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山範丨樂山小屋裏的故事——“小屋裏”!





6:09 小屋——趙雷 來自樂山範

我們不是長篇小說,也不是短篇故事

最後的最後,我們成為一部人生作品集

——加布瑞艾拉·澤文《島上書店》



天小編要說一個關於樂山的故事,一個關於“小屋——裏麵要有故事”的故事。


這家書店位於婺(wu)嫣(yan)街,第一次接觸這家書店還是從我的大學老師的口中得知的,她對這家店推崇備至。


婺嫣街給樂山人的印象是什麼呢?葉兒耙,花鳥魚菜,過橋米線,以及絡繹不絕的行人,彌漫著市井味兒,一條街走下去你絕對餓不著,飽暖思淫欲的氣息似乎在這裏揮之不去,但真是這樣的嗎?


婺嫣街64號至少不是這樣的,它就像一個獨立於這條街上的另外一個世界,這個世界叫“小屋裏”



“小屋裏”以前的名字叫“獨立書店”,雖同為書店卻大不相同。或許是多了一種可能性,一種“心之所棲”的可能性,所以這家書店更像加布瑞艾拉·澤文的《島上書店》,一座孤島,一間書店,一個故事。


“獨立書店”的店主是王曉莊老師,以前是新華書店的職員,後來學識淵博的他就在婺嫣街開了這家書店,讀者找不到的緊、缺、遺、殘、斷等書在這裏幾乎都能找到,而且對於愛書的讀者多有優惠折扣而且曉莊老師還是一位書法家,鄰門的花圈店老板求挽聯都是有求必應,而很多慕名重金求字的人卻被婉拒,他在很多人的評價裏,是一位有學識、低調的人物。經營了多年的店,漸漸有了情懷,著實“籠絡”住了一批同樣有情懷人。不慕利,性淡泊,我去了幾次淘了幾本書法書至今都還在用。




大約一年前,這裏是一家書店;一年後,這裏仍是一家書店。是在書店做最後的清倉處理時,一個年輕的小夥武葉誤打誤撞地來了,他淘了幾本一直在找尋的關於樂山的書,就走了,再回來的時候,他就成為了婺嫣街64號的新主人。




“我覺得一個地方,還是得有家書店,當然,不是賣教輔的,而是偏重人文的小眾獨立書店。”無關開書店的夢想,那樣很矯情,合算過房租、人工成本,還算能承擔的起,現實、理由就都有了。


從去年10月開始,畫圖紙、問詢意見、動手裝修,差不多花掉了小半年的時間。門框被刷成綠色的油漆,房間添置了軟塌、沙發、台燈、茶具。三室一廳的格局,整整安置了8個書架,如果要填滿,大概需要1萬冊左右的書籍,如果是不留餘地,那10萬冊也是隨意的。


“故事”到此,獨獨缺了一個名字。“城南一葉”?“雲開”?“青聽”?屋簷-小屋-裏麵有故事:“小屋裏”,成了!


“在城市的樓群之間,我的小屋,門外有棵大樹,風兒吹著樹葉敲打我的窗戶。我喜歡坐在門外看日落日出,我的小屋,我可以光著屁股,讓你看到我的肌肉和肋骨。我的小屋,不用和他們一樣,累的時候我不用去故作笑容,我的小屋,黑夜裏的眼睛,望著我的全部,小屋你可感到,我來去的腳步,在你心髒裏我踱不去孤獨……”


武葉說,趙雷的這首歌曲《小屋》,概括了他對“小屋裏”的情感,恰到好處。




5月27日,小屋裏的微信公眾號推送了“用你一本書 溫暖一座城”10000本好書的募集活動,在全城募集12位社區收書誌願者、6000位贈書人,這些贈書,小屋裏均不對外售賣,隻供閱讀。贈書者在扉頁留下姓名寄語與贈書時間即可,如果想取回,隨時都可以。







如果前來尋書或者閱讀,可能會看到各種讀者的寄語

“有些路,總要一個人去走;有些事,堅持到最後方見成效;有些人,隻是一個過客而已,在不經意間出現,然後消失。然而,我們總會為那些已經看過的風景和消失的人牽腸過肚,忘記了最初上路的初衷,走吧,走吧,雖然這是一條艱難的旅程,不忘初心,方得始終


——《一個人的朝聖》2015.4.25


“‘為你千千萬萬遍’這是一本有故事的書,我到這座城市來,試圖尋找最初失去的那個人。我追,但我始終是被牽在別人手裏的風箏……悲歡離合,原是個中滋味,曆經風雨,方知人生真義。


——《追風箏的人》2016.6.1


“獨立書店”“小屋裏”從學識淵博的曉莊老師到朝氣磅礴的武葉,這個書店似乎一直在變化,但卻又一直沒有變化,不同的人仍然能在裏麵找到不同的東西現在的“小屋裏”更有了一些現代化的氣息,沙發、抱枕、台燈等伴讀工具的出現吸引著越來越多愛讀書的人以及年輕人前來。







下一篇 : 寧德二貨七夕的豔遇...《津津做古德》第八集單身狗在囧途!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