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密工匠】用“工匠”之心塑造完美藝術


在國投羅鉀試驗廠,有一批有想法,有技術的工人,與其說是工人,不如稱他們為“藝術家”,在工作好的生產中,被丟棄到廢料廠的廢舊鋼鐵、螺絲等,經過他們的雙手,這些廢舊材料被賦予了生命。





觀賞性



湯鑫:蓋碗茶杯


“當時就想著做一件有意義的作品,在一部古裝電視劇裏,那個端茶的瞬間啟發了我”湯鑫說著。湯鑫從事車工已有六年的時間,同事們對他的評價是:“工作很細致,屬於那種追求完美的人”。

有了這個想法後,雖然已經下班,但他還是立馬從宿舍來到車工房,拿出紙筆,畫好杯具的模型,才安心回到宿舍睡覺。

第二天一早,在忙完手裏的工作後,就開始自己的創作。

杯體及杯座通過普通車床上已有的刀具就可以完成製作,由於杯蓋形狀要求,需要打磨一個適用的刀頭,才能完成打磨,整體完成後,利用砂紙進行精細化修整。



何勝利:鐵藝摩托車



去朋友家玩時,看到了朋友家擺了一款摩托車工藝品,何勝利就想到自己是否也可以製作一款。回到單位後,他找來了廢舊的零配件開始加工。

雖然是一款小小的摩托車,但也需要合理的比例去製作,在製作車把時,起初想利用鐵絲擰出一個車把,通過試驗,想法很快破滅後,他又選用了廢舊的輻條;在油箱製作上,也很考究,最初想利用廢舊的鐵皮進行製作,由於材料的材質受限,後來用鋼板的邊角料進行製作,最後除鏽噴漆完成了鐵藝摩托車的製作。




劉永泉:四方玲瓏套



在一個視頻裏,演示了隻有德國車工才能實現的一個圓和四方套的混合加工的技術,這對同樣是車工的劉永泉而言,是一個挑戰,他想自己加工,又有一個實際性的困難,方形和圓形層層相套,在加工時,加工出每一層方形的五麵,再加工第六麵時,就會滑落,容易砸到其他的內層。在視頻裏,國外車工利用特殊的一種膠,將每一層的五個麵都固定後,開始製作第六麵,製作好,將粘膠在熱水裏浸泡後,膠水就會脫離。

在現有的條件下,沒有這種膠,這個問題讓劉師傅犯了難,但功夫不負有心人,通過反複試驗,在第三次試驗後成功。據他說:有一個秘密的好辦法,代替特殊膠水的作用,合理的保護了每一層的方塊。後來在車間主任孫斌建議下,對四方玲瓏套進行優化,加上了底座。這一突破,在日後的工作生產中,也可以避免很多彎路。



白振興:灌籃高手



他熱愛籃球,喜歡在籃球場上追風的感覺,自己是焊工出身,有7年的焊工經驗。有了製作“灌籃高手”的想法後,他迅速去廢料廠找來螺帽、鋼筋、鐵絲、墊片、軸承的滾珠,以腦海裏球場上一個個灌籃的精彩瞬間為縮影,加工製作出工藝品“灌籃高手”。





實用性


馬亮:劃針



當兵出身的馬亮,將軍人的品格延續了下來,現在他在廠裏從事鉗工的工作。“在工作中,鋼材下料已是常事,但要畫出具體尺寸,又沒有趁手的工具,就想著自己製作一個。我覺得修設備和做劃針一樣,要嚴謹,心裏所想和手裏所做要一致”馬亮說著。

在加工劃針時,選材就很講究,首先利用造粒設備更換下來的8×8mm的方鍵,取適合的長度,長度一般為15~18cm。材料敲定後,在方鍵的一端使用氧氣加溫軟化後旋轉,擰成麻花狀,在方鍵的另一端進行加熱後

浸入水中急速冷卻增加劃針得硬度。




推廣性


李勇:輸送帶剝離機




生產現場,會使用很多輸送皮帶,皮帶易磨損,每次更換皮帶時,剝離一條皮帶需要4人同時進行,最少也需要3~4h,如果遇到難剝的皮帶,可能會花上一天的時間,剝離皮帶不僅花費人力時間,還有人體腰部損傷的安全隱患,為了減輕人體負擔,節約時間。

李勇提出:“我們能否設計一個機器來替代手工輸送帶剝離機的工作”

這個構想並非空穴來風,通過多年的實操經驗,當李勇的假設提出後,班組成員決定全體讚同。起初設計輸送帶剝離機采用了滑差調速電機,試驗過程中,達不到剝離要求(電機選型問題),調整後,采納了擺線針的減速機,通過試驗,符合要求,為了更進一步的增加剝離的流暢性,又在底座加裝了軌道。




同事魏義道:“使用這個很方便,再不需要太多的人力,節約了時間,而且安全性也提高了”。

輸送帶剝離機在李勇所在的班組中,從提出構想,到落地僅用了20天時間,不僅僅改善了工作強度,剝離皮帶也縮短到20min,一個人就可以完成此項工作。輸送帶剝離機使用範圍廣,並在市麵上沒有銷售的地方,具有一定的推廣意義。

李勇說:“在以後,我們爭取把它向小型化、精型化、自動化靠攏(加裝一套走刀器,就可以省去),早日做出第二代輸送帶剝離機”。



圖文:劉思佳

編輯:懵


下一篇 : 哈密兒娃子為啥喜歡吃拉條子?因為夠Man.....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