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昔日老大【尹國駒】的傳奇故事!


每日更新民生實事,吃喝玩樂,資訊八卦,商家優惠


黑社會在澳門曆史悠久,早在十九世紀便告存在。及至一九五六年香港政府將一批黑社會頭目遞解出境,部分人員來到澳門設舵,先後成立十四K,和安樂及和勝義等組織,勢力日壯,迅速取代了當地原有的幫會。



   澳門近十年來腥風血雨,各大黑幫廝殺場麵司空見慣。但在八十年代以前,澳門並沒有黑社會問題,澳門隻是個寧靜的小島,民風簡樸,路不拾遺是常見之事,與今天風雲色變的殺戮戰場有天壤之別。那時的澳門人若在香港被盤問,通通不會報單位,而是報「馬交」(澳門的英文譯音),隻要是「馬交」來的就自然團結一致。大抵在暴動前,澳門黑幫以右派為重,受台灣節製。暴動後,右派勢力被掃地出門,澳門勢力平衡產生巨大變化。


   七十年代,何鴻燊率先引入香港社團,劉駒亦帶人馬到葡京保安,這是香港勢力入侵賭場之始。跟著馬交馮(「崩牙駒」之師祖)在澳門崛起,後來更進軍香港,他在社團界亦很有地位。其後何鴻燊與葉漢反麵,雙方大鬥法,鬥爭漸趨白熱化。後來,葉漢自覺已失權,於是宣布退休,接著自立門戶經營賽馬車會。此時何鴻燊起用「大家姐」(某位過氣影星的媽媽),負責保安,收攬大圈幫,勢力日漸龐大,自此澳門開始多黑幫仇殺。及至葉漢經營賽馬車會嚴重虧損,賣盤收場,這一埸黑道爭霸才告一段落。

  

   一九八八年,澳門葡京開了破天荒的迭碼仔及包廳經營機製,引起翻天覆地的軒然大波。由於涉及龐大利潤,黑幫中人為爭賭廳承包權益,不絕火並,明廝暗殺,無日無之,治安日益動蕩失控,傷亡數字驚人,直到澳門回歸前,情況依然無法控製。


   新一輩的黑道爭霸戰由「街市偉」揭開序幕。「街市偉」原為香港通輯犯,因潛逃至菲律賓搞賭有聲有色,被引薦至澳門開始承包賭廳事業。當時,14K霸王「摩頂平」在澳門呼風喚雨,兩人初時合作無間,後來鬧不和,爆發生死戰。「摩頂平」被告涉嫌謀殺案時,「崩牙駒」出麵指證,乘機拉其下馬,因為有功,「街市偉」於是大力扶植「崩牙駒」火迅上位。


   九五年,「街市偉」、「崩牙駒」、「水房賴」等人為壟斷賭場迭碼仔的龐大利益,不惜和香港黑幫大激鬥,最後成功擊退對手。相傳「灣仔之虎」在澳門被殺亦和賭場利益有關。及至後來,「崩牙駒」羽翼漸豐,「街市偉」亦漸感威脅,當日的兄弟「水房賴」終於和「崩牙駒」反目開戰,澳門自此成為昏天暗地的殺戮戰場。


   今天,澳門最龐大的黑社會組織當為十四K及水房,其次是勝義及大圈,一九九五年香港新義安及和勝和企圖過江插旗,向迭馬利益分一口羹,觸發激烈對抗,澳門四大幫會也因此合組四聯公司,全麵備戰,幾番磨擦因過江猛龍終壓不住地頭之蛇,香港黑幫無功而退。

 

 

(崩牙駒)尹國駒的傳奇 :

