題材):許謀清的《世紀預言》

4.現實題材(城市與鄉村之間):莊東賢的《樂城》、邱婷婷的《殘夢》

三、60年泉州小說創作的成績及局限

四、在閩南鄉土小說創作中泉州小說創作的地位

五、閩南鄉土小說的突圍

(後三部分尚未作梳理)


五閬極地靈修原創整理,未經允許不可轉載,但歡迎轉發到朋友圈。


下一篇 : 澳門五星級酒店招聘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