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裝 X 藝術」Andy Warhol:時代最 Hardcore



____久違,接下來這篇 Andy Warhol 算是舊文,不是特意所作,也沒有新的新聞爆點,更像是提及這位 important figure 後的一些隨記。最近難得找到了他那最長的一部《帝國大廈》的片源,看完後是想好好寫寫 Studio 54 的,不炒冷飯。再次,平台上許多回複沒來得及在係統規定時限內回複,以及說不定錯過了一些消息,若有需要,煩請再聯絡 :)))

年底忙忙忙 > <,之前有回複確認過的一些選題會陸續寫出來,沒多久後的時裝周,也打算在平台做有意思的事兒,鞠躬,再謝各位擔待 :)))



____講這位談及時裝與藝術總是回避不開的銀白頭發老先生之前,先是想提起前段時間在某商業雜誌中讀到的一段采訪。對象是美國服飾品牌『Gap』的創意總監Rebekka Bay,問到對於時尚的判別與熱愛,文中,她說:“我為之著迷的是時尚過程、集體思維——我們如何突然喜歡上同樣的東西。”


____ Warhol 的持續流行即是現象化的——半個世紀之前,他在自己的時代中如八爪魚般伸展,如魚得水;身後,則又線性持久:藝術與名利、圈子與頭銜、愛情與性欲、時間與消亡、成功與永恒…… 深意發酵。他的作品裏細細碎碎都是雋語箴言,一如電影、照片中過度曝光的黑白筆法、『工廠』女孩臉上色彩充盈的飽滿妝麵、為瑪莉蓮鍍上的鋥亮金色、極豔光澤,Warhol 的東西同樣是撲麵而來、不帶喘息的,他在美學實踐中宣揚甚至炫耀著『認知、構建、灌輸』遠勝溫床之上靜待細水緩流的堅硬核心之態,而也因此,他對“我們如何突然喜歡上同樣的東西”回答似乎也異常直接:將一切填滿充實,用最 hardcore 的東西去對抗一成不變,一如平地驚雷。

___縱觀 Warhol 生涯最具代表性的項目,是當 “我想成為機器,我不要成為一個人,我要像機器一樣作畫” 激情高漲時創造性建立的『工廠』——名副其實,在這裏,藝術品可以如在流水線上一般批量生產,一幅幅關於物質與偶像的絲網印刷帶著變幻的顏色即刻產出。削弱著『稀有』二字的地位,Warhol 將商業文化、消費文化推向巔峰,帶著激進色彩的民主革命在藝術中率先引起狂潮。

____彼時,遙在巴黎,年紀尚輕的 Yves Saint Laurent 正代表著一股定製時裝之外的新鮮力量,全世界的文化與青少年的迷戀紛紛成為其作品的主題,“吸煙裝”、“狩獵裝”的誕生以最酷的姿態宣告著大眾時裝意識的破冰——這一點上,整個時代殊途同歸:Diane von Fürstenberg、Mick Jagger、Alfred Hitchcock 狂歡間的寶麗來相片與無窮點子無一不如那些絲網印刷作品一般,都是隨刻生產的。就連金錢與盛名也不帶間歇,每個人都閃閃發亮,每一夜都新生奇跡。而文化最終自此在獨立甚至隱秘的頑固秘境中開拓出大眾的容身之所,『工廠』之外不輸其內,發生與傳播不挾矯飾。


____狂歡落幕而時間推移,我們眼前所能確見的 Warhol 影響處處皆在。1991春夏,Gianni Versace 以Warhol的手法將James Dean & Marilyn Monroe 二位肖像鋪滿裙麵,四年後,Vivienne Tam使其標誌性的毛澤東畫作延展於時裝;2000年,有 Prada 再借紅唇圖樣;2013 春夏 的 Rossella Jardini及2014 秋冬的 老佛爺Karl Lagerfeld 則分別為Moschino 男裝及 Chanel 成衣秀場搭建起一整座超市,琳琅商品間,波普之意赫然。

