榆林官員被“兒媳“舉報!資產驚人!


來源:深度調查

近日,網上曝出一則舉報材料,舉報人王慧瑩,實名舉報府穀縣土地局副局長張少軍的多項違規行為,實名舉報材料如下:



中省各大媒體:

我叫王慧瑩,是府穀縣土地局副局長張少軍明媒正娶的兒媳婦。我之前已經向榆林市檢察院和紀檢委公開實名舉報了張少軍貪汙腐敗、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等違法亂紀行為,截止2016年9月24日,張少軍已被雙規近一月有餘。但問題是,我的實名舉報已過半年,至今進展不大,我們懷疑榆林市紀檢委與榆林市檢察院主要領導有被張少軍家屬收買之嫌,因為張少軍家屬在府穀到處稱:張少軍很快就會出來,榆林辦案部門的主要領導早就被咱用硬疙瘩(我們當地方言,即指人民幣等硬貨)買通了!”

我現在公開向各大媒體公布舉報部分詳細內容,希望媒體記者公開曝光並監督紀檢、監察機關將這一典型的“小官巨貪”腐敗分子繩之以法。


雁過拔毛 小官巨貪

給大家講個真實地故事;張少軍的兒子即我的丈夫張佳敏小時即1994年時想到府穀新成立的第三小學上學,當時校長沒給張少軍麵子,張少軍便懷恨在心。1995年三小開始修建職工家屬房,張少軍故意設卡指使下屬不給辦理職工集資建房的土地手續。這一卡竟長達16年,在府穀傳的盡人皆知。當時學校使用各種手段公關都不見效,直到與我家結了親(我母親是三小教師),礙於我母親的麵子才給三完小辦理了土地手續,事後給我母親送了個空頭人情稱:“親家,因為你在那有房,要不然就讓他們好好等著吧!”張的歹毒可見一斑。

張少軍就是用類似這種卑劣手段,以權謀私。張給同事批個地基至少也要2000元;給房地產開發商批地皮不是要房子,就是動輒幾十萬甚至上百萬。至於煤礦、明盤、工業園區、及駐府企業的用地索賄,就更不用說了。


再給大家講兩個真實地故事:府穀前石畔村開發河濱苑小區時,府穀正是房地產開發高潮期,當時河濱苑的房子平均每平米賣到12000元,張不給辦理土地手續,迫使村委會給張少軍送了169平米的C戶型房子(即樓盤樓王)。2014年春天,我的婆婆薛靜當著我爸我媽和我的麵誇道:“張少軍剛被提拔為正科幹部不久,因他分管礦管方麵的事,由於瑞豐煤礦塌方受牽連,張少軍上跳下躥,到處打點,通過拉關係,走後門才免去刑事責任。隻是由正科級調為副科級,但工資待遇未降”。薛靜同時誇耀:在榆林飛往西安的飛機上我碰到瑞豐煤礦的老板,抱怨因為他們張少軍受降職處分,巧言索賄,後來那個老板給他家送了貳拾萬元人民幣表示道歉。

我和張佳敏,按當地習俗舉辦了訂婚、結婚的一切活動,是明媒正娶的媳婦,張少軍總是哄我,你們先不要辦結婚證,便於將來生二胎。2013年3月21日,張佳敏和我在府穀縣濱苑大酒店舉辦了隆重盛大的婚禮慶典,有400多人前來參加婚禮。酒席從3月20日下午一直到3月21日晚結束。收受禮金肆拾叁萬餘元。結婚所用40來萬煙酒飯菜,都是酒店老板與他人送的。


縱容兒子 包養小三 酒店捉奸 惱羞成怒

張少軍的兒子叫張佳敏,從小被嬌生慣養,張少軍大把大把給錢,有時一給就是好幾萬,平時身上卡內現金總有百八十萬,有時公然當我們的麵縱容兒子幹壞事,公然稱“不吃喝嫖賭博,還叫男人?”

婚後張少軍的兒子張佳敏,依仗父親的權勢和錢勢,吃、喝、嫖、賭、玩樣樣俱全。娶了媳婦不負責,還想要包養小三。2014年10月開始他與單位同事李采鬼混上,經常在上班期間出入多個高檔酒店通奸。從榆林市——神木縣——府穀縣——山西保德縣都有他們倆的開房記錄。每天大幾百的酒店一開就是兩三天。在這期間張佳敏三天兩頭逼迫我說“咱倆過不下去了,又沒領結婚證,你帶著孩子走吧”。2015年10月11日晚7:40在府穀山水陽光酒店1212房間被我捉奸在床。我身心、精神受到了極大的摧殘。


2015年10月12日,張佳敏離家出走一個月(曠工)回來二十多天不給我和家人道歉、認錯。張少軍不責怪兒子,竟然還說:“張佳敏他大意了”(言下之意是男人嫖娼還能被老婆逮住”。

