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一檢察人員被曝坐擁380套房 真相是什麼?


點擊上方“法製網”可訂閱哦!
圍繞房子的話題,總能攪動輿論。

當群眾還沒從“深圳水貝村拆遷,每家補償2億拆遷款”的假新聞中緩過勁來,“南昌檢察院一副科長被曝坐擁380套房”的大消息,又讓群眾驚掉了下巴。
後經媒體證實,網傳的這位坐擁380多套房產的南昌高新區檢察院徐林保,並非是該院職務犯罪科副科長,隻是普通工勤人員。雖說副科長不是真事,但380多套房產還真的是真事......

在很多人連做房奴的資格也沒有的時候,有人居然有380多套房子,當之無愧——“房祖宗”。這種差距,絲毫不亞於低溫天氣下,你在暖氣房喝茶,我在四下透風的小屋寫稿子,哪都涼。

相比之下,曾經在京有40餘套房的“房姐”龔愛愛,在如今的“房祖宗”麵前也要喊聲“爺”了。

現在徐林保已被單位停職調查,等待調查結果。作為高新區檢察院一名公職人員,名下這麼多房子,哪來的?來得是否合法?是否存在利用影響力受賄?這些問題都引得輿論關注。
質疑一:巨額財產哪裏來的?
不是富豪也不是開發商,僅僅一名檢察院工作人員,徐林保及妻女被曝名下房產達380多套,身價數億元,其中已辦理房產證的有180多套,網簽的有200多套;徐林保自住的是200多平米的豪宅別墅,名下還有多輛豪車。這明顯超出合法收入的巨額財產是哪裏來的?
 
震驚的畫風都變了~~
如果這些都屬實,是逃不掉法律的製裁滴~~~
 
      我國《刑法》明確規定了“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讓那些非法所得財產無處遁形,不管是貪汙、受賄所得,還是通過走私、盜竊、詐騙、販毒等行為所得,隻要超過行為人的合法收入且差額巨大,行為人不能說明、司法機關又不能查明其來源的,都無法逃脫法律的追責。

       國家工作人員的財產、支出明顯超過合法收入,差額巨大的,可以責令該國家工作人員說明來源,不能說明來源的,差額部分以非法所得論,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差額特別巨大的,處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財產的差額部分予以追繳。
 
質疑二、是否存在利用影響力受賄?
      從徐林保的公開經曆來看,他遊走在政商兩界、很有經營頭腦,既然已經有那麼多房產,又為何選擇回到體製內成為檢察機關的工作人員?其名下的這麼多房產,到底是用自己的合法收入或者貸款買的,還是他的家人利用其手中權力的影響力“借”來的?

       如果徐林保本人存在違法犯罪行為,那要受到法律製裁自不可說。但是如果他的家人利用他的影響力,巧立名目,為請托人謀取不當利益,並收受財物。即使沒有國家工作人員的身份,也未必就能做到獨善其身。這些所謂的“親人”“熟人”很可能涉嫌《刑法》上的“利用影響力受賄罪”。
 

        國家工作人員的近親屬或者其他與該國家工作人員關係密切的人,通過該國家工作人員職務上的行為,或者利用該國家工作人員職權或者地位形成的便利條件,通過其他國家工作人員職務上的行為,為請托人謀取不正當利益,索取請托人財物或者收受請托人財物,數額較大或者有其他較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並處罰金;數額巨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罰金;數額特別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七年以上有期徒刑,並處罰金或者沒收財產。

質疑三、是否涉嫌違規從事營利活動或插手謀取利益
       網曝徐林保的妻子是江西林揚投資發展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總經理,並一直從事房地產投資。其女婿一直在商場打拚,並利用徐林保名下的房產作抵押談生意,妻子和女婿相互之間有密切的資金往來。徐林保是否利用自己的職權上的影響力插手家人的生意?

