遵義的這些橋你真的認識嗎?


1949年,遵義湘江上隻有兩三座石拱橋,幾座跳磴。世事變遷,如今的遵義城區之中,湘江河上已建成10多座不同風格的橋梁。雖然這些橋梁比不得穿山跨壑的大橋般氣勢磅礴,也不及江南小橋流水的婉約多姿。但遵義這些大小橋梁,卻以自己獨特的風貌,為我們這座城市增添風采和神韻。

最具藝術氣息的橋——獅子橋


獅子橋,原名通遠橋,建於明洪武年間,清嘉慶年間毀於洪水,時遵義一富戶中年得子,以為天不絕嗣,重建此橋以謝神靈,易名嗣子橋,音為“獅子橋”。


橋基、橋墩、橋身、橋欄杆均用青石構成,每塊石頭都經過了細致的鑿刻,橋墩的下部為減少流水的阻力還做成了兩頭尖的船型,遠遠看去,像由四艘排列整齊的船馱在兩岸之間,造型十分精美。


橋的青石欄杆頂上,對稱雕刻著三十對不同的石刻圖案、石雕,圖案線條明快,造型逼真,有梅花鹿、牛、羊、花草、菩提等,其中有七對玲瓏有致的石雕分別是兩對蓮花、一對石腰鼓、一對蟾蜍、一對大肚彌勒、兩對小石獅子。整座石橋凝聚了地方文化的特色,是少見的藝術珍品。


由於橋兩次都毀於發大水,鄉民認為是龍王作怪,為鎮住龍王,橋修好後特意請來法師作法,並在每個橋孔的中央掛了一把丈餘長的寶劍命名為“斬龍劍”。橋頭又放置了一對重逾千斤的鑄鐵水牛,據說身負法力的鐵牛每逢發大水時就會奮力跳入江中勇鬥龍王,橋下斬龍劍的威懾力也使凶猛的龍王無法將水翻過橋麵,因此每次龍王都大敗,隻好退回洪水,橋才得以保全。


幾十年來橋除了經受住了自然災害的襲擊和歲月的考驗外,並超負荷地承受著整日從橋身上呼嘯而過的各型載重汽車的重壓,橋身竟無一點毀損。上世紀70年代,根據城市建設及發展需要,獅子橋下遊數十米處建起了萬裏橋,投入使用後獅子橋的流量負擔大大減少,成為曆史悠久的人文景觀供遊人觀賞。

最古老的橋——高橋

高橋,原名普濟橋又名後川橋,亦名高橋,位於遵義城北高橋街中,為川黔古驛道橋梁,現保存良好。最早於南宋中葉由播州安撫使楊粲所建,近有普濟寺,橋因寺而名,元代重建。明嘉靖曾毀於洪水,崇禎年間複建。 普濟橋建成初期,因比附近所有的橋都高,所以人們都稱之為“高橋”,名稱沿用至今,不少人隻知道高橋,不知道有普濟橋之名。


橋為肩單拱,紅砂石砌建,橋麵兩側有青石護欄。全長14米,寬6米,高5米,淨跨7米。地處川黔古道,為本市最古老的石拱橋,至今依然完整穩固。1985年被列為貴州省文物保護單位。

名字最多的橋——新華橋


新華橋橫跨湘江,連接新、老二城,為城區重要通道。新華橋在曆史上多次毀於洪水。由於毀建頻繁,名稱甚多,有上塌水、吳公橋、蜈蚣橋、福壽橋(萬壽橋)、趙公橋、中正橋、新華橋等名稱。


據《遵義府誌》記載,明代平播時,在今新華橋橋址處有座平板石橋,名為上塌水(洛陽上的平橋為下塌水),為老城東門去外埠必經之路。清康熙七年(公元1668年),遵義總兵吳之茂見交通要道上的石板橋常被水淹沒,很不方便,就籌款將橋加固升高。市民為感吳之茂的恩德,就把上塌水稱為吳公橋,簡稱吳橋,《遵義景致詩》有“夜月吳橋好看”即指此。吳公橋建成後十餘年,就遭洪水衝垮,交通受阻,地方官束手無策。


康熙二十六年(公元1687年)有個名照徹的江蘇遊方和尚經過此地,便毅然以重建吳橋為己任,獨立募化修橋。他的義舉感動了遵義的各界人士,大家紛紛捐款,橋建成後取名為福壽橋,人們企盼新橋一勞永逸,又呼之為萬壽橋。江蘇為吳地,故有人仍沿稱吳橋。30年後,萬壽橋再次毀於洪水,由遵義知府趙光榮主持將橋修複,人稱趙公橋。 


清光緒三年(1877年),遵義知縣周慶芝籌款把趙公橋增高三尺,兩側修石欄。在橋東頭壓上兩尊石牛(現置於公園門口),西頭壓石獅子兩隻,意在鎮住水中妖魔龍蛇。傳說有年水漲,橋身扭曲如蜈蚣狀,故得名蜈蚣橋。


