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推動高質量發展中防範和化解金融風險




今年上半年,金融對實體經濟尤其是民營經濟和小微企業的支持力度增強,在推動高質量發展中防範和化解金融風險,重點領域的金融風險防控成效明顯。
金融與實體經濟密不可分,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實體經濟是金融發展的基礎,是金融發展的必要條件之一。防範和化解金融風險,要打好實體經濟基礎,平衡好穩增長和防風險之間的關係。
防範化解金融風險,要為實體經濟創造適宜的貨幣金融環境。從總量看,今年上半年,無論是貨幣供應量還是社會融資規模、人民幣貸款等數據均保持了較快增長。6月末,M2增速為8.5%,連續3個月保持這一水平。上半年,社會融資規模增量累計為13.23萬億元,比上年同期多3.18萬億元;上半年人民幣貸款增加9.67萬億元,同比多增6440億元。
從結構上看,上半年,為加大對民營經濟和小微企業的支持力度。2019年新年伊始,央行通過降準釋放流動性1.5萬億元,並擴大了普惠金融定向降準優惠政策的覆蓋麵,還開展了2575億元定向中期借貸便利(TMLF)操作。5月15日起,央行對千家縣域農商行實施定向降準並分三次實施,共釋放長期資金約2800億元,保持了信貸投放的平穩有序,精準地、逐步地將釋放的長期資金全部投放到民營企業和小微企業。
總的來看,這一係列貨幣政策操作有利於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和金融市場利率合理穩定,引導貨幣信貸合理增長,為穩增長創造了適宜的貨幣金融條件。
上半年銀行派生貨幣的能力明顯增強,銀行體係流動性合理充裕。6月末,金融機構超儲率為2%,比上年同期高0.2個百分點;銀行間同業拆借利率處於較低水平,6月份的平均利率為1.7%,比上年同期低1.03個百分點;金融機構貨幣派生能力增強,貨幣乘數達到6.14,處於較高水平。
防範化解金融風險,要及時化解重點領域的金融風險。今年6月,受到個別風險事件影響,貨幣市場波動性一度增大,中小金融機構尤其是非銀機構的流動性狀況堪憂。在央行及時開展公開市場操作並強化市場預期引導、穩定市場信心的背景下,市場流動性重回平穩,中小機構融資狀況明顯好轉,平穩度過了半年末季節性緊張的時點。
防範化解金融風險,從根本上需要深化金融改革。在存款保險製度實施4年之後,今年上半年,存款保險基金機構終於成為獨立主體。這是我國防範化解金融風險的長期製度性安排之一。作為金融業的一項重要基礎製度安排,存款保險製度和中央銀行的最後貸款人、宏觀審慎監管一起,共同構建起我國的金融安全網。在當前內外不確定性因素增多、風險和挑戰增大的背景下,為維護金融穩定、防範和化解金融風險,進一步完善存款保險製度、完善金融風險的處置機製,有利於實現金融生態的良性循環,有助於更好地防範化解金融風險。
當前,國內外形勢錯綜複雜,從外部看,全球央行重回貨幣寬鬆政策,從內部看,我國經濟麵臨下行壓力。在內外不確定因素之下,我國接下來要繼續在推動高質量發展中防範和化解金融風險,切實防範化解重點領域金融風險,平衡好促發展與防風險之間的關係。在實施穩健貨幣政策、增強微觀主體活力和發揮好資本市場功能之間,形成三角形支撐框架,促進國民經濟整體良性循環。
來源:經濟日報
記者:陳果靜
掃碼關注
【商業保理五十人論壇】

下一篇 : 河南義馬氣化廠爆炸事故最新通報!安全事故何時休?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