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那些讓人麵紅耳赤、眉頭直皺的事



人類文明,是越來越往前發展的。然發展得越高度,不免就越臃腫。於是有個詞,叫繁文縟節。還有個詞叫高雅。

而古人,尤其是上古時,就沒那麼多顧忌了。

今早突然想起個人,廉頗。趙國大將。咱小學即學過將相和,說的是廉頗向藺相如負荊請罪的故事。到了初中還是高中,又學了此故事的原文,截自《史記 廉頗藺相如列傳》。然兩次學習,都隻是斷章而非全文。

在此列傳中,另有個故事,說的是廉頗為奸人所讒,不被重用,逃到魏國。七八年後,秦攻趙,趙不能擋,於是又想起了廉頗。派內侍唐玖帶著上等盔甲和四匹千裏馬到魏國去請他。

廉頗是身在魏國心在趙,見到故國派人來請,不正說明咱在趙國實乃不可或缺的人才嗎?大陣仗隻有我出馬才搞得定嗎?可想而知,他心裏那個高興就沒法提了。

既知人家來意,自然得表現表現,證明我能!於是飯桌之上,吃飯一鬥、肉十斤,吃完披甲上馬。但見他目光如炬,直視前方,一聲大吼,旁邊大樹上的樹葉都被震下幾片,一柄大刀舞得是呼呼生風啊。表演完畢,一躍下馬,臉不紅心不跳——不,心髒還是有點小跳的,臉還是有點潮紅的——唐玖一看,哇,果然是英雄了得,薑還是老的辣啊。連叫數聲,好好好,我趙國能再得將軍效力,何愁不將秦國打他個落花流水?

廉頗也很自得,就等著趙王正式下詔召他回去呢。

哪曉得這唐玖早受廉頗仇人郭開多的賄賂,回到趙國,跟趙王說,廉將軍雖老,但飯還是吃得,但一頓飯間,卻“三遺矢”,也就是上了三次茅房。趙王一聽,還是算了,廉頗老了,咱再想辦法吧。

這三遺矢,雖然以矢通那個字,咱看著卻還是眉頭直皺啊——你就不能換個其它說法嗎?就講他咳個不停也行嘛……

另一個,也與秦國有關係。

楚國圍韓國雍氏五個月,韓國無力抵抗,求秦國相助。使者冠蓋如雲,去了好多,都是無功而返。直到來了個尙靳,到秦國,跟人說,如果的形勢,如果楚滅韓國,對秦國而言,就是唇亡齒寒啊。宣太後一聽這個,覺得分析得很有道理, 先是表揚說,韓國派了這麼多人,還就姓尙的這家夥靠譜。於是召見。

宣太後說,我那時服侍先王,他拿大腿壓我身上,我覺得很累;但他整個身體壓我身上,我卻不覺得,為啥?因為感覺到舒服嘛。你們要我們救,總得有點好處不是……

後來的故事,就不說了,反正秦國派人去救韓國了。

隻是,這等比喻,實在既讓人麵紅耳赤,又覺得極為恰當。而後世朝堂之上,再難見到吧?

微信公眾號 屏山石

扣扣公眾號 曆史與現實




下一篇 : 神奇!它是怎麼進去的.等你揭秘!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