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通遼回眸】之二十一老通遼居家必備的物件



     先說說熱炕頭
 “三十畝地一頭牛,老婆孩子熱炕頭”。這是過去掛在人們最邊上的口頭禪,也是眾多老百姓追求的目標。條件不算高,算得上是那個年代的“小康”水平。
    在這個追求裏,三十畝地是硬件,沒有白花花的銀子,土地就是奢求。好在通遼地麵養人,地廣人稀,農忙季節,有時候雇耪青的勞力都困難,那些好莊家把式就成了搶手貨,一些地主不惜代價把他們挖到手。一些靠牙縫裏省出錢來成了小財主的,殺了豬,老婆孩子沒有份兒,要可著耪青的吃,農忙季節,老婆孩子吃稀的,耪青的吃幹的。工錢自然也不會低。在早些年的通遼一帶,吃幾年苦,受幾年累,攢上幾十畝地,不是神話。有了土地,再加上一身力氣,娶媳婦、生孩子,是水到渠成的事。
     叫現在的年輕人不能理解的是,為什麼把“熱炕頭”當成追求。對於那些睡慣了席夢思,甚至沒見過火炕的年輕人來說,當然難以理解熱炕頭的妙處。
    火炕家家都有,樣式有所不同。人口少、房子小的,隻有一鋪南炕,倘若是三間房,有蓋成兩頭住人,中間是灶間的;也有灶間靠一頭,大屋修“連二炕”的。還有的人家修南北炕,南炕自家住,北炕租出去。
     通遼地區冬季寒冷,不是現在的人們所能想象的。在沒有供暖設施的年代,火炕,就是土暖氣。當時,看一戶人家是不是“過日子人家”,隻要看一看院子裏的柴火垛就一目了然。如果男人能幹,女人勤快,秸稈垛、柴草垛不僅高大,而且堆放得整整齊齊。
    說到這裏,有人會說,寫老通遼城,怎麼寫到農村去了?其實,無論是最初的通遼鎮,還是建國後的一段時間內,除了不種地,居住條件、生活習慣等與農村大同小異,燒柴燒秸稈、蒿草,家裏不僅養雞、鴨、豬、狗,還有的人家養牛、馬、驢、羊。家裏有連二炕、南北炕的人家不在少數。
     火炕的好處就是做飯用的火不浪費。如果屋子大,天冷時做飯的火不夠用,還有“門灶”,就是在炕沿牆下直接往炕洞裏燒火。搭炕麵很少用磚,用手工做的土坯,土坯厚,一旦燒熱,一時半會不涼。躺在熱炕上睡覺,暖和、舒坦,是一種難得的享受。燒火就會有灰,這些草木灰經燃燒後,不會再冒煙,但並沒有燃盡。於是就有了火盆。