1937年,為紀念蔣介石50歲的生日,由地方官員出麵,運用財政收入,對橋加固後,橋麵仿歐式鐵架橋,用木材製成框架,中提梁上懸名“中正橋”。1945年,由遵義軍官隊隊長韓漢英出麵集資,請浙江大學土木工程係設計,將木架橋改為石拱橋,作為向蔣介石60壽辰的賀禮,並向南京發了賀電。


解放後,遵義市人民政府將中正橋更名為新華橋,1955年,由遵義人民建築公司施工,把橋麵升高1米。並在上遊一側將橋鑲寬8米,新華橋基本定型。1964年用鋼筋混凝土加固基礎,後來又作過多次橋麵修繕,安裝照明設施,使這座明代古橋展示出新貌,依然發揮著重要的交通作用。

最具曆史意義的橋——豐樂橋


在城市通向貴陽方向約2公裏處,有一座橫跨在洛江上的橋,那是一座很有曆史意義的橋,建於清鹹豐年間,古稱豐樂橋,現稱迎紅橋。


1935年1月9日下午,毛澤東、周恩來、朱德、林伯渠、張聞天等中央領導,隨紅軍中央縱隊通過這座橋進入遵義城,遵義各界群眾數千人敲鑼打鼓、燃放鞭炮到橋頭歡迎紅軍。中央領導在橋頭下馬,並肩過橋,在豐樂橋曆史上留下了光輝的一頁。


川黔公路通車後,豐樂橋又成為通汽車的必經之路,1963年,下遊100米的洛江橋建成,過境車輛經洛江橋走外環路,豐樂橋功能有所減小。1966年紀念遵義會議31周年,遵義市人民代表常務委員會決定將豐樂橋更名為迎紅橋。1968年,政府出資在橋上加鋪人行道,橋上橫澆10根長11.6米的鋼筋混凝土大梁,兩側個挑出橋2.3米在橋上鋪水泥板,設欄杆,成為懸空人行道。

最具文化氣息的橋——可楨橋


2002年新建的可楨橋,位於城中心鬧市區,以浙江大學校長竺可楨來命名。


抗日戰爭時期浙江大學西遷遵義時,學校本部和下轄的文學院、工學院、史地所、教室及師生宿舍等均分布於城中心的湘江兩岸,可惜當時橋少,給浙大師生造成許多不便。當年的浙大師生,包括他們的校長竺可楨,經常出入於這一帶,小城古老的街道上,留下他們的足跡。

 

可楨橋建成後,恰好就把原來浙大被湘江隔開的校舍等連在了一起。為記住那段逝去的曆史,弘揚遵義曆史文化,便以“可楨”冠以橋名,而且橋石欄上鐫刻了數十幅圖畫和文字,詳細地介紹了竺可楨輝煌的一生。

最清秀美麗的橋——添秀橋


添秀橋架在市中心丁字口河麵上,別具風采,那是一座雙層人車分流的立交橋,為改革開放後的1986年建成,鋼筋混凝土結構,氣勢雄偉,極為壯觀。顧名思義,可在橋台鳥瞰城市中心景色,本身又是一道俊秀的人文景觀。

解放後的第一座橋——石龍橋


石龍橋在新華橋上遊約1公裏處,是解放後政府新建的第一座石拱橋,曾名紀念橋。1955年,中共遵義地委作出第一次城市建設規劃,考慮到遵義會議的重大曆史意義,特別劃定了一個紀念區,紀念區分布於湘江兩岸,河東邊是紀念廣場和紅軍烈士陵園,河西邊是遵義會議會址、紀念公園、紀念中學(今遵義四中),為將湘江兩岸的紀念建築連接成一片有機的整體,決定在紀念區建橋,1956年建成,當時稱紀念橋,1982年更名石龍橋,今仍連接新老二城。

最容易被誤解的橋——東風橋


東風橋位於上海路西端,青石砌三孔半圓拱,長68米,寬13米,高10.5米,連接上海路與高泥路等路段的橋梁,如今,許多市民常把它誤認為“高橋”。

最簡易的橋——跳蹬


湘江河上,今鳳凰山路至對麵遵義公園有一道跳磴,盡管鋪就了一層水泥板,當年的跳磴痕跡仍依稀可見。50多年前,在穿城而過的湘江上,那一方不算規則的青石,屹立水中。作為過河的交通工具,當時的跳磴起了便橋的作用,人們在上麵來來往往,更有背東西者、挑擔者往來其間,行走慣了,人們在跳磴上行走自如,如履平地。


如今,湘江河水上的跳磴,僅剩添秀橋附近及公園旁的幾座,它不僅是人們過河的交通工具,更是湘江河上風景的點綴。


一座座橋橫臥在美麗的湘江河上,成遵義的風景,遵義的文化。


來源:遵義時迅

長按即可關注遵義頭條





下一篇 : 蘋果手機哪家強,四平鐵東找飛翔,飛翔電訊蘋果A級授權店,朋友圈連續轉發三天贈送玻璃膜一個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