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傅抱石、李苦禪、豐子愷:民國畫家怎樣做父親


今早畫事君發現,一輸入“父親節”三個字,微信界麵就會自動紛紛落下魯迅先生的頭像,甚是黑色幽默。 畫事君感歎,微信君是不是被眉間尺附體了。(但也有其他朋友試了,說根本沒有頭像掉下來,在此畫事君深以為憾,也許是微信版本不同……)

為什麼是魯迅的頭像,而不是其他人呢?這還要從1919年說起——,新文化運動期間,魯迅先生在《新青年》發表了《我們現在怎樣做父親》一文,他說,“中國舊理想的家族關係父子關係之類,其實早已崩潰。”他針對的是舊時“父母之恩”的說法,認為不必以父母的生育之恩為由去束縛子女作為獨立個體的思想和發展。他提倡這樣的教育理念:“父母對於子女,應該健全的產生,盡力的教育,完全的解放。”

一直到今天,魯迅先生提出的命題依然意義深遠。6月15日(本周日)就是父親節了,畫事君也生出一念,想和大家探討一下,百年之前的民國藝術家“如何做父親”。

藝術家父親相對於其他群體,更注重性靈、自由與開放。而由於藝術圈“子承父業”的傳統,他們與兒女的精神聯接也更深切緊密。他們在教子中,如何做到張弛有度?畫事君特別為你采擷了傅抱石、李苦禪、豐子愷三位先生的育兒經,一起來看看吧。

嚴父慈師傅抱石:注重和孩子的靈魂交流

1964年,傅抱石與家人在南京寓所。

國畫大師傅抱石有六個孩子,兩個兒子,四個女兒。世上的父親大都是嚴師慈父,傅抱石卻是個嚴父慈師。鄰居一位小提琴家有很多孩子,每一個都從三五歲開始學拉提琴,大有棒頭底下出人才的架勢。傅抱石說:“孩子的品性也許打得出來,才氣卻是打不出來的。”

傅抱石家中有聚談之風,高朋滿座,談藝術、哲學、人生、事業,卻從不涉及家長裏短、人物是非——這讓孩子從小耳濡目染,身心皆修。

當孩子在言行舉止上有不得體之處,傅抱石會批評,但在學習和文化修養上,從不板起麵孔說教。他買來《古典作品選讀》,在目錄上標注記號,打叉的絕對不要讀,打圈的要熟讀,打星的要背誦,這讓孩子懂得了“鑽研”和“欣賞”的不同價值 。

傅抱石與大女兒和二女兒。傅抱石寵愛女兒,自己一身舊長袍,舊布鞋,節省讓兩個女兒穿洋裝和小皮鞋。

傅抱石的女兒傅益瑤從小喜歡唱歌,一度想報考北京電影學院,長大後當演員。1962年,傅益瑤隨父親去杭州,偶見周恩來總理。周總理親切地問她,學不學畫畫?傅抱石說道:“我這個女兒呀,就是喜歡演戲,不喜歡畫畫。”

總理摸著益瑤的頭說:“為什麼不學畫畫呢。如果是別人的女兒,我就不說了。可是,你有個畫家爸爸條件多好啊。你爸爸走的地方比我還多,筆下出來的都是好東西。我要是你,就學畫畫了。”

那年,傅益瑤15歲。但是,回來後,傅抱石從來不向她提學畫畫的事。 傅抱石對女兒說:“不論你將來做什麼,都不能做文人,而要做文化人。文人是無行的,文化人是有德的。”

高中時期,練書法的傅益瑤。

1965年,傅益瑤考上南京師範大學中文係,校址在距市區40公裏外的句容縣。開學前晚,父親對她說:“明天早上我去送你。”第二天一早,傅益瑤見父親沒有起床,準備自個去學校了。這時,她看到父親站在樓梯口,對她說:“我今天不舒服,就不送你了。你要記住4個字——謙虛謹慎。”

傅益瑤點著頭,準備下樓。父親又說道:“你要是肚子餓了,就忍著,絕對不要借錢吃飯。你要是沒錢坐車,就走路,不要借錢坐車。因為,腿永遠在你的身上,而錢不是永遠都借得到的。如果你借錢借習慣了,這雙腿和人就要廢了。”

傅益瑤說:“我一直記著父親的話,做一個真實的人,一個襟懷坦白的人,在任何時候都不迷失方向。”

傅益瑤後來成為有名的畫家。 1979年, 傅益瑤公費到日本留學,有些畫商找上門來出高價買畫,要求傅益瑤把題款寫到邊上,以冒充傅抱石先生的畫,甚至說:“你畫500張,一輩子可以封筆不畫,享盡榮華富貴了。”傅益瑤聽後很生氣,一張也不畫,從此在日本不和畫商來往。