廢物利用話火盆

    火盆比臉盆稍大,生鐵鑄成,上麵有散簷。把灶裏未燃盡的灰用掏灰耙扒出來,裝進火盆裏。放在炕上,熱氣一點點散發出來,不急不燥。從滴水成冰的外麵回來,摘掉“手悶子”,在火盆上烤一烤,頓時血脈通暢,暖遍全身;把一把鐵壺座在火盆上,就著火盆喝熱茶,更是其他東西不能替代的。
     火盆還可以派別的用場:把土豆、地瓜埋在火盆裏,等散發出香味時扒出來,不糊不焦,火候正好,頓時滿屋子清香。還可以燒苞米粒,把苞米粒淺淺地埋在灰裏,一會功夫,就聽“啪”的一聲,苞米粒從灰裏自己跳出來,已經變成“爆米花”。
     火盆還有一個妙用,就是點煙。那時人們都抽煙袋,裝好煙,用小鉗子撥開火盆頂層的灰燼,夾起一點火放在煙袋鍋上,煙就點著了。可別小看這點功能,在當時可算得十大用場。早些年,點火用火鐮,就是通過擊打燧石引燃艾絨,再用嘴吹出火苗。後來燧石被“洋火”取代。“洋火”,老百姓又叫“取燈”,使用起來方便,取出一根,隨便往磚頭、鞋底上一蹭,“刺”地一聲就著了。雖然是方便了,但要花錢買,一向提倡節儉的人們,能不用洋火時盡量不用。
     想點煙,當然還有別的方法,晚上,用油燈。後來換成“洋油燈”。每家的牆上都有一個“燈窩”。就是在牆上預留一個放油燈的地方。油燈樣式多種多樣,有買現成的,也有在用碟子裏放一點油,把棉花撚浸在油裏。燈,要掛起來,所謂“高燈下亮”,但燈底下不能幹活看書,這叫“燈下黑”;至於後來出現的“馬燈”,則是大戶人家才能用得起。到了晚上,婦女做鞋、補衣裳,孩子寫看書、作業,都圍著油燈。嫋嫋黑煙無聲無息地飄散,到第二天早上再看,個個臉上掛著一層黑油漬,鼻孔裏都是黑的。有人說,不是有蠟燭嗎?蠟燭,那時也算得上是“高檔消費”,叫“洋蠟”,除了逢年過節敬神佛祖宗,平常日子不會輕易買蠟燭照明。
夏天沒有火盆,點煙怎麼辦?
     夏天,家家戶戶都要點起“火繩”。到郊外割回艾蒿,曬到半幹時搓成手指粗細的繩子盤成一盤,用的時候,把火繩掛在房梁上,抻出一頭點著。艾蒿的好處,一是不“要火”,隻要點著了,就不會自己熄滅。二是可以當蚊香。隨著一縷青煙嫋嫋飄散,屋子裏到處彌漫著淡淡的艾草香。真可謂經濟實惠,衛生環保。絕度純綠色,無汙染。

絕對綠色節能的“拍笸籮”

   居家過日子,免不了漿漿洗洗,縫縫補補。尤其是孩子多的人家,婦女幾乎天天要補衣服,縫襪子。因為隨時都要用,做活的家夥就放在身邊,剪子、各色棉線、縫衣針、錐子、襪底托。有的人家還有花撐子。這些物件都要放在一個笸籮裏,叫針線笸籮。針線笸籮大小不拘,以輕便為主。式樣則是五花八門,有用柳條編的,有用木頭釘的。但最具特色的,是自己“拍”出來的笸籮。
   拍笸籮首先要準備好廢紙,把舊書本,舊報紙泡在水裏,慢慢變成紙漿。找一隻大小適中的盆,把泡好的紙漿均勻的敷在盆的外壁上邊敷邊拍實。在紙漿厚度合適時將其曬幹,取出裏麵做模的盆,一個紙盆就成型了。接下來就是美化,把邊緣弄整齊,在表麵糊上一層白紙。最後,用彩色紙剪出蝴蝶、鴛鴦、荷花、牡丹、盤腸等圖案貼在盆上。一隻輕便耐用又不失美觀的紙盆就“拍”好了。同樣,家家必備的煙笸籮也可以如法炮製。
 
沒有風鏡不出門
 
     說起太陽鏡、蛤蟆鏡以及各種各樣的眼鏡,現在的年輕人不會陌生,但很少有人見過一種叫“風鏡”的東西。雖然例如“摩托鏡”之類也有防風沙、保護眼睛的作用,但與老式風鏡相比,已不可同日而語。風鏡,從眼鏡家族中被淘汰已經近半個世紀,過去,卻是老通遼家家必備的物件。
    現在,經常會聽到“沙塵暴”一類詞,一聽到沙塵暴來臨,畏之如虎。在上了一點年紀的老通遼看來,現在的沙塵暴比起四五十年前的大風來,簡直是小巫見大巫。那是的大風一刮起來,什麼“天昏地暗”“日月無光”“飛沙走石”,任你怎麼形容不不過分。北門小學門前有兩顆大柳樹,需五六個人才能環抱,其中東側那棵大樹就是在一場大風中被攔腰刮斷;學校院內的老爺廟大殿前有兩通石碑,通體青石刻成,高近三米,完好無損,一場大風竟然把西側那通石碑也生生刮倒。
    老通遼的風不僅大,而且多,春天一到,隔三差五就刮上一場。刮大風,成了人們心中的一塊心病,以致養成了在有月亮的夜晚出門時,首先抬頭看天的習慣。如果月亮的周邊有一個大大的黃圈——通遼人管它叫風圈,第二天肯定要刮大風,要事先做好準備。“月暈而風,礎潤而雨”,就是這個道理。
     風鏡樣子很奇特,四塊玻璃,正麵兩塊,側麵兩塊,其餘部分用用很薄的布聯綴起來,邊緣鑲上條絨,用一根鬆緊帶勒在腦袋後麵。遠遠看去,好像帶著潛水鏡。如果知道當天有風,上班、上學時就把風鏡帶上。風鏡體積相對較大,口袋裏不好放,就隻能戴在頭上。到時候,滿大街大人小孩人人頭頂上帶一個風鏡,女人則蒙著一塊“頭紗”,樣子奇特怪異,是當年的一道獨特風景。
    因為風多,長此以往大家就有了經驗,通過起風時間判斷刮風的時間長短。倘若是傍晚時分起風,不用說,風一刮準是三天,俗話叫“風三風三,一刮三天兒”,十分靈驗,屢試不爽。
    風,通常與火連在一起,所謂“風借火勢,火助風威”。早些年,通遼城裏做飯取暖都燒柴禾,家家都有一個柴禾垛,為了防止“走火”,一有大風警報,各居民閭——後來叫居民組組長就要到房頂上敲鑼,警告人們大風期間不得燒火做飯,提提前預備好幹糧。大風多在春季發生,因此,老通遼差不多每年都要過幾次“寒食節”。
 
