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為公有雲:給運營商的最後一擊


沒有永遠的朋友,隻有永恒的利益,這條真理正在被反複證明。

7月30日,華為正式發布公有雲戰略,宣稱對外提供大規模公共雲計算服務。值得注意的是,這場發布會有著罕見的高規格,工信部副部長懷進鵬、華為輪值CEO徐直軍都到場站台,足見華為內部對公有雲業務的定位已經上升到公司戰略層麵。


不過,有細心的業內人士發現,在一長串的合作夥伴名單中,並未出現提供基礎網絡的三大運營商的身影。“以華為與運營商的關係,這肯定不會是工作的疏漏。”該人士在微博上表示,“華為進軍公有雲市場明顯動了運營商雲計算的奶酪。”


華為與運營商,雙方長久以來建立的看似固若金湯的合作關係,因受到來自互聯網的衝擊,幾乎不可避免的從合作走向競合乃至競爭關係。


如果說,之前華為與運營商的競爭還有些遮遮掩掩,那麼現在,華為公有雲戰略的高調發布則徹底掀開了這塊遮羞布,商戰一觸即發。


“去電信化”與“去運營商化”


在電信行業高速增長的上世紀90年代至本世紀頭10年,以售賣電信設備起家的華為,與國有電信運營商一起,分享著通信技術升級換代和中國廣闊的市場空間帶來的巨大紅利,迅速邁入全球財富500強。


但在很長一段時間裏,華為這個名字並不為公眾所知,不是它刻意低調,而是它長久以來作為設備供應商的乙方地位決定的。


運營商作為甲方麵向最終用戶提供通信服務,華為、愛立信等設備供應商作為乙方提供技術支持,這種合作關係在通信行業發展的黃金年代幾乎牢不可破。


遍地是金到日子裏,華為用20年時間,從1億營收做到2000億,最終登上全球設備商榜首。


然而,就在華為一路高歌之時,寒流很快侵入電信業:首先,已然占據了全球70%人口、50億用戶的運營商已經觸頂,以中國市場為例,手機用戶突破10億,幾近飽和,與此同時,雖然3G乃至4G用戶呈現快速增長趨勢,但是增量不增收,多年高速高利潤增長的中國移動連續出現環比營收下降,“大象”的腳步開始變慢。


更嚴峻的挑戰來自互聯網。大量互聯網新業務的出現,使得電信運營商的話音業務和有限的增值業務不斷貶值與邊緣化,運營商失去主導地位;產業鏈利潤向上層業務與終端轉移,以蘋果、穀歌、亞馬遜為代表的新型運營商憑借技術、業務和商業模式的創新,大舉進入電信服務業,獲取多數利潤。


從2G到3G再到4G,把信息高速公路越修越寬的電信業巨子將何去何從?這樣的追問不僅困擾著被“管道化”的全球運營商,也困擾著華為:以全球一年約1200億美元的市場規模計,電信市場馬上就會無羹可分。圍繞著運營商而生,難道也要隨運營商而死?


轉型勢在必行。全球運營商不約而同喊出“去電信化”的口號,全麵擁抱互聯網;而華為也不動聲色地開始“去運營商化”改造,重塑自身定位。


任正非的陽謀


2011年是華為名副其實的轉型之年,這一年華為按客戶群重組架構,分為三大事業部:運營商、企業業務、消費者,從而確定了自己從麵向運營商賣硬件的設備商,轉型為ICT服務提供商的發展路徑。


彼時的華為與運營商的關係已經變得微妙:從公司戰略而言,華為亟需從運營商背後的隱形人走向前台,一是擴大用戶群體,二是掙脫出傳統硬件價值窪地的泥潭,向ICT服務領域進軍,這不可避免地觸及到了運營商的利益。所以在執行層麵,必須考慮運營商的感受,步伐不能邁得過大。


這一點,在華為創始人任正非出席2010年底的華為雲計算發布會有鮮明的體現。在那次大會上,任闡述了華為發展雲計算的策略:“華為做雲計算和傳統IT企業不同,一定要抱緊電信運營商,否則就是死路一條。”


而華為常務副總裁、輪值CEO徐直軍也在2013華為雲計算大會上,隔空向電信運營商保證:華為不做雲計算運營商……華為將嚴格限定自己的業務邊界,不做雲計算的運營商,不與合作夥伴發生競爭關係。


在官方口徑中,華為與運營商在雲計算領域的關係被描述成:“為運營商雲計算轉型提供谘詢和支撐。”


說歸說,事實上華為雲計算產品線被安插在了企業業務BG,顯然雲計算更廣闊的市場在數以萬計的企業,尤其是沒有能力完成信息化改造的中小企業,而非三家運營商。運營商不過是其練手的對象。


明修棧道,暗渡陳倉,彼時的華為靠著這樣的策略,漸漸做起了私有雲的生意,在企業業務領域步步為營。


公有雲:最後的戰役


與華為相比,運營商向互聯網的轉型顯得相當笨拙和盲目。比如做軟件商店、做音樂遊戲基地,做即時通信軟件等等,都未見成效,轉型基本以失敗收場。


這兩年,運營商紛紛成立雲計算公司,在各地大興數據中心建設,瞄準中小企業信息化市場提供公有雲服務。


憑心而論,做公有雲是運營商轉型互聯網最後的機會,BAT的崛起使得資金和人才迅速湧向互聯網,這個機會一旦失去,運營商將徹底被邊緣化,國有資產保值增值將淪為一句空話。


“運營商+互聯網”並不等於公有雲,但運營商做公有雲有其天然的優勢,比如財力雄厚、央企品牌背書、遍布各地的數據中心,還有省市縣的網狀銷售服務體係,這些優勢足以讓運營商在公有雲市場占有一席之地。


據2014年IDC對雲計算的報告顯示,中國電信、中國聯通分別占據了公有雲的第二三名,開局良好,發展勢頭迅猛。


但恰恰是華為,那個最熟悉的老朋友,在這個時間點上高調挺進公有雲,選擇正麵與運營商交鋒,以至於業內人士發出“猜到了開頭卻沒猜到結尾”的感歎。


考慮到多年下來電信運營商的設備幾乎全是華為提供,對於核心技術的掌握乏善可陳。此時供應商忽然倒戈相見,可想而見其帶來的衝擊之大。


並非無人預見這一結局,中國工程院院士鄔賀銓曾對電信運營商的不思進取痛心疾首,“現在運營商有什麼事情都找華為中興,久而久之弱化了自身創新能力,甚至扭曲了產業。長期以來,電信運營商形成老大和自我封閉的格局,加上國有資產流失風險的大帽子,大大抑製了其創新能力。”


雖然現在說勝負還為時過早,但華為的明修棧道暗渡陳倉之計無疑斷了運營商的後路,轉型失敗的風險成倍增加。


7月20日,華為公布2015年上半年實現銷售收入1759億元人民幣,照此速度,全年營收將突破3500億元,這一數字超過了中國電信2014全年收入。也許這正是華為叫板運營商的底氣。


而運營商轉型升級的最後一條路,也自此被華為徹底封上。


誰說華為不是中山狼?




下一篇 : 本周互聯網大事提前知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