(上圖)傅益瑤(右)在妹妹的畫展上。

(下圖)大哥傅小石畫傅益瑤作畫。

雖然傅抱石並沒有讓兒女繼承衣缽的想法,但他的子女們皆從小顯露過人的繪畫天賦,長大後都從事與美術相關職業,並在技法上各有所長。

這,就是傅抱石這樣一位父親留給孩子寶貴的精神財產:內心對世界有所感悟,才能成“文”。心中有“文”,才會成就豐富的人格和開闊的胸襟。

言傳身教李苦禪: “先有人格 後有畫格”

1981年,李苦禪與兒子李燕。

圖/李苦禪官方網站

李苦禪的兒子李燕受父親影響迷上繪畫。李苦禪對兒子說:“人,必先有人格,爾後才有畫格;人無品格,下筆無方。秦檜並非無才,他書法相當不錯,隻因人格惡劣,遂令百代世人切齒痛恨,見其手跡無不撕碎如廁或立時焚之。據說留其書不祥,會招禍殃,實則是憎惡其人,自不會美其作品了”。

李苦禪自己說到做到,率先示範。一九三七年北京淪陷,偽“新民會”妄圖拉攏社會名流為其裝點門麵,派人來請李苦禪“出山”:“您要答應了,有您的官做,後頭跟個挎匣子(槍)的,比縣長還神氣哩!”李苦禪不為所動,凜然拒絕。此後,他斷然辭去教學職務,以賣畫為生。

年輕的李苦禪教授。

李苦禪對兒子說:“幹藝術是苦事,喜歡養尊處優不行。古來多少有成就的文化人都是窮出身,怕苦,是不出來的。”他結合自己從藝過程,說:“我有個好條件──出身苦,又不怕苦。當年,我每每出去畫畫,一畫就是整天,帶塊幹糧,再向老農要根大蔥,就算一頓飯啦!”因著父親的教誨,李燕不畏風吹日曬爬山涉水,長期堅持野外寫生。

1981年,李苦禪在創作巨幅大寫意花鳥畫《盛夏圖》時,李燕在旁邊當助手。

圖/李苦禪官方網站

後來成為清華美術學院教授、著名畫家的李燕,多次坦言父親的人格品行對自己影響深遠。“文革”結束後,有關部門通知李苦禪父子前往認領散亂的查抄物品。李苦禪對兒子再三叮囑:“上次葉淺予和陸鴻年把錯領的那些東西都退給咱們了。這正是看人心眼兒的時候,咱們要錯領了,也要還人家啊!”

還真讓李苦禪說著了,李燕在領到的“雜畫一批”中發現,一卷二十件黃賓虹未裝裱之作,上有二三件書有李可染的上款。

李燕遵父囑,當即交還工作人員,並立即通知李可染。李可染見心愛之物璧還,喜不自勝。當時在場的友人開玩笑說:“何不趁此跟那位李先生討幅牛?”——要知道,李可染畫牛是出了名的。但李苦禪連連說:“物歸原主足可!”

李苦禪逝世後,李燕曾在書中詳細談到此事。由此可見,父親對他的影響之深。

一生天然豐子愷:

“大人的所謂美德比起孩子都是不自然的”

豐子愷在緣緣堂小花園內與女兒合影。

豐子愷認為童年是人生的黃金時代,他從不要求孩子做什麼,而是任由他們根據興趣自由發展。他從來不強求子女做什麼,最大的希望就是子女們快樂就好。

豐子愷的繪畫很有童趣,也充滿了悲憫情懷,他畫了一本《護生畫集》,教育子女去愛惜小動物的生命,見到螞蟻搬家,也要用小凳子去提醒行人不要踐踏到它們。他對童趣的欣賞達到了登峰造極的程度:“大人間的所謂‘沉默’、‘含蓄’、‘深刻’的美德,比起你們來,全是不自然的、病的、偽的!你們每天做火車、做汽車、辦酒、請菩薩、堆六麵畫、唱歌,全是自動的,創造創作的生活。大人們的呼號‘歸自然!’‘生活的藝術化!’‘勞動的藝術化!’在你們麵前真是出醜得很了!”

可以說,豐子愷自己一輩子都是個孩子。這種追求質樸純真的天性,影響了豐子愷的孩子們一生。他們中沒有一個藝術上贏得名聲,但他們大多過著安穩而平靜的生活。(本文參考《傅雷梁啟超豐子愷:民國怎樣做父親》、《李苦禪的教子故事》,特此鳴謝)

後記:

今天的社會形勢和百年前的民國有些相似,傳統觀念正在破除,眼前無數條道路紛紛展開,又像潮水一般來去無蹤。兒女們越來越獨立,代溝很難彌合,父親們,是越俎代庖,還是放手聽之任之?每一個中國父母,依然在尋找最理想的育兒方法。畫事君希望,三位大師的育兒故事,可以給今天的新爸爸、新媽媽們些許啟示。

本文轉自“民國畫事”微信公共帳號

閱讀是最美的姿態&分享是最好的品格

歡迎關注睿予同行:ruiyu555


下一篇 : 【免費資訊】民國十大奇女子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