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國外企裁撤廣東中山工廠、東莞兩家老牌港企撤離,逾5000人失業!都要走了!


跨國外企裁撤廣東中山工廠,都要走了!


兩天前,位於廣東中山的中山誌和家電製品有限公司門口,員工們打出大幅橫幅,抗議公司暴力裁員。這是繼上海諾基亞、深圳ST微電子裁員之後,近期所發生的又一起處於製造業鏈條頂端的裁撤事件。



關廠加裁員引員工不滿


在廣東,中山誌和家電製品有限公司是新加坡向陽科技集團旗下的公司,是一家逾20年曆史的老牌港資精工模具製造企業,在當地享有崇高的江湖地位和巨大的影響力。 1994年在深圳建廠,96年在廣東中山辟地建廠,五年後將深圳工廠遷到中山。2003年,公司在坦洲第三工業區的年擴建新總廠。2005年公司與新加坡向陽精密合並後改名為向陽科技集團。


據誌和廠員工介紹,誌和旗下的申堂分廠已經關門,位於龍塘的廠也裁掉了不不少老員工,總計將裁員600人,目前已經完成了400人的裁員計劃。由於員工覺得經濟補償多有不公平,於是找勞動局協調,並在工廠門口打橫幅表示抗議。


也有員工反映說,好像有個員工簽名時簽成別人的協議上了,而員工本身並沒有簽工過名,員工誤以為hr故意冒簽了員工賠償的合同,這或許是員工抗議工廠違法裁員的依據所在。後來才查出問題所在,經老總當麵解釋後澄清了事實真相。



二十年的外企說走就走


對於誌和裁員,一些好事者把原因歸咎於工廠管理不善,聲稱裏麵有的男領導,男女關係亂得很,倒閉是遲早的事。很顯然這等風月情事掩蓋了中國製造業迅速衰退的事實。


2012年來,隨著東南亞和印度等地製造業產業鏈日趨成熟,世界製造業大潮迅速湧向東南亞,中國的模具行業麵臨著因潮水退卻而渴死在沙灘上的危險。也許這就是誌和總公司向陽集團決定裁員關廠的主要原因吧。



要知道,誌和的母公司向陽科技在世界各地擁有廠房,包括新加坡、馬來西亞(柔佛)、中國(天津、上海、蘇州和中山)、瑞典 (韋克舍)、拉脫維亞 (裏加)以及墨西哥(瓜達拉哈拉)。而在中國開辦企業的稅費成本、物流成本,甚至人工成本顯然高於其它地區,因此,總公司把訂單分配到馬來西亞、拉脫維亞或者墨西哥是理所當然的事,相信這才是誌和近年來訂單大減的原因。


當然,正能量愛好者喜歡用模具工廠升級為機器人工廠來解釋裁員,卻選擇性忽視中國遠高於東南亞的稅負成本和物流成本。




誌和——外企撤離的又一個縮影



象誌和這樣擁有眾多昂貴設備、宏大自建廠房和熟練技術工人的企業,作出裁員和關廠的決定是異常艱難的事情。然而,下遊客戶的撤離和節節攀升的運營成本,又讓它不得不做出艱難的決定。

 

眼下,在上市公司辛苦一年不如炒一套房的情況下,珠三角的製造業老板們似乎已經意興闌珊。2016年開始以來,一邊是火爆的樓市,一邊是清冷的製造業。這一切足夠掐滅任何對中國製造業還抱有希望的火苗。誌和已經走出了裁員關廠的第一部,接下來其在中國大陸的兄弟公司還有上海福益、上海欣陽、廣州三欣、滁州欣陽、蘇州宏利、蘇州獅城、天津欣陽等十家企業會作出怎樣的決定,怕是不敢想象。


對誌和的員工來說,突然的失業令他們陷入無比被動的境地。最慘的買了本地房子,每月還有車貸或房貸員工。一旦失業,整個家庭的生存都危險了。在巨大的生存壓力下,即便是2N的賠償員工們都嫌太少,這就更加加劇了投資方的恐懼心理,也會加速製造業的撤離。



東莞兩家老牌港企撤離,逾3000人失業,百名打工子女助學金斷供


“今年的農民工子女助學金受東莞工廠倒閉潮影響,隔坑助學金遇到前所未有的困難,鳳崗最大製衣廠多年來一直支持隔坑每年50個助學額,去年搬到孟加拉國,50學生斷供學費,橫瀝三江彙聚製衣廠前幾天又告之要搬去菲律賓......”


3月13日,由已故2009年度中國十大社工人物徐祥齡先生創辦的東莞市橫瀝鎮隔坑社區服務中心副總幹事的微博透露了這樣一條信息,表達了對中心前景的擔憂。由於東莞市外資企業紛紛外撤,這個曾經為新莞人提供累計20萬人次服務的非贏利型慈善機構麵臨難以為繼的危機。


社區服務中心助學金斷供



東莞市橫瀝鎮隔坑社區服務中心是由已故香港著名慈善家、2009年度中國十大社工人物徐祥齡先生於2004年創辦的非營利性慈善機構。自成立以來,徐祥齡老先生發動東莞本地的外資企業,香港的社會團體共同為東莞外來務工人員或本地孤寡老人提供課後補習服務、貧困家庭助學計劃、學校社工服務等。


目前該機構擁有3000名會員及500名中心義工,累積服務人數超過20萬人次。在當地企業或香港社團的捐助下,先後共有1300名經濟困難的外來工子弟獲得了每學期500元、1000元、1600元不等的補助金。對一些遭遇不幸的外來打工者家庭來說,隔坑社區服務中心的義工們用博愛的愛心撫慰了孩子們受傷的心靈


然而,近年來在莞外企大批撤離,社區麵臨著無米下炊的困境,困難兒童的助學金也出現斷供。



外企撤離,逾3000人失業


關於該副總幹事提到的兩家製衣廠,“包裝地帶”小編通過多方打聽,證實了微博中所述情況的真實性。


微博中所說的鳳崗最大製衣廠,其實是亞洲最大綜合性紡織服裝集團香港聯業製衣有限公司。2015年12月,一篇來自《世界服裝鞋帽網》的消息指該集團將在明年關閉擁有2400名員工的東莞工廠,原因是無法跟得上日益增加的工資。


而聲稱將要搬去菲律賓的橫瀝三江彙聚製衣廠,也是一家千人港資大廠,成立於1997年,在東莞、江西省信豐和加拿大溫哥華市設有工廠。據悉,該工廠搬遷的原因一方麵是人工成本上漲,另一方麵是新一代打工者難以約束而且衝動任性。就在數月前,工廠還出現員工罷工事件。


近幾年來,大量製衣製鞋廠從中國大陸撤離到柬埔寨、孟加拉國已經不是什麼秘密。目前孟加拉已經有5000多家製衣廠,400多萬製衣工人。那邊的最低工資隻有60美元,隻有中國的三分之一。



東莞觀崗兩家大型港資企業的撤離,不僅讓近4000名打工者失去了賴以生存的工作,而且還波及到在隔坑社區服務中心的嗬護下茁壯成長的外來工子女。


現在想想,為了所謂的高端製造業,人為驅趕勞動密集型製造業的騰籠換鳥政策是何等的愚蠢和可笑。麵對勞動密集型企業全麵崩盤,新型高端製造業仍是空中樓閣的局麵,數千萬的打工者還是自求多福吧。



下一篇 : 南京:首測地下停車場空氣 將公布十大車庫“氣質”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