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的長白山獵鷹文化(下)


獵鷹舍身救主的故事


在獵人與獵鷹之間還有著感人淚下的故事,滿族說部《薩布素將軍傳》中記載,當時人們出門都帶麅皮口袋,在雪地裏睡覺往裏一鑽,把腦袋也可以裝進去。到了半夜,不知是從哪裏來的荒火,這火勢朝著三個人燒來。鷹急了,就撲向這三個人,三人睡在麅皮口袋裏,睡得又實,外麵著火一點兒都不知道,可怎麼辦?這些鷹也不顧冷不冷,往泉子鑽,沾水把附近弄濕,將麅皮口袋也弄濕了。

一直到天亮,三個人醒了,發現周圍都著了荒火,隻有他們睡覺的這一片沒火,但這幫鷹累得奄奄一息。一看就明白,是這幫鷹把他們救了。小鷹哥倒在鷹主人梅赫勒麵前,眼睛一張一閉,嘴裏噗噗喘氣。他一看頭鷹累成這樣,就緊緊把它揣到懷裏。小鷹哥瞅瞅主人,眼睛閉上了——小鷹哥累死了。梅赫勒哭得死去活來,緊緊地抱著小鷹哥。


這時天也亮了,二鷹在前引路,那幫鷹在後麵跟著,梅赫勒一步一步回到薩布素的營裏。把他們的經曆一說,說小鷹為了救自己而累死了。薩布素看著小鷹哥的屍體,也非常地傷心:“真是一個勇敢的鷹哥,可惜累死了。

封小鷹哥為領催,二鷹哥也是領催,給小鷹哥記了功、加一級。”後來,梅赫勒回到愛輝,做了一個小木匣,將小鷹哥放在裏麵。回寧古塔的時候,梅赫勒把小鷹哥帶了回來,埋在鏡泊湖南山頂上。傳說還立了石碑,上麵寫“鷹哥領催加一級之墓”。是滿文的,以後這個山就叫“鷹哥嶺”。

《薩布素將軍傳》中的小鷹哥為了救主而耗盡心血,能看出它對主人的忠誠,故事中用擬人化的描述方法,把小鷹哥描寫成有思想感情的動物,其實鷹和獵人生活相處時間一長,它自然通人性,它們知道知恩圖報,知道為主人獻身。

部落戰爭的獨特武器

滿族先民根據鷹能馴化的特點,使它們成為部落戰爭的武器。這種訓練方式非常特殊,即平時用於敵方服裝、旗幟顏色一致的布包裹肉食,帶著布包哺喂餓鷹,久之使鷹形成條件反射。打仗時,將戰鷹放出,一見敵方的服裝顏色,便猛衝入陣,利嘴尖爪,常使敵人遍體鱗傷,潰不成軍。

史詩《烏布西奔媽媽》記述的珠魯罕部以鷹奴及其所馴化的鷹作為攻伐黃獐子部作主力的“鷹戰”,即狩獵民族的一個創造,在戰爭史上具有獨特的意義。

獵鷹文化在民間刻骨銘心,許多家族和村落被稱為獵鷹家族和村落,這是北方獵鷹文化占據世界領先地位的重要標誌性條件。

撰文/ 王大英

來源:《長白山周刊》

原創文章轉載請注明出處。



下一篇 : 【首發】神秘大咖空降鎮海演播廳!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