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嶺的季候


鐵嶺的季候開始不太習慣,好像慢慢就適應了。

寒冷的嚴冬要持續4-5個月,下雪,不停的下雪,然後把一切都凍上。

去巨大無人的冰湖上散步,冰湖是藍白色,因為蓋了厚厚的雪,雪的陰影是紫羅蘭,迎著陽光緩緩走出交叉腳印。我能走出很多花朵形狀,雪裏的一幅大畫。練習滑冰,身體搖擺著在冰上踱,絲滑感透過冰刀傳至腳心,感覺自己像衛生間地板上的一塊肥皂。

天晴的日子可以爬山去喂鬆鼠,搞不清為什麼鬆鼠還不冬眠,鬆鼠吃花生時要挑揀許多顆同時塞進嘴裏,小心的四處張望,隨後消失,像個精打細算的賬房先生。

滑過兩次雪,覺得滑雪最有意思的是看別人摔跤,尤其是女孩子,往往尖叫著從山頭衝下來,隨後各種翻滾。


春天很短,也就一個月時間,桃花、杏花、李子花,櫻桃花,迎春花、小桃紅·······撲撲啦啦趕著開的一片接一片。中午從單位溜達出去,吹著春風,臉上亂撲撲的花雨。杏花開後就有青杏吃,有種苦澀又清新的味道,我很喜歡。

湖水化開會忽然變成藍色,真的是“春來江水綠如藍”,各種水鳥這時候次第回來,有種尖尖嘴的水鳥總是來得最早,悠閑的在冷水裏尋魚吃。



夏天是鐵嶺的重頭戲,整個鐵嶺新城就是個大公園,走哪都是綠樹如茵,都是鮮花如海。花海麵積據說有一萬畝,開始是油菜花,然後是黃花,後麵是紫色苜蓿,最後是向日葵,還有格桑花和叫不出名字的雜亂菊花路兩麵滿滿堆砌,整個夏天都是滿坑滿穀的花,像幅熱熱鬧鬧的錦緞。

果實開始逐漸成熟,櫻桃最先變紅,上班途中摘幾顆甜甜嘴,中午溜達再摘幾顆甜甜嘴,晚上下班自不必說。隨後是杏子,好像一下就黃了,樹上噗噗拉拉的,抱住果樹一頓搖,劈裏啪啦一場杏子雨,滿滿的用衣服兜著回單位洗來分吃。李子要到七月份,掉的滿地都是,好像自己是身在伊甸園的亞當。

夏天的中午照例是到樹蔭下睡覺,帶個輕薄的野餐墊,樹下讀讀書隨後是黑甜一覺。周末還可以去凡河邊野餐,自己備點吃的,曬曬太陽,唱唱歌。有人帶輕便烤爐,邊吃燒烤邊釣魚,可惜對釣魚興趣不大,不然也可以整整。

睡蓮開起來了,池塘就變成了莫奈的後花園,黃色、粉色、深紫色、白色。北方養的粗略,池塘的錦鯉一群群瘋長,完全失了優雅的遊動,

見人一通亂撲。

對了,還有野鶴,是的,灰鶴,孤獨的鳴叫,立在水中央,忽然扶搖而起,張著大大的翅膀,仙人似的飄走。


入秋後天氣轉涼爽,藍天高高的,楊樹和柳樹開始飛葉子。白樺樹亭亭的一行行站立,很是秀氣。山丁子樹開始接紅紅的果實,入口酸甜,很好吃。蘆葦蕩裏水鳥越來越多,這裏是它們到南方過冬的中轉站。最棒的是沒人,走哪都可以從從容容。

關於秋天,最漂亮的還應是麥田。一望無際的金色麥田,出差的路上,田野間反著光,晃得人目眩。


不說了,上班了。



下一篇 : 舟山小學第三屆數學文化節開幕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