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西南法律專家||民間借貸10個典型案例



  【黔西南法律專家,為您提供黔西南法律谘詢,電話:13985952945】 

01 . 年利率超過24%民間借貸利息不受司法保護

基本案情

2012年,王某作為借款人向李某出具借條,約定借款10萬元,月利息為2.5%。當日,李某將該筆款額支付給王某,後王某每月給付李某利息4000元,共支付4萬元。現李某訴至法院要求王某償還借款本金及尚欠的利息。王某辯稱,月息2.5%過高,應將已支付的利息部分衝抵本金。

法院經審查認為,當事人約定的2.5%月息,即年利率為30%,超過了司法保護範疇,故對李某要求按照月息2.5%支付利息的請求不予支持。另雙方約定的利息並未超過36%,屬自然之債,故對於王某主張對超過24%年息部分衝抵本金的抗辯不予支持。

法官寄語

本案涉及到民間借貸的利息問題,《關於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幹問題的規定》第二十六條為民間借貸的利息劃定了兩條界限,設置了三個區間,年利率24%以內的利息屬司法保護範疇,年利率超過36%的民間借貸利息,超出部分無效,對於年利率在24%到36%之間的部分則屬於自然債務,即雙方已經履行完畢的,不得要求債權人返還。

 

02 . 僅有支付憑證不足以證明借貸關係

基本案情

康某於2012年2月4日、2月6日、2月7日分三次共向孫某賬戶轉款30萬元;2012年2月9日又分兩次轉款17萬元。現康某持五張轉賬憑證訴至法院,要求孫某償還47萬元借款,孫某承認已經收到該款,但否認存在借款關係,並提供了雙方之間的買賣合同,用以證明該轉款為貨款。

法院認為,康某僅提供支付憑證,隻能證明雙方存在資金流轉,無法證明雙方存在借貸合意,因此駁回了原告的訴訟請求。

法官寄語

法院對民間借貸案件的審查原則是借貸合意和借貸事實兩個構成要件,借貸合意主要表現為借條、欠條或口頭協議,借貸事實表現為轉賬憑證、收條等。應由原告對上述兩部分內容承擔舉證責任。當然,這種舉證要掌握動態分配原則。當被告抗辯轉賬憑證僅是償還其他債務時,被告應對其主張提供證據,如舉證完成,原告仍應就借貸關係的成立要件繼續承擔舉證責任。

 

03 . 在約定的本金中預先扣除利息,以實際交付的金額作為本金數額

基本案情

2013年7月27日被告範某、張某向原告薛某出具借條一張,載明:借款30000元,於2013年9月29日償還,每月支付利息7500元。範某、張某給原告出具借條後,薛某實際交付張某22500元。2013年9月26日,範某、張某償還薛某32000元。原告薛某主張被告應按約定償還借款本息。被告辯稱已償還3.2萬元,不同意繼續償還。

法院認為,薛某與範某、張某雖約定借款本金為30000元,但實際僅交付22500元,故應以22500元作為借款本金數額。

法官寄語

在民間借貸糾紛中,經常出現借條中約定的金額與實際給付的金額不一致,在給付款額時,債權人預先在本金中扣除利息,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幹問題的規定》第二十七條規定,雖然雙方在借條中已經明確載明借款數額,但應以實際出借的金額認定借款本金數額,並按照該實際出借數額計算利息。

 

04 . “分手費” 打借條不受法律保護

基本案情

2015年9月5日,張某持王某出具的借條訴至法院,請求判令王某償還其50萬元及相應利息。借條載明:今向張某借款50萬元,借款人王某簽字。王某辯稱其沒有向張某借款,雙方原為情人關係,後當王某提出分手時,張某要求王某給其50萬元作為補償,因王某無力支付,便為張某出具借條一張。證人李某和楊某出庭證實張某與王某係情人關係,張某也未予否認。

法院認為,張某主張與王某存在借款關係的證據僅是借條,未能提供支付借款的相關憑證,且借條係在雙方不正常兩性關係存續期間形成,故駁回張某的訴訟請求。

法官寄語

我們在審查雙方是否存在借貸事實這一要件時,需要結合借貸金額、貸款人支付能力、當事人之間的關係、交易細節等進行綜合判斷。如果經審查不存在借貸事實,則不能認定雙方的借貸關係,對於因分手而形成的借據屬違背社會公序良俗,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幹問題的規定》第十四條第(四)款的規定,認定其無效,駁回原告訴訟請求。

