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陽一中學生,上學路上被綁架後機智逃脫(內附大案詳細內容)



9月24日,四川德陽13歲男孩小易上學路上被綁架,綁匪將他帶到郊區一廢棄房子裏,將其手腳捆綁並嘴塞石頭封膠布後離開。小易平時愛看警匪片,聽著沒聲後,並掙鬆綁帶蛙跳著出去,最終被路人所救。目前綁匪已被捕並依法刑拘。


大案紀實

上學途中突遇綁架 初中男孩勇敢機智

幾經周折逃脫獲救


旌陽警方破獲一起綁架勒索案件


9月29日,什邡市馬井鎮發生一起由一名12歲男孩自導自演的向父母索要贖金的綁架案。而就在5天前,旌陽區也發生了一起13歲男孩被綁架的案件,但與發生在什邡那起案件中,男孩自導自演綁架,不惜欺騙父母錢財卻有天壤之別。該案當中這名13歲男孩確確實實被人綁架,可在此過程中,他憑借著自己的勇氣和機智,幾經周折,最終死裏逃生。而旌陽警方也破案神速,在案發當日下午便成功將綁匪抓捕歸案。案發時是怎樣的情況?這名13歲少年又是如何逃脫?又是什麼讓綁匪對一名初中生實施綁架?


清晨等車時被人從後襲擊

初中生上學途中突遇綁架


9月24日早晨6時30分,天還下著蒙蒙細雨,13歲的周曉亮(化名)打著傘和往常一樣出門去上學,他照例往廬山北路附近的一處公交車站台方向走去,準備乘坐22路公交車去上學。

當時的街道上還鮮有行人,周曉亮獨自走在人行道上。突然,從他背後伸出一隻手臂將他的脖子死死勒住,手裏的雨傘被人打掉,他的衣服也被人從背後掀起,直接捂住了他的頭,眼前頓時一片漆黑的周曉亮拚命掙紮著。可無論他如何掙紮,他始終無法掙脫那隻緊緊勒住自己的手臂,他明顯感覺到那是一名青年男子。在被人拖行5、6米後,他被人猛地扔進了一輛汽車裏,他感覺自己被人塞進了汽車副駕駛的空隙當中,就在此時,他的頭被人猛地打了一拳。隨後,男子便用繩子綁住了周曉亮的手腳,同時操著一口普通話說“你不要說話,說話對你沒有好處。”

聽到這句話後,周曉亮感到很害怕,立刻安靜了下來。男子隨即開始訊問周曉亮家裏的經濟狀況和家庭成員和住址等信息,周曉亮均一一回答,於是,男子便發動汽車離開現場。


父母突接勒索電話

焦急萬分四處尋找


上午10時39分,正在上班的周平江(化名)接到一通陌生號碼打來的電話,電話那頭正是自己兒子周曉亮熟悉的聲音。“爸爸,我被人綁架了,你不要報警,不然我要被打,要被殺掉。”兒子顫抖的聲音讓周平江立刻緊張起來,他隱約從電話當中聽到,兒子身邊有一名操著普通話的男子正在腳兒子如何說話。正當他要繼續詢問時,電話被掛斷了。

周平江不敢相信此事竟發生在自己的兒子身上,當他正在猶豫之際,電話再次響起,孩子再次要求他不要報警,盡快準備十三萬元贖金。他立即與孩子就讀的學校取得聯係,可班主任卻說孩子正在學校上課,這讓周平江一頭霧水,可他一想到兒子電話裏顫抖的聲音,心裏始終無法踏實。於是,他趕到孩子的學校,可一到學校,他才發現孩子確實沒有在學校裏,而班主任之所以那麼說,是考慮到孩子可能貪玩逃課,怕家長擔心,這才這麼說。這讓周平江感到十分氣憤“我娃娃平時很內向,從來不得去外麵亂耍的,這都已經上了幾節課了,娃娃沒在學校,校方無論如何也應該告訴家長。”

