婁底市作家李玉良入圍2015年度中華文學獎


新朋友點上方藍字[婁底廣播電視報]關注

老朋友右上角[…]分享至朋友圈




  1月21日,從湖北省文聯傳來消息,婁底青年作家李玉良原創散文《萬家燈火時》,經過激烈角逐,入圍2015年度中華文學獎暨“我是作家”首屆全國原創文學作品大賽。


  據悉,《中華文學》是由湖北省文聯主管、今古傳奇傳媒集團主辦的大型綜合性文學期刊,旨在推介文壇名家,扶植文學新秀,掀起中華民族偉大複興新時期文學創作的熱潮,為此,《中華文學》雜誌開設中華文學獎,每年一評。


  《中華文學》雜誌社將向入圍的作者及單位專函寄發喜報和邀請函,邀請參加2016年3月舉辦的中華文學星光大道——2015年度中華文學獎暨“我是作家”首屆全國原創文學作品大賽頒獎盛典,出席名家講座、2016中華文學詩歌電影節及中華文學第二屆吟誦會等係列活動。


  李玉良係婁底市作家協會會員、中國微篇小說作家協會會員,從事新聞、宣傳、文學、媒體等工作,原湖南人文科技學院校報記者,現為《世品彙》雜誌社總編,曾先後榮獲2011年度、2012年度、2013年度湖南省高校新聞獎,其作品見諸於眾多媒體,代表作有《下輩子,我還做你的女人》《萬家燈火時》《農耕的”趣味”》《他是我的兒子》《負心的父親》《中秋節回家》等。




李玉良代表作品欣賞




《萬家燈火時》

 

  天又漸漸的黑了,海園的燈已經亮起來了。我孤身一人拖著早已疲憊的身驅,再次爬上了學校圖書館的頂樓。從圖書館的窗戶中定眼看這座城市,在燈火絢麗的映襯下,這座城市顯得格位的漂亮清新。路燈、彩燈、霓虹燈,以及千家萬戶的電燈給這座城市又增添了一份分外的裝飾。看著這萬家燈火,以及各式的燈光,令我想起了以往一係列的事情。 


  記得在我很小的時候,那時由於電源緊張,農村經常停電。一到停電,晚上陪伴我們的就是煤油燈。煤油燈,可能對於很多城市的孩子們來說很陌生,或許隻是聽說過,或許是在有些電視劇中看到過。但是對於我來說,它真的很重要!那時,隻要晚上一停電,它就成為了我的睛。 


  煤油燈由燈頭和煤油瓶組成。煤油瓶是裝煤油的容器,燈頭通過燈芯的連接把煤油瓶連成一個整體,燈芯就像水管一樣,時時給燈頭提供煤油。 


  那時,爸爸媽媽每天都要忙到很晚才回家,等做好晚飯,天已完全黑了。沒有電時,一家人就圍著一盞煤油燈吃晚飯,成為了當時最幸福的事情。有時候貪玩,把吃飯的筷子放到煤油燈的火焰上,然後把筷子熏成斑馬一樣的黑條紋。不過,這樣做每次都遭到母親的責罵。晚飯後,我和哥哥便在煤油燈下看書、寫作業。母親則在旁縫補衣服,或者一邊嘮叨,一邊忙別的事。父親則躲在牆角一味的抽煙或者思索一些事情。 


  我和哥哥在寫作業時,時常也拿鉛筆去撥弄煤油燈的燈芯,把鉛筆也如同筷子一樣熏成斑馬的一樣的黑條紋,一節黑一節綠,漂亮極了。有時撥著,撥著燈芯,一不小心,火就被我哥兩弄滅了。在這時,在旁的母親總會說我們一兩句,然後再點燃煤油燈。後來為了防止我們貪玩,母親買了一個燈罩。你可別小看了這個燈罩,它的用處可大了!第一,它可以防止我和哥哥貪玩。它是一個中間稍鼓起的,橢圓長方形的玻璃罩。把它罩在煤油燈上,就好像給它戴上了一個保險套,要想再撥弄火焰,就必須把燈罩摘下來。第二是可以防風。因為端著煤油燈走動時,會有風把它熄滅,沒有這個燈罩,隻能一手端著煤油燈,一手四指稍彎曲,圍著火焰,一路小心翼翼的好像護著一個無價之寶一樣,生怕把燈火熄滅。有了燈罩,再也不用擔心燈被風吹滅了。 


