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愁紅河:一粒紅米(一)


 
     我是一粒紅米,一粒小小的紅米。我來自雲霧深處紅河南岸哀牢大山深處,哈尼梯田是我的家。我家族的爺爺的爺爺的爺爺,跟隨哈尼祖先遷徙到了這裏,與他們一起定居在這片土地上,據說有1000多年的曆史了。聽人們說,中國和世界上其他地方也有梯田,還有許多我們稻米家族一樣的親戚,但我的家鄉才是世界上梯田集中連片規模最大、風景最震撼人的地方。這裏的春夏秋冬,日出日落,美景如畫,動人心魄。我和我的紅米家族就生活在這好山好水的好地方。


  我可不是城裏嬌裏嬌氣的孩子,而是在高山上生長的山裏娃娃。我和其他紅稻穀一樣,不怕山高不怕寒冷,可以適應在不同海拔地帶的梯田裏生長,我們現在主要生活在海拔1200米到1800米的高山梯田裏。農業科學家研究證明,紅河南岸紅米家族抗病性強,穩定性也高。科學家還說,我們的家族還保留有千年不變的野生稻種基因,這是非常珍貴的也非常難得。


  據研究,我的營養價值可高了,是普通大米的2至3倍。我身上的微量元素含量比較高,特別是鈣、鐵、鋅等礦物質微量元素,我身上有十八種人體所需要的氨基酸微量元素。在農村,小孩吃了紅米糊長得很結實,男人吃了生蒸紅米飯去幹活特別有勁兒,婦女把紅米和老鼠豆熬成稀飯吃,很養胃。有專家說了,我特別適合城裏患糖尿病、高血壓、高血脂的人群食用,可以幫助他們治病。作為健康食品,我現在很受青睞。 

    山上的空氣新鮮極了!在天梯般的世界裏,我慢慢地自由地生長。從春天到秋天,我們紅米家族的每一個成員都安靜地躺在水牛犁過的鬆軟的泥田裏,喝著分水木刻分流過來的泉水,聆聽山風低吟的歌謠,在天地間自由地呼吸,在清風中詩意地搖擺。我還喜歡與稻田裏的鴨子、鯽魚、泥鰍、鱔魚等夥伴玩著開心的遊戲。


  天晴的時候,我喜歡在陽光下瞭望雲霧繚繞的遠山。我喜歡聽森林裏淙淙的山泉流淌聲,感受濕潤的空氣。在雨過天晴的日子,我聽著遠處犁田漢子粗獷的吆喝聲,以及那些婦女邊勞作時邊哼唱的妙曼山歌,我會怦然心動。

  我喜歡這種簡單、純淨的高山生活。我對梯田主人的要求不高,隻要給我一片小小的土地哪怕是貧瘠的土地,給一點點農家肥,我就會長得很好。我不耐肥,誰給我施化肥,我就會很難受,嚴重的伏倒下去就起不來了。


  春天,在布穀鳥的催促下,我被主人家包辦嫁給了哈尼梯田小夥。長長的夏天,我沉浸在梯田的世界裏,一心一意護養著我的紅米寶寶。到了秋天,我大約在田裏過了120多天的日子,已經成長為一個兒孫滿堂的英雄母親了。金黃色的季節,我和家族成員被梯田主人用鐮刀在腳稈上溫柔一刀,用穀船摜下穀子,然後被裝進大口袋裏背回了家,在曬台上曬幹後再堆放到風火樓上儲藏起來。這些收成,足夠他們解決一年的溫飽了。

張紅榛 




下一篇 : 湘潭市部分路段停氣通知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