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發火災,為什麼受傷的是深圳?



昨天淩晨5點多,香港打鼓嶺坪峰一個回收場發生火警,刺鼻的氣味與濃煙交織飄向深圳。福田、南山、羅湖的市民一大清早都被刺鼻氣味“熏暈”,很多市民立刻在微信朋友圈及微博上吐槽“香港放毒”。一場香港的火災,迅速攪亂深圳人的神經。近幾年,關於香港要在靠近深圳的地方建殯葬城、垃圾焚燒廠的傳聞屢見不鮮,每次香港火災的濃煙飄向深圳,都會讓這些傳聞再次被想起。要消除深圳市民的這種恐慌,香港與深圳政府部門的信息溝通及信息披露的工作,仍有很大提升空間。
意外的大火總是在靠近深圳的地方發生,意外的濃煙總是傷害著深圳市民。他們質疑,為什麼類似的情況一再發生。

濃煙突襲深圳引市民熱議
事件回放
羅湖、福田多地居民投訴
深圳出現濃煙及刺鼻氣味
昨日早上,有多名網友在微信朋友圈、微博爆料稱深港兩地上空黑煙彌漫,空氣中彌漫著一股燒焦的糊味。網友@蟲仔竇在微博貼出的一張照片引來不少網友轉載評論,畫麵上明顯看到香港一側的天空中飄著滾滾黑煙,漫延數公裏,煙柱向深圳方向撲來。
經聯係,晶報記者找到網友@蟲仔竇,她告訴記者,自己住在羅湖區羅芳汙水處理廠附近的小區,和香港僅僅一河之隔,早上六點半起床時,她推開窗戶看到香港界一側的山裏有濃煙冒出,空氣中彌漫著一股焦味。“以前,羅芳耕作口的香港山頭,經常發生山火,剛開始以為是山火,但空氣有種塑料被燒焦的糊味,熏得頭暈。好像不是普通的山火,於是我趕緊在家中陽台拍攝照片並發上微博。”
與此同時,晶報也陸續接到羅湖、福田多地居民投訴,反映深圳上空出現一股濃濃的氣味,“早上起來,空氣中飄著一層灰色的霾,感覺深圳變成了‘霧都’。”譚女士住在福田區福田路,靠近皇崗口岸。清7點鍾,下夜班的老公回到家中直呼室外空氣太差,譚女士打開窗一股像是電線燒焦的臭味撲麵而來,她急忙緊閉上門窗。“每年都會聞到幾次這樣的異味,香港一側失火,煙就飄到我們這兒。”譚女士抱怨。
市民魏小姐住在福田,早晨在家便聞到空氣中的異味,沒想到前往羅湖的公司上班,羅湖片區也飄散著同樣的氣味。上午10時左右,記者驅車從香蜜湖一帶至皇崗村,一路上仍有刺鼻的氣味縈繞,像燒垃圾的氣味一般。
那麼,濃煙究竟源自何處?

深圳華僑城空氣監測站
PM2.5短時間異常偏高
昨日,香港的濃煙飄向深圳,攪動著深圳人的神經,坊間關於濃煙來自香港垃圾焚燒廠的傳聞層出不窮。為此,記者聯係了深圳市人居環境委大氣辦相關工作人員。

據了解,事情發生後,人居環境委大氣辦便立即聯係了香港環保署,希望了解濃煙來源,截至記者發稿,香港環保署未做回複。

而記者從互聯網及香港相關電視台的新聞報道了解到,此次大火濃煙事件,為香港打鼓嶺回收場發生火災引起。

在翡翠台9月11日的新聞報道中,如是寫道:打鼓嶺坪峰一個回收場發生火警,消防在3個小時後將火救熄。現場是坪峰李屋村一個廢鐵回收場,一間鐵皮建築物起火,濃煙不斷冒出,火場麵積達10米乘10米。消防出動三隊煙帽隊、四條喉撲救。火警清晨5時半左右發生,至早上9時左右救熄,無人受傷。

大氣辦工作人員告訴記者,大火濃煙,從深圳的環境監測數據上,也產生了一定影響。

“上午8時至9時,南山區華僑城監測點的PM2.5數據出現了異常偏高的情況,指數為80多,但在上午10點過後,數據又回複正常。”大氣辦一工作人員告訴記者,全市並未因為大火召集各部門采取應急措施,估計對深圳市民健康影響並不大。
這些年,香港濃煙多次傷害深圳人
香港大火,刺鼻的濃煙飄向深圳,近年來,這樣的場景,對於深圳人來說,可能並不會陌生,近年來,類似的場景反複出現。
2009年1月12日
與深圳羅湖區蓮塘隔河相對的香港山頭傍晚突發山火,蓮塘的居民均受到不同程度影響。
2013年11月8日夜間至9日淩晨
一股刺鼻的氣味彌漫在深圳上空,後經核實,刺鼻的異味係香港粉嶺、打鼓嶺垃圾場火災引起。
2013年12月6日
香港打鼓嶺恐龍坑一廢料回收站發生火災,大火產生的廢氣向西北方向擴散至深圳,從而造成羅湖、福田、南山等出現異味。
2014年3月23日
深圳羅湖區蓮塘對麵的香港新界發生山火,過火麵積約三四平方公裏。蓮塘附近居民能看到天空中的煙霧,空氣中伴隨著燒草的味道。此次山火甚至影響到福田區,福田區景田一小區停車場上空不時有黑色絮狀物飄落。
2015年4月5日
香港新界粉嶺一帶發生多處山火,羅湖區蓮塘、福田區福田口岸附近空氣質量均受到影響,燃燒後的黑色灰塵,飄滿深圳上空,福田區不少住戶家裏飄進黑色異物。