       根據《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違反有關規定從事營利活動,包括經商辦企業;利用職權或者職務上的影響,為本人配偶、子女及其配偶等親屬和其他特定關係人的經營活動謀取利益等行為,要視情節輕重給予相應的處分。

質疑四、存在詐騙、超生行為
 
       徐林保女婿被指打著徐林保的名義,以合作做生意及聯合開發項目為由,先後向多人借款上億元,並將借款轉賬到徐林保妻子的手中,債主們聯係不上女婿,向徐林保追債被拒絕。此事若屬實,則涉嫌詐騙罪。  

       另外,徐林保被爆與第一任妻子育有一女,與第二任妻子(未領結婚證)育有四個子女,按過去與現在的國家政策與法規,涉嫌超生。

看看法律是怎麼規定的吧:

    【詐騙罪】詐騙公私財物,數額較大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製,並處或者單處罰金;數額巨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罰金;數額特別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並處罰金或者沒收財產。本法另有規定的,依照規定。
 


從網上舉報他的一份房產信息來看,徐和妻子毛某、兒子、女兒名下共有185套房,已經辦理房產證,另外200多套房,有購房合同,而這份房產信息是在涉及一起民事債務案件時法院調查徐林保資產情況時發現的。由此來看,這份房產信息應該是真實的。

當事人徐林保在麵對媒體求證時表示,網上的舉報內容屬於報複性虛假內容,但他也未否認名下的房產情況,並表示自己買房是為了投資。

隨後,徐林保外甥證實了網帖中所述部分事實,同時對部分描述予以澄清。他對媒體表示,徐林保及其家人名下房產沒有380多套那麼多,但100多套是有的,購房資金來自舅舅當年停薪留職下海經商和舅媽多年經商所得。

雖然目前檢察機關尚未公布處理結果,但如果檢察機關調查結果顯示,徐林保在買房過程中,並沒有貪汙、詐騙、挪用資金的行為,那不管“房祖宗”的房麵積、價格是多麼令人詫異、豔羨、不平,但隻要依法認定其購置資金來源合法,就應該承認“房祖宗”對其的合法擁有,這是尊重、保護公民財產權的題中應有之義。因為從法律上來說,購房資金屬於私人財產,如果沒有證據顯示資金來源非法,任何人都無權過問別人的財產,這涉及公民的隱私權範疇。

但話說回來,即便徐林保不涉及貪腐案,其多套房產也涉及到了限購,限購屬於國家一項政策,如果房產數超出限購規定,也會對其進行行政處罰。

在房價一路飛漲,大多數普通民眾望房興歎的情況下,徐林保卻坐擁“380套房產”身家上億,必然會引起公眾的詫異和不平,公眾有理由追問它究竟為什麼合法。況且,拋開徐林保個案本身,其背後的炒房事實折射出更深刻的現實問題。雖然“房祖宗”事件還未有後續處理結果,但徐林保“炒房”的投機行為無疑屬實。如果法律不能對這種致富方式作出約束,繼續允許這種“合法”的暴富方式存在,公眾對基於法律的公民財產權概念就可能產生懷疑。

作為一名理性的公民,我們更應該思考為什麼會有這麼多“房姐”“房祖宗”等類似事件的發生呢?法律又該從哪些方麵采取措施來有效遏製這種投機行為?

2013年2月5日國務院發布《深化收入分配製度改革若幹意見的通知》第13條:研究在適當時期開征遺產稅問題。有關征收遺產稅的討論,早就不是第一次了。

麵對“房祖宗”和“房奴”這種社會貧富懸殊同時誕生的怪象,征收遺產稅似乎是“抽肥補瘦”、促進社會公的最有效手段,但如何合理設置遺產稅起征點以及如何避免觸及工薪階層利益,讓稅種變得公平,真正發揮調節收入分配的作用則是其能否有效的關鍵。

至於徐林保事件,我們將對檢查結果拭目以待。

文章綜合   法製網 作者 宋勝男 鄭小瓊 王澤豔


本期編輯   於澄 陳睿哲






下一篇 :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