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江綠色發展踏上新跑道



來源:怒江大峽穀網

作者:李紹明 尹瑞峰 張瀟予 付雪暉


  24日,怒江機場進場路開工,機場的建設將為怒江傈僳族自治州的發展插上騰飛的翅膀。兩個月前,保瀘高速公路奠基,怒江州54萬各族群眾翹首以盼的高速公路破土動工。
  陸空兩條路接連開工建設,將推動怒江脫貧攻堅跑出加速度。兩條“路”建成後,“東方大峽穀”將揭開神秘的麵紗。隨著兩條“路”建設的推進,怒江將在踐行綠色發展理念中實現整州脫貧、全麵小康的曆史性跨越。
  目前,怒江州正在按照省委書記李紀恒“‘十三五’乃至今後更長一段時期,我們會像保護眼睛一樣保護生態環境,像對待生命一樣對待生態,讓雲嶺大地山更綠、水更清、天更藍、空氣更清新、環境更宜居,把雲南建設成為麵向南亞東南亞開放的新高地,成為祖國大家庭的後花園”的指示和抓好退耕還林還草,抓好綠化美化,抓好江河、湖泊、森林、山川保護治理,抓好產業轉型升級,抓好在全社會樹立節約集約循環利用的資源觀,抓好壓實綠色發展責任的“六抓”要求,邁出綠色發展的堅實步伐。


  綠是後發優勢 生態立州描繪藍圖
  綠色理念
  “綠水青山、藍天白雲是雲南的亮麗名片、寶貴財富,也是不可替代的後發優勢。”
  怒江抉擇
  啟動實施《怒江州兩江流域生態修複和綠色經濟發展行動計劃》,力爭到2020年,生態環境進一步得到改善,綠色產業競爭優勢和對經濟社會的支撐作用明顯增強。
  剛剛過去的春節假期,怒江共接待外地遊客13.3萬人,其中獨龍江就接待8萬多人次。遊客陶醉於獨龍江如洗的天空、燦爛的陽光、清新的空氣、茂密的森林、巍峨的高山、碧綠的河流、天然的美食……
  原本以封閉、落後“聞名”的獨龍江,緣何成了人們心中的“旅遊天堂”?最簡潔的回答是:道路貫通,綠色發展。
  近年來,在以習近平總書記為核心的黨中央關懷支持下,省委、省政府和怒江州踐行綠色發展理念,建設交通基礎設施,讓獨龍江實現了一步登天的曆史巨變。
  “如果有人要問我,獨龍江是什麼地方,我會十分憂傷地告訴他,那是貧窮落後的地方;再過3至5年,如果有人再來問我,獨龍江是什麼地方,我就會驕傲地告訴他,那是神奇美麗、人神共居的‘天堂’。”2009年,時任雲南省委副書記的李紀恒首次進入獨龍江後留下的這段話,印刻在所有人的心頭。
  2010年,省委、省政府實施獨龍江整鄉推進、獨龍族整族幫扶的重大決策部署,啟動實施了“三年行動計劃”和兩年鞏固提升項目,累計投入建設資金13.04億元,重點推進了安居溫飽、基礎設施、產業發展、社會事業、素質提高、生態環境保護與建設6大工程。
  高黎貢山隧道的貫通,總裏程79.8公裏的獨龍江公路全線通車,徹底結束了獨龍江半年大雪封山的曆史。傳統獨龍族民居茅草房、木板房、篾笆房,已經被水、電、廚房、衛生設施齊全的安居房取代,村內的村間道路、文化活動室、籃球場、衛生公廁、安全飲水、現代通訊、集貿市場等設施一應俱全,村容村貌煥然一新。
  基礎設施巨變改寫了獨龍江發展的曆程,為怒江州乃至全省走綠色發展道路提供了生動的樣本。
  曆時6年,省委、省政府用堅實行動兌現了承諾,也讓怒江當地領導幹部群眾深刻地認識到,良好的生態環境是怒江的寶貴財富;麵對怒江州脆弱的生態係統、粗放的生產方式和並不樂觀的經濟基礎,堅持綠色發展的道路是怒江的唯一選擇。
  習近平總書記考察雲南時提出雲南要努力爭當全國生態文明建設排頭兵,堅持綠色發展成為事關雲南經濟、政治、社會乃至國家全局的重大問題。
  省委書記李紀恒多次深入怒江調研,反複強調,良好的生態環境是怒江發展的核心競爭力,打好了這張牌,農業才會強,旅遊業才會興,商家才會來。同時,怒江生態係統相當脆弱,一旦受到破壞,就很難逆轉。
  圍繞促進人與自然和諧共生、加快建設主體功能區、推動低碳循環發展、全麵節約和高效利用資源、加大環境治理力度、築牢生態安全屏障等目標,怒江州描繪了“生態立州、綠色發展”的發展藍圖。
  怒江州委關於製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三個五年規劃的建議,對強化基礎,著力破解發展瓶頸製約,建設互聯互通的綜合交通網、建設安全可靠的水網、建設區域能源保障網、建設共享高效的通信網;發揮優勢,切實加強優勢資源向支柱產業轉化,做大旅遊業、做精特色生態農業、做強電礦工業、做活現代服務業等方麵,進行了全麵部署。規劃建議表明,“十三五”期間,該州將繼續堅持資源開發與生態保護相結合,積極探索有利於貧困地區、扶貧對象的生態環境保護補償機製和資源開發收益分配機製,探索生態移民、退耕還林、發展特色優勢產業相結合的新路子,真正做到產業發展與環境保護互利雙贏,經濟效益與生態效益有機統一,人口、資源與環境良性循環。


