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那些消失的聲音……


不變的還有什麼?

留下的還有什麼?

城市發展太快,改變容貌,

抹不掉記憶中那些聲音...

那些隻屬於深圳的喃喃細語。

>>>>

消失的沙沙聲

這讓小編想起很小的時候,在深圳街頭還是有很多專門磨剪刀磨刀的師傅。會聽到“沙沙沙”鐵器在磨刀石上摩擦的聲音。現在磨刀石家家戶戶基本都有一個,不過味了方便大家都會花一點錢去磨,畢竟專業磨刀的會好快而且磨得好鋒利。


>>>>消失的吆喝聲


“收雞毛鴨毛,爛銅爛鐵”,記得很小的時候,每天下午都會有人一邊走街串巷一邊在吆喝,小編和很多小朋友一樣聽到就會特別興奮,開始在家裏翻找可以拿去賣的廢品,然後用換來的幾毛錢買糖吃!


>>>>消失的噹噹聲


小時候沒什麼錢,但是極容易滿足。帶給我滿足的還有那“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的聲響,這種特殊的叫賣聲是每個在深圳老城區長大的人所耳熟能詳的,賣龍須糖的小販一用兩塊鐵鑿子敲出“噹噹噹”的聲音。


猶得當時的“噹噹噹”有好幾種味道:有糖裏麵夾著花生碎的,甜中帶脆;也有糖與薑汁一起和的,味道有點辣;當然,最多的還是純正的糖絲,一條條放在嘴裏慢慢融化,邊做作業邊吃,那享受可以持續到晚飯前。



>>>>消失的嗶嗶聲


再大一點的時候,糖果再也滿足不了我們,bb機就像現在的蘋果一樣成為那時候我們的“新寵”。“有事你就call我啦~”成為當時的流行語,每次聽到自己的bb機響起來都超開心的。



>>>>消失的摩托車聲


出門趕時間的時候就會坐摩托車,不過現在的深圳都聽不到摩托車的嘟嘟嘟聲了。那時候坐摩托車的價錢和現在的電動車差不多,玩命地飛馳。


小編還記得禁摩前老爸朋友有一台超酷的機動車,快速馳騁在深圳的大馬路上,耳邊有那呼啦啦的風聲,感覺自己就好似電影裏的女主角那樣~



>>>>消失的叫賣聲


周末的時候,最愛逛東門,有時候什麼都可以不買,就逛逛。在那裏,總會有賣雞公欖的大叔在吆喝,不過現在都聽不到囖,回想起來,屬於那時候的記憶都一點點地清晰又逐漸模糊起來。


甘欖甜滋滋的越吃越有滋味,但是如今買雞公欖的人都變成非法的“走鬼了”,現在逛東門的時候會特別地懷念那嗩呐聲~


>>>>消失的叮叮聲


漸漸消失的還有那些單車的叮叮聲。那時候騎單車上學是很常見的事,小編騎了3年的單車上學,在大冬天的早上,無人的街道,可以放肆地閉著眼睛騎著車~


叮叮當,這種聲音當中有種說不出的安謐感。家裏沒有小轎車,我的專屬寶座就是爸爸的單車尾。貪睡的小編曾經在後麵睡著了,噗通地從車上滾下來。在記憶裏,連疼痛的感覺都搜索不到了。


>>>>消失的劈裏啪啦聲


“我就是我,不一樣的煙火,但自從深圳把煙花都禁了以後,我就再沒有綻放過~”以前深圳過年,會有煙花晚會,聽著震天的響,劈裏啪啦的爆裂聲,看著絢麗的煙花,那是春節中除了收紅包外最開心的一件事情。

>>>>消失的哢嚓聲


“吱吱咋咋”,還記得以前給小編剪頭發的都是大叔大媽,哪裏有現在發廊的時髦。理發師用銀色的剪刀哢擦哢擦剪得飛快,那個酷似現在電動剃須刀的鏟發器每次響起都會驚心動魄,好害怕理發師把我的頭發都剪光。


這些舊屋、舊街、舊樓積澱著深圳深厚的曆史文化。那些老的街道、舊的房子,總是能完美演繹出曆史的質感。開始懷舊,時光又回到曆史的畫卷中,個人便成了渺小的一個光點。


那些逐漸逐漸被時間衝遠的聲音,遠到再也聽不到了,遠到變成了一種懷念。


就算現在的我再一遍遍地回逛著這座城市,有關從前的點點滴滴,那些帶著回憶的聲音,都不可能再回響,現在更多的是聽到地鐵飛馳的呼嘯聲...



早安,深圳。在這迷霧的4月裏,給這座城市一點回味的時間。



整理自:廣州正嘢



下一篇 : 5月8日,相約白河!2016年南陽市全民健身大會4公裏健康跑--報名火熱開啟!名額不多,抓緊報名!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