張家攆我淨身出戶,竟然說:“想告告咯,想鬧鬧咯,紀檢委、檢察院起不到作用。他爺爺做死她,大不了鬧成府穀縣轟動新聞”。

張少軍夫婦及張佳敏認為我與張佳敏沒領結婚證,應當淨身出戶。他們耍盡花招使盡手段逼迫、威脅、攆我走。竟然說:“想告告咯,想鬧鬧咯,紀檢委檢察院起不到作用,他爺做死她”,我的人生安全受到嚴重威脅。


張家為了達到攆走我的目的,不惜使用各種恐嚇威脅手段,2015年12月6日開始,張少軍雇傭黑社會在我家附近幾個路口盯騷我,其中一人被我抓拍到了照片,今年4月份張佳敏竟然騎著摩托放飛車撞我,導致我當場摔倒受傷。更令人氣憤的是,我的婆婆公公合夥商量要報複我,我公公的原話:“這家老婊子小婊子和他孫子們欒不成,他爺爺做死他。”張少軍還在我的牙刷上故意塗抹屎尿。張佳敏和同學密謀害我的方案:一是摩托撞我;二是雇黑的士撞我;三是在公交車雇上流氓害我。張佳敏和同學合謀害壞我的車,在輪胎上訂釘子,放氣,劃車身,輪胎上紮孔等。(有錄音為證)。張佳敏還放言:“做死她,?上也不geji(不害怕的意思)。”張佳敏的母親薛靜和張佳敏的四姨薛琴教唆張佳敏打我。他四姨直接說:“那家那(方言,指我)命不值錢,其往死哩打(有錄音為證)。”


資產過億 奢侈消費

張少軍、薛靜、張佳敏身為國家幹部工資有賬可算,並且家裏沒有其他產業。但他家能瘋狂高消費,擁有巨額資產,與張少軍收賄受賄有直接關係。張少軍官不大、權不小,是名副其實的實權派,多年來府穀縣所有土地征地、建設用地、礦管等方麵的事由他一手主管,張少軍特別擅於耍權弄權、登門拜訪的不是府穀縣的開發商,就是煤老板,是名副其的“土地爺”。

張少軍家房子有20來套,光我知道並落實下的就有7套房2處商鋪。具體情況如下表:

房產一覽表:

自蓋樓房,府穀縣閆家窪

東單元5樓 西戶 180多㎡

當時市價60多萬元



府穀河濱路   薛靜

18樓   A西   160多

120多萬元


土地局家屬房

府穀縣中醫院和平巷   張少軍

南樓2單元   西戶   110多

10多萬元   河濱苑


府穀前石畔學校旁   張佳敏

3號樓28樓   C西   170多

210多萬元

低價68萬元購買  元馳世紀城

榆林市高新開發區   薛靜

3號樓B6-1002   西戶   160多

140多萬元   帶車庫

中海東郡

西安曲江新區   薛靜

15號樓一單元8樓   東戶   139

240多萬元   帶車庫


禦城龍脈

西安市武警醫院旁   張佳敏

北區2單元17樓10號   50多

50多萬元

金泰假日花城

西安市高新區丈八路   張佳敏

17號樓10112   一層   35.4

90多萬元


金泰假日花城

西安市高新區丈八路   薛靜

40-10105   一層   70多

280多萬元


合計  1200多萬元


張少軍及其家人除上述資產外,還有巨額存款(請詳查)。張少軍女兒賀佳利是一名普通在校大學生,沒有到社會上賺過錢。在2015年4月份張家把百萬元巨額存款存入賀佳利名下。據我所知,張家在銀行還有巨額存款。

張少軍家有幾千萬的民間放貸,如高飛的普宇集團、高乃則的興茂集團、王愛田的昊田集團、王乃雲的恒源電廠、劉建華的典當行等都有放貸(請核查)。

他家有奧迪A4轎車一輛,車牌號陝KXZ955,戶名張佳敏。他家的財產多數在其妻子薛靜,兒子張佳敏,女兒賀佳麗的名下。這些財產在2015年4月份之前是上述情況。2015年4月份以後財產是否轉移我不清楚(請查實)。


張少軍利用職權為家人和親戚謀私利。

一、2015年10月薛靜申報農業技術方麵的高級職稱。張少軍利用職權弄虛作假,論文請人寫,科研成果是假的,下鄉講課是幌子,下鄉次數造假。2014年她評了一次高級職稱,省上有關部門發現論文作假,沒有通過。2015年又故伎重演,上下打點準備通過審核,如願以償。