  退是為了“進” 經濟與生態實現共贏
  發展理念
  “要實施好新一輪退耕還林,確保怒江州25度以上的陡坡地全部退耕還林,25度以下的陡坡地能退則退,讓陡峭山坡上的‘大字報’地盡可能減少甚至消滅。”
  怒江抉擇
  怒江退耕還林還草總規劃麵積70萬畝,包括25度以上坡耕地53萬畝,重要水源地15—25度坡耕地17萬畝。其中,2014年完成了12.7萬畝,2015年完成9.2萬畝;2016—2020年完成48.1萬畝。
  在雲南,隨著一次次重要會議的召開,一個個重要論斷的提出,“綠色發展”的路徑抉擇愈發清晰——以退護綠、向森林要發展,以退為進、向生態要經濟,通過抓好退耕還林還草,大力發展林下種植、養殖業、高原特色農業和特色旅遊產業等,以尋求保護與開發的最佳路徑。
  和所有深度貧困的地區一樣,怒江州麵臨著環境優美、資源豐富,但生態係統脆弱、環境破壞嚴重的現實。同時,由於地處三江並流保護區的核心區,怒江州還肩負著保護生態,保護物種多樣性的重任。
  以退為進、走生態脫貧的新路子,無疑是怒江州實現跨越發展、永續發展,既保護生態,又加快脫貧的路徑。
  開年,李紀恒書記就對怒江綠色發展提出了更加具體的要求:“我們將在鞏固提升迪慶普達措國家公園的基礎上,把有‘東方科羅拉多’大峽穀之稱的怒江州按照國家公園來規劃建設,把貧困群眾搬出來,停止小水電開發、小礦山開采,加快推進綜合交通基礎設施建設,大力發展旅遊業和草果、中草藥材等特色林下經濟,把貧困農民由過去的‘砍樹人’變為‘護林員’‘導遊員’,實現既解決怒江流域自然生態保護,又解決祖祖輩輩生活在這片土地上幾十萬群眾脫貧問題。”
  怒江州積極探索建立了“山頂封和禁、半山移和退、河穀建和育”的立體生態保護模式。即對海拔2000米以上山頂生態相對完好區,以“三江並流”世界自然遺產、高黎貢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和雲嶺省級自然保護區為重點,采取封山保護措施,禁止一切牧、耕、獵、伐等活動,嚴格保護原始自然生態景觀;對海拔2000米至1500米的生態脆弱區,以國家易地安置扶貧和退耕還林為重點,采取移民和退耕等措施,著力恢複生態;對海拔1500米以下的河穀地帶,大力實施經濟林果等特色生態產業建設,培育城鎮化、農業產業化基地,並同步開展陡坡地生態治理、防護林建設、綠化美化等生態修複工程。
  在瀘水縣,通過把生態修複工程與經濟林建設、興邊富民、扶貧開發等緊密結合,發動群眾重點發展以核桃、花椒、漆樹為主的林業產業,逐步實現生態文明、產業發展、收入倍增的發展目標。
  在貢山縣,通過實施天然林保護、退耕還林、陡坡地治理、生物多樣性保護、農村能源、低效林改造、城鄉綠化等8大重點生態工程,積極引導林農發展草果、核桃、漆樹“一草兩樹”綠色生態林業產業和林下經濟。
  “抓好退耕還林還草,確保全省1250萬畝25度以上陡坡地全部退耕還林還草,25度以下陡坡地能退則退。”今年初,李紀恒書記對全省綠色發展和退耕還林工作提出了新要求。
  “十三五”期間,怒江州將繼續抓好新一輪退耕還林還草工程建設,以公路沿線、江河兩岸、城鎮麵山和湖庫周圍等生態脆弱區作為全州新一輪退耕還林還草工程的重點,逐漸改善區域的生態麵貌,結合整州扶貧的推進,促進農村產業結構調整,培育後續產業,逐步建立起生態改善、農民增收和經濟發展的長效機製。