隨後,周平江和家人開始四處打探孩子的下落。沒過多久,他又收到兩條短信,一條是一個銀行卡號和姓名,另一條寫著“卡號發過來了,最遲明天,後果自負。”周平江一家徹底慌了,他們立即趕往派出所報警。


廢棄農房藏人質

綁匪五花大綁後方離去


而另一邊,陌生男子駕車到城郊,將車停在了一個垃圾堆旁,他從裏麵撿了兩個白色的蛇皮口袋,然後上車將孩子的頭部套住,再用自己的衣服將蜷縮在車內的孩子遮擋住。隨後,他又將車開到孝感鎮一雜貨店,買了麻繩和膠布,還去附近手機營業廳,用自己撿拾到的身份證辦了一張電話卡,就用這一張電話卡向周小平的父親打了勒索電話和發去了那兩條勒索短信。他到路邊一加油站給車加滿油以後,便開車往東泰方向走,最後將車開到了往雙東鎮高華強村方向的一除偏遠的盤山公路邊,在那裏找到了一處廢棄的農房,便將周曉亮扔進了房內,並用衛生紙和膠布蒙住周曉亮的眼睛和嘴巴。

男子隨後走出農房,拿出手機再次給周曉亮的父親發去短信,這時,他聽見屋內傳來孩子叫喊的聲音,於是他衝入屋內,看見孩子綁住的雙手已經掙脫,嘴巴上的膠布也已經快撕開。他一麵再次將孩子控製住,一麵說“你很勇敢,但不夠聰明。”說完,他用麻繩將孩子的雙手反綁,雙腿也被盤起來綁住,將一顆石頭塞進孩子嘴裏,再用膠布封住。最後再次用口袋將孩子的頭部套住,隻在口袋上撕出一個小口供孩子呼吸。在確保孩子無法動彈和出聲後,男子轉身離去。


過路司機

“第一反應就是娃娃被綁架了”

“我當時開車去上班,在一家拆了房子的路邊上,看到一個小男孩,頭上被塑料口袋罩著,手腳都被繩子綁著的。”9月24日中午一點過,旌陽區黃許鎮富新村14組的唐克成開車經過雙東鎮的高華強村5組沿山公路時,看到了被綁架的小易,他擔心安全問題,沒有停車,立即報警,並給家裏人打電話讓多帶點人來解救孩子。

接到通知,唐克成的愛人通知了院子裏的四五戶十多個人立即趕往小孩被綁架的地方。

“我們到的時候,小娃娃都已經到路中間了。”營救者羅正華說,看到他們的車,小孩子喊救命,“我就跟他說我們就是來救你的。”

停下車,羅正華跳下車,徑直來到小男孩身邊,“我拿手機拍了兩張照片作證據,然後就給他解繩子。”羅正華說,孩子的手由於較長時間被繩子緊緊地捆綁,已經腫了,“直喊疼。”

據參與營救的村民曾國平介紹,當時小易的頭上罩了一個白色的塑料口袋,用透明膠布纏著,嘴巴的位置隻有一個縫,嘴前麵橫著一根白色塑料管,“他說他被綁後,由一輛麵包車載過來,將他丟在廢棄的房子裏。”

“他跟我說他姓易,在德陽上初中,今天早上上學的路上被一個年輕男子綁架了,綁匪走了,他自己跳出來的。”羅正華說,根據小易提供的電話,他們給小易的母親打了電話,告訴她小易 已經被解救出來了。

就在羅正華為小易鬆綁的過程中,雙東派出所的民警也趕到了現場,將孩子帶上警車。民警也與小易的父母取得了聯係。

“那個地方太偏僻,我們找不到,問出租車也找不到,就打車到雙東派出所。”易先生說,在民警的帶領下,他去兒子被解救的現場看了。然而,小易脫逃被解救的消息,綁匪很顯然還不知道。