二、2014年8月,張少軍利用職權為他小姨子的兒子李佳偉偽造假學籍檔案、假學曆、假文憑、疏通關係找到工作。李佳偉從去年開始在陝煤集團府穀某分公司工作。

三、 利用職權變相受賄(薛靜給親家王月娥(身份證號612723195910040425電話13379495913)炫耀丈夫張少軍有本事受賄的一些情況,可作證)。

四、2012年10月份土地局家屬房重新裝修自己沒花錢,連工帶料都是房地產開發商楊買如給送的。

五、有人給他家送了捌萬美元和一些歐元,出國旅遊時直接使用該外彙(張多次在家人麵前聲稱出國有別人送的美元就夠了,不用咱自己掏錢換美元了)。

六、家人頻繁出入高檔場所,瘋狂消費。

買東西講名牌。西安曲江“東郡”房子主衛生間的一個裝個馬桶就壹萬多元,裝修一個電視牆花費陸萬餘元。家人化妝品和衣服全是高檔名牌。西安世紀金花的購物卡也不隻三五張。

我親眼看見我家裏曾有一抽屜金條、8萬美元、2萬歐元,我結婚旅遊時張少軍給了我2萬,我至今保留一部分。

張少軍兒子更囂張。吃、喝、嫖、賭、玩樣樣俱全。一年四季下館子,經常參與賭博。竟在上班時間和同事李采(身份證號612723199105190023電話15389589859)在高檔酒店頻繁通奸。如榆林萬國名園酒店、神木縣天峰酒店、府穀縣山水陽光酒店、府穀縣向宏國際酒店、府穀縣恒義德酒店、府穀縣福佰祥大酒店、府穀縣麗錦苑大酒店、府穀縣紅城酒店、山西省保德縣豐澤酒店等處通奸。每天大幾百元的酒店一登就是幾天。奢靡成性,揮金如土,毫不吝惜。2015年10月11日晚7:40在府穀縣山水陽光酒店1212房間被我捉奸在床,當時省紀檢委巡查組還在該酒店辦公。竟敢在省紀檢委巡查組眼皮下賣淫嫖娼。

張少軍和妻子經常外出旅遊。這兩年內他們去過歐洲十國、韓國、桂林、雲南(瘋狂購物,一次性購買翡翠等物品花費壹拾萬餘元)、廈門、山西等多地旅遊。

張家為了逃避計劃生育政策,讓我生二胎,甜言蜜語哄騙我,不讓我們領結婚證。我們至今未領結婚證。就連我孩子出生他們也找關係,不讓登記信息,不知咋弄的,孩子也沒有出生信息。


遭雙規 官場地震


我於2016年的四月份,正式以實名舉報的方式向榆林市檢察院作了舉報。榆林市紀檢委檢察院聯合開始對張少軍進行調查,8月18日張少軍被正式雙規。

張少軍的落馬在府穀引起了一場官場地震。原因是張少軍在府穀當土地局副局長已有十幾年,和許多的煤礦老板及企業家都存在利益輸送。張少軍被抓後許多老板人心惶惶,個別上級領導更是誠惶誠恐,因為有土地項目審批、違法占地查處等業務與上級主管領導有關,所以存在共同腐敗問題。因此有人上跳下躥動用各種關係采用非法手段往出撈張少軍。張少軍的妻子大把花錢四處求人撈張少軍。薛靜還和張佳敏躲藏起來避開紀檢監察機關的調查影響辦案,更甚的是府穀縣土地局和紀檢委放出話來:“張少軍問題不大,過兩天背個處分就放人。”激起了老百姓的憤怒和不平。


我把張佳敏抓奸在床後張少軍和薛靜密謀,薛靜說:“你早點給紀檢委書記王建偉打個招呼(有錄音)。”張少軍說:“紀檢委甚也起不到。”

張少軍對我放言:“想鬧鬧各,想告告各,至大鬧成府穀縣第一大新聞,我在省市縣紀檢委有的是人!”


最近,張少軍家屬公開在府穀放話將榆林紀檢、檢察倆部門的主要領導買通了,很快就會放人。而府穀少數與張少軍存在共同腐敗嫌疑的倆個領導公開上串下跳跑關係撈人。我將陸續公布為張少軍跑關係撈人的部分領導們的腐敗猛料。


張少軍夫婦及張佳敏身為共產黨員,革命幹部,道德敗壞,品質惡劣,好鑽政策和法律的空子。張少軍貪汙、受賄利用職權謀私利,變相受賄。薛靜厚著臉皮索賄。張佳敏拿著人民的血汗錢大肆揮霍,奢靡成性。


像這種社會敗類、人民的公害、黨紀國法的違反者、踐踏者應該早日受到道德的譴責,紀律的懲處,法律的製裁。為了避免他們繼續禍害別人,禍害社會。

我保證:我所述句句屬實,可用人格擔保。我和證人會隨時配合調查,了解情況。

身份證號612723198710240020,電話15934812299。

點擊左下 閱讀原文 查詢違章


下一篇 : 六安白雲商廈十周年?2006-2016 我的生日 你的節日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