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渡荊門山:唐代這位文藝青年逃不出的宿命



文藝青年的宿命


唐代詩人劉禹錫雲:“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


點軍區艾家鎮境內的楚之西塞荊門山留下大量的名家詩文,其中詩仙李太白曾多次題詠。荊門山見證了大唐江山由盛而衰和李白人生際遇的起伏,今天就請大家跟隨我們的腳步走進這位古代的文藝青年~



李白一生三次船過荊門山,這三渡荊門,可稱為“出三峽”、“上三峽”和“下三峽”。而每次渡荊門都關係著他的前途和命運,這是他人生道路上順逆交替的地方。“仰天大笑出門去,我輩豈是蓬蒿人。”


出三峽


開元13年,李白25歲,這位風華正茂的文藝青年,懷揣著對人生的無限向往和遠大抱負,決心“仗劍去國,辭親遠遊”第一次出三這年春天,李白在川西平原無邊春色中離開家鄉江油,上成都,朝峨眉,由亮州東南清溪驛買舟東下。在故鄉的月色裏,他深情地唱道:“峨眉山月半輪秋,影入平羌江水流。夜發清溪向三峽,思君不見下渝州。”



 此後,李白沿水路而下,經渝州(重慶)、涪州(涪陵)、忠州、萬州、夔州(奉節),山佳地勝使他沿途留連,在三峽的急流中神思飄逸,寫下了“桃花飛綠水,三月下瞿塘。雨色風吹去,南行拂楚王”的佳句。巴人的歌謠也使他擊節讚賞:“巴水急如箭,巴船去若飛。十日三千裏,郎行幾歲歸?”詩人還登臨巫山之巔,放聲高唱:“江行幾千裏,海月十五圓。始經瞿唐峽,遂步巫山巔。巫山高不窮,巴國盡所曆。日邊垂藤夢,霞外倚窮石。飛步淩絕頂,極目無纖煙。卻顧失丹壑,仰觀臨青天。”



這年秋天,他的船終於出三峽,過荊門山。李白離開家的時候,川西平原上鶯飛草長,正是春光明媚,而船過荊門山時已是落木蕭蕭,秋來霜下,他在三峽的山水間盤桓已曆半年。不過,詩人卻沒有絲毫悲秋的情緒,荊門山也沒有蕭瑟衰颯之感,而是一派山明水淨、寥廓高朗的景象,詩人對即將展開的前程充滿憧憬和信心,揮筆寫了著名的《渡荊門送別》,詩曰:“渡遠荊門外,來從楚國遊。山隨平野盡,江入大荒流。月下飛天鏡,雲生結海樓。仍憐故鄉水,萬裏送行舟。”



風景絕異的三峽給詩人留下美好的印象,以至多少年後,他還記著三峽懷月的情愫:“我在巴東三峽時,西看明月憶峨眉。月出峨眉照滄海,與人萬裏長相隨。”




理想很豐滿,現實卻無比的骨感。這是所有文藝青年逃不開的宿命。


上三峽


公元727年(唐玄宗開元十五年),27歲的李白在金陵千金散盡,漂泊到武漢時遇見了安陸蔡十。之後,李白輾轉來到安陸,並結識了孟浩然。李白與孟浩然的英雄相惜、流水高山,成了文壇的千古佳話。



公元730年(開元十八年)陽春三月,李白得知孟浩然要去廣陵(今江蘇揚州),便托人帶信,約孟浩然在江夏(今武漢市武昌區)相會。幾天後,孟浩然乘船東下,李白親自送到江邊。送別孟浩然時寫下了《黃鶴樓送孟浩然之廣陵》。


在孟浩然和另一位朋友胡紫陽的撮合下,李白見到了唐高宗時的宰相許圉師的孫女許紫煙,一見傾心,入贅許家,成為大唐高枝的孫女婿。新婚的李白,在離許家不遠的白兆山種菜、養雞、寫詩。其間,生女平陽,又生子伯禽。 李白在安陸住了十年之久,不過很多時候都是以詩酒會友,在外遊曆,用他自己的話說就是“酒隱安陸,蹉跎十年”。


也真是命運弄人。李白晚年,唐朝發生了“安史之亂”,他參加了永王李璘的幕府。不料,李璘的政治宏圖未能實現,李白也因此受到牽連,被流放夜郎(今貴州省銅梓)。在潯陽(今江西省九江)告別了妻子兒女,踏上了沉重的流放旅程,沿江上行,進入三峽。時年李白已經58歲。與第一次出遊在荊門山下的躊躇滿誌相比,這個時候“戴罪”在身的李白已心灰意冷,落筆寫下了悲憤淒涼的詩篇《上三峽》:“巫山夾青天,巴水流若茲。巴水忽可盡,青天無到時。三朝上黃牛,三暮行太遲。三朝又三暮,不覺鬢成絲。”


“巴水忽可盡,青天無到時。”在江流的回旋中,李白絕望地告別黃牛岩,又穿過巫峽,進了夔門。岸上的人們看見這名蓬首垢麵的老犯人,誰也認不出他就是大名鼎鼎的李太白。因為人們早就傳說他在流放途中跳水自殺了。流言急於將他置於死地,連杜甫也信以為真,悲痛地"投書吊汨羅"。人們不知道這位老詩人還一命悠悠地活著。


步履維艱,來到瞿塘峽口的白帝城下。


下三峽


是年,關內大旱,哀鴻遍野,民怨沸騰。唐王朝害怕引起騷亂,下令大赦。“五彩雲間雀,飛鳴天上來”。李白絕處逢生,獲得釋放。詩人的天真和幻想又複蘇了,以為從此“天地再新法令寬”,有機會重伸報國之誌,以正平生之名了,以至在生命的最後三年裏,他還常常“中夜四五歎,常為大國憂”。



翌日晨,李白返舟東下江陵,懷著驚喜交集的心情,踏上了三過三峽的新航程。水流湍急,舟行若飛,詩人停立船頭,靈感馳騁,情不白禁地吟出了一首千古絕唱:“朝辭白帝彩雲間,千裏江陵一日還。兩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已過萬重山。”


朋友圈裏的那些看似文藝的深夜人生感悟大家一定看得很多了吧?感情的脆弱以及看透了世事,那些憂鬱的詞語仿佛是夜空中最閃亮的星,讓他們找到了靈魂的棲息之處。如果唐朝的時候也有朋友圈的話,李白這位文藝青年在三渡荊門時必定是拿詩詞刷個屏吧!


來源|三峽晚報

整編|點軍發布

記者|趙方

通訊員|王新

編輯|念慈

審編|陳取、昌健

投稿郵箱|zwfbbjb@163.com


下一篇 : 清新愜意 周末暢遊廣州最佳綠道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