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池扶貧攻堅戰如何打?


貧困影響著人類社會進程,沒有貧困人口脫貧致富,就沒有全麵建成小康社會。經過多年努力,河池貧困狀況有了較大緩解,從2010年起累計減貧78.32萬人,貧困地區麵貌發生了很大變化。但因貧困人口基數大、貧困麵廣、貧困程度深、貧困類型複雜,迄今仍是全區、全國扶貧工作的難點和重點區域,是“十三五”扶貧攻堅戰的主戰場。打好河池扶貧攻堅戰,需要有的放矢,全力以赴,攻營拔寨,徹底消滅窩藏貧困的各種要塞、據點、碉堡,幫助貧困對象鏟除“窮根”,挪出“窮窩”,實現同步小康。根據攻堅戰作戰規律及特點,本人認為河池的扶貧攻堅戰可以這樣打。

第一步,派出先遣部隊,摸清貧困對象。

扶貧要做到扶真貧、真扶貧,使黨的扶貧政策覆蓋到每一個貧困戶,首要前期就是把貧困對象搞精準,把家底盤清楚,真正做到底數清、問題明。河池是全國14個集中連片貧困地區之一,11個縣(市、區)均被列入重點貧困地區,2014年末仍有貧困人口83.75萬人,占全市人口的20.24%,占全區貧困人口的15.57%,貧困發生率24.26%。這些貧困人口的貧困類型怎樣、致貧根源在哪、扶貧從何入手?都需要搞清弄明,精準識別,形成全市扶貧攻堅大數據。各級黨委、政府派出精兵強將,與自治區組織選拔的貧困村第一書記一道擔當起攻堅戰中先遣部隊角色,進村入戶,住農家、訪農戶,麵對麵、點對點摸底調查,對每一個貧困戶進行列表打分、建檔立卡,深入掌握貧困狀況,全麵了解致貧原因,讓真貧的一戶不能少,不貧的一戶不能多。識別貧困,不能“隻見樹木,不見森林”,就人論事,更要挖掘製度、政策、機製等深層次原因,追尋市貧縣貧民貧之根源。隻要摸清了貧困對象,查明出貧困原因,才能精準施策,精準發力。

第二步,畫出作戰地圖,確定作戰時間。

地圖是“行軍無聲的向導”、“軍隊的眼睛”。同理,一張精準的作戰地圖,是確保扶貧攻堅戰精準打擊,事半功倍的首要前提。河池扶貧攻堅戰總體作戰地圖要詳細標注全市9個國家扶貧開發工作重點縣、684個貧困村的貧困狀況、貧困程度、貧困類型、83.75萬貧困對象致貧原因,參與“5321”幫扶機製的幫扶單位、幫扶人員、幫扶項目及資金安排、落實情況,並明確責任領導、目標任務、獎懲措施、具體實施時間等。按照作戰地圖,倒排工期,細算“時間賬”的話,在餘下5年多內,全市平均每年要減貧13.96萬人左右,每月要減貧1.16萬人左右,每天要減貧386人左右,才能確保扶貧攻堅戰全麵勝利。這些扶貧對象都是一些難啃的“硬骨頭”,工作量比以前要翻幾番。麵對這一艱巨任務,河池怎麼辦?必須嚴格按照“作戰圖”、“時間表”要求,因地製宜,梯次推進,因村因戶施策,力爭年均實現2個縣、12個村摘掉貧困帽子,不返貧。

第三步,彙集優勢火力,拔掉貧困據點。

“集中優勢兵力,各個殲滅敵人”是毛主席十大軍事思想之一,一樣可以運用到河池扶貧攻堅戰中。河池扶貧攻堅戰要打出成效來,各級黨委、政府必須將指揮所前沿,帶頭衝鋒陷陣,充分發揮主力軍作用,調動各方麵積極性,彙集好社會力量、部門優勢、行業資源,利用好各項政策、資金、項目,打出一套扶貧攻堅戰組合拳,通過產業帶動一批、扶持生產和就業發展一批、生態移民搬遷安置一批、低保政策兜底一批、醫療救助扶持一批、教育補助一批,並逐村逐戶完善幫扶措施。除此之外,最為重要的就是要集中優勢火力,千方百計,連續作戰,堅決拔掉三個主要致貧據點,開辟出扶貧攻堅新的根據地,鞏固扶貧成果。

