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亞召回海鷗”成生態“公開課”



  小燕鷗在三亞海邊飛翔。 李虎虎 攝



  圖為從青島引進的小燕鷗。 武威 攝


  “搏擊浪花裏,寧逸踏沙丘。”鷗鳥翻飛,既是對生態環境的認可,也是對秀美風景的添色。被譽為“海港清潔工”和“海上航行安全的預報員”,海鷗自古就備受人們喜愛,從詩人筆下的“自去自來梁上燕,相親相近水中鷗”,到“仙人有待乘黃鶴,海客無心隨白鷗”……讚鷗、喜鷗的詩句不勝枚舉。鹿城三亞帶著美好的期盼,啟動了“三亞海鷗召回行動計劃”,從青島引進了一批海鷗來馴化放飛,讓許多人的美好願景變為現實。然而,“鷗盟正爾隔千裏”,也難免引發一些網友的爭議——白鷗沒浩蕩,萬裏誰能馴?


市民願景:天地中間“一葉舟”能否在三亞“揚帆”


  今年81歲的國家海洋局海水淡化所退休女職工羅九如,40多歲時曾在海南見到過海鷗漫天飛舞的景象,然而70多歲時再回到海南卻已“好景”不再。為此,近10年來,羅九如一直希望能為海南召喚來更多的海鷗,讓40年前看到的景象再現。羅九如坦言,“召回海鷗”主要是在倡導一種保護海洋的理念,“海鷗需要良好的棲息環境,需要魚等充足的食物,召回海鷗意味著要對海洋、河流等生態係統進行修複和保護。”


  2016年3月,三亞藍絲帶海洋保護協會正式啟動“三亞召回海鷗行動”,計劃從青島引入44隻燕鷗亞成鳥,希望通過馴化放飛的方式,招引更多的燕鷗、海鷗來三亞,甚至留棲。


  為此,曾參與青島“挽留海鷗計劃”的青島野生動物救助協會會長張世平也來到了三亞,並擔任“三亞召回海鷗行動”項目的技術顧問。


  不少市民認為,海鷗召回項目是一種嚐試,通過有步驟、分階段地探索和推進,可以增加人們對海鷗、燕鷗的認識,增強環保意識,這對加強三亞的生態修複和保護具有積極意義。


  現年60歲的鄭石喜是三亞南邊海漁村的老漁民,聽聞這一行動,感到很激動,年輕時成群海鷗飛舞的畫麵再次在腦海中浮現。“希望我的孫子、外孫還能看見以前那樣的場景。”


網友質疑:可行性和安全性有多大


  然而在這一承載著許多人“美好願景”的項目啟動後,在網絡上引起諸多爭議。“好心別辦壞事,招引的鳥類曆史上有沒有,招引後會對當地生態環境造成什麼影響,需要科學全麵的考慮。”


  海鷗漫天飛舞景象能否實現?


  從青島引入燕鷗到三亞,符不符合自然規律,人工馴化放飛招引海鷗是否科學可行?


  此次引入的44隻燕鷗5隻是白額燕鷗,其餘都是普通燕鷗。質疑者提出,普通燕鷗沒有在海南繁殖的記錄,讓它們留在海南繁殖棲息成為留鳥,有違野生動物的生長和遷徙規律。


  長期在海南觀測鳥類的海南觀鳥會成員盧剛認為,普通燕鷗繁殖地大多在長江以北地區,海南隻是它們的越冬棲息地,將越冬棲息地變為繁殖地,不符合候鳥習性。


  張世平在實地走訪後認為,三亞近海灣區以及內河濕地是非常合適的海鷗覓食場所。“候鳥絕大多數會飛走,但也會有少數成為留鳥”。他告訴記者,希望對這些燕鷗進行多方麵嚐試,通過觀測和試驗等去驗證這種“招引”方法是否可行。


  招引海鷗對生態是利是弊?


  我國海鷗、燕鷗等鳥類生存正遭受嚴重威脅,主要來自人為的撿拾鳥卵,以及圍墾、開發對棲息地的破壞。對於在青島孵化燕鷗引入三亞,是否會對繁殖地生態環境造成破壞?


  三亞藍絲帶海洋保護協會會長、大小洞天景區董事長孫冬說,作為美麗的濱海城市,三亞應該有海鷗飛舞的場景,把“候鳥”變為“留鳥”是一種嚐試。如果能夠成功招引來更多的海鷗,讓它們生存下來,或許可以說明三亞生態壞境得到較好的修複。如果嚐試失敗,通過尋找原因,也可以為三亞生態環境修複工作提供參考依據。


  企業參與是為保護還是利益驅使?


