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裏是恩施】走在清水塘的石橋上,暮歸的老牛是你同伴



人間天上橋


在古代神話裏,雨後彩虹是“人間天上的橋”,可以通過彩虹上天。而詩人總喜歡把拱橋比作虹,說拱橋是“臥虹”“飛虹”,把水上拱橋形容為“長虹臥波”。


正因為此,才有了李白的“兩水夾明鏡,雙橋落彩虹、祝萬祉的“尺高虹橫水麵,一彎新月出雲霄”、陳子昂的“鶴舞千年樹,虹飛百尺橋”。





一位村民擔草從橋上通過。




然而,在宣恩縣高羅鎮清水塘村,18座形態各異、曆史悠久的石拱橋,雖不曾走進文人騷客的詩詞中,亦未撲入畫師墨客的圖卷裏,卻憨厚而肅默地躺在青山碧水間,躺在腳板和車履下,歲月蹉跎,自成美景。


清水塘石橋


車過高羅鎮,經馬家寨,沿與河道並行的村道,便可進入“世外桃源”——清水塘。


一路欣喜若狂,除了拂麵而來的清新空氣、潺潺流水、時隱時現的河床和恬靜親切的鄉情,讓人眼界大開的便是那一座座古老的石拱橋。



連拱石橋。


早有細心的遊客逐一細數,在不足十公裏的河段間,完好地保存著18座石拱橋。這些石拱橋,從形狀上,有獨拱的,有聯拱的,有拱上拱的。從其功能上,有人畜通行的,有車馬同行的,有適於休憩的,還有作為渠堰灌溉之用的。也難怪,有人稱之為“石拱橋的博物館”。


微拱石橋。


其中,最有名的要數位於村中心地帶的永興橋。



古老的永興橋。


關於這座石拱橋,村裏人聽得更多的是它的傳說。78歲的鄭定香老人娓娓道出了從上一輩老人口中聽過的“千人萬馬坐龍頭”的故事。


相傳,修橋之前,這裏地勢險要,常有蛟龍出沒作怪,村民不敢從這裏過河。村裏修橋不單是為了方便村民出行,更重要的是為了鎮住蛟龍。可是,在橋修好後,蛟龍時不時還會出沒,興風作浪。為此,村裏人想盡辦法,最終將刻有千人名字的石碑立在橋邊,使得蛟龍不敢從橋上過。從此,清水河風平浪靜,村民和行人不再受蛟龍困擾,清水塘人也就安居樂業了。



河邊浣衣的村民,抬頭就能見石橋。


蛟龍也罷,石碑也罷。這一座座石拱橋,微弓脊背,早已與清水塘淳樸的村民融為一體,任風蝕雨侵,曆滄桑歲月,嚐世間涼熱,以壯實之軀、鏗鏘之力,托負著來來往往的腳板與車履。歲歲、年年,年年、歲歲……



遊人在橋下嬉戲。


如果說,上天的恩賜,給了清水塘難得的奇山異水之美景的話,那麼,世人的發掘和山門的敞開,已經讓“深山閨女”粉黛出閣,以其獨特之美,吸引著一撥又一撥的山外遊客。走在清水塘的小橋上,不期而遇的老牛或許就是暮歸的同伴,這樣的小景正是吸引城市人的原因。


橋前留影、橋上小憩、橋下戲水……腳步從沒有嫌棄這一座座斑駁滄桑的石拱橋。


可供小憩的小石橋。


清水塘的村民說,石拱橋是有靈性的,在日複一日、不分寒暑地迎來送往中,見證著百姓的勤勞與智慧,感受著新農村建設帶來的縷縷春風。


下一篇 : 茂名人注意了,這個東西如果不用了一定要親手毀了它啊!不然後果......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