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裏是恩施】這個周末,讓我們去麻柳溪邂逅一段意外之旅吧!



  麻柳溪村屬鹹豐縣黃金洞鄉,距黃金洞約4公裏,距鹹豐、利川、恩施城區各50公裏左右。

  凡是到過麻柳溪的人,都會有一種明顯的感受,那就是身在此景中,可以極大地舒緩在觀賞黃金洞後那種刺激的心理情緒,是一個可以在純美和光明中回味經曆地下光怪陸離世界的心靈港灣。這裏風光秀麗,氣候宜人,民居依山而建,錯落有致,古塔倒映水中,令人流連忘返。


不約而至的相遇


  一開始,本來是衝著黃金洞去的。


  幾年前,有過兩次和黃金洞擦身而過的經曆,但那時的黃金洞還未開發,記憶深處隻留下遠觀時的那個洞口。這次去黃金洞,本來是懷著喜悅和崇敬的心情去的,可沒想到因為基礎設施跟不上,管理滯後等各種原因,當天在洞裏跟著上千人被堵了一個多小時,又經曆了洞內吊橋的恐慌,還加上從恩施開車到此地花費的兩個小時車程,情緒已經差到極點,當終於走出洞口,呼吸了一口新鮮空氣時,隨即便有一種快步離開的感覺。


  此時是下午兩點鍾,回城太早,可去別的景區又來不及。我們懷著失望的心情在景區外徘徊,跟朋友打聽之後,才知道穿過黃金洞集鎮後再前行大約5公裏,便有一處叫做“麻柳溪”的天然去處,瞬間腦洞大開,腦子裏浮現著對於麻柳溪的印象:小橋、流水、人家……於是再也等不及,也不想再有任何耽擱,急匆匆向夢想裏的家園奔赴而去。



  從黃金洞集鎮到麻柳溪,是一條筆直的路,這條路也是通往利川的,所以根本不用擔心走錯道。十來分鍾後,道路左側出現一扇氣派的寨門,寨門邊的大石頭上寫著“麻柳溪”三個朱紅大字,不用再猶豫,穿過大門,經過石橋繼續往裏麵走,很快,我們的視線便被道路右邊的溪流吸引,加上不遠處的大型停車場,還有熙熙攘攘的遊客,我們心裏已經開始狂歡,後悔沒一開始就直接過來。


  名不虛傳的麻柳溪,雖然之前素昧平生,可自從一踏上這片土地,身體裏的每個細胞都開始悸動。我不清楚哪個地方才有最好的景致,所以決定繼續往裏走。道路兩邊是萬丈青山直插雲霄,雲霧繚繞勝似仙境,還有碧綠茶園層層環繞,之前受的委屈早就一掃而空。我們往裏麵開了大約十分鍾的車,一路上看到很多徒步的人,三三兩兩,他們一邊欣賞著青山綠水,一邊呼吸著新鮮空氣,不管是孩子還是老人,臉上全都洋溢著寧靜和輕鬆的笑容。我想他們跟我們一樣,一定也愜意自己來對了地方。




原生態的美景


  道路兩邊的房屋很有特色,很多房子都漆成了金黃色。莫非是為了跟“黃金洞”這個名字映襯?黃色的屋子沿著山坳而建,背靠大山,薄薄的霧氣在山間繚繞,遠遠望去不僅美感十足,而且十分氣派,竟然有一種無比眷念的想法。


  因為行程被耽擱,大家早已是饑腸轆轆,往裏麵走了很遠,好不容易看到一座飯莊,外麵空地上停了很多車輛,心想人多的地方肯定飯菜的味道不錯。我們於是下車,卻被老板告知沒有座位了,如果要等起碼得一個小時以上。時間太緊,我們等不了,隻好打退堂鼓,決定返回找吃飯的地方。



  剛進來時發現路邊有幾個蒙古包樣子的地方,沒有選擇之餘,隻好下車去問詢,老板熱情接待了我們。在飯館前麵是一片像沙灘一樣的空地,空地前是河流,雖然已經很餓,可我們麵對此景,仍然心情大好,來到河邊,感受著河水的清冽、幹淨,把手伸進水裏,跟水親密接觸,水還很冷,可突然看到對麵有人赤身裸體地下了水,然後像鴨子一樣自由自在地遊來遊去,既吃驚又欣喜。遠遠地看著他遊出去很遠,然後又折回來,充分享受著自由自在的樂趣,在岸邊觀看的人,目光裏都閃爍著讚賞和敬佩之情,還有人也想下水,可最後都因為水流冰涼而放棄。


  目光跨過河流,一座木質的吊橋橫跨兩岸。像這樣的吊橋,在州內另外一些鄉村特別多,可這座橋給人的感覺完全不一樣。可能是因為視線更為寬闊的原因,吊橋的跨度顯得格外大,當上麵有人走過時,它搖搖晃晃的樣子甚是好玩。