  等我們寫完作業睡到床上後,母親就端著煤油燈去廚房把碗筷洗了。而在母親洗碗的這時,借著從門縫裏傳來的燈光,我和哥哥還會打鬧一番,等確實玩累了,兩人便呼呼入睡。 


  “何時共剪西窗燭,卻話巴山夜雨時。”這樣的場景我們也經曆過。記得那時,為了省點煤油,每次都把燈芯調到最短,除非要幹事情,就把火焰調得大些。一般沒有做事情,就把火調得很小很小,隻要有一點光就行了!調火,其實這與剪蠟燭是一樣的,都是把燈芯剪短,不過煤油燈的燈頭旁邊有個調試燈芯的調紐,隻要轉動調紐,就像手表緊發條一樣,燈芯就可以縮短。說簡單點,就是把燈芯轉到煤油燈的油瓶裏去,燈頭隻留一點。 


  有時,為了省事,我經常用剪刀直接剪掉燈芯。不過燈芯會越剪越短,每次隻得從煤油燈的油瓶中把燈芯抽上來,但是這樣,油瓶中的燈芯就無法浸到煤油中,燈就點不燃了。所以過一段時間,隻能重新做燈芯了。燈芯一般是用草紙做的,把草紙折成一根很長恨細的長方形,從燈頭的火焰口插進油瓶的底處,讓新做的燈芯完全浸到煤油燈的油瓶中。有時,家中沒有煤油了,就拿個碗,裝點茶油,用草紙同樣做個燈芯,把它的一頭浸到碗內,一頭露在碗外,用火點燃露在碗外的一頭,也可以用來照明。這一般時在應急的時候才這樣做,畢竟茶油是用來吃的。但是一定要注意,燈芯插進去時,都必須首先把整個新做的燈芯完全浸到煤油或茶油中許久,不然就會點不燃的。 


  如今,家中的煤油燈早已不見了,家中偶爾停電都是用蠟燭了。但煤油燈的樣子卻時時停留在我的腦中。特別是每次停電的時候,我就會想起它。想起我和哥哥一起在煤油燈下做作業、看書,想起一家人圍在煤油燈下吃飯的場景,想起母親每晚端著煤油燈躡手躡腳到房中給我們蓋被子,想起,想起,想起一係列難忘的事……可惜這些都已經過去了,再也找不回來了。 


  站在圖書館的頂樓,看著這萬家燈火,我覺得自己好像丟失了一些什麼……但是就是說不出自己到底丟失裏什麼……






《 中秋節回家》


  “媽!中秋節我就不會來了,公司就放三天假!” 


  “哦,又不一——回來了啊!”母親歎氣的在電話那頭說。

 

  “也放了三天假啊,怎麼又回不來呢?”母親緊接著問我。 


  “我回來,坐車都要坐4個多小時,中途又要換幾趟車,來回真的很麻煩的。況且回到家已經很累了,最多在家住兩晚,又要急匆匆的趕回公司啊。”我很委屈地對母親說道。 


  “那你就別回來了,是很累的。上次你回來時已是天黑,一回來就倒頭而睡,晚飯都沒有吃,一直睡到第二天上午10點。你中秋節自己買點好吃的,記得每天不管有多忙,都要記得吃飯啊!這次你就別回來了。”母親和藹的對我說。

 

   “好的,媽!下次放假我一定回來。我身體很好,每頓都吃飯,胃也不怎麼痛了。您就放心吧!您和爸可一定要保重身體啊!”我在電話那頭對母親說道。

 

   “好……好,下次,下次放國慶節假你可一定要回來啊!我和你爸都很好的,你就安心工作吧!不說了,下次你可一定要回來啊!”說完,她在那頭已掛斷了電話。 


  我放下手機,心裏頓時很不是滋味。記得今年春節假後,母親送我到村頭的馬路上搭車。她幫我提著東西,在我後麵跟著,眼睛一直很不舍的望著我。我對她說,清明節就不回來了,就放三天假,還沒有等我說完,她立馬對我說道:“那就五一假回來啊!”我連忙對她說:“五一也隻放三天假啊!”母親笑著說道:“那就端午節一定要回來哦!”我沒有再說什麼了… 