  關是為了“轉” 構築綠色產業體係
  發展理念
  “在環境保護問題上,一定要算大賬、算長遠賬、算整體賬、算綜合賬,絕不能因小失大、顧此失彼、寅吃卯糧、急功近利。要停止小水電、小礦山開發開采,嚴格生態安全底線、紅線和高壓線。”
  怒江抉擇
  下發《關於印發怒江州依法做好金屬非金屬礦山整頓關閉工作方案的通知》,州委書記親自暗查暗訪礦山,查找存在問題。三年來,全州先後關閉了60多座小礦山、小冶煉廠、采石廠、尾礦庫。
  怒江擁有世界級的礦藏資源,已探明有色金屬礦藏28種,礦床點294個,漢白玉44億立方米,是世界儲量最大的大理石礦帶。其中,蘭坪白族普米族自治縣鉛鋅礦儲量1400萬金屬噸,位列亞洲第一,是怒江礦業經濟發展的支柱。
  自上世紀80年代初始,“大幹快上,有水快流”的礦業開發熱潮掀起,蘭坪礦產資源一度被無序開采,群采群挖,小礦山、小冶煉廠處處冒煙,美麗的沘江被汙染,河水水質一度降到劣五類。
  犧牲環境換來了經濟發展,讓縣內環境千瘡百孔。看著“滿目瘡痍”的大地,每個蘭坪人心裏都不好受。
  “要保護環境,就必須有壯士斷腕的決心——關。”一場以全麵關停小礦山、小冶煉廠的礦山綜合整治行動在全縣展開。僅去年,該縣就關停了10個礦山、小冶煉廠,封閉礦山坑口2000多個,取締無證采礦廠50多個。
  在關閉“小、散、亂”的同時,蘭坪縣推動大礦開發向有序、科學、環保、高效轉變,一批新工藝、新技術、新設備在鋅產品開發中得到推廣應用,礦山植被恢複的範圍和力度在逐年擴大,“綠色鋅都”的步伐鏗鏘有力。
  “關閉礦山是否就意味著停滯倒退?”一開始,人們也心有顧慮,然而實踐給出了明確的回答,打消了大家的疑慮。許多礦山企業開始轉變思路,探索“地下”轉“地上”,轉向發展現代農業、旅遊業等產業,並最終嚐到了甜頭。
  蘭坪縣在大範圍開展礦山綜合整治的同時,積極探索多種類型的農業產業發展模式,重點開展藥材、經濟林果和果蔬種植栽培,加快特色農產品和商品畜牧基地建設,改變礦業經濟一枝獨秀的局麵。許多礦老板紛紛轉行,承包林地,植樹造林,開展中藥材、核桃和特色養殖業。如今,核桃種植麵積達30.8萬畝,中藥材種植麵積達10.7萬畝,現代肉牛、生豬標準化等養殖項目有序推進。烏骨綿羊、絨毛雞等地方特色養殖業加快發展,畜牧業產值突破億元大關,成千上萬農民群眾從中受益。
  轉換了思路,也就換了一種發展方式。一場特大山洪泥石流曾經把貢山縣唯一的普拉底鄉東月各村鐵礦廠掩埋。災後重建中,該縣沒有恢複鐵礦廠,而是以鐵礦廠埋沒區為核心,高起點建設了萬畝優質草果示範基地。如今,普拉底鄉已經成為怒江草果的主產區,全鄉草果種植麵積達76326畝,帶來了巨大的經濟收益。當地群眾說:“金果銀果,不如普拉底的草果。”
  福貢縣匹河怒族鄉老姆登村,漢白玉儲量豐富,但村裏通過村民大會,拒絕了好多老板的開采要求,而是依靠得天獨厚的自然環境和豐富的民族文化資源,發展以農家樂、民族文藝表演為核心的旅遊業。目前,全村已有13家農家樂,年接待遊客10萬人次,成為怒江鄉村旅遊的一張名片。