   生長在窮苦人家的尹國駒,小學二年級輟學後,就在街頭發出狠勁,朝著表麵風光的江湖路進發。


   一九五五年的春天,與香港隔海相望的小城澳門,仍舊經曆著經濟不景的嚴寒,在新橋區青草街一間小房子內,尹家的頭一胎男嬰出世了。


   尹家的家主,原是中山市坦洲人士,來澳謀生後在自來水廠找到了一份安定的工作,雖然收入微薄,但亦勉強可以養妻活兒。

   這個長子被取名為國駒,夫婦對他都寄以厚望,但尹國駒長大後,竟然成為了澳門黑道史上最叱吒風雲的人物。


●小二輟學當小工

   才十歲的尹國駒,已開始感到生活上的壓力,弟妹一個跟一個的出世,他在勞工子弟學校讀到小二後終於輟了學。

   當時的尹國駒並非貪玩離開學校,而是因為在六國酒樓找到了一份點心小工,開始幫補家計,工作之餘亦開始與附近街童混上了。

   到了十五歲,他終於捱不住酒樓工的辛苦,開始聯群結黨幹起炒賣黃牛戲票的勾當。


●做黃牛黨賺錢

   在當時來說,黃牛黨是偏門生意,尹國駒一班童黨就因為爭地盤與其它小幫會發生過不少衝突,他由於體格結實,已成為黨內的小大哥。

   開始踏足江湖路,賺來的錢亦令家中環境改善了。十六歲,他托人買了一部綿羊仔,四出練車,由於為人好勝,一次失事,一隻門牙就此報銷,被同伴謔稱為崩牙仔。想不到這個花名,卻在九十年代的澳門,叫人聞名喪膽。


■入會

崩牙駒入會不久,差點喪了命。

   崩牙駒涉足江湖,結識的同道朋友愈來愈多,當時,在旅遊勝地大三巴附近的三巴仔,是澳門黑幫經常出沒的地方。崩牙駒就是在這裏,結識了14K的小頭目黑仔華。


   有了幫會撐腰,崩牙駒亦開始蛻變,真真正正地踏入黑道,他除了炒黃牛,大部分時間在沙梨頭一帶盤據,收贓、爆竊成為了每日的例行公事,並且打出了名堂。


●七個小魔童

   崩牙駒與其它幫會少年,有時亦會共同進退,他們除了各自為本身的幫會辦事,自己也有時做私幫買賣,這班小魔童窺準一些販夫走卒好賭的心理,在街頭巷尾擺設「三公」檔,當然也是些騙人伎倆。


   「有七個人作核心。除崩牙駒,還有水房賴、張氏三兄弟、耀仔(後來成為水房賴的姊夫)同白板仔,合稱『七小福』,後來加入的人亦愈來愈多。」


●妻離弟喪

  廿來歲,崩牙駒遇上了生命中第一個女人,但誕下第一個兒子後就分手了。感情失敗對他來說沒什幺大不了,但最令他傷感的,卻是親弟國良之死。

  在崩牙駒未進入賭場賺錢前,原來亦一度沾手毒品市場,他知道這門路的生意必須縝密進行,就起用了自己的親弟弟國良。但販毒之餘,國良卻染上了毒癮,最後因注射過量毒品死亡。這個沉重打擊,令崩牙駒放棄毒品,轉到賭場發展。


●步入賭場做初哥

   崩牙駒的大佬黑仔華,在八十年代初期,開始向賭場的糾察高層靠攏,憑關係,崩牙駒亦踏入賭場,但隻是當一些小閑角,向贏錢的賭客索取打賞。賭場內還有另一盤生意,就是放數。初露頭角的崩牙駒,對此亦垂涎欲滴,但卻遇到了厲害的對手,這個人便是水房幫的大哥「肥仔坤」。崩牙駒初生之犢,終於碰撞了這頭盤據多年的「大老虎」。崩牙駒控製賭場的迭碼利益,向所有賭場的迭碼仔抽取傭金,每天就進賬二百多萬元,他說這是互惠互利。


●坐監

  礙於黑仔華的情麵,肥仔坤明招不出,背後卻暗箭連連,令崩牙駒一度入獄。

  「肥仔坤串通一名妓女,冤枉崩牙駒逼良為娼,使他被判入獄半年。出來沒多久,又遇到另一個強敵,差點無命。」

   八六年初,崩牙駒在賭場放數,已是幫中的小頭目,亦同時招收了一批好勇鬥狠的手下,但卻被老牌黑幫功樂人馬偷襲。

   「那年九月底,阿駒飲早茶,被十幾人狂斬,幸好有個司警在附近開槍製止,但阿駒都被斬成重傷,現在他的右手都不靈活。」一名14k小頭目說。


●石岐嘟

   死過翻生,崩牙駒仍強悍無懼,但樹立的敵人亦愈來愈多。

   兩年後,肥仔坤再出陰招,借澳門七彩飯店老板被斬血案,暗中叫人頂證崩牙駒親自帶隊斬人,結果他被押入市牢半年後才無罪獲釋。

   但這次險受牢獄之災,卻令他認識了一個人,這就是當日將他拘捕的司警石岐嘟,此人後來成為他的契爺。

   同時,崩牙駒亦遇上了生命中第二個女人Anna,為他開枝散葉。


■出位

崩牙駒冒死將黑霸王摩頂平拉下馬,終於出位。

   一九八八年,澳門賭場開始了一個破天荒的製度,就是沿用至今的迭碼仔運作機製。在這個機製運作之前,葡京賭場其實已產生微妙變化。這改變來自於一個人,他就是香港14K大哥「街市偉」。在整個九十年代,他亦與崩牙駒結下了不解之恩怨情仇,最後以生命互搏,兩人的不和,綻出的火花亦燃燒了澳門整個黑道。


