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田法律顧問律師陳少東||王寶強的股權戰爭及其啟示



  【莆田法律顧問律師陳少東,為您提供法律顧問法律谘詢,電話:15105941996】  

  王寶強的離婚聲明丟下一顆重磅炸彈,作為一名公司法律師,筆者對其中的八卦毫無興趣。但此中涉及股權及公司治理的部分,頗值得玩味。

  一、離婚聲明之前,寶億嶸發生了什麼

  (一)2016年3月份之前寶億嶸的股權

  北京寶億嶸影業有限公司是運營王寶強演藝事業的平台公司,筆者對其股權演變進行了簡單梳理:

  1. 2010年8月20日寶億嶸成立,成立時股權結構:馬蓉(90%)、王建永(10%)。馬蓉是公司絕對控股股東。

  2. 從寶億嶸成立直到2016年3月份,雖然曆經數次股權變更,但馬蓉一直是絕對控股股東。王寶強在寶億嶸沒有股份,全部交給馬蓉打理。

  (二)2016年3月份風雲突變

  1. 2016年3月25日,寶億嶸進行工商變更,王寶強加入寶億嶸,成為公司自然人股東;

  2.不到一個月,寶億嶸於4月19日進行股權變更,除王寶強外,其他股東的股權全部轉給共青城寶億嶸投資管理合夥企業(有限合夥)。而,王寶強係該有限合夥的執行事務合夥人。

  3.經過上述兩次變更,寶億嶸100%的控製權歸於王寶強。馬蓉雖仍擔任寶億嶸執行董事、法人代表,但在股權架構中僅作為持股平台的LP,從此完全沒有表決權。

  亦即,從今年3月份開始,王寶強就著手進行股權調整,馬蓉出局,公司回歸王寶強名下。

  二、王寶強對寶億嶸股權的清理路徑

  今年3月之前,王寶強在寶億嶸沒有持股,股權全部交給妻子馬蓉。王寶強對馬蓉的信任可見一斑。但3月份以來,王寶強對股權的清理力度是非常大的:

  第一步,3月25日,馬蓉將寶億嶸的全部股權轉給王寶強和宋喆(具體比例不詳),馬蓉退出公司,結束股權代持;

  第二步,4月8日,王寶強設立持股平台“共青城寶億嶸投資管理合夥企業(有限合夥)”。工商資料顯示,持股平台設立時的結構為:王寶強(37.5%)、任曉妍(31.25%)以及宋喆(31.25%)。

  第三步,持股平台成立11天後即4月19日,王寶強將寶億嶸所有其他股東的股權全部轉給持股平台(有限合夥)。

  第四步,5月13日,持股平台中宋喆的份額全部轉給馬蓉,變更後架構:王寶強(37.5%)、任曉妍(31.25%)以及馬蓉(31.25%)。自此,宋喆完全退出。

  通過以上4步,寶億嶸最終形成如下股權結構: 

  由此,王寶強通過直接持股和間接持股,回收了公司全部控製權。宋喆被清退,馬蓉僅在有限合夥持有31.25%份額,沒有表決權。

  三、王寶強公司股權治理的啟示:

  從王寶強著手對公司的股權清理,整個步驟穩穩當當、脈絡清晰。從王寶強的這一係列動作,如果說離婚聲明是偶發事件,那也太過巧合。站在公司治理的角度,可以有如下啟示:

  (一)謹慎對待股權代持

  王寶強於今年3月份著手清理股權之前,在寶億嶸沒有股權,全部交給妻子馬蓉打理。筆者認為,除了夫妻信任前提下的股權代持,難有合理解釋。

  雖然我國《公司法司法解釋三》第二十五條明確認可股權代持的法律效力,但股權代持的風險仍然是顯而易見的:股權代持屬於內部協議,合同相對性決定了不能對抗善意第三人。設若馬蓉私自將股權轉讓給第三人,王寶強將麵臨不能以股權代持抗辯轉讓行為的巨大風險。正因如此,王寶強著手的第一步就是還原股權,結束代持。當夫妻信任崩塌,還是工商登記的效力更靠譜。

  (二)還原股權本質,股權合作的基礎是資源的投入和產出

  如果認為王寶強通過上述一係列股權變更來驅逐妻子馬蓉的股權,我認為是比較狹隘的。事實上,即便離開股權結構,王寶強對寶億嶸的控製權也是無從否認的——股權之外,他控製著公司的資源入口。

  經常有創業者谘詢我,如何選擇合作夥伴,我的態度一直很鮮明:股權架構,從本質上說是股東投入資源形成穩定合作,這種資源可以是金錢、人脈、管理能力、知識產權等等。短期資源更適合契約式合作,而股權合作的穩定性,取決於股東所投入資源對公司帶來持久的、源源不斷的貢獻。

