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聞】朱元璋對有潔癖的畫家倪瓚施糞桶刑



為管住官員,朱元璋出怪招

有潔癖的大畫家受了糞桶刑


泥腿子皇帝朱元璋,在南京好不容易坐定江山。為了守住江山,他想出了一係列招數來管理官員們,還培養了一支“皇家秘密警察部隊”——錦衣衛。昨天,明史專家馬渭源作客《市民學堂》時感慨:明初的官員不好做,衣食住行都有嚴格標準,對於貪官,朱元璋從不手軟。當時有一係列酷刑,譬如剝人皮,洗刷人肉,抽腸,閹割……




最倒黴的要數大畫家倪瓚,被朱元璋施行了糞桶刑。


當時,隻要達到一定的級別,官員們就可以住上標準房。“朱元璋這麼做,就是想讓文武官員們,住上適當的住宅,有舒適的環境,好好當官,不使壞。”馬渭源說。


住了皇帝的房子,拿了皇家的錢,官員們就得認真工作。當時,錦衣衛會秘密監視官員們。每位官員上任,會有一個《授職到任須知》,相當於現在的工作日記本,每個官員都要對工作進行記錄。


朱元璋對官員們管得這麼嚴,但還是有貪官。對於貪官,朱元璋毫不手軟。




最殘忍的要數活剝人皮。把貪官的頭先砍下來,剝下人皮,再在人皮裏放草,像稻草人一樣豎起來,放在衙門邊上,給繼任的官員看,前任貪汙是怎樣的結局。


錫蛇遊也很可怕。把錫燒開,倒進犯人嘴裏,一直倒滿。


宮刑很早就有了,在明朝也有官員受宮刑。一個姓李的官員,先是被開除回家了,因為沒有生活來源,他竟然將自己的女兒賣了。朱元璋知道後,非常生氣,就把姓李的官員抓起來,閹割了。


當然也有無辜者受刑的,其中就有明朝大畫家倪瓚。馬渭源說,朱元璋當時有一個舉措,遷徙江南富戶到蘇北去,到鳳陽去,到窮困地方去。倪瓚家很富裕,據說也被遷到蘇北。倪瓚認為朱元璋的做法不合理,就逃回無錫家裏。朱元璋知道後,認為倪瓚不合作了,就想出法子懲罰他。倪瓚有潔癖,於是,朱元璋就讓人把倪瓚捆在糞桶上。


“據說,倪瓚平時如廁,都會叫人在糞桶上鋪一層紙或者絲綢,這樣就不會被濺到。”




倪瓚簡介


倪瓚,元末明初畫家、詩人。初名珽,字泰宇,後字元鎮,號雲林子、荊蠻民、幻霞子等。江蘇無錫人。倪瓚家富,博學好古,四方名士常至其門。元順帝至正初忽散盡家財,浪跡太湖一帶。


倪瓚擅畫山水、墨竹,師法董源,受趙孟頫影響。早年畫風清潤,晚年變法,平淡天真。疏林坡岸,幽秀曠逸,筆簡意遠,惜墨如金。以側鋒幹筆作皴,名為“折帶皴”。墨竹偃仰有姿,寥寥數筆,逸氣橫生。書法從隸入,有晉人風度,亦擅詩文。與黃公望、王蒙、吳鎮合稱"元四家"。存世作品有《漁莊秋霽圖》《六君子圖》《容膝齋圖》等。著有《清閟閣集》。




個人成就


倪瓚擅山水、竹石、枯木等,其中山水畫中采用了典型的技法——折帶皴,是元代南宗山水畫的代表畫家,其作品以紙本水墨為主。其山水師法董源、荊浩、關仝、李成,加以發展,畫法疏簡,格調天真幽淡。作品多畫太湖一帶山水,構圖平遠,景物極簡,多作疏林坡岸,淺水遙岑。用筆變中鋒為側鋒,折帶皴畫山石,枯筆幹墨,淡雅鬆秀,意境荒寒空寂,風格蕭散超逸,簡中寓繁,小中見大,外落寞而內蘊激情。他也善畫墨竹,風格“遒逸”,瘦勁開張。畫中題詠很多。他的畫由於簡練,多年來偽作甚多,但不容易仿出其蕭條淡泊的氣質。在倪瓚的畫論中,他主張抒發主觀感情,認為繪畫應表現作者“胸中逸氣”,不求形似(“仆之所謂畫者,不過逸筆草草,不求形似,聊以自娛耳”)。畫史將他與黃公望、吳鎮、王蒙並稱元四家。明清時代受到董其昌等人推崇,常將他置於其他三人之上。明何良俊雲:“雲林書師大令,無-點塵土。”王冕《送楊義甫訪雲林》說,倪瓚“牙簽曜日書充屋,彩筆淩煙畫滿樓”。


倪瓚是影響後世最大的元代畫家,他簡約、疏淡的山水畫風是明清大師們追逐的對象,如董其昌、石濤等巨匠均引其為鼻祖,石濤的書法題畫,從精神到體式皆是以倪瓚為法的。倪瓚亦是一個以複古為旗幟,而追求藝術個性化的書法家,他與張雨、楊維楨一樣,既屬於這個時代,又不屬於這個時代,這就是藝術對時代的超越性價值。



下一篇 : 【麵試片段揭秘】開腦洞,猜故事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