  “三亞召回海鷗行動”啟動後,計劃逐步在三亞幾個景區內建設適合燕鷗的育雛場所,最終在三亞孵化保育成功3000隻。網友“東籬北山人”認為,人為繁殖並未瀕臨滅絕的生物,不是明智之舉,盲目將燕鷗引進,或是經濟利益的驅使。不少網友還提出,企業參與該項目之中,存在為景區增加景點,借公益之名進行商業炒作之嫌。


  張世平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動保民間組織和動保人士開展野生動物救護需要解決資金問題,尋求企業支持無可厚非,但應該堅守的底線是不能讓企業借保護之名炒作甚至進行傷害。張世平介紹說,此次用於試驗的小鳥是通過愛心人士捐助的鳥蛋孵化的,幫助這些小鳥存活也是一種保護。“而且44隻燕鷗並不是圈養,最終也將被放飛。景區隻是提供場地支持,鳥放飛後,讓它們自己在三亞尋找合適的野外環境棲息,也就不存在再造景點一說。”


專家論點:不完全排除能夠招引來海鷗


  三亞想要招引海鷗、燕鷗,應該如何進行?


  浙江省自然博物館副館長、中國鳥類學會專家陳水華,長期關注我國海域繁殖海鳥,並與同仁一道在極度瀕危的中華鳳頭燕鷗保護上取得了巨大成就,在接受記者采訪時,陳水華就上述問題給出了建議。


  燕鷗、海鷗招引是技術性、科學性的問題,不能違背自然規律。招引前要經過科學論證,調查清楚所招引鳥類曆史上的分布以及當下的存野狀況,有針對性的進行招引。“首先要明確招引鳥類的具體種類,針對性的開展前期規劃、可行性調研等工作。”陳水華指出,目前國際上通常采取“布設假鳥、聲音誘導”的方式,在適合的棲息地進行招引,避免人為幹擾。


  陳水華認為,三亞現在采取的招引方式達到預期效果可能性很小。他指出,要恢複鳥類數量,是一個複雜而係統的工程,如果想要招引留鳥,可以選擇在適合的生境中,對海南既有留鳥進行招引,而非從外地引入候鳥或遷徙鳥,候鳥和遷徙鳥不太可能成為留鳥。


  針對網友擔心此次三亞引入青島燕鷗可能會造成物種入侵危害的問題,陳水華表示,外來物種入侵有一個科學的評判標準,從目前的情況來看,44隻燕鷗進入三亞,不會造成物種入侵危害。


  雖然認為三亞目前所用的招引海鷗方法缺乏科學依據,陳水華也不完全排除該方法能夠招引來海鷗的可能。“有愛心,關注環保是好事,但做野生動物保護項目要以科學嚴謹的態度對待。”陳水華說道。


  長期以個人身份從事鳥類救助的海南師範大學老師李波認為,三亞海鷗召回行動是一種嚐試,有積極的一麵。“可以讓更多人關注和了解海鷗,增強環保意識,更加關注生態環境的變化。”


部門回應:目前仍處在探索階段  密切關注加強指導


  三亞市林業局相關負責人認為,目前對燕鷗進行“幼鳥育雛後,放飛大自然”屬於一種探索性嚐試,這種方法能不能讓海鷗更多地出現在人們視野當中,還需要時間檢驗。但針對網友以及專家提出的質疑,林業主管部門密切關注,對於試驗中確實存在的問題,將指導項目方推進深層研判,盡快拿出解決方案。


  市林業局相關負責人同時介紹稱,三亞在上世紀七八十年代的確有過大量海鷗、燕鷗,因受到生態資源破壞、經濟開發等因素影響,這些海鷗才逐漸離開。近年來,三亞在三亞河治汙、三亞灣原生植被保護、紅樹林修複、禁漁休漁等生態環境修複方麵做了大量工作,經過治理河流汙染等,三亞河流域白鷺的數量已經有所增加。但生態環境修複、生物多樣性恢複不是一蹴而就的,需要長期的努力和堅持。希望市民、遊客在三亞今後能聽到越來越多的鳥聲,看到更多鳥類。


  近年來,三亞的鳥類數量總體呈增長態勢,截至2016年1月,在紅樹林濕地範圍內三亞調查公共記錄鳥類有18目50科163種。今年三亞將投資1000多萬元開展紅樹林修複工作,並計劃用5年時間,完成以山、河、海為重點的生態環境修複。相信隨著生態環境的逐漸修複,必將有更多鳥類來到三亞棲息繁衍。



來源:南海網丨記者 鄧鬆

本期編輯:王元君



下一篇 : 廣州300平方米辦公室裝修多少錢?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