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海體育】北半球的花遊人生:南通籍運動員侯穎莉退役後的生活



侯穎莉,南通人,我國曾經最優秀花樣遊泳運動員。2003年第10屆遊泳世錦賽集體自由自選組合第五名;2001年第九屆全運會雙人冠軍;2005年第十屆全運會集體冠軍……從1990年進入南京體育學院花樣遊泳隊,到2005年十運會後退役,15年花遊運動員生涯中,她見證了中國花遊從起步到發展的重要階段,經曆了江蘇花遊隊成績最為輝煌的十年。退役後,舉家遷往加拿大的侯穎莉又過著怎樣的生活呢?本期江海體育將獨家揭秘南通籍原花遊運動員侯穎莉退役後的生活。




侯穎莉


越洋電話約在星期五、加拿大時間晚上10點,侯穎莉五歲的大兒子和剛15個月的小兒子相繼入睡了,她說這個時間采訪最合適。從2005年來到加拿大後,侯穎莉任職於加拿大安大略滑鐵盧地區花樣遊泳俱樂部主教練已有11個年頭了。除周末外,每天下午4點到晚上9點,她都是雷打不動的在俱樂部工作,生活從來沒有離開過花遊。


1978年生的她今年38歲,她說,“時間過的真是快,還清楚的記得我小時體質不好,容易生病,有點嬌滴滴,父母送我練體操,那時每天早上起來都要哭上一陣,一晃,我的大兒子都上幼兒園了。”侯穎莉的父親是一位工程師,身高188 厘米,母親是南通師範學院的老師,身高170厘米,基因遺傳讓侯穎莉比同齡人都要高。她的身體柔韌性好,但身高的原因讓她不得不放棄了體操。後來她先後又接觸了舞蹈、籃球等項目。她說,“身高有優勢,但是籃球這樣對抗性強的項目又不適合我,練來練去總還是沒什麼勁兒。”四年級時,南通市兒體校遊泳隊王漢生教練到通師一附選拔遊泳隊員,他看中了侯穎莉。但是一段時間練下來,她的遊泳成績並不突出。1990年,在備戰12屆省運會時,南京體院花遊隊教練王壬留意到了她。練過體操和舞蹈、練過遊泳,這正是花樣遊泳運動員要具備的基本素質。幾經周折,侯穎莉終於選擇了一個最適合自己的運動項目。放棄了當時在南通市第一中的學業,她來到了南京體院,成為了一名花遊運動員。


侯穎莉參加2004年雅典奧運會留影


侯穎莉參加2000年悉尼奧運會留影


1999年侯穎莉代表國家隊參加美國友好運動會


侯穎莉(中)與隊友合影


談到花遊運動員的生涯,侯穎莉說的最多的是“幸運”和“感恩”兩個詞。中國從1984年開始訓練花遊項目,她是第二批隊員,也是年齡最小的隊員。93年年僅15歲的她就作為替補隊員參加了第七屆全運會,次年作為主力隊員參加了全國花樣遊泳錦標賽集體項目並奪得冠軍。95年隊裏著重培養她,並於同年進入了國家青年隊,由於出色的表現97年又被國家隊招入。“相較其他花遊運動員,我一路走來很順暢,有老隊員的帶領,有江蘇隊的培養輸送,有國家隊給予的更多機會,真的很感恩。”侯穎莉說。回憶起兩次代表國家隊參加奧運會,侯穎莉仍然很激動。2000年悉尼奧運會對於她來說,一切都是新奇的,因為中國花遊第一次參加奧運,在世界舞台嶄露頭角的他們並沒有什麼壓力,他們最終拿到了集體項目的第七名的成績。2004年雅典奧運會,已經 26歲的她成熟了許多。在國家隊前期測驗中成績優異的她當之無愧的成為了主力隊員,經曆過一次奧運比賽的她能更多的把經驗教給隊友們,一起並肩作戰。“一個運動員能參加兩屆奧運,還有什麼比這個更幸運嗎?”侯穎莉感慨道。


