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裏之後是京東 電商巨頭能玩轉農村金融嗎?


文/前海傳媒 張文湘

農村金融正日益成為巨頭爭奪的新戰場。

近日,京東正式對外公布了其農村金融戰略,將其農村布局從電商下沉擴展至農村金融領域。其中,京東新推出的農村信貸品牌京農貸格外引人關注。據了解,京農貸包括“先鋒京農貸”和“仁壽京農貸”兩款重點產品,分別解決農戶在農資和農業生產資金上的需求。此外,京東還宣布將在重慶籌備建立專門麵向農村、農場、農戶、農民的小額貸款公司。

在京東之前,螞蟻金服也在農村金融領域進行大量的布局,其中不乏有和中國郵政合作這樣的大手筆。隨著電商巨頭的入局,農村金融市場的爭奪呈愈演愈烈之勢。

本文為前海傳媒旗下前海金融城郵報出品,前海傳媒所刊新聞均為免費,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新聞共享及合作請聯係 weqianhai@sina.com。

“京東、螞蟻金服殺入農村金融領域,除了為其電商業務做拓展補充之外,也是在對互聯網金融發展趨勢預判下做出的舉措。城市的互聯網金融增速會慢慢趨緩,農村金融市場有著廣闊的空間,所以巨頭急著要進行布局。鑒於上述兩位巨頭的實力,很有可能會藉此探索出一條真正有效的農村金融發展道路。”易觀國際分析師馬驍如是說。

“雙雄爭霸”誰能笑到最後?

據了解,京東金融首先選取山東省和四川省仁壽縣,作為京農貸的試點地區。其中,“先鋒京農貸”與山東的先鋒種子簽訂協議,先鋒種子獲得京東的貸款之後,將種子等農資發放給農戶;而“仁壽京農貸”則放貸給已經與京東特產館簽訂訂單協議的農戶,以保證農產品能如期輸送給特產館,推進產品順利登上京東商城銷售平台。

京東CEO劉強東對外表示,京農貸不用任何抵押就能申請,還能提供惠農貸款專享低息,最快當天就能放款。

在現階段,京東將主要依靠其線下服務中心,實地考核借款農戶的資金需求以及風險情況,並製定最終的信貸解決方案。目前,京東縣級服務中心已經開業近600家,現已招募近10萬名鄉村推廣員,覆蓋10萬個重點行政村,已和129個市、縣達成戰略協議,並成功上線特產館,涉農企業已經近400家。

除京東之外,另一電商巨頭阿裏巴巴也在緊鑼密鼓地布局農村金融。去年,阿裏巴巴啟動“千縣萬村”計劃,計劃用35年時間投資100億元,建立1000個縣級運營中心和10萬個村級服務站,為農村金融服務先建立根據地。

而在今年8月底,中國郵政正式戰略入股阿裏巴巴旗下的螞蟻金服。目前,郵政擁有5.2萬個網點,在偏遠及農村地區的覆蓋具有先天優勢,螞蟻金服是否會憑借郵政在服務網點上的優勢,在與京東的爭奪戰中占據先機,成為業內人士關注的焦點。

“郵政的網點雖然多,但很多都分布在的偏遠山區。目前京東和螞蟻金服的農村金融還隻是小範圍地鋪開,還不會覆蓋這些偏遠山區。在優質客戶資源上,京東未必比螞蟻金服遜色,螞蟻金服在網點數量上的優勢未必能體現出來。”馬驍認為,雙雄爭霸短期內難以看出勝負走向。

個體農戶借貸難題待解

京東發布農村金融戰略之後,其是否能解決個體農戶借貸上的難題,引起了業內人士的好奇。

由於個人信用體係不健全及農業的特殊性,目前中國的農村金融,仍然難以實現對於最終端農戶借款需求的覆蓋。目前很多農業互聯網金融企業,仍然隻是將資金出借於較為大型的農業企業,向個體農戶發放貸款仍然被認為是風險極高的行為,盈利前景也不被看好。

宜信公司一位內部人士告訴前海傳媒,宜信旗下“宜農貸”平台主要和農業合作社合作,一同考核後,再向個體農戶發放數額為幾千元的貸款。盡管如此,在宜信內部,“宜農貸”也僅僅被當成是一項公益事業在經營,真正承擔盈利責任的,仍然是風險更低的農業融資租賃的業務。“我們目前沒有盈利,我們也沒有想過要在宜農貸上實現盈利。”上述內部人士如此說道。

雖然京東和阿裏號稱有著大數據的優勢,但要在現階段解決個體農戶的借貸難題仍然有很大難度。業內人士預計,目前京東和阿裏的農村金融戰略仍然隻是小範圍鋪開,得到貸款的仍然以涉農企業為主,資金出借短期內仍然隻是對小部分個體農戶開放。

“農村包圍城市”是機遇也是無奈

分析人士認為,京東和阿裏積極布局農村金融,一方麵是想對其電商業務進行進一步的完善。目前,在京東和阿裏的電商平台上,都有涉及農產品或生鮮電商的業務,解決農戶或涉農企業在資金上的需求,可以與其建立更緊密的關係。與此同時,電商巨頭還可進一步借此發展消費貸款等金融服務,對京東和阿裏的電商業務會有較大的幫助。

更為重要的是,發力農村金融,也是兩大巨頭對未來互聯網金融局勢的一個方向性的預判。“目前,互聯網金融仍然主要在較大的城市開展,隨著互聯網金融的發展,城市這一塊市場的增速會慢慢放緩。反觀農村的金融市場則有著巨大的空間,所以巨頭會急著在這布局。”馬驍說。

另外,監管層對互聯網金融態度的逐漸明朗,也一定程度上影響了京東和阿裏戰略上的選擇。從誕生之初,互聯網金融就被寄予了很高的期望,很多人認為其將會在未來中國的金融版圖上扮演重要的角色。而隨著互聯網金融指導意見的出台,互聯網金融開始被定位為輔助的角色,地位也一定程度地降低了。

“互聯網金融監管的逐漸出台,有望結束當前的亂象,這對傳統的金融機構會更為有利。在這樣的情況下,做一些傳統金融機構不願意做的事,如紮根農村實現‘農村包圍城市’,對電商巨頭來說無疑是比較可行的選擇。”馬驍說道。

關注我們

新聞創新未來。

創新就是從0到1,我們會用多種新媒體工具予您提供有價值的新聞資訊,而這些新聞資訊不僅能讓您穿透商業事件的過程與背景,同時能夠在閱讀時生動、有趣。

歡迎關注前海傳媒及主載體產品《前海金融城郵報》。



下一篇 : 【忻州吧精選】長征社區衛生服務中心上班時間大門緊鎖;保德縣扶貧辦就農村移民問題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