 

05 . 寫借條後否認 拒絕筆跡鑒定被判賠

基本案情

2011年11月20日,鄧某為王某出具了借條一份,載明:今向王某借款10萬元,借條上簽有鄧某名字。現王某依此借條要求鄧某償還借款。鄧某辯稱自己從未給王某出具過借條,該借條的簽字並非本人所寫,並要求對借條上的筆跡進行鑒定。但在選擇鑒定機構時,鄧某卻表示放棄鑒定。一審法院以王某無法證明該借條真實性為由駁回其訴訟請求,王某提起上訴,並在上訴期間提出筆跡鑒定申請,但鄧某拒絕提供對比樣本,致使鑒定無法進行。

法院認為,應由債務人鄧某對簽字是否真實承擔舉證責任,現鄧某拒絕鑒定,故依法判令鄧某償還借款10萬元。

法官寄語

民間借貸案件中,債務人僅以借條並非其本人簽字為由進行抗辯並不能否認借條本身的真實性,債務人有義務繼續舉證證明,申請法院鑒定是債務人應承擔的舉證義務,而非債權人的義務。當債務人拒絕鑒定時,即意味著其舉證責任並未完成,無法否認借條的真實性。

 

06 . 當欠條係基於合夥、買賣等其他法律關係形成時,應按照其他基礎法律關係進行審理

基本案情

王某訴稱,丁某向其借款6萬元,承諾三個月還清並出具欠條。借款到期後,丁某一直未還,請求法院判令丁某償還借款6萬元。丁某辯稱,從未向王某借過錢,這筆款是因為和王某合夥開公司,雙方各投入6萬元,後公司效益不好,王某提出退夥,要求丁某為其出具欠條。一審法院認為欠款事實成立,判決王某給付借款6萬元。丁某不服一審判決,上訴稱本案不是民間借貸糾紛,而是合夥糾紛,請求二審法院按照合夥協議約定內容予以審理。

法院認為,本案不屬民間借貸糾紛,應根據合夥協議約定內容予以審理。故向王某進行釋明,建議其變更訴訟請求,王某堅持以民間借貸法律關係進行訴訟,故法院駁回其訴訟請求。

法官寄語

欠條不同於借條,法院不能僅憑欠條就認定當事人之間借貸關係存在。而應當全麵、客觀地審核雙方當事人提交的全部證據,從各證據與案件事實的關聯程度、各證據之間的聯係等方麵進行綜合審查判斷。如果發現不屬民間借貸法律關係應向當事人行使釋明權,按雙方基礎法律關係進行審理。

 

07 . 結婚期間借錢 離婚了也要共同償還

基本案情

2012年9月,孟某向範某借現金440000元,期限一年。每月利息10500元。借款發生於孟某、朱某夫妻關係存續期間。借款到期後孟某未予償還,範某訴至法院要求孟某、朱某立即償還借款440000元,而此時孟某與朱某已經離婚,朱某辯稱其對孟某的借款行為並不知情,此款也沒有用於家庭共同生活。

法院認為,本案借款係發生在夫妻關係存續期間,孟某雖以個人名義負債,現朱某並未提供證據證明涉案借款未用於夫妻共同生活,判令朱某與孟某共同償還借款。

法官寄語

在婚姻關係存續期間,夫妻一方以個人名義所負債務,是否應由夫妻共同承擔,但如果舉債人的配偶能夠證明存在如下事實,可以免除其償還責任:一是債權人與債務人明確約定係個人債務;二是債權人知道夫妻雙方在婚姻關係存續期間約定所得財產為各自所有的事實;三是所借的債務並非用於夫妻共同生活。

 

08 . 房子作抵押卻沒辦手續輸官司

基本案情

王某以生意周轉為由向李某借款60萬元,並為李某出具借條一份,內容為:“今借李某人民幣陸拾萬整,借期一年。”同日,王某的朋友胡某為李某出具抵押擔保書,約定將胡某所有的房產抵押給李某作為擔保。該抵押合同簽訂後,胡某將房產證原件交給李某保管,但未辦理抵押登記。借款到期後,王某未能還款,李某訴至法院要求王某償還李某借款60萬元,同時對胡某抵押的房產行使優先受償權。被告胡某以抵押未辦理登記為由拒絕承擔擔保責任。

法院認為,因不動產抵押物應當辦理抵押登記,抵押權自登記時設立。現雙方約定的抵押房產未辦理抵押登記,抵押權尚未設立,故對原告李某要求對涉案房產享有優先受償權的訴訟請求,不予支持。