●超級金手指

  崩牙駒知道這位超級大哥得罪不起,正感猶疑,契爺石岐嘟卻從旁加了一把勁。

   在摩頂平被缺席審判的情況下,崩牙駒就以知情者身分出庭,繪形繪聲地力指摩頂平就是凶案的幕後黑手,摩頂平從此開始了流亡生涯,不敢踏足澳門。


●迭碼豬籠入水

   崩牙駒一手將這個黑道巨人拉下了馬,開始了他另一階段的江湖路。

   而當年與崩牙駒同撈同煲的「七小福」,亦在這段時間全麵分裂。

   「七小福」的耀仔(水房賴的姊夫)因病去世,臨終時囑咐水房賴及崩牙駒日後要攜手合作,切勿刀尖相對。因當年耀仔曾為他頂過罪,入過獄,恩人的遺言,阿駒亦一口答應。已是水房小頭目的阿賴,獲崩牙駒引薦進入賭場迭碼。

   至於張氏三兄弟及白板仔,由於拜入摩頂平門下,大佬被崩牙駒所害,所以一直懷恨在心,彼此各不相幹。


●死過翻生搞地產

   雖然有街市偉撐腰,但崩牙駒的仇敵仍向他不斷狙殺,八九年底他在葡京樂宮美食中心被兩槍手襲擊,子彈射中玻璃改變方向,逃出了鬼門關。

   大難不死,他亦趁九○、九一年澳門的地產潮興起,賺了一大筆,但卻因此與「黑仔華」翻了臉。

   「地產熱潮,澳門的地產發展商都想收舊樓重建,黑仔華和他爭食,各自出動手下有計劃重建舊區『落釘』。「兄弟」兩人就因為同爭一個地盤,崩牙駒被命令讓路,他一怒之下從此就各走各路。


●疑涉「殺虎案」

   崩牙駒的契爺石岐嘟,就在這段時間與他過往甚密,契爺契仔合力打天下。

   在九三年底,澳門發生了一件震驚港、澳黑道的大事,據一些知情人士說,事件可能亦涉及他們這一對「活寶貝」。

   「九三年底澳門大賽車,新義安灣仔之虎陳耀興,賽車後在帝豪酒店慶功,一出門口車就被三個電單車殺手槍殺。」

   灣仔之虎陳耀興,賽車前數日因涉嫌在港槍殺了湖南幫大哥王朗維,所以被複仇。

   一些知情人士懷疑與石岐嘟及崩牙駒有關。雖然當時司警方麵有懷疑,但因證據不足,而石岐嘟勢力亦大,所以沒有動他。


●四聯驅逐新義安

   九五年期間,崩牙駒與水房賴兩位難兄難弟開始想壟斷賭場迭碼的龐大利益,但遇到了香港黑幫的頑抗。

   觸發兩地黑幫對抗的,是位於仔君怡酒店的賭場之爭,在九五年尾,向氏兄弟正在斟盤與大陸勢力合作搞君怡賭場,但崩牙駒卻要分一杯羹。

   當時賭王左右做人難,有人在君怡酒店外放炸彈,並且與澳門的四大幫會合組四聯公司,公然與香港幫會對抗。

最後賭場開不成,衝突才告一段落。

也算是賭場得意情場失意,他第二任妻子Anna挾了三千萬元走了


●兩大天王赴濠江

   九六年,崩牙駒在澳門大搞慈善演唱會,邀來了四大天王的張學友及劉德華濠江演出,成為了一時盛事。而他亦開始以商人自居,風流成性的崩牙駒,此時亦搭上了亞姐楊愛貞,向她猛追力捧。