  在河邊有許多竹林,竹林沿著河岸自由地生長,竹林背後大多建有房屋,透過竹林的空隙,房屋的翹簷懸於竹葉之間,將畫麵點綴得更加好看。


  我沿著河岸走了很遠,突然聽見不遠處傳來陣陣歡笑聲,於是懷著疑惑的心情跑過去,近了才發現河邊有很多遊客正在露天燒烤,歡笑聲則是在河邊嬉鬧的孩子們發出來的。我從飯館老板嘴裏得知,每年都有很多人來這裏露營燒烤,尤其是到了炎炎夏日,每天到此遊玩的客人絡繹不絕,可以燒烤、露營、遊泳……還隻是想想,便有一種躍躍欲試的想法。老板又介紹說,這家飯館,還有別的很多家飯館都提供燒烤的工具,同時也包括菜肴,你隻要來人,所有的東西都能在當地租借或者買到,很方便。



  很期待下次再來,有了充足的準備和了解後,就可以不用到處找地方吃飯,自助燒烤的同時還能領略村莊的野趣。


一覽無餘的羌寨風情


  聽說麻柳溪是鄂渝邊區迄今為止發現的最大羌族聚居地,村裏半數以上的村民姓薑。雖然我之前是不了解這個村子的,可自從飯莊的老板跟我說起這些後,心裏對這個村子更是充滿了好奇。


  那麼,這些羌族人是如何到達麻柳溪的呢?據介紹,麻柳溪村三百多戶,1200多人,其中姓薑的有好幾百人,都是羌族。麻柳溪薑姓人家的先祖在貴州清江縣,也就是今天的劍河縣。清朝年間,為了躲避災荒,曆經艱辛遷到這裏,感覺山清水秀,便定居下來,從此再也沒離開。



  《詩地理考》曰:“羌本薑姓”。在麻柳溪源頭的一座山上,那些薑家的老墳,依稀可辨的碑文隱約透露著主人的身世。墓主人“薑門岑君”的碑文中寫道,“原命生於癸亥年三月十九日,係貴州省思州府清河縣蒼莆塘人氏,不幸於乙醜年正月十二在湖北施南府鹹豐縣智信裏麻柳溪住宅因病身故,滿六十三歲止矣。”


  “依山傍水來建成,傾聽林濤與水聲,綠林玉樹相掩映,夏季納涼秋沐蔭。”又一段三棒鼓歌詞,描繪出吊腳樓坐場位置及朝向。河畔的土家寨子,吊腳樓順坡而建,坡上樹木繁茂形成“座山”,房屋兩旁“左青龍、右白虎”有合抱之勢的緩坡山頭,以竹林為背景珠聯璧合;“前朱雀、後玄武”,正麵遠方的“案山”是一帶姿態優美的“筆架山”,屋前寬敞的院壩是土家人舉行曬穀打場、迎神賽會的場所,外沿是雕花欄杆,獨具民族特色的吊腳樓與神奇美麗的山形相互輝映。



  我總算是明白為什麼這裏為什麼不見磚瓦房,而且幾乎所有的房屋風格既像卻又不完全像土家族的吊腳樓了。原來,當地村民在建吊腳樓時又進行了改造,所以麻柳溪的吊腳樓有它自己的幾個特點:一是基本沒有高腳;二是立基更穩後層數增加到兩層半或三層,外加寬大曬台,,麵積和空間更大;三是造型更加豐富,一般都是翹簷垛脊,一色油木外牆,既實用又好看。這些吊腳樓依山而建,錯落有致,加上立於溪邊的眾多水碾子、羌式風雨涼橋和碉樓,更凸顯它獨具特色的羌寨風情。


記者手記


  很多時候,來一場隨遇而安的旅行,尤其是能遇到心儀的遊玩之地,對很多人來說都應該是很幸運的。


  我們去麻柳溪的時候是從恩施上高速,鹹豐下高速,再經過繞城線,行程一個小時左右到達目的地,遊玩結束之後,如果原路返回是很不劃算的,於是直走,也隻要一個小時時間到達利川,然後再上高速回到恩施,兩條路上花費的時間差不多,可是沿途的風景不一樣,如此轉一個圈兒,又是另外一種領略和享受。


  在麻柳溪,因為前去燒烤的遊客多,所以燒烤之後產生的垃圾也多,我在河岸邊發現不少白色垃圾,這也成了不堪入目的景象,希望如此美景不要被破壞,很多原生態的景觀,一旦被破壞是很難複原的,更希望清冽的河流不會被汙染,能夠源遠流長,為後來的遊客留存一片清幽之地。



下一篇 : “誌願甘孜·精準服務”16萬公益項目金等你來拿!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