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施人喝酒,就是這麼神秘怪異獨一無二


?本土恩施是恩施州最具影響力公共號

爆料及商務合作聯係方式:

微信:xb15988 , QQ:2781168916



恩施的土家人,他們這樣喝酒:一碗一碗的喝,喝一碗酒摔碎一個碗,幾十人、幾百人一起喝,一起摔碎碗。


他們也這樣喝:一壇一壇的喝,幾根吸管插入酒壇,幾人用吸管一起“叭”(吸喝),一輪一輪的排隊“叭”。




他們還這樣喝:一排排的火鍋,熱氣騰騰的飄香中,他們手持酒杯,一口口的抿酒。


恩施土家人喝酒的方式神秘怪異,別有一番韻味


恩施的土家摔碗酒

手捧土陶碗,一飲而盡,在“摔”呼喊聲中,一串串的土碗落地,隨著“啪啪”聲,喝彩聲,碎片滿地,歡呼如潮。這就是恩施有名的喝土家摔碗酒的熱鬧場麵。

土家人為何這樣喝酒?恩施在曆史上曾是曆史的古巴國,土家人是巴人的後裔。據晉朝的常璩《華陽國誌》記載:周之季世,巴國有亂。將軍蔓子請師於楚,許以三城。楚王救巴,巴國既寧,楚使請城。


蔓子曰:“籍楚之靈,克弭禍難,誠許楚王城,將吾頭往謝之,城不可得也!”那日巴蔓子將軍設宴款待楚國使者,宴席開始,巴蔓子將軍脫掉上衣,赤膊抱起一壇米酒,倒入三個大碗中,一飲而盡,然後重重的摔碎了三個酒碗,入席者被巴蔓子將軍的舉動驚呆了,不知他怎樣應答楚國使者。


這時蔓子慷慨以答:“許諾,為大丈夫之言。然而,巴國疆土不可分,人臣豈能私下割城。吾寧可一死,以謝食言之罪。請楚國的使者把我的人頭帶回楚國,告訴你們的國君:吾用我的頭換城池。言畢,他舉起利劍割頸自盡,頭顱落地。滿座大驚,全場啞然,肅然敬仰。


土家人視自己的先賢巴蔓子為大義凜然、篤誠篤信、救國救民的民族楷模。為追憶緬懷巴蔓子以身護國,摔碗自刎,就用喝摔碗酒來紀念土家人的民族英雄蔓子將軍。千百年來,土家人就這樣用土碗喝酒,喝畢摔碎土碗,在喝酒中緬懷土家先祖,傳承土家人的精神,演繹土家人的性格。

今天恩施的土家摔碗酒已經成為一種民俗文化酒儀,隻在大型文化餐飲業店作為文化體驗產品,並注入了民族歌舞演出,在歌舞中愉悅用餐,為旅遊者和山外來賓增添民俗娛樂體驗。

摔碗酒作為一種區域民俗酒文化現象,深得山外人的喜愛。喝摔碗酒,菜肴不重要,喝酒者體驗的是那豪氣衝天的氣場,得到的是排山倒海,氣壯山河的豪放感染。


因為飲酒中乙醇激起的興奮與摔碗之刺激高度的契合,飲酒者隨著酒精的刺激麻醉越喝越好豪爽,越摔越有勁,摔碗的“啪啪”聲推波助瀾,不斷掀起喝酒之高潮,激起豪邁之巔峰。


土家人就這樣豪情滿懷摔三碗,他們喜怒哀樂摔三碗,他們傳情達意摔三碗,他們哥們同窗摔三碗,他們老婆情人摔三碗,摔出那個天地寬,摔出那個豪放情無邊,摔出那個快活似神仙,摔出那個依依不舍醉人間。


恩施人的“咂酒 ”

在恩施偶有聚會、團圓時,幾人、幾十人用竹管、蘆稈、麥稈或藤枝置於一個個酒壇中吸酒喝,這種喝酒的方式叫做喝“咂酒”。

喝咂酒同樣是古老的巴人飲酒方式的傳承。明朝著名文學家楊慎這樣解讀咂酒:“以蘆為管,吸而飲之,一名鉤藤酒,即今之咂酒”。


白居易任忠州刺史時,常飲巴人酒,他作《郡中春宴中因贈賓客》詩:“薰草席鋪座,藤枝注酒樽,……蠻鼓聲坎坎,巴女舞蹲蹲”。


同治《鹹豐縣誌》載:“鄉俗以冬初,煮高粱釀甕中,次年夏,灌以熱水,插竹管於甕口,客到分吸之曰咂酒”。從這些曆史記載可以看出,咂酒為本地玉米、高粱、粟米釀製,以陶製酒壇為酒器並封陳窖藏一年以上,用植物管器飲用,為群體聚眾飲用,喝酒時還常常是歌舞相伴。

喝咂酒是土家族人慶祝慶節日、辦理喜事、歡迎貴賓的喜慶酒,也是祭祀、征戰用的儀式酒,同時也是土家族人民日常生活中須臾不離的家飲酒。喝咂酒最大的特點是飲用便捷和形式歡快,在享受美酒的同時,享受歡樂與平等。