   而與香港黑幫衝突的第二浪,也在這時開始,和勝和因在賭場與崩牙駒手下爭奪迭碼利益,連月被14K急攻猛打,傷了十多人,終於扯白旗全麵撤回香港。


●處心積慮一統江湖

   經此兩役,崩牙駒處心積慮,要建立一個屬於澳門人的地下世界,而與他合作多年的幕後老板街市偉,亦感到地位受到了嚴重威脅,崩牙駒極有可能成為另一個當年令他進退維穀的摩頂平。

表麵上,兩人亦沒有正麵衝突,但其實已暗中作出部署。


●兄弟開戰

   部署歸部署,但擺在眼前的大戰,已經迫近眉睫,對頭人竟是由細玩到大的水房賴。水房賴與崩牙駒,多年來均為街市偉當前鋒,但由於街市偉對崩牙駒已有戒心,就暗中進行分化。雖然雙方戰戰停停,並無人命損失,但再打下去,崩牙駒已察覺情況並不簡單。


●要殺崩牙駒

   在此危急關頭,雙方都在國內班馬增強勢力,崩牙駒一直在老家坦洲招收手下,其中不少是受過軍訓的人,俗稱「番薯兵」;水房賴也工於心計,在下鬥門亦有不少殺手,雙方的衝突一度在珠海與中山蔓延。

   除了明刀明槍,水房方麵亦出動了建立了多年的「黃氣」(警方勢力)及賭場稽察科的勢力,向崩牙駒左右夾擊,亦引起博彩監察司司長布理路被14K人馬伏擊槍傷的軒然大波。

「司警以司長白德安為首,全力圍剿14K人馬,而14K就索性打遊擊。」

崩牙駒逃亡海外。


■逃亡

  九七年的六月,離香港回歸隻一個月,澳門司警發出通緝令,透過國際刑警全球通緝崩牙駒及14K的高層人員。

   在此之前,崩牙駒已經悄悄地離開澳門這個熱鍋似的戰場,轉赴歐洲匿藏,繼續指揮手下與水房賴及街市偉開戰。

   與他為敵的水房賴,見勢頭不對,亦離澳暫避,隻餘下街市偉死守在仔的新世紀酒店,因為酒店內的新賭廳即將開幕。當然,他亦加強了隨身保鑣,不少蓄平頭裝的黑衣大漢都貼身守護在身旁,酒店內外亦五步一站,十步一崗,還出動受過訓的犬隻巡邏,氣氛凝重。


●槍戰

  14K人馬自崩牙駒在海外遙控後,亦開始了遊擊戰略,敵明我暗,將水房殺得措手不及。九七年七月廿九日淩晨,離新世紀賭廳開幕前三日,AK47的槍聲終於在酒店前響起了。

   淩晨三時,兩輛載槍手的汽車慢慢地駛到酒店門前,在車頭位置的槍手,將AK47的槍管伸出車窗,朝大門一排又一排的子彈亂掃。流彈打傷了一名保安及兩名外籍遊客。

   這次機槍掃酒店,令澳門名噪一時,不少國家都將澳門列為高危地區,勸諭本國遊客,非不得已,不要踏足這個東方蒙地卡羅。


●截斷財路

   除了真槍實彈示威,崩牙駒亦使出了另一撒手,派出手下向街市偉名下的鑽石廳當「門神」,大凡進出的賭客均被恐嚇,要他們往別的賭廳去,否則手下無情。如此一來,街市偉的賭場生意大幅滑落,加上經濟不景,澳門又成了恐怖戰場,賭業更加雪上加霜。

   街市偉及水房處於下風,在外的崩牙駒卻洋洋得意。

   街市偉見自己處於被動,司警雖然四出拘捕14K行動組成員,但由於他們已放棄賭場迭碼活動,一時三刻也找他們不到,為防大本營再遭遇襲,於是向香港的幫會班兵支持。


●三大黑幫赴澳增援

此番前往與崩牙駒對抗的,正是新義安與和勝和及14K人馬。

   三大幫會此番赴會,除了有食有住,也是希望街市偉將崩牙駒打敗後,能夠在澳門賭場占回一席位置。

   但一天又一天的過去,14K再未有動作,三百多名外援兵團卻坐食山崩,最後被迫撤退。屯兵不見效果,也不能找到崩牙駒的影,街市偉隻好再出招,這次是透過他的大陸關係,希望將相信是匿藏在廣東省內的崩牙駒一鑊熟。

