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玉龍喀什河考察實錄


點開上麵的藍字看更多資訊。




2016年玉龍喀什河考察實錄

投資風險越來越大使人們越來越看重稀缺資源的穩定可靠,使得新疆和田籽玉越來越熱門,原產玉河現狀如何也成關注焦點。為此,常州“龍城美玉”2016年新疆和田考察也首先從玉河開始。


從和田城東的玉河大橋遠望,玉河裏空曠寂靜,不僅沒機械挖玉,連人工挖玉都沒有。事實上,這裏已挖過無數遍,誰都知道沒什麼可挖了。不過,今年老舊的大橋正拆除重建,施工者少不了借此在橋下挖玉。以前挖玉再瘋狂,為護大橋始終不準在橋墩下挖玉,現在終於有機會挖了。



其實在玉河沿岸,隻要有土建項目就都會順帶挖玉。這是因為自2012年玉河完全開放挖玉後,大規模機械投入已將玉河又一次翻遍,現在再規模投入無疑是高成本打水漂,但如果借土建項目順帶挖玉成本就低多了。

這是玉河三橋附近的一處建築工地,機械和人力都明顯是在順帶挖玉。



在和田近郊,玉河裏已基本上沒人挖玉。因為這裏不僅已挖不到玉石,而且近岸河床都已“歸整為田”,很多已是麥苗蔥蔥。



“歸整為田”正逐步往總閘口以外的野外河床推進。


遠郊直到渠首的河床裏也都是一片空寂,隻有一堆堆卵石還在訴說著曾經的故事。


我們驅車一直深入到玉河中央。


渠首是下遊頂端,再往前就是上遊了。挖玉人以行動告訴人們,玉河下遊這30多公裏長的籽玉產床已枯竭殆盡,甚至連大橋下也挖掉了。



玉河上遊都是崎嶇的昆侖山區,出產山流水料,品質雖不如籽料卻最接近籽料,市場常稱“大籽料”。


上遊初段一直也是挖玉重點,去年起建水電站更有很多挖掘機轟鳴。今年隻有零星了。


修建水電站破壞了玉河的自然水係和生態,有的河段都幹涸了。

達克曲克水電站我們了解到,玉河上遊將建三級水電站,綿延幾十公裏,生態將徹底改變,使得水產玉料挖完就不會再有了。

從昆侖雪山流下來的河水都被截在大壩以上,仿佛給玉河鑲嵌了一顆綠寶石。



我們繼續向玉河縱深進發。山越來越高,河也越來越深。


這裏依然被挖得體無完膚。


在這裏用機械挖玉風險極大,像這台挖掘機完全是在玩命,一不小心就會滑下懸崖翻落到河裏,稍有地震就會被山上滾落的沙石埋沒。


拉近看看。

一處人工挖玉點。



再往上走已是無人區,路幾乎貼著懸崖繞S彎,崖壁都鋪著攔網,頭頂都是山石,經常有沙石滾落,玉河也有百米之淵,十分危險。




我們進山前一天恰遇阿富汗地震,和田受其影響落石也不會少。這不,前麵就有一堆落石擋住了去路。幸虧石小,搬開就可以通過。


這塊落石足有數百噸重,可見這裏的動感所帶來的危險。



在這樣的環境條件下居然還有挖玉人,甚至還搭了簡易繩橋長時間挖玉。真是不得不佩服他們的執著精神。




或許,這大石上的豪言壯語可以詮釋挖玉人的這種精神。“十年大山雪,何懼昆侖沙。”



正沉浸在這豪言壯語中,昆侖山就開始發威。對麵山頭突然轟隆巨響,飛沙走石,一處山體瞬間塌落,揚起漫天塵沙。


身處其境,我們再次感受到了在此挖玉的真實不易,身邊崖麵上所寫的“北梁悲落月,魯殿記靈光”或許會有更多的故事。我們籍此對新疆和田玉有了更深的認識。



沿著先民的足跡,踏著山澗裏那白乎乎的鹽堿,我們繼續上溯玉河源頭。


海拔越來越高,我們眼前的山巒也越來越貼近,河水越來越變得像溪流。



玉河最終鑽入了昆侖山腹裏,我們也一鼓作氣一直追溯到一個支流的山頂。



站在山頂回望山澗裏蜿蜒的玉河,我們不僅自信滿滿。新疆和田籽玉不僅自古崇尚至今,現在幾乎可以忽略不計的產能現實必使其走得更穩更長遠,而挖玉環境和反恐安全的風險成本越來越高、市場上假貨泛濫讓人們越來越聚焦正宗則更是推動力。“龍城美玉”十幾年來一直堅持新疆和田籽玉專營是選對了方向。

還沒看夠?

那就繼續看現場直拍的視頻吧!



近期待發實錄:

2016年和田城鄉巴紮考察實

2016年和田喀拉喀什河考察實錄

看更多考察實錄

長按二維碼 - 識別圖中二維碼 - 關注


進美玉論壇看更多考察實錄。


下一篇 : 駐馬店中油銷售2016年5月11日產品報價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