不登大雅之堂的尿盆子

最後,再說一樣不登大雅之堂,卻家家戶戶都必不可少的物件,——尿盆。
   相比之下,南方人顯得講究一些,在沒有“抽水馬桶”的情況下,家家都有木頭馬桶。女孩子出嫁,娘家也要陪送一隻紅漆馬桶,被人抱著,堂而皇之地走在送親的隊伍裏。每天早晨,藹藹晨霧籠罩之下,小河邊上都會聽到一陣陣咣當咣當的刷馬桶的聲音。
   老通遼家家戶戶的尿盆都是“泥盆”,就是小土窯燒製的瓦盆。瓦盆有大有小,賣瓦盆時大的套小的,有七八種之多,當時形容有的人說話有條理,動輒長篇大論,頭頭是道,就說他:“賣瓦盆的出身——一套一套的”,說的就是這種瓦盆。往上數幾十年,人們沒見過搪瓷盆,飯盆,臉盆,除了少數人家用銅的、鐵的,大都是瓦盆。隻是搪瓷盆普及以後,其它盆都先後退出曆史舞台,隻有尿盆依然堅持使用瓦盆多年。
   北方冬天寒冷的夜晚,躺在熱乎乎的被窩裏,是一種難得的享受。這時候,誰願意為了撒一泡尿跑到冰天雪地的外麵呢。所以家家都預備一隻尿盆,睡覺之前的最後一件事,就是把尿盆拿進來,放在地當中,誰想撒尿,摸著黑爬起來,閉目合眼地衝著尿盆一陣掃射。每天早上,婦女起來第一件事就是倒尿盆子。尿盆裏的尿也有倒不出去的時候。在天氣最冷的時候,放在屋地下的尿盆凍得“絕底”,就隻能把尿盆放在朝陽的牆根下,一點一點任其融化。瓦盆不結實,輕輕磕碰就碎。再說,反正再用它要到晚上,有的是時間等待。
   勤快的家庭婦女每天早上要刷尿盆。做晚飯以後,把刷鍋水加上一把火燒開,倒進尿盆裏泡上一陣。用得久了,還會放進一點堿,讓它起一點化學反應——免得它晚上在地當間兒散發騷味。


?瑪拉沁文化傳媒有限公司官方微信

公眾微信:malaqin2012 QQ號:52189564  88047577

瑪拉沁E店服務號:malaqin111

A科左後旗那些事:malaqin0475  (已滿)

B科左後旗那些事:malaqin520   (已滿)

C科左後旗那些事:malaqin666   (已滿)

D科左後旗那些事:malaqin555   (已滿)

E科左後旗那些事:malaqin333   (已滿)

F科左後旗那些事:malaqin999   (已滿)

G科左後旗那些事:malaqin2015  (已滿)

H科左後旗那些事:malaqin800  (已滿)

科左後旗那些事malaqin900  (虛位以待!)

電話? : 400-838-0475      0475-5555504


下一篇 : 營口遠大集團首屆春遊活動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