法官寄語

為擔保債務的履行,出借人往往要求債務人提供抵押物作為擔保。而抵押權的實現,並不是以占有抵押人提供的房產證為條件,而應在房產部門辦理抵押登記手續。根據《物權法》第一百八十七條的規定,抵押權自登記時設立的規定,不動產抵押未辦理抵押登記,抵押權未設立,出借人不能依據抵押合同享有優先受償權。

 

09 . 行為人沒有做出保證的意思表示時,不應承擔保證責任

基本案情

2011年5月,何某為完成工程項目向王某借款300000元並出具借據,雙方約定,借期三個月,如到期不能還清,北方某公司可以從給付何某的工程款中直接扣除給付王某,北方某公司的現場負責人劉某簽字確認。借款到期後,何某未能按期償還借款本息,王某訴至法院,要求何某還款,北方某公司承擔保證責任。

法院認為,劉某無權代表北方某公司對外簽訂合同,另從借條的表述看,並沒有保證的意思表示,因此,駁回了原告要求北方某公司承擔擔保責任的請求。

法官寄語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於人民法院審理借貸案件的若幹意見》第十三條的規定,對債務的履行確有保證意思表示的,應認定為保證人,承擔保證責任。如果在簽訂借款合同時,僅僅寫明“經手人”或“中間人”等字樣而沒有注明係保證人,不承擔保證責任。

 

10 . 名為房屋買賣合同,實為民間借貸,當事人要求辦理房產過戶手續的,法院不予支持

基本案情

2012年11月15日,祖某與袁某約定:祖某給付袁某15萬元用於購買袁某一戶住宅,如袁某在三個月內將預付房款返還給祖某,則祖某不再購買該房產。當日,祖某交付袁某15萬元。此後,袁某每月向祖某支付6000元,共支付6個月。現祖某訴至法院要求袁某交付房屋並過戶至其名下。袁某辯稱,其向祖某借款15萬元,祖某因擔心袁某到期不能償還,雙方又簽定買賣房屋合同,每月支付的6000元係給付袁某的利息。

法院認為,根據袁某每月給祖某6000元彙款的事實及房屋買賣合同相關內容可以認定雙方並非真實的房屋買賣關係,故對祖某請求辦理房屋過戶手續的主張不予支持。

法官寄語

在民間借貸司法實踐中,債權人為避免債務人無力償還借款,而簽訂房屋買賣合同,實質係對借貸關係的一種擔保,即當債務人一旦不履行還款義務,債權人可選擇執行買賣合同,這種約定屬於《擔保法》中規定的流質條款,即當事人約定債務人屆期不履行債務時,債權人有權直接取得抵押財產所有權的條款,係無效條款。根據《關於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幹問題的規定》第二十四條的規定,當事人簽訂買賣合同作為民間借貸合同的擔保,借款到期後借款人不能還款,出借人要求履行買賣合同的,人民法院應向當事人釋明變更訴訟請求,按照民間借貸法律關係進行審理

  來源:網絡

  更多黔西南法律谘詢,請撥打楊永誌律師電話:13985952945


【免責聲明】:

“黔西南刑事經濟法律專家”對轉載、分享的內容、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善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僅供讀者參考。

【版權聲明】:

本文經由智飛微管家編輯上傳,圖文轉載於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供學習參考之用,禁止用於商業用途,如有異議,請聯係。

責任編輯:智飛微信通-小魏

【智飛微信通-專注律師微網站建設與營銷】



  楊永誌,貴州泳清律師事務所的副主任、合夥人。辦理各類訴訟和非訴訟案件近千件,擔任法律顧問上百家。

  擅長業務:刑事案件的辯護;婚姻家庭糾紛、勞動工傷糾紛、合同糾紛、公司糾紛、物權糾紛等民商事案件的代理;擔任單位、組織、公民的常年法律顧問和項目法律顧問;為企業改製、並購、投資等非訴訟事務提供法律服務。

  認真做人,專心做事,是我一生追求的境界。受君托,忠君事。執業三字經:“勤”、“智”、“誠”。

  

律所名稱:貴州泳清律師事務所

  律所地址:貴州省興義市興義大道金州體育城大商彙1號10樓

  電話:(0859)8617148

  谘詢電話:13985952945

---------------------------

更多信息請掃描下方二維碼




下一篇 : 五一即將到來 梅州人的吃喝玩樂攻略在此!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