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他竟然真去世了



請點擊上麵  免費訂閱本號!
問題:怎麼才能每天都收到這種文章呢??
答案:點擊手指上方的藍色字體,再點擊關注即可!

7月19日,又一位優秀的演員離開了我們。
他就是魯特格爾·哈爾。

這個名字,或許一些人比較陌生。
但,隻要說起《銀翼殺手》(1982年)裏他所飾演的複製人Roy,看過的人一定終生難忘。

巧合的是,電影裏,Roy在2019年死去。
沒想到,27年後,現實中的魯特格爾·哈爾也在2019年離開,享年75歲。
人生如戲,令人唏噓。
說實話,魯特格爾·哈爾的經典作品、角色並不多。
但,隻需《銀翼殺手》的Roy一角,他就足矣名垂影史。
目前,這部電影的豆瓣短評中,點讚最高的依然是對他(角色)的誇獎和動容。


Roy的設定本是反派,它是如何贏得我們的認同的呢?
今天,我們就在來回顧一下,這一經典角色的魅力吧——

電影一開始就向我們交代了Roy的背景。
Roy屬於複製人。
複製人和人類長得一樣,而且身體素質、智力還比人類更強。
但,他們不是真的人類,所以,隻被當做工具在宇宙殖民的最前沿做奴工。

然而,有一天,他們擁有了人的感情,有愛恨情仇、有喜怒哀惡。
所以他們不想再做工具,想成為真的人類。
於是,他們叛變,一路從外太空殺回地球。
為什麼殺回來呢?
因為當時發明他們的人類預感到他們有一天會“覺醒”,於是隻給了他們4年的壽命。
時間一到,他們就會死。

人終有一死,但對於這些複製人來說,四年實在太短暫了。
因為短暫,所以恐懼。
因為恐懼,所以奮不顧身想改變。
Roy他們回到地球,就是想找到他們的“造物主”,然後更改壽命設置,像人類一樣活下去。

然而,站在人類的立場上來說,複製人就是危險份子。
邏輯很簡單:非我族類、其心必異。
哪怕複製人和人類幾乎一模一樣,甚至還有了人類的感情,他們也是壞的,
但,觀眾無疑會更認同複製人。
電影裏,人類儼然就是殖民者、奴隸主,把地球榨幹殆盡之後,還要殖民侵略外太空。
雖然,複製人的是人類創造的,但那並不是愛的結晶。
而一旦他們不想做奴隸,就會遭到“銀翼殺手”的追殺。
在複製人身上,我們感受到的是被操控的恐懼,以及反抗的無力。

在電影裏,有兩個場麵,令人難忘。
其一:銀翼殺手” Deckard找到了在風俗店上班的複製人莎樂美。
在拚命逃跑時,莎樂美被槍射中,撞到了玻璃窗上。

她身上的塑料雨衣就像一對透明的翅膀被鮮血染紅。
她還沒有死,正掙紮著試圖站起來。

她繼續往前跑。
此時,Deckard又開了一槍。
她又一次被射中,渾身是血地撞在了另一扇玻璃窗上。

這一次,她沒有再站起來了。
她死了。
在警察確認她是否已死時,眼淚劃過她的臉頰。

這一刻,沒有人會覺得她是異類。
因為,她的痛,她的無助,她的哭泣,她對生的渴望深深刺痛著我們的心。
另一個場景則是電影的高潮部分:Deckard和Roy的對決。
此時,Deckard剛剛殺死了Roy的愛人。
愛人慘死,Roy傷心不已,眼淚奪眶而出。


此時,他的身體也逐漸僵化,手指開始收縮、閉合。
看來,程序設定的死期馬上就要到了。

但他現在還不想死,他要為愛人報仇。
於是,他隻能把一根鐵釘插入手掌,刺激四肢再撐一會兒。

Deckard雖是銀翼殺手,但在身體素質更強的Roy麵前,簡直不堪一擊。
所以,兩人的對決更像是貓捉老鼠的遊戲,一個跑,一個追。
在逃跑時,Deckard不小心掛在了房簷上,命懸一線。


看著奮力求生的Deckard,Roy憤憤地說:
活在恐懼中的體驗還不錯吧?
這就是做奴隸的滋味。


房簷濕滑,Deckard再也抓不住了。
不過,就在他摔下去時,Roy單手抓住他,將他拉了回來。


大雨磅礴的屋頂,Deckard驚魂未定,氣喘籲籲。
而Roy已無心再殺他。
Roy慢慢坐下來,緩緩說道:
我所見過的事物,你們人類絕對無法置信。
我曾目睹太空戰艦在獵戶星座的端沿起火燃燒;
我曾看見C射線在唐懷瑟之門附近的黑暗中閃耀。
而所有的這些,終將流逝於時光中,
一如淚水消失在雨中。
死亡的時刻,到了。

在生命的最後一刻,Roy回顧了自己的一生。
它是如此短暫,又如此美麗。
他試圖改變命運,他努力,他失敗。
最終,他選擇接受,微笑著離開。

如今,電影已經上映36年,魯特格爾·哈爾也已逝去。
但,這雨中的“遺言”依舊動人如初。
哪怕生命再短暫,我們總也曾目睹過值得回憶一生的風景。
而這,或許也就足夠了。
不求天長地久,隻求曾經擁有。
再見Roy,再見魯特格爾·哈爾。

下一篇 :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