   「九七年八月,省公安廳接到台山公安局一封通緝令,話崩牙駒、石岐嘟同豪仔(崩牙駒的左右手)涉及當地一宗毒品案,要求省方麵全麵通緝。」一位知情人士說。

   通緝令發出後,省公安廳派珠海及中山一帶公安拘捕澳門14K人馬,當時就有近百人被捕。

   但崩牙駒也是有辦法之人,他透過國內關係,查悉事件是由對頭策劃,於是作出反攻,簽發虛假通緝令的一名公安人員最後被扣查。


●無後顧之憂

   雙方招來招往後,崩牙駒再遣出手下在澳門各大街小巷散發印有街市偉照片的單張,指他就是黑幫大戰的幕後黑手,實行打心理戰。

   也由於搞得太凶,不少賭業人士都希望兩幫人平息幹戈,江湖亦傳出消息,若有人能將事件擺平,可得二百萬賞金。

   「解鈴還須係鈴人,結果一名賭業钜子出麵做和事佬,向澳督進言,並承諾停戰後各幫派在賭場的利益分攤,終於停火。」知情人士說。

   崩牙駒知道戰略成功,而在離澳期間,手下曾發生內哄,亦急於返澳整頓。澳門的通緝令在十月底撤銷後,十一月中,崩牙駒不聲不響地回到了澳門。


■瘋狂

   崩牙駒回到濠江,竟然令澳門居民有新的希望,不少市民見他獨個兒駕總統型號的豪華房車,挾震耳欲聾的汽車音響,在澳門的大街小巷中穿來插去,這都顯示,殺戮連場的黑幫大戰已經過去了。

   一向趾高氣揚的崩牙駒,不單打了勝仗,還獲得葡京萬豪賭廳、凱悅酒店賭廳及回力一個賭廳的經營權,連街市偉在假日酒店的鑽石廳亦要轉手到他的名下,可說是全麵勝利。

   但這名大贏家對過去一年所發生的血腥事件,恩恩怨怨卻避而不談,似乎要遵守一項承諾。


●拍戲開party

   暗地裏,他卻在蠢蠢欲動,忙於拍電影《濠江風雲》,也是他的電影自傳。戲中的內容差不多是講述了他半生的「英雄史」,在澳門拍攝期間更是數百馬仔出動充當臨記,甚至在仔大橋逆線行車,令人感覺到在澳門,他才是真正主人。

   「除拍戲,第一件事就是同楊愛貞搞個百萬豪華生日party,廣邀港、澳黑白兩道人物到賀,連記者都請了,真是搞到全澳轟動。」崩牙駒的一個友人說。

   反觀街市偉,每日隻能躲在新世紀酒店內不見天日,誰強誰弱,已經一目了然。

   在逃亡期間呆得久了,崩牙駒回澳後亦過足了賭癮,亦試過一日輸掉了一億二千萬元,但由於財源滾滾,輸掉了也若無其事。

上帝要人滅亡,必先令其瘋狂。


●國際傳媒來訪

   在九八年的三月底,一向不接受傳媒專訪的崩牙駒,罕有地接受了兩本國際性雜誌《時代》及《新聞周刊》的訪問。「Brokentooth」的名字成為國際級人物。

   《新聞周刊》洋記者訪問他的時候,就帶記者穿梭於酒樓、葡京賭場大門、仔豪華大宅,並招呼到旗下的萬豪賭廳高調地拍照,一派舍我其誰的氣概。

說到他的敵人,崩牙駒竟毫不掩飾說:「請他們去旅行羅......不會再返。」


   每個晚上,崩牙駒就在自己開設的「重量級」disco內狂舞,大批馬仔駒哥前駒哥後的叫個不停,人彷佛就在雲霄裏

   但物極必反,雖然其它黑勢力奈何他不得,但他的死敵,司警司長白德安登時看不過眼,著人將訪問稿譯成葡文,親自跑到澳督府參他一本,之後司警方麵亦密密部署,準備一舉剿滅崩牙駒。