幾壇、幾十壇酒擺上餐桌或者道路邊,幾根、幾十、幾百根吸管,幾張、幾十、幾百張嘴,在歌聲舞蹈的伴隨中,在司儀禮數的引領下,圍著酒壇酣暢淋漓齊吸同叭。


隨著酒香酒精的刺激,那場麵那氣派人潮湧動、歡天喜地,必然是喜慶歡騰的洋溢,這樣的喜慶咂酒真是心醉身醉情景醉。


那氣派那場麵氣吞山河、激情蕩漾,必然是呐喊聲助威聲激起壯士的熱血沸騰、激情奔放,這樣的壯行咂酒肯定是酒情激情奔放情;那氣派那場麵嘶聲力竭、婉轉悠長,必然是吸吮聲細語聲勾起無限哀思,這樣的祭祀咂酒一定是相思哀思絲絲連綿。


《鹹豐縣誌》錄有清朝龍潭安撫司田氏一首詩歌,這樣讚美咂酒:

萬顆明珠共一甌,

王侯到此也低頭。

五龍捧著擎天拄,

吸盡長江水倒流。


清代李煥春寫竹枝詞一首這樣讚咂酒:

糯米新熬酒一壺,

吸來可勝碧筒無?

詩腸借此頻澆洗,

醉詠山林月不孤。

咂酒從節日喜慶和征戰的場麵酒走來,今天它已經從場麵酒隱退於民間家庭,偶有老者用酒壺溫酒,在火爐旁以管吸用。


恩施人的“喝小酒”

在恩施喝酒不僅有場麵宏大、粗獷豪氣、歌舞相伴、新穎別致的“場麵酒”,還有慢條斯理、閑情逸致、滋養甜潤、延年益壽、治病排毒的家庭養生的果酒和藥酒,土家稱為“喝小酒”。

“喝小酒”在恩施土家可曆史悠久,至今任然盛行。土家人“喝小酒”十分講究。身體健康者,特別是農忙時,中餐、晚餐,炸幾碟花生米、幹辣椒,炒幾個小菜,慢喝慢呡一、二兩的“小酒”,喝得身體熱敷暖和,消除疲勞,舒筋活血,那愜意那舒坦本身就有幾分醉意。

女性和有點酒量的小男士也常喝點自製的楊梅酒、蜂蜜酒、獼猴桃酒等營養酒,喝出樂趣喝出滋潤紅暈來。


恩施土家人的養生酒最有名氣的還是喝土家、苗家藥酒。中藥與酒"溶"於一體的藥酒,不僅配製方便、藥性穩定、安全有效,而且因為酒精是一種良好的半極性有機溶劑,中藥的各種有效成分都易溶於其中,藥借酒力、酒助藥勢而充分發揮其效力,提高療效。所以藥酒長期以來就是山裏人治病療傷的神奇良藥。


李時珍說:“酒,天之美祿也。少飲則和血行氣,壯神禦寒,消愁遣興。”

恩施有“華中藥庫”之美稱,這裏的藥材比《本草綱目》的名錄還多,特別是像雞爪黃連和杜仲、厚樸、黃柏等三木藥材,以及文王一筆、頭頂一顆珠、江邊一碗水、七月一枝花等珍稀藥材著名全國。


恩施人擅長釀製 糧食酒,山寨十裏八裏一個酒作坊,酒香飄飄,他們用自產的玉米去兌換“燒酒”(高度玉米酒)。當優質的苞穀酒遇上道地藥材,就有了土家、苗家藥酒。過去的大戶人家和名賢儒者還有傳世藥酒秘方,世代相傳。


在今天的恩施家家戶戶都有自製的幾壇幾罐藥酒。藥酒在山裏既是宴席上和自家餐桌上的飲品,也是治病療傷的 藥品,還是養生康體的滋補尚品。


他們根據自身的情況,分類自製了勞傷酒、滋陰壯陽酒、養顏益壽酒等等,存放或窖藏時間越長酒越香藥效越強。

隨著時代的進步,恩施人喝藥酒已經成為一種時尚和待客的珍稀飲品。有珍貴的客人來訪時,用自製的鹿茸酒、天麻酒、四大名藥酒等招待客人,比用工廠化生產的名牌酒更顯體麵和表達尊崇。自己飲用藥酒也更多的是追求的是滋補養生、延年益壽。

恩施土家人喝酒,早已超出餐飲文化的內涵,它發酵的是民族精神和文化,它釀製的是民族性格和情懷,它飄逸的是民俗風情和習慣。土家燒酒是地道的烈性酒,它醉人,它醉紅了土家人的豪放,但不僅僅是豪放!



來源:恩施部落

本土恩施已經開留言論功能,點擊下方的寫留言兩字,發表自己的看法。

最新推文

這些恩施古鎮,勝過江南水鄉

恩施城區啟用電子監控24小時抓拍違章

恩施州及各縣市貪官舉報聯係方式,全在這裏

這個姓白的女人,害了好多恩施男人.......

恩施,你就是個B

清明節,萬名參戰老兵緊急集合,重返老山!

恩施妹娃兒居然說恩施男娃兒不朗悶過


咱鶴峰人傳遞鶴峰信息,宣傳鶴峰,展現鶴峰正能量
ID:zahefengren
長按二維碼點選(識別圖中二維碼


下一篇 : 常州興宏程16年二建每日一練(4.6)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