  通是大機遇 力促旅遊轉型升級
  發展理念
  “怒江大峽穀是世界上最長、最神秘、最美麗險奇和最原始古樸的東方大峽穀,是我省一大地理奇觀。要在加快推進高速公路和機場建設的同時,抓緊謀劃怒江旅遊開發,實現大峽穀從大難題變成旅遊大產業、大動力,讓怒江群眾更多地從旅遊產業發展中脫貧致富。”“增進綠色福祉,提高群眾綠色發展獲得感”。
  怒江抉擇
  當前怒江麵臨重大發展機遇,從中央到省委給予的支持力度前所未有,要集全州之力,把中央、省委的關心和支持落到實處。將停止一切怒江小水電開發,推動怒江大峽穀申報國家公園,使之成為旅遊天堂。
  不久前,省政府常務會議討論4個國家公園的設立申報工作,怒江國家公園是其中之一。怒江的綠色發展道路展開新的空間。
  擬建的怒江國家公園是滇西北“三江並流”世界自然遺產地的核心區域。“三山夾兩江”的地理奇觀、豐富的物種多樣性、特有而繁多的珍稀瀕危物種、獨特多樣的多民族傳統文化造就了怒江無可比擬的資源優勢。怒江及其周邊擁有當今世界最長、最神秘、最美麗險奇的怒江大峽穀;麵積最大、保存最完整的中山濕性常綠闊葉林。我國分布最為集中的世界珍稀瀕危野生動物戴帽葉猴和被稱為“怒江符號”的怒江金絲猴。怒江州是中國唯一的獨龍族聚居地,除擁有怒江特有的傈僳族文化和獨龍族文化,還留存了彌足珍貴的非物質文化遺產,如傈僳族民歌等。
  觀念一變天地寬。當前,怒江麵對全州還有14.9萬農村貧困人口需要脫貧的現狀,在經濟下行壓力較大的情況下,產業選擇並沒有“饑不擇食”,沒有“撿到籃子就是菜”。
  兩條路的開工建設,正在構建怒江綠色發展的新跑道。在前所未有的機遇麵前,怒江州委、州政府按照省委書記李紀恒關於加快發展高原特色現代農業,打造一批綠色有機、生態安全的高原特色農產品品牌,促進一、二、三產業融合發展;促進旅遊業轉型升級、提質增效,大力發展康體養生、養老、休閑、文化、會展、電子商務、現代物流等綠色服務業;積極化解過剩產能,開展傳統製造業的綠色化改造,集中力量優先發展現代生物醫藥、新能源、新材料、先進裝備製造、電子信息等新興產業;大力發展水電、太陽能、風電、節能環保等清潔能源產業,加快發展新技術、新產品、新業態、新模式,形成綠色產業體係的要求,為建設怒江國家公園、打造怒江“東方科羅拉多”大峽穀而努力。
  如今,綠色成了怒江州後起發展的突出優勢,生態變成了當地群眾增收致富的寶貴財富,這讓越來越多的怒江人開始認識到,保護好生態環境就是保護好核心財富,守護好綠水青山就是守護好金山銀山,綠色發展的理念更加深入人心。


本期編輯:曾誌鬆  

            

               




下一篇 : 魂歸秘境—西雙版納猛巴拉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