●司警一哥大怒

   剛愈合的傷口亦開始被慢慢撕裂,但崩牙駒依然故我,不停地接受訪問,連遠在英國的傳媒,也搭路赴澳門找他。

   禍福無門,唯人自招,崩牙駒知道宿敵白德安有可能再向他開刀,14K中人亦作出了部署,看來誓要除去眼中釘而後快。

此時的崩牙駒,已經進入了瘋狂狀態。


■滅亡

   五一勞動節的早上,澳門鬆山響起了一聲劇裂爆炸,將本已還原的江湖秩序重新震散。

   一枚威力強大的TNT烈性炸彈,正正在司警一哥白德安的坐駕車底發生爆炸,白德安因為晨運跑步尚未返回車上幸免一劫。

   但這枚命「菠蘿」,卻令澳門此後一年多鬧至雞犬不寧,黑幫的大屠殺比前一浪更凶更狠。

   炸彈是誰放的,至今仍未弄得清楚,但案發後的九小時,白德安已經精銳盡出,分頭狩獵14K的高層人物,而矛頭亦直指崩牙駒的心髒。


●滅族大行動

   「當時阿駒同幾個近身馬仔,正葡京酒店一間上海菜館貴賓房入麵,睇緊《城市追擊》訪問的片段,一班司警已經衝入房,帶隊就係白德安。」

   崩牙駒被帶出葡京時,記者的閃光燈已經閃個不停,他向白德安怒目而視的照片,翌日就刊登於港、澳報章的頭版位置。

   14K的其它高層捕的捕,逃的逃,但二、三線的馬仔仍舊凝聚在澳門街,沒有退過半步。


●垂死掙紮

  崩牙駒被捕,但司警要指控他的,不是炸了白德安的車,而是翻他的舊賬。最後隻一項涉嫌參與有組織

  

◇一代梟雄變作籠中虎

   1998年5月1日早上,澳門司法警察司司長白德安的汽車在鬆山遭人放置炸毀,白德安因為晨運跑步尚未返回車上幸免一劫。當晚,白德安親自帶隊在葡京酒店拘捕尹國駒等人。警方在搜查尹國駒住宅時,搜出一張由柬埔寨傳送的傳真,傳真列明了大批武器的售價,包括火箭炮、裝甲車、輕機槍、手榴彈、、子彈等。警方並搜出一個無線電收聽器,收聽器藏有警方使用的頻道,而尹國駒被捕時身上有一張內地身份證,經檢驗證實為偽證。


   崩牙駒始終堅持此案並非他所為,是遭人陷害,故他被帶出葡京時,向白德安怒目而視,該照片翌日就刊登於港、澳報章的頭版位置。在被扣留兩日後,澳門檢察院以表麵證據成立,以意圖謀殺等罪名,正式將崩牙駒收監。


   1999年11月23日,澳門法院開審尹國駒案。警方在開庭前進行了嚴密的籌劃:11月7日零時,白德安親率100多名法官、警察和「飛虎隊員」手持輕機槍,突擊搜查關押著尹國駒的「路環監獄」,竟然搜出十多把鋒利的開山刀、大麻、白粉和麻醉藥,以及多部手機、電視機、音響、除濕機、電風扇、電爐、影碟機、電子遊戲機等電器。


   下午3時,澳門普通管轄法院法庭內外布滿了全副武裝的特警和退役的特種部隊的軍人。尹國駒一身白色直條西裝,係著領帶,穿著鋥亮的皮鞋,進入法院後先是與母親微笑,坐在犯人欄後還不時地回頭與旁聽席上的女兒點頭。聽到法官宣判結果後,尹國駒臉上的微笑先是僵住了,繼而大為惱怒,一下子跳上座椅,破口大嚷道:「這是世紀大冤案!我要上訴,這是全世界都少見的冤案!你們是破不了案才拿我當替罪羊!」他又轉身向法庭警察挑□,用手指著自己的心口和腦門說:「你打我呀!你打我呀!你有沒有收過我的錢呀!」突如其來的變化讓久經審判場麵的法庭警察都感到吃驚,好幾分鍾不知所措。過了一會兒,尹國駒可能連自己也覺得滑稽,趕緊又跳回地下。不過,尹國駒好像怒氣未消,接著又用廣東話和葡萄牙語滿口粗話,尹國駒的弟弟也在一旁粗話亂飛,尹國駒的母親當庭嚎陶大哭。去年7月28日,澳門中級法院再次審理此案,尹國駒獲減刑為13年零10個月。但尹國駒仍不服判決,上訴到終審法院。今年3月16日,澳門終審法院駁回上訴,維持原判,6被告須繳付上訴費和司法稅,其中尹國駒需要支付的司法稅最高。這樣,尹國駒仍要服刑10年,可能從此斷絕江湖路。


內容來源:中國刑偵檔案

如有侵權請及時告知,我們將在24小時內處理

長按二維碼關注澳門勞務網

下一篇 : 鹹陽郵政“最佳小報童”評選活動獲獎名單公布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