分析
香港靠近深圳邊境廢品站密布監管不力火患多
從深圳灣到沙頭角,深港之間有著綿延30餘公裏的邊境線,深圳一側是高樓林立的繁華都市,而香港一側則為邊境禁區和長期未被開發的原生態山丘叢林。對香港居民而言,靠近深圳一帶的邊境沿線已是荒郊野外,厭惡性產業和設施如垃圾堆填區、廢舊產品回收場等多分布於此,由於疏於監管,經常引發火情,廢物燃燒引發的毒霧濃煙,如同一個個定時炸彈,隨時引發跨境汙染。這讓居住在邊境線附近的深圳居民叫苦不迭。

目前,香港的廢物回收場大多位於新界邊境地區,大量分布在元朗、屯門和打鼓嶺一帶。因為新界土地大部分為私人所有的農地,租金低廉。各種露天儲物場、停車場、回收場看中廉價租金而紛紛搬遷至此。
據香港媒體統計,香港每年約有五至六宗嚴重回收場火警,回收場存放塑膠電子零件,焚燒後散發含致癌物的二噁英,這些毒氣隨風飄散,嚴重危害周邊環境和市民健康,有毒物質也會滲入泥土,甚至汙染地下水。

曾有環保組織指出,回收場成為火警高危區,首先是回收場防火設施不足,其次是回收物品屬高度易燃的塑膠和電子廢料,當有電池發生短路便容易引起火警,希望港府正視回收場汙染和安全問題,港府建設發牌製度監管回收場,但至今未見港府采取行動。
是深圳人敏感?
還是香港方麵不作為?
早在2013年,香港打鼓嶺恐龍坑回收場發火災,致使深圳東起羅湖西至南山遭受大麵積空氣汙染。二十多名深圳市人大代表聯名提出閉會建議,緊急呼籲深港雙方成立聯合調查組,對本次汙染事件造成的影響作出評估,調查結果應通過新聞媒體向全社會公布。然而時過兩年,記者並未查詢到香港方麵作出與深圳方麵合作,考慮關閉深港邊境的廢物回收場或是堆填區的相關信息。

根據媒體報道,深圳市人大相關人員表示,由於事件涉及到港方,此類建議確實比較複雜。市人大首先得交辦給市外辦,由市外辦交至廣東省相關部門,再由省裏轉至中央港澳辦,由港澳辦與港方取得聯係。港方的回複也一樣,由中央轉至省裏再轉至深圳市。

相比而言,每一次香港臨近深圳區域發生火災,總比深圳本地發生火災,更能引發深圳人的關注,這背後深層原因,或許還得從更久以前談起。

香港政府曾在2008年將屯門曾咀和毗鄰石鼓洲的人工島作為興建垃圾焚燒廠的可能選址,由於遭遇屯門當地居民和議員反對,加上深圳居民對相隔4公裏外的香港垃圾焚燒廠心存疑慮,相關環境評估一度進展緩慢。
直到2011年,香港政府才正式宣布放棄在屯門建垃圾焚燒廠的想法。

此事,曾引起深圳市民的廣泛關注,民間反對聲音不絕於耳。2012年,香港政府提出在臨近羅湖口岸的沙嶺未發展地區,開建超級殯葬城。建成後將提供全港首個包括殯儀館、火葬場及骨灰龕等一條龍殯葬設施服務。若所有程序順利,預計沙嶺超級殯葬城於2022年落成,分階段提供逾20萬個骨灰龕數目,每年可以提供17.8萬個火化時段的火葬服務,成為香港未來的主要殯儀及火葬場所。

2015年,“殯葬城事件”再次在深圳民間及官方發酵。2015年深圳市兩會期間,羅湖區南湖街道黨工委書記、辦事處主任,市人大代表梁銳提交了《關於協調香港擬在沙嶺興建“超級殯葬城”的建議》提案,正式將該問題反映到市政府層麵。

而在民間,對此事的反對聲音更是加劇,深圳市民談到此事時,幾乎都是反對與惶恐。在一次次公共事件中,深圳人形成了一種印象,就是香港政府想把汙染嚴重的公共場所,建在離深圳近的地方。

雖然這些深圳人反對的事情,目前而言都並未成為既定現實,兩地政府如何在溝通渠道上免除深圳人的焦慮,或許是未來需要得到重視的問題。(晶報記者 謝敏 高雷)



下一篇 : 這可能是深圳最靠近海的學校:每扇窗戶外都是山海美景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