  母親送我上了車,幫我準備了一切,並叮囑我中午的時候,把粥喝了。她知道我胃痛,所以一大早就起來為我熬粥,用保溫杯裝著,又用毛巾緊緊的包著,生怕變得太冷了。車子慢慢的開走了,我與母親越來越遠了,我向車窗往外看到,母親追著汽車跑了好一段距離,直到再也追不上汽車了,才沒有跑了。我也知道,直至汽車完全消失在她的視野裏,她還會一直佇立在那裏許久許久。

 

  想到這,我的眼淚一下子就溢滿了眼眶。記得端午節的前一晚,母親打來電話問我端午節回家嗎?我對她說,和幾個同事已經約好去外麵玩,所以端午節也就沒有回去了。轉眼間中秋節又到了,母親滿懷歡喜再次打來電話問我回不回家,但是我的答複還是一樣!想想電話那頭母親,心裏越想越不好受。我再也坐不下去了,我放下手中的事情,馬上去車站買車票,明天中秋節回家。


  在買車票的回來的途中,我突然想到替母親買幾件新衣服,她身上穿的衣服都是很舊的,並且很多都是撿了別人穿過的。春節的時候,村裏的人私底下議論,說我媽養了一個不孝的兒子,自己穿得很體麵,卻讓自己的媽穿得太破舊了,連一件像樣的衣服都沒有。後來,媽知道了這件事情,她對村裏的人說,我給她買了好幾件新衣服,並且已經買了好多次了,隻不過是她自己沒有穿,太嬌豔了,自己太老了,怕穿出來,會被人笑話,況且整天在家忙農活,也不舍得穿這麼好的衣服。想到這,我的眼淚又馬上流下來了。不懂事的我,其實長這麼大,還沒有給她買一件新衣服,而她卻總是要我穿得體麵些,她說,我們雖然窮,可不能讓別人戳咱們的背。 


  坐了幾個小時的車,終於到家了。回到家中,母親正在菜園裏摘菜。看到我回來了,又驚又喜。連忙放下手中的東西,問我累不累,幫我放下東西。吃晚飯的時候,她一直望著我吃,一直往我的碗裏夾我最愛吃的菜。嘴裏一直不停的問這問那。飯後,一直跟我聊天,聊到很晚才睡覺。那晚,我隱隱約約看到,母親有好幾次都躡手躡腳的跑到我的房間,呆呆的隻是看著我,看了又看,或是幫我蓋被子。 


  第二天一大早,我一醒來,就聽到她與王大嬸說話。母親對她說,這件新衣服都是我幫她買的,又買了好幾件,並且好像都是什麼名牌的,這件身上穿的是“Nike”牌的,還有一件是什麼“XTEP”,“Adidas”牌的,都挺貴的。我真不敢想象,一個沒有念過幾年書的農村婦女,竟從她的口中蹦出幾個英文名牌的詞來。我這才知道,為什麼昨晚,她硬是要我教她說這幾個英文。聽到這裏,我的眼睛又濕潤了。其實我給她買的幾件新衣服,沒有一件是她穿得合身的。在我回家的短短兩天裏,母親逢人就主動說:“我兒子又給我買了幾件新衣服,都是名牌,很貴的!” 


  第三天,我又要走了,母親同樣一大早就起來為我熬粥。我也知道,其實母親昨晚一直沒有睡好,她來我房裏一連看了我來五六次,總是看了又看。吃早飯的時候,也隻是兩眼呆呆的看著我吃。我心裏很明白,其實母親很不舍得我走。

 

  車來了,我接過她手中的東西上了車。看著車窗外那個依依不舍的老母親,我連忙對她說道:“媽!國慶節就快到了,我也一定會回來!以後每一個月我都回來一次!”母親聽後,先是一驚,然後笑著大聲對我說:“好!好!好……”汽車開走了,母親依然站在那裏久久的不舍得離去。看著她站在那裏,我的眼淚又來了。 


  如今的我每個月不管工作有多忙,我都抽空回家一趟。哪怕是隻住一晚,看看他們,同時也讓他們看看我。讓他們安心幸福一些。無論子女走得有多遠,父母手中總有一根線,一根牽掛子女心靈的線,隻要抽動這根線,我們都會感受到遠方父母的呼喚。有時間一定常回家看看,兒女是父母一生的牽掛!


(本報綜合)


婁底廣播電視報 官方微信

------------------------

長按二維碼 即刻關注



下一篇 : 今年要上市的車型,在黑河全曝光了……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