  換言之,股東的位置取決於公司對股東的需求程度,而並不是工商登記完成後萬事大吉。一旦股東的貢獻與其持有的股權不相匹配,也就開始發生股權結構不穩定的風險。

  由此,筆者一直秉持:股權結構穩定性不在工商登記,而在股東本身資源的均衡。回到王寶強的持股問題:王寶強對公司的控製力從根本上說並非來自工商登記,而是基於公司運營中王寶強所投入資源的核心地位以及不可替代性。換言之,離開寶億嶸,王寶強隨時可以另起爐灶;而離開王寶強,寶億嶸也就淪為了一家空殼。馬蓉的失敗,是股權架構挽救不了的。

  這種合作模型告訴我們,對於一家輕資產公司,一定要謹慎判斷股東對公司的投入。資源評估錯位,是絕大多數公司股權產生糾紛的本質根源。筆者曾介入幾起很狗血的股權糾紛:公司在B輪之前,財務投資人的股權比例就占到了50%以上。這樣的公司架構所蘊含的風險是極為巨大的,一旦公司步入良性發展,公司對核心團隊技術、能力及市場的依賴性遞增,而資本的邊際效益遞減,則必然會發生核心團隊與投資人的結構性衝突。

  (三)靈活運用有限合夥企業架構,是實現公司控製權的有效方式

  自《合夥企業法》修訂以來,有限合夥獲得了廣泛運用。有限合夥由兩種合夥人構成:普通合夥人(GP)和有限合夥人(LP),其中LP對合夥企業無決策權,GP雖然承擔無限連帶責任,但掌控合夥企業的全部決策權。

  說穿了,有限合夥的魅力就在於實現了收益權與決策權的分離:LP保有利潤分配的權利,但拱手讓出決策權;GP對合夥企業的控製不再與其持股比例相匹配。

  正因為如此,有限合夥成為許多公司進行股權設計的極佳形式,它實現了向第三方分配利潤而不讓渡決策權的功能。王寶強充分運用了有限合夥形式,將其他股東的股權全部納入有限合夥成為有限合夥人。由此,其他股東不再持有股權,轉而成為有限合夥的LP,雖然享有利潤分配權,但已沒有決策權。

  自此,寶億嶸的決策權千流入海,盡歸王寶強。

  (四)充分認識到法人代表的風險

  筆者注意到,雖然馬蓉在寶億嶸已沒有直接股權,但仍擔任寶億嶸的執行董事、法定代表人。

  在公司法上,公司法定代表人的行為直接代表公司,法律責任無疑是巨大的。司法實踐中尤其是刑法中通常均將法定代表人認定屬於單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並據此判定法定代表人對公司的行為亦應承擔刑事責任,在這種情況下,法定代表人通常不能以‘不知情’或者‘是下屬幹’的為由推卸責任。

  正因為如此,法定代表人是一把雙刃劍:即意味著對外代表公司的權力,又意味著承擔巨大法律責任。相信在王、馬離婚後,這種架構也將終止。

  (五)應意識到婚姻關係對股權結構的影響

  許多民眾認為,既然馬蓉出軌,就應少分甚至不分婚姻財產,這種觀點不能成立。依據我國《婚姻法》,除非訂立財產協議,婚後取得的財產收入原則上屬於夫妻共同所有,而出軌並非少分甚至不分財產的法定理由。王寶強的事業發展基本在其結婚之後,婚後財產占比頗重,其中包括了寶億嶸的股權,原則上,馬蓉對其股權是擁有一半的分割權利的(除非合夥協議或公司章程另有規定)。

  由此可見,公司創始人的婚姻關係可能對其股權發生重大影響,操作不慎,土豆網就是前車之鑒。為保證公司股權穩定性,在公司章程或合夥協議中進行特殊安排,排除離婚對股權的分割風險,是一種有效的方法。

  作者:李龍 法學博士

  來源:北京大成律師事務所長沙分所

  更多法律顧問法律谘詢,請撥打陳少東律師電話:15105941996  


【免責聲明】

“莆田律師陳少東”對轉載、分享的內容、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善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僅供讀者參考。

【版權聲明】

圖文轉載於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供學習參考之用,禁止用於商業用途,如有異議,請聯係。






  陳少東律師,曾以莆田市第二名的成績通過司法考試,現為福建淩龍律師事務所專職律師。陳少東律師在公司、合同等民商事法律服務領域有特別專長。為眾多單位、公司的法律顧問、個人出具大量的法律意見,取得一致好評。作為一名年輕律師,在工作之餘不忘學習、提高自身的理論素養及辦案能力。始終保持謙遜的心態,樹立終生學習的意識,注重實踐積累的經驗,恪守職業道德,努力成長為一名品質優秀的律師。在法律實踐過程中,不斷學習新的法律法規、法學理論,更替舊知識,積累新經驗,立足當事人利益以嚴謹的工作態度為當事人提供專業、滿意的法律服務。陳少東律師積極參加公益活動及法律援助,還是微信公眾號:“文明莆田人”的成員,生活當中遇到任何困難,都可以上“文明莆田人”求助,也歡迎更多誌同道合的朋友加入。

  

    【執業感言:】敬律師之業,行仁義之德,事辛苦之力,求法律之公!

     聯係電話:15105941996  

----------------------------------------------

陳少東律師微信號:nxnx123

更多信息請掃描下方二維碼



 


下一篇 : 七台河分賽區賽區圓滿落幕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