消息很快傳到在派出所等待的周平江一家那裏,他們立即跟隨民警趕往現場,到現場後,他看見現場已經有民警和許多當地村民,孩子也剛剛被120救護車和民警接走,往醫院進行治療。周平江這才鬆一口氣,當他看見湯先生拍攝的孩子被捆綁的照片時,心裏一陣酸楚。


時間:9月24日晚

地點:當地網吧

綁匪不知小孩獲救 在網吧落網

當時,何某並不知道小易被解救的消息,仍在給小易的父親發短信,並打電話索要錢財。9月24日下午2點過,易先生接到綁匪電話:“你娃娃在我手裏,給我準備十三萬。”

而此時,警方通過查閱監控,和走訪調查,已經鎖定了何某駕駛的麵包車,並派出警力準備抓捕。當天晚上,民警在當地一家網吧發現了涉案車輛,隨即將正在上網的何某抓獲。”


對話男孩

平時愛看警匪片,先配合綁匪再伺機逃脫

小易的父親在接受華西都市報記者采訪時說,孩子在經曆了綁架事件後的一周時間裏,本來就內向的他,更加內向了,基本不怎麼說話,“我們也認識到不接送的危險,現在每天都是我和他媽媽輪流送他上學。”

易先生說,小易能夠脫離危險,和他平日裏喜歡看警匪片也有關係。

問:綁匪打你了嗎?

小易:打過我的頭,在車上的時候,還威脅我不準叫,不準動,“說我要是亂動亂喊就把我打暈。”

問:你配合他不叫不動了嗎?

小易:我後來就不吱聲了,他就沒有再打我。

問:綁匪叫你給父母打過電話嗎?都怎麼說的?

小易:有,打了三個電話。第一次打電話他教我給我爸說,讓我爸放心,我很安全,晚上或者明天早上我就可以回去了,還有不要報警。但我隻說了“爸,我被綁架了”。剛說完,那個綁架我的人就把電話掛了。第二次打電話喊我又說,我被綁架了,我很安全,晚上或是明天早上就可以回去了。第三次打電話喊我說,不要報警。我都照做了。

問:當時怎麼想到這些辦法的呢?

小易:我喜歡看警匪片,電影裏麵說遇到綁匪劫匪,要盡量配合並拖延時間,這樣綁匪就劫匪不傷害他的性命,然後伺機逃脫或報警,我就照著做了。


警方分析

男孩作對三件事 幫助其成功逃脫


德陽市公安局旌陽分局刑警大隊重案中隊隊長彭才進說,這個學生上學途中被綁架的案子,小易在被綁架的7個小時裏,做對了三件事,讓其避免了進一步受到傷害,並成功逃跑。

一是在最開始的反抗掙紮中被綁匪打了頭後,在威脅下,為了不受到更多傷害,放棄了反抗並配合綁匪,這是對的,保住性命要緊,然後再伺機報案或逃脫;

二是在廢棄的房屋逃脫之前,先“啊啊”叫了兩聲,以此來確定綁匪是否還在,這也確實吸引了綁匪的注意,聽到叫喊後返回屋內將已經掙脫繩索的小易又綁了;

三是第二次逃脫前等了很久,有了第一次逃脫沒成功的經曆後,小易在聽到麵包車聲音遠去很久後,才從屋裏掙紮著跳出來,並最終成功獲救。

德陽市公安局旌陽分局刑警大隊重案中隊隊長彭才進說,這個學生上學途中被綁架的案子,也給家長和學校提出一些思考和需要注意的地方,建議學校在發現學生無故缺課的情況,要第一時間聯係家長,同時也請家長有條件的話盡量接送孩子上學,“我們也已將案情通報到了轄區各派出所,將在上學放學期間段加強街麵巡邏。”


(內容來源:華西都市報)



下一篇 : 【推薦】最適合旅遊的季節!嘉定出發,超多經濟實惠有好玩的旅遊線路!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