一是拔掉“生態致貧”據點,創建生態移民扶貧特區。“一方水土養不活一方人”,河池仍有25.5萬人需要生態移民搬遷才能脫貧。實施扶貧生態移民,可以減輕生態壓力、鞏固石漠化治理成果,推動新型城鎮化、產業化發展,達到“一石三鳥”之效果。當前,國家對貧困地區扶持力度持續加大,在河池扶持生態移民搬遷建房上,光國家給的財政補貼,政府貼息各個方麵,涉及5萬多戶,1戶20萬元,整個投資就達100個億。我們要緊抓這一重大新機遇,積極利用好各項扶貧政策,通過爭創河池生態移民扶貧特區,徹底拔掉“生態致貧”據點,創造出生態移民搬遷與新型城鎮化、現代產業深度融合發展的新模式,形成河池未來發展新的增長點。

二是拔掉“政策致貧”據點,創建國家電力扶貧實驗區。河池境內現有各類水電站147座,水電站總裝機容量和年發電量均居全國地級市第二。自上世紀70年代起,為支援國家水電建設,全市總共搬遷移民40多萬人,淹沒耕地11.8487萬畝,房屋214.5776萬平方米。但因特定曆史條件所限,移民政策不到位,補償方式不合理,補償標準過低,很多庫區移民依舊存在行路難、飲水難、上學難、發展難,脫貧致富難度大,僅大化縣就有近3萬移民未脫貧。受政策製約,河池庫區移民的貧困狀況與所作貢獻嚴重不匹配。“解鈴還需係鈴人”,拔掉“政策致貧”據點,需要從根本上著手,利用國家正提速推進電力體製改革之際,積極爭創河池國家電力扶貧實驗區,建立土地入股、電價分成、電企結對幫扶、水電資源開發補償等政策製度,以釜底抽薪之策,一勞永逸解決庫區移民久扶難富的問題。

三是拔掉“資源致貧”據點,創建資源開發共享先行區。河池屬於桂西資源富集區,有色金屬、非金屬礦原礦儲量較大,森林覆蓋率達68.23%,人均擁有水資源6180立方米,長壽、民族文化、生態、紅色等旅遊資源多樣。但豐富的資源並未給河池脫貧解困帶來多少幫助,反而使全市陷入“資源陷阱”,繞不開“資源詛咒”怪圈,長期守著金山銀山靠扶貧。拔掉“資源致貧”據點,關鍵是實現資源開發利益與群眾共享,不然開發者拿走了利潤,留下的是資源枯竭的城市和日益窮困的群眾。如南丹“歌婭思穀”就從每張門票收入中拿出5元給當地村民,做到了旅遊資源開發與群眾脫貧共贏。在礦產資源、水資源、生態資源、旅遊資源開發利用過程中,河池要創造性地用好各項政策資源,探索創建資源開發共享先行區,鼓勵和允許當地群眾以土地、勞動力、技術等方式參與資源開發,並逐步逐項建立資源開發補償金製度。唯有如此,河池資源優勢才能真正轉變為經濟優勢,成為扶貧攻堅戰中的“利器”。

打好河池扶貧攻堅戰,除了組織大規模正麵進攻,“策反”工作也極為重要,特別是對一些“等靠要”思想嚴重、懶惰成性的“特困戶”,要進行刺激性教育、誘惑性宣傳,讓他們跳起來摘桃子,引導他們加入勤勞致富者隊伍。河池隻有主動把握好攻堅戰作戰規律,多方麵下手,裏應外合,協同作戰,一定會打出一場漂亮的扶貧攻堅翻身仗。(作者:周鈞,單位:河池市委政策研究室)


來源:河池日報


監製:樂潮

責任編輯:中秋

編輯:巴樓、東經108°

讚一個吧



下一篇 : 廣西河池學院領導蒞臨小紅帽幼教集團洽談校企合作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