____而眼下,形、神、態處處難滅 Warhol 印記的攝影風格不僅出現在 Miu Miu 2014 秋冬這一次,眉眼間飛揚著 Edie Sedgwick 般神氣與哀豔的姑娘也不僅僅能在 Hedi Slimane 接手後的 Saint Laurent 這一家找到,Warhol 對時代的影響,波波回轉,餘音不絕。


____像是那張由Warhol 擔綱製作並同時創作“大香蕉”為專輯封麵的『地下絲絨 The Velvet Underground』樂隊首張作品《The Velvet Underground & Nico》曾得到的一句評價:“在七十年代,也許不是每個人都聽過這張專輯,但是聽過這個樂隊的歌的人,最後都組建的自己的樂隊。” 些許誇張,而也令人深感有趣。Andy Warhol 的自身與周邊是一個由設計師、音樂人、模特以及他們的點子、藥物、爭執、欲望、癖好共同雜糅的、閃閃發亮的矛盾體,或多或少地,也是日後被凝練作時代精神的基礎。



____至此,我們回頭放到此時此刻的語境之下,有意思的事情似乎又在悄然發生。從 Balenciaga 移師可以獲得更多策略與市場支持的 Louis Vuitton,自意識、概念至麵料、廓形處處可謂當今時裝領袖的Nicholas Ghesquire 始終將『精英主義』放在相當的地位——“奢侈就是精英,這是一個需要捍衛的概念,它與獨一無二相生相伴。”


____而反觀借戰後思想活躍之勢大舉“波普的意思就是任何人都可以做成任何事”旗幟的 Warhol 及其『複製』特質顯著的作品,這裏似乎碰撞出一個有趣的局麵。美妝品牌『NARS』、服裝連鎖『優衣庫UNIQLO』可以繼續用幾隻『Campbell’s Soup Can坎貝爾濃湯罐頭』賺得盆滿缽滿,高級時裝的講究卻愈發深入到不摸不碰難以通釋的內核中去,Warhol 的點子,是否有些不合時宜的尷尬?



____再引這張《The Velvet Underground & Nico》,劃時代性並非來自躁的更躁、鬧的更鬧,恰恰是向搖滾與先鋒音樂中彌補填入的布魯斯、經典搖滾及編曲、器樂本身的精進使其獨立並優越於先前創作。音樂上,這正是某一式的極簡主義。搖滾樂不是不加思考的、粗礪膚淺的,起碼優秀的搖滾樂不是——把話藏在裏麵的,都是刃裏的功夫。奈何琢磨,硬性拚得過時間。


____回到故事的開頭,早在五十年代的生涯起步,Warhol 在紐約的第一份正式工作便是為知名時裝雜誌《Harper’s Bazaar》繪製插畫,而彼時提攜他的伯樂,正是日後成為時尚媒體領域傳奇主編的 Diana Vreeland——近五十年後,我們重新在由Raf Simons 領導的Christian Dior秀場上看到這早期中Warhol 常用的花朵、肖像及高跟鞋等繪畫元素。它們被 Simons 重塑以凝煉線條,時髦得高級,也簡潔,也有趣,挑不出粗劣。


____我們如何突然喜歡上同樣的東西?時代最 hardcore 的,勝物不傷。




Sketchaganda / Google Art Gallery / Hedi Slimane Diary



Weibo: @Nirokita

Email: nirokita@hotmail.com




Nirokita


海德網號:NirokitaDiary

Weibo: @Nirokita



——Nirokita Diary 是以時裝、音樂、文化觀察等為主題的分享平台。傳播美與通識,關注有意思的人與事件。簡單的視覺衝擊與信息傳播煙消雲散之後,你需要的正是獨立深入的觀點識見。相信總有一種美感,使你無法置身於外。



——平台主理人 Nirokita,文字作品散見於 《Vogue 服飾與美容》、《時尚芭莎》、《青年視覺》等時裝、藝術類刊物及 Vogue 時尚網等門戶網站。閑寫時裝的小撰稿人,心在搖滾的北京姑娘。惦記著 Hedi Slimane 的影兒,Jack Kerouac 的字兒,Joy Division 的曲兒。不想安省。


{ 合作/約稿聯係 }

Email: nirokita@hotmail.com

WeChat: nirokita_n







*感謝您的閱讀,歡迎點讚 &分享







下一篇 :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