其實,
在“幸運”背後,更多的是“辛苦”。要克服力量弱的問題,侯穎莉在舉重隊待了一段時間,每天的重量練習結束後,騎自行車回宿舍手都直哆嗦。花遊運動員最容易關節勞損,每天整萬次的揮動手臂讓她的肩傷越來越嚴重,2005年十運會期間,她都是依靠打營養針來維持比賽。“我挺能堅持的,不管怎麼苦,從來沒有和父母抱怨過,抱著樂觀的心態才能愛上這個運動。”她說。


作為教練的侯穎莉與隊員合影


侯穎莉所帶隊員本月獲獎留影


“2001年,我已經萌生了退役的想法,參加了當年的高考,也被高校錄取了,但是由於各種原因,最終沒能成型,我又回到了省隊。2007年,我的身體條件已經不適合當運動員了,我退役了。思考了很久關於今後發展的方向,想出國再多看看、多學學,通過朋友的介紹,我來到加拿大多倫多,成為了Granite 花遊俱樂部的主教練。”侯穎莉談到了自己的轉型,“雖然學了一年的語言,但是教學的時候還是會有些語言困難,後來發現肢體語言也能相互理解。”



侯穎莉所帶隊員在加拿大比賽中屢屢獲獎


侯穎莉取得了加拿大四級花遊教練資格證,可以從事花遊國家隊教練的工作。她所在的俱樂部是安大略省最大的一個花遊俱樂部,每年9月份開始至來年的6月份是工作最忙碌的時候,1月份開始每月一次比賽,有地方俱樂部的邀請賽、地區比賽、省比賽、全國比賽等。在訓練隊員的過程中,侯穎莉發現普拉提和空中瑜伽對花遊運動員的訓練幫助很大,為此她也取得了瑜伽教練資格證,並開設了瑜伽班。在2013年加拿大全國賽上,她帶出的隊員取得了單雙人冠軍、集體第三的好成績。往年加拿大國家隊的成員基本都來自魁北克省、蒙特利爾地區,而2013年國家隊的人員構成卻發生了一些微妙的變化。侯穎莉為加拿大花遊帶去的中國血液,正在一步步改變著什麼。“隊員進入國家隊,或是因為有著花遊特長被普林斯頓、斯坦福等名校錄取時,我都是由衷的感到欣慰,為他們自豪。”她說。



談到家庭,她說很幸福。她的微信朋友圈裏隔三差五都會發兩個兒子的照片或者小視頻,大兒子帥氣清秀,小兒子呆萌可愛,兩個人還常常有愛互動。侯穎莉2005年結婚,她的愛人王翱原是上海現代五項隊隊員,退役來到加拿大後,王翱繼續深造完成了大學學業,改行進入了金融行業。雙方的老人體貼他們工作辛苦,輪流到加拿大幫他們照顧孩子。侯穎莉的父母一年中的半年住在加拿大,還有半年住在南通。侯穎莉透露,母親受自己的影響,也學了遊泳,泳齡20多年了,她父母還是南通成人冬泳隊的兩員大將呢。去年7月份,生了小兒子後,侯穎莉帶著兩個孩子在南通住了幾個月。她說每次回南通,都發現南通的變化真的好大,這個城市越來越美了。隻要暑假有空閑,她就想著回南通看看,畢竟根在這裏。


除了從事教練的工作,侯穎莉還想著一些更有意義的事情——中加花遊運動的交流學習。2011年,她就參與了由國家體育總局組織的中加花遊運動員在上海的交流活動。現在她更想做的是組織中加夏令營活動,一方麵讓中國的孩子看看加拿大花遊運動員的日常訓練以及訓練模式,一方麵讓加拿大的孩子學習中國花遊運動員吃苦耐勞的精神,通過這樣多樣化的方式更好的推進花遊技術的進步。



記者|沈彥婷

編輯|仇禪慧


本文選自《江海體育》2016年5月刊

公眾號轉載請聯係授權



"哎呦不錯哦"

點這裏再走!



下一篇 : 關於舉辦九江市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95周年大型